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1945年湘西灵异事件真实案例 湘西最后赶尸人口述真相

2019-06-09 17:24奇象网

湘西灵异事件真实案例 湘西最后赶尸人口述真相

如果看过香港片的人都知道赶尸,就是一个湘西赶尸人驱赶着一群僵尸。解放前,你若在湘西神秘的山村小客店投宿,便极有可能看到死尸走路,当天亮之前,小客店前摇摇晃晃地走来一行尸体,尸体都披着宽大的黑色尸布。这就是传说中的“湘西赶尸人”在赶尸。

这些披着黑色尸布的尸体前,有一个手执铜锣的活人,这个活人,当地人叫做“赶尸匠”。其实,说是“赶尸匠”不如说是“领尸匠”,因为他是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这群尸体往前走的。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58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他不打灯笼,手中摇着一个摄魂铃,让夜行人避开,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尸体若两个以上,赶尸匠就用草绳将尸体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七、八尺远一个,黑夜行走时,尸体头上戴上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书着符的黄纸垂在脸上。路上有“死尸客店”,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尸体停歇之处。赶尸匠赶着尸体,天亮前就达到“死尸客店”,夜晚悄然离去。尸体都在门板后面整齐地倚墙而立。遇上大雨天不好走,就在店里停上几天几夜。

赶尸的起源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13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著名苗族作家沈从文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写道:“经过辰州(今沅陵),那地方出辰砂,且有人会赶尸。若眼福好,必有机会看到一群死尸在公路上行走,汽车近身时,还知道避让在路旁,完全同活人一样。”说起赶尸的起源,民间有书记载道:相传几千年以前,苗族的祖先阿普蚩尤率带兵在黄河边与敌对阵撕杀,直至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打完仗要往后方撤退,士兵们把伤兵都抬走后,阿普蚩尤对身边的阿普军师说:“我们不能丢下战死在这里的弟兄不管,你用点法术让这些好弟兄回归故里如何?”阿普军管说:“好吧。你我改换一下装扮,你拿‘符节’在前面引路,我在后面督催。”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63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于是阿普军师装扮成阿普蚩尤的模样,站在战死的弟兄们的尸首中间,在一阵默念咒语、祷告神灵后,对着那些尸体大声呼喊:“死难之弟兄们,此处非尔安身毙命之所,尔今枉死实堪悲悼。故乡父母依闾企望,娇妻幼子盼尔回乡。尔魄尔魂勿须彷徨。急急如律令,起!”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一下子全都站了起来,跟在阿普蚩尤高擎的“符节”后面规规矩矩向南走。敌人的追兵来了,阿普蚩尤和阿普军师连手作法引来“五更大雾”,将敌人困在迷魂阵里……。

因是阿普军师所“司”(实施、操作意)之法术让大家脱的险,大家自此又把他叫“老司”;又由于阿普老司最后所用的御敌之实乃“雾术”,而“雾” 笔画太多难写,于是改写成一个“巫”字取而代之。其实,这巫字也是个象形文字:上面一横代表天或者雾,下边一横则代表地,而中间的那一竖就表示“符节”了;竖的两边各有一个人字,右边那个代表阿普蚩尤,左边那个代表阿普老司,意思是要两个人联合起来才能作巫术。

这不由让人想起上古时期,黄帝大战 蚩尤的场景.那是一场浩大而惨烈的人神混战.双方,能动用的力量都用上了,蚩尤兄弟个个天生神力,铜头铁额,并能驱使种种猛兽及毒虫,灵鬼.而黄帝一方以风伯雨师为先锋,役使天地神鬼.(道教正一法坛符篆中至今还保留了雨字为符头),最可怕的是轩辕氏居然请求异域的僵尸变成的旱魃助阵,旱魃相貌狰狞可怕,碧绿睛瞳生在头顶上,秀发全是一条一条的小蛇,身上长满白毛,所到之处,连一滴雨都不会有,往往一连大旱三年,赤地千里,万物干渴而死.此外众所周知的指南车亦是为对负蚩尤的大雾而发明了.虽然蚩尤战败,黄帝统一了中原.但相信一些秘法,异术在民间却相对保留下来了.或许湘西赶尸术即是其中一脉承传。

赶尸的条件

据有关文献记载,湘西赶尸有“三赶,三不赶”之说。

凡被砍头的(须将其身首缝合在一起)、受绞刑的、站笼站死的这三种可以赶。理由是,他们都是被迫死的,死得不服气,既思念家乡又惦念亲人,可用法术将其魂魄勾来,以符咒镇于各自尸体之内,再用法术驱赶他们爬山越岭,甚至上船过水地返回故里。

