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恐怖真实鬼故事?

2020-05-22 16:08奇象网

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夜间鬼爬岸,山坳僵尸事件

我是湖北人,住在大别山北农村。对于鬼神之事,一向是不置可否,今天,我就来讲讲这么多年碰到的奇怪的事或者听爷爷奶奶讲的鬼话。

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一夜间鬼爬岸:

小时候,堂哥堂姐他们都在家,到了晚上我们小兄弟姐妹便会聚在一起打牌、看电视(我九九年的,虽说是农村,但电视早就普及了),一群孩子一起打打闹闹,好不热闹。我家理我二伯家比较远,如果在他家玩,放在平时我就在二伯家睡,不回去了。但是那天,妈妈特意跟我说,家里用人参煮了猪肉,让我晚上回去吃(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我实在抵不过那种诱惑,于是晚上我便和二伯说爸爸妈妈让我回去,有事。二伯便答应了。二伯家离我家有一里路左右,出门是一条泥吧路,前方两三百米是一个大水塘,高处路面很多(有一米多吧)。那天晚上天上的月亮很大,况且我也没带手电,于是我就一个人就着月光朝家的方向走去,到就在这时,我看到非常诡异难忘的一幕,现在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当时我看着自己的影子走,走着走着我突然听到水塘那边的土好像被什么东西刨散了,掉到了水里,刚开始我以为时候,并没有在意。但当我走近才发现那不是狗,我没有见过那么大的狗,那是一个人,一个正在水塘岸上爬的人,而且是往水塘里面爬,当时我害怕极了不顾一切的往家里跑,刚一到家我便大声的哭,妈妈问我到底怎么了,刚开始我死也不做声,后来大概是眼泪哭没了,我便把这件事说了。爸爸妈妈听了,马上打着手电出去了,但是他们什么也没看到。但是第二天我就听爸爸妈妈说,张红的奶奶死了,不是死在水塘里,而是死在家里。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当天晚上看到的那个人和张红的奶奶很像,至于是不是幻觉看错了,我就不知道了

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二:奶奶年轻时的事:这是我奶奶跟我讲的事了,奶奶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去山上摘茶叶,去的很早,但是她上山之后,才发现有个人比她来的更早,那个人奶奶认识,是美玲她二婶,我也叫婶婶。于是奶奶就很大打开话腔了。奶奶说:娣细,你来的很早啊美玲她奶奶就说:四姐,你也来的很早啊。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咵到中午了,当时天气很阴,奶奶已近摘了一篮子茶叶了,想着要回去帮爷爷做饭,便跟美玲她奶奶打了声照顾,说要先回去了。美玲她奶奶说,你先走吧,我还要摘一点。说罢,奶奶便提着篮子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奶奶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她使劲的想,使劲的想。突然,奶奶像发了疯一样,扔掉篮子疯狂的往家里跑,回到家里就生了一场大病,持续了半个月吧。原来那天,奶奶在路上想起来了,美玲的二婶在六年前在山上干活,从山上摔了下来,死了。如今,奶奶对当时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也许是老了吧,每当现在奶奶讲起这件事,奶奶神情自然,仿佛没有当时那般害怕了。

  老人讲的阴间鬼故事三:山坳僵尸事件

这个故事是听仁禃的某位长辈说的,那是一个关于这位长辈舅舅家的事情,那个慈眉善目的长辈开口便说了“僵尸”二字,当时百无聊赖的我也忽而的精神振作起来,已经许久没有听过类似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僵尸!”我听长辈道出那两个字后十分的有兴趣。

