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红衣女鬼灵异事件 红衣女鬼有多恐怖(亲身经历)

2019-08-31 01:24奇象网

红衣女鬼灵异事件

坐标:豫东农村;九四或九五年的时候,我刚七八岁,我哥十来岁。那是一个夏天的周五傍晚,周五放了学(小学)之后,我哥骑自行车载我去我姥姥家,当时说好的去我姥姥家过周末,我姥姥家离我家大概十里路,中间有好几个村子,村与村离的也很近。

我记得当时过了最后一个村子就到我姥姥家的村子了,可从那个村子街上走过后,到那个村子的村头有个十字路口,十字路口的东北角有座新坟,离路边很近。当时我们走的那条路还算好走,骑自行车过一点问题没有,可我哥走到那里时让我下车,他也推着自行车步行经过那个路口,我当时小也没多想,以为我哥累了,反正马上到我姥姥家了走就走一截吧,走了大概一百米,我哥又重新骑上自行车载着我到我姥姥家了。

到了之后我和我哥就去我舅舅家门口玩儿,舅舅家门口有片槐树林,很粗的那种槐树至少得有三十年了,玩儿到天快黑了,我哥突然和我姥爷哭着闹着要回我们家,当时天快黑了,我姥爷不放心我俩骑自行车回家,所以就不同意,我哥就哭闹,我姥爷当了一辈子大队支书脾气很大,就凶我哥问他为啥现在要回家,我哥被我姥爷凶怕了就说:当时在我姥姥家隔壁村的那个十字路口的新坟那里看见一个红衣服长头发的女的,直直的躺在坟头尖上,豫东农村的坟头大部分是土坟,拱形的,坟头尖尖的,那女的就腰部在坟头尖上,头和脚都是悬空的,大家可以脑补那个画面。那个女鬼一直跟着我哥并威胁他让他现在就回我们家(我们都看不见),不回家就掐死他,我哥害怕所以找我姥爷说要回家。

当时农村老人都信鬼神之说,一听就知道我哥被脏东西缠上了,正好我姥姥和几个舅妈是信基督的,就在那片槐树林里我姥姥和几个舅妈就跪地祷告上帝,可是没用,我哥说那女鬼一直在槐树梢上站着呢,还在一直威胁我哥。我姥姥和舅妈他们祷告了大概二十分钟那女鬼都没走,马上天就黑了,他们都知道天一黑女鬼就更可怕了,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我舅舅回来了,我舅舅当时二十来岁年轻气盛,天不怕地不怕,听说了之后回到家里拿出他的两把打钢珠的那种手枪(现已销毁),装上炸药没装钢珠,问我哥那女鬼在哪里,我哥指着头顶的树枝说在那里,我就啪地朝我哥指的地方放了一枪,我哥说女鬼动了,挪到另一棵树上了,就这样我哥指我舅开枪打,打了有十几二十枪左右,我哥说女鬼没了。就这样事情就结束了。

第二天我姥爷就打听到,隔壁村一个妇女,因为家庭矛盾喝农药死了,死的当天穿一身红色裙子,由于喝农药死的不能入主坟,只能埋在他们家那块靠近路边的田地里。没多久我舅舅家门口的那片槐树林也被我姥爷给砍了,说是槐树性阴,容易招不干净的东西。

红衣女鬼有多恐怖

关于鬼怪的传说有着很多,现实生活中遇见鬼怪的事情也是数不胜数。而所有鬼怪中,最为恐怖的就是红衣女鬼了,据传红衣女鬼是所有的恶鬼中怨气最终的,也最难对付。若是遇见红衣女鬼,决不可有侥幸心理,因为一旦被索命必死。

红衣女鬼:最凶恶的厉鬼

原本红色代表尊贵和公正,在神仙里唯一穿红色衣服的大神就是女娲娘娘。所以凡是死了有冤屈的人都会得到女娲大神的庇护!但若是鬼,就是比较厉害了。鬼类中以女鬼最厉害,黑衣女鬼是西方的,白衣女鬼是东方的,而红衣女鬼是得到女娲气运加持的,寓意给她们一个发泄的机会然后调整自身平衡,好去转世。

所以一般的红衣女鬼都有阴间的特权,只要不是太过地府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们过。而现实中也有过一些遇见红衣女鬼的灵异事件,而梦见红衣女鬼,一般代表梦者内心对某些事物的恐惧和阴影。下面小编就来给大家讲一些红衣女鬼的故事。

红衣女鬼的故事

常常有人提到托梦,真真假假颇费猜疑。最近几年叶昭渠博士,亲口告诉我几个他的亲身经历。44年前,他在高雄由小儿科改行当法医,相验的第一起命案,是一对母子在田野中一间小茅屋,因为失火而葬身火窟。

当天夜里他梦见那个妇人向他哭诉,说她和她罹患流行性脑膜炎的儿子,其实是被人谋害的。次日一早,他到实验室化验,证明那个男孩虽然是被火烧死,她却不是。警方根据叶法医的相验报告深入追查,终于破了案。凶手是她的丈夫。因为他有外遇,夫妻失和,那天他们在茅屋争吵起来。他在盛怒之下,抓起瓶子把她砸昏,以为她死了,索性狠心纵火焚屋。

另一次他午睡时,梦到一个女人请他雪冤。两个小时后他到淡水河边验尸,死者就是托梦给他的女子。他验出她是“死后落水”,刑警随后查出,她被人失手击毙后,抛入河中。还有一次,叶昭渠梦见一个男子向他点点头,一晃而逝。事过三天,他到屏东县的深山验尸,死者赫然是这个人。最后警方查明他在北部当教师,因为患有精神病,自杀而死。

另外一个故事是这样的。早年有一位法医,一天夜半时分,家中电话铃声大作。他太太从被窝里爬起来接电话,又把话筒交给他,迷迷糊糊听到对方向他报告三峡发生一起命案,请他次日去相验。第二天确实有个案子。等他去验过尸过来,夫妻俩一谈,脊椎骨陡起一阵寒意。因为他家根本没有装电话。这个故事有名有姓、有地址。因为民间习俗,这种事不吉利,此后那位法医绝口不提,杨法医是而命我“姑隐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