凡病死的、投河吊颈自愿而亡的、雷打火烧肢体不全的这三种不能赶。其中病死的,其本人已享尽天年,其魂魄已被无常鬼勾至阎罗王去,法术自然不能把他们的魂魄从鬼门关那里唤回来;而投河吊颈者的魂魄是“被替代”的缠去了,而且他们有可能正在交接,若把新魂魄招来,旧亡魂无以替代岂不影响旧魂灵的投生?在冥罚中其实阎罗王对于不珍惜自已生命,故意轻生的人亦是厌恶.即便他生时不作恶,一般不同意让他们立即转世,而要等待有同样轻生经历的人,方可许他转世.这也许是个漫长的过程,因此一些轻生而死的鬼魂,会使一些下三烂的手段,使一些人丧失心智而自杀!

另外,因雷打而亡者,皆属罪孽深重之人,而大火烧死的往往皮肉不全,这同样不能赶。其实这也可以理解.按密宗说法,有二种人没有中阴身(死亡的过渡时期),一种是大善人,其灵魂即刻上天,列入仙班.二是大恶人,其灵魂直堕入十八层地狱,身受诸苦,无有出期. 而横死之人大多是宿世恶报,故术者亦无能为力。

赶尸原本只赶死在战场上的尸,发展到后来,也帮那些被官府冤枉杀死的人赶尸回乡。 “辰州符”赶尸的地域范围往北只到朗州(常德)不能过洞庭湖,向东只到靖州,向西只到涪州和巫州,向西南可到云南和贵州。传说,这些地方是苗族祖先的鬼国辖地,再远就出了界,即使老司也赶不动那些僵尸了。

赶尸的方法

清朝以前每年秋分之后,各州府县衙门都奉刑部的批文处决死牢里的死囚。本地的死囚处决后自有其家属收尸埋葬,而欲将被处决的客籍死囚搬运回故里,通常一具尸首需要请四人抬运,花费较大,而请老司赶尸返乡则相对费用少,并且可以保证中途不腐不臭,而被抬之尸一天以后就可能腐烂。

一般临刑的前一天,客籍死囚的亲属和同乡甚至是那些好做善事的善人,都会凑一些银子给他们请来的老司(惯例是各着青衣和红衣的两位),买好一应物品。行刑当天,二位老司及助手以及帮忙的人都要在法场外等候。午三刻,刀斧手手起刀落,死囚人头落地。

一等到监斩官离开法场,红衣老司即行法事念咒语,助手帮忙将被斩的客籍死囚身首缝合在一起,在由青衣老司将辰砂(最好的朱砂)置于死者的脑门心、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掌心等七处,每处以一道神符压住,再用五色布条绑紧。相传,此七处是七窍出入之所,以辰砂神符封住是为了留住死者的七魄。

之后,还要将一些朱砂塞入死者的耳、鼻、口中,再以神符堵紧。相传,耳、鼻、口乃三魂出入之所,这样做可将其留在死者体内。最后,还要在死者颈项上敷满辰砂并贴上神符,用五色布条扎紧;再给死者戴上粽叶斗笠(封面而戴)。诸事办妥,红衣老司念毕咒语,大喝一声“起!”客籍死尸便会应声站起……

又传,自从苗族的七宗七族自大江大湖迁来濮地的崇山峻岭之后,他们失落了“五里大雾”的法术,却创造了炼丹砂的技法。一般说来,老司赶尸除须用祖传的“神符”外,也万万少不了丹砂。这丹砂以辰州出产的最好,因而也叫辰砂。而那赶尸之术,原叫 “辰州辰砂神符法术”,只因名称太长不好念,就简单地叫成了“辰州符”。

赶尸的人选

湘西民间,自古就有赶尸这一行业,学这行业的,必须具备有两个条件:一胆子大,二是身体好。而且,必须拜师。赶尸匠从不乱收徒弟。学徒由家长先立字据,接着赶尸匠必须面试。一般来讲,要看满16岁,身高1.7米以上,同时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条件,相貌要长得丑一点。

赶尸匠先让应试者望着当空的太阳,然后旋转,接着突然停下,要你马上分辨东西南北,倘若分不出,则不能录用。因为你此时不分东西南北,就说明你夜晚赶尸分不出方向,不能赶尸。接着,赶尸匠要你找东西、挑担子。因为尸体毕竟不是活人,遇上较陡之高坡,尸体爬不上去。赶尸匠就得一个一个往高坡上背和扛。最后,还有一项面试,这就是赶尸匠将一片桐树叶放在深山的坟山上,黑夜里让你一个人去取回来,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你有胜任赶尸匠的胆量。这三关顺利通过了,你便取得了当赶尸匠学徒的可能。