长辈点点头:“那是我亲戚家的一件事情,好多年了。”长辈摇摇头,打住了要说的话。

“开始说故事吧。”我说。

“不急,此前要先说说那个地方……”长辈话匣子一开,仁禃的脑海里便浮出了真实的画面来。

夜深了讲个鬼故事给你听:山坳僵尸事件

好了,故事开始……

故事所述的“僵尸”并非俗世认为的那种跃起食人的僵尸,但是这个故事的诡异程度并不亚于亲眼看见僵尸食人,南方的小镇,老人去世以后,大多埋在自家的地里,因此择地而葬的风俗不是特别的讲究,忌讳这样的事情只要大家闭口不言,那么就跟没有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但是如果抱着这种心态去无视忌讳的话,千万人里面总有那么一个会遇到麻烦,总而言之,说其有时很玄妙,说其无时却难以甘心,怪谈之流便是在这里面渐渐的兴盛的起来的,故事总归故事,一传十百,难免丁公凿井,三人成虎,许多人便是被扰乱在这流传之间的,然而这次要说的故事却没有经过流传,缘是长辈的直属亲戚,前因后果也是秘而不宣的,不过经年已久,这时候对着仁禃道出已经没有什么顾忌了,长辈与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僵尸”的原事件已经发生了二十年有余了,长辈一通回忆,双眼里似乎浮现出当时怪异恐怖的画面,死去多时的人为何还能在坟墓周边游荡,末了,竟生生闯进自家,残害后人,究竟是如何的前因后果,众看官且不要心急,待仁禃慢慢道来。

好了就此打住,先从一个怪事不断的山谷开始说。

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那个年代小镇上还保持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除却那些曾经上过战场的老兵知晓群山之外还有完全与此地不一样的世界之外,剩下的小镇居民对外面便一无所知了,小镇尽头有两座大山,两山之间的山谷叫“万里溪”,山谷的入口有一处山坳,山坳前边就是一条唯一通往外面世界的公路与一条清澈的河流,山谷的溪流便是从公路下的人工通道汇流进小镇的河流的,这个山谷是小镇居民惧怕所在的地方。

夜深了讲个鬼故事给你听:山坳僵尸事件

山坳的名字叫用方言直接念为“吓邪”,具体的普通言语是两个何如的字,就无从知晓的了,小镇居民无一不对这个地方恐惧非常,关于此地的传言许许多多,其中不乏恐怖奇怪的异像,传说深秋时节,进入山坳时常能够听到一个声音,凄凉悲怆,那声音拟为“握坤,握坤”,“握坤”便是当地方言的“挖开”,传言,听到此音时要立马离开山谷,“挖开”的隐含意思便是有东西要从土里出来,加之此地僵尸传言不断的缘故,因而听者闻之色变,不论手头有何如重要的事情都要忙不迭的离开。

此地怪事频出,关于“吓邪”的传言最多便是,车子在此处会经常莫名的熄火,或者夜半经过时常能够听见幽幽怨怨女人的哭喊声,有进山拾柴和的人甚至见过有曾经死去的孩子在阴冷的大树之间朝自己笑,总之,那不是一片祥和的地方,不过那些都是笼统的诡异事件,没有看头,接下去的几件事情却是真正的十分古怪。

曾经有人在山谷之中看见过能够跳跃的人俑……

那是九几年的事,当是山林尚未禁止伐木,盛夏时节出入山坳的人也因此不少,“万里溪”是一个古老的山谷,从山口进入,延绵不绝,尽头是原始森林,一条小溪从尽头流出。某天将夜的时候,一位单身的伐木工贪工,多做了一些事情,当感觉疲乏要回家时才发现天色已晚,山谷的夜晚来的很早,阳光沉入山头之后,夜便迅速的袭来了,单身汉一看四周,伐木工人都已走尽,今天自己不知为何,沉在劳累里面竟不知道回家了,这下夜要盖下来了,伐木的单身汉忽而的紧张起来,因为这里不是别处而是恐怖的“万里溪”山谷,于是便加紧步伐沿着小路向山谷外面奔跑,这里距离山谷的出口大约两里路的样子,只要不停下脚步,在夜幕覆盖世界之间,还是能够跑出山谷的,然而今天似乎十分的奇怪,那单身汉在山谷一口气跑了许久却感觉自己跑错了方向,似乎自己一个劲往山谷深处跑了,因为周遭的景致自己未曾见过,这下单身汉终于紧张起来了,幸而还有小溪,望着溪流的方向,咚咚远去,单身汉发现自己并没有走错方向。

也许是夜了的缘故,看东西会陌生吧,单身汉自我安慰着,然后继续沿着小路奔跑,又是好一阵的时间,依旧是丛林环抱的山里,丝毫看不见山谷出口的人家村,但是溪流依旧还是咚咚远去,似乎流到天边的似的。

“这回莫不是遇着鬼打墙了?”单身汉如是的自己言语着,然后四下看了看方向,忽然看见在自己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白色长发的东西,成人大小,直立着一动不动,身上似乎披着蓑衣,仔细一看那蓑衣原来是树叶遮挡而产生的幻觉。