赶尸匠的家里,跟一般农民一样,照样“日出而作,日没而息”。只有接到赶尸业务时,他们才将自己装束一番,前去赶尸。他们虽赶尸,却忌讳赶尸这个名词。因而,内行人请他们赶尸,都说:“师傅,请你去走脚”或“走一回脚”。赶尸匠若答应,他便拿出一张特制的黄纸,让你将死人的名字、出生年月、去世年月、性别等等写在这张黄纸上,然后画一张符,贴在这张黄纸上,最后将这张黄纸藏在自己身上。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89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赶尸人用的锣

赶尸匠的穿着也十分特别:他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腰包藏着一包符。

师父教徒弟,第一件事是画符,这种十分奇特的符,是在黄纸上用朱笔画上又像字又像画的东西,途中遇到意外情况,便将这种奇特的符朝西挂在树上或门上,有时也烧灰和水吞服。

同时徒弟必须学会三十六种功,才能去赶尸。第一件功,便是死尸“站立功”,也就是首先要让死尸能站立起来。第二件功是“行走功”,也就是让尸体停走自如,第三件功是“转弯功”,也就是尸体走路能转弯。另外,还有“下坡功”、“过桥功”、“哑狗功”等。“哑狗功”可使沿途的狗见着尸体不叫。因死尸怕狗叫,狗一叫,死尸会惊倒,特别是狗来咬时,死尸没有反抗能力。死尸会被咬得体无完肤。最后一种功是“还魂功”,还魂功越好,死尸的魂还得越多,赶起尸来便特别轻松自如。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38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尸体客栈

赶尸匠的家里,跟一般农民一样,照样“日出而作,日没而息”。只有接到赶尸业务时,他们才将自己装束一番,前去赶尸。他们虽赶尸,却忌讳赶尸这个名词。因而,内行人请他们赶尸,都说:“师傅,请你去走脚”或“走一回脚”。赶尸匠若答应,他便拿出一张特制的黄纸,让你将死人的名字、出生年月、去世年月、性别等等写在这张黄纸上,然后画一张符,贴在这张黄纸上,最后将这张黄纸藏在自己身上。

赶尸匠的穿着也十分特别:他不管什么天气,都要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一身青布长衫,腰间系一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腰包藏着一包符。师父教徒弟,第一件事是画符,这种十分奇特的符,是在黄纸上用朱笔画上又像字又像画的东西,途中遇到意外情况,便将这种奇特的符朝西挂在树上或门上,有时也烧灰和水吞服。

同时徒弟必须学会三十六种功,才能去赶尸。第一件功,便是死尸“站立功”,也就是首先要让死尸能站立起来。第二件功是“行走功”,也就是让尸体停走自如,第三件功是“转弯功”,也就是让尸体走路能转弯。另外,还有“下坡功”、“过桥功”、“哑狗功”等。“哑狗功”可使沿途的狗见着尸体不叫。因死尸怕狗叫,狗一叫,死尸会惊倒,特别是狗来咬时,死尸没有反抗能力。死尸会被咬得体无完肤。最后一种功是“还魂功”,还魂功越好,死尸的魂还得越多,赶起尸来便特别轻松自如。这种“还魂功”,实际上是用一种湘西特产的草药撒在尸体上。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55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同样的,这也是赶尸的情形,第一个吹着某种乐器的人是法师,后面头被麻袋罩起来的是被施法了的尸体,他们远看和正常人一样在行走,怎知他们只是行尸走肉。因为毕竟不是活人,面孔肯定肯恐怖,所以用麻袋罩起来。不然在路上遇到这样的一行人,肯定会吓昏过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奇特的行业,只有在湘南西部才行得通。因为,一、只有湘西有“死尸客店”。二、只有湘西群众闻见赶尸匠的小阴锣,知道回避。三、湘西村外有路,而其他省的路一般都穿村而过,他们当然不会准死尸入村。四、湘西人闻见阴锣声,便会主动将家中的狗关起来,否则,狗一出来,便会将死尸咬烂。因而,这种十分奇特的赶尸行业,只有湘西才有。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100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死尸怎么会被活人赶着走,很多科学家在进行研究。各说不一。说不定有一天,会使这一常人难以理解的奇特行业和现象,得到应有的科学解释。然而,另一种说法是,“赶尸”其实是黑帮的走私活动。

补充资料一(湘西赶尸家乡人讲赶尸)

现在有些书还有些电视节目,要不就把赶尸说的神乎其神的,要不试图用“科学”来解释,都没说到点子上,尤其是那个用“科学”来解释的,解释不了,就说是迷信,是“伪科学”。要我说呀,那是因为你们解释不了了,又不肯承认你们真的不懂,所以就说是迷信了,是伪科学了。迷信,能让死人走路么?还走那么远,自己走回家去??