只有一条路,单身汉一路走来并未发现有人拦在路上,这下单身汉紧张的神经绷的几欲断裂,立即伏进一侧的草丛之中不敢妄声言语。

只见那白色人一般的东西笨拙的向前跃了一步,这次单身汉看得十分清楚,那似乎是一个石灰抹在外面的人俑,只见那东西不断向前跳跃,苍白石雕的一般的脸孔正要经过自己这里……

单身汉忽而脚下生风,跳进小溪之中,疯狂的顺着溪流向前奔跑,最后终于出了山谷。

这是一件真实的稀奇事,当事的单身汉每每提起此事的时候都有说不尽的言语,此人尚在镇上,年迈之际依靠低保和四边邻舍的帮助,日子尚好过,仁禃也曾向他捐赠过一袋大米。

另外一件稀奇事是曾听同学说的,这是关于他叔叔的一件事情,想起来是让人内心生寒的,“吓邪”山坳的前边是公路,此处正好是一个向右的急转弯,左侧是悬崖,底下是河流,同学的叔叔是旧时的货车司机,一天夜晚,暴雨倾盆,同学叔叔出车经过“吓邪”的时候,但见向山坳尽头的转弯处直直的站立着一个穿

听老一辈人讲民间邪乎灵异故事,不喜勿喷!胆小勿看!乡村民间15个真实灵异事件。在偏远的农村,在老一辈的记忆力都流传着一些骇人听闻的吓人故事,至于真假似乎已无人去关心,但是这些灵异奇事却至今流传了下来!农村是古老而幽静的,适合讲鬼故事,下面说的确实真实发生过的,确确实实存在的。有的是外婆给讲的,有的是村里老人给讲的。

听老一辈人讲民间邪乎灵异故事:民间流传灵的异事件

故事一:冤死的的女主人

昨天晚上我想起来一件我丈人那边一个恐怖的村子的事,不过有近十年的了,说来给大家听听。他们那个村子我经常经过的,是在小山脚下,那时候路很窄的,骑自行车要没有点功夫是不行的,我就在那里掉到田里一次,呵呵,尴尬死了。记得好像是夏天的事,他家的女主人大该只有45岁左右,不知道为了什么很小的一件事,跟他老公吵架了,晚上就喝农药死了。第二天她娘家来了很多人,把她老公暴打一顿,说是她老公把她逼死的。他老公一肚子委屈也没有办法的,就这样折腾几天后,就把死人抬到山上埋了,从埋的那天晚上,他家里就不太平了,总是莫名其妙的有响声,最恐怖的是他家里在堂屋里的一个已经坏了几年的闹钟在深夜的时候突然敲响铃。这不是一个人听的见的,隔壁人家也能听见,结果那几天整个村子一到天黑就家家关门睡觉,没有人敢出来串门外出了,我丈人那边村子同样受到影响,也是夜不串门了,寒。

这个男主人实在受不了了,就把那闹钟狠狠的摔到地上,结果他就看到一道光,从闹钟里一闪出来并马上消失了。大概过了3个月,我们那里的说法是人死后要 3个月后才能找观花婆看东西的,他和她娘家人一起就找观花婆了,把他老婆的魂叫上来,附在观花婆身上。她老婆一上来就看到他老公就哭,说她不想死,是一个阴差找错了人,把她拉下去去了,才发现拉错了,可人死也死了,她就不服气,要回来,所以在家里折腾。就是要他老公想办法救她,可现在尸体都烂了,怎么回来啊,她老公就问她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她,让她不要闹了,回来后家里就太平了。我们那里的观花婆很灵的,把死人叫上来附体后,她的声音就跟死去的人一模一样,口气和说法速度也是一模一样的,我绝对相信是真的死人上来了,一个人能不可能学会我们那么多方言,就是学会那么多方言,他也不可能学会每个人说话的语气,何况还有每个人的隐私。我跟上海的一个坚决反对迷信的科学人士聊天的时候,我就问的他哑口无言,呵呵。我们当地人判断一个观花婆是不是灵的标准,就是看活人的就要他能说说自己的隐私,看看家里有什么人或有什么家具怎么摆放的,死人就是他上来后,是否准确认识在旁边的家里人,说话语气音调是否和在世时候一样,是否知道从他死后家里后来的变化等。一般来说我们那边都是女性观花婆的多,男性好像没有听说过,呵呵,女人要是靠学男人口气说话来骗人那可是不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