闲话少说了,赶尸这个东西,我从来没见过,但从小就在听这一类的东西,有当闲话说的,有拿来吓唬小孩的,也有正儿八经告诉我的,我把它们都归到这里面来哈。

小时候呢,一到夏天,就搬个懒床(一种竹子编的床,躺上面没蚊子,什么虫子都没有,据外婆说是落了蛊的,虫子不敢来),躺上面,听外婆讲一些她小时候寨子里的事情(外婆大概25岁左右离开的寨子,因为外公去了另外一个县,是个苗族自治县,但比寨子开化的多了。现在变成个小城了。)

湘西赶尸人讲述湘西三邪之赶尸真相58 / 作者:伤我心太深 / 帖子ID:21517,66814

有一次我就问外婆,什么是赶尸啊?死人为什么会走路呢?为什么会听前面那个人的呢?外婆当时说,小孩子别乱问。我就越觉得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小孩子还不能问啊?于是我隔三差五,就要旁敲侧击的问外婆这个问题,可一直到了我十多岁了,外婆都还是那句话,小孩子别乱问。有时候还加上句,小孩瞎嚷嚷啥,到时候让师傅抓去,炼了你的油!

(师傅,是苗人对赶尸人的称呼。通常,都是由蛊苗的人担当。)

(由此可见,赶尸,应该也是一种蛊术)

后来到我读高中了,我就到处翻这方面的资料,那个时候,各方面都还不是很热衷于这个话题,互联网业不普遍,所以能找到的资料很少,无非就是一些什么迷信之类的解释。于是有一次吃晚饭的时候,我又和外婆提到了这个话题,而且还说,“我觉得,赶尸这种事情,是无稽之谈,没有可能存在的,也许就是一个神话。要不怎么解释,人都死了,还走那么远?不会臭么?不会腐烂么?太不科学了。”(看来,我也受了“科学”的影响了哈,读了点毛毛书,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什么都要往科学上绕。。呵呵)

外婆瞪我一眼,说,你知道啥!你太家婆(就是我外婆的妈妈)跟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舔糖鸡屎呢!(舔糖鸡屎,是苗语翻成的汉话,意思是还没出生。发音不知道怎么写,就把大概的意思表达一下。)

我说我是不知道呀,你也不告诉我,那我就只能永远不知道了。

外婆笑着,去,给我倒点酒来,我说给你听。

我可高兴了,屁颠屁颠的倒酒去了。

外婆喝了一口,眯了眯眼(因为这个话题,我企盼的太久了,所以记的很清楚,包括外婆当时的表情,动作。)叹了一口气,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了。就算会,又哪里还有人去找他赶尸回家乡呢?在我很小的时候,你太家婆就吩咐过我,别去碰一些刚死的小孩子,别人把小孩子挖走的时候,要是你看见了,千万别让人知道。更不能出声。我就问你太家婆,为什么呀。你太家婆就说呢,那是师傅拿小孩去炼油呢,练好了油,就能做噬心蛊,外出做事去了。(应该是出去把别人委托要带回来的尸体给弄回来)

(原来蛊苗里有一些人,是从事“赶尸人”也就是我所说的师傅的工作的,他们受了别人的委托,把死在外地,但他们的亲戚又没有那么多钱去把尸体运回来的那些人给带回来。至于是不是收钱,要收多少钱,我就不知道了)

外婆停了一下,说,噬心蛊,那真是一种恐怖的蛊了,它甚至能控制你的灵魂(当然我外婆说的不是灵魂,是鬼。我为了叙述方面,就统一称之为“灵魂”,要不后面会很混乱的)让你受他摆布。或者就干脆让你变成个活死人,看样子你还是你,可你已经死了,你的灵魂,是别人的了(借尸还魂?)

师傅们找到那些刚死不久的小孩,(据说,越是死的惨的,练出来的油越好)就把他们放到一个罐子里,用自己的血养着。等到下一个月圆夜(意思就是拿来之后不能马上用,要等第二个月,而且还得是月圆)拿出来,直立着绑在法坛前面,开始用各式的蛊虫喂它,(不是吃,是让虫子在小孩身上爬)等到蛊虫死掉之后(不是真正的死了,就是变色了,没有毒了,就像能量放完了一样)开始用一个类似于油灯一样的东西烤小孩的下巴,当然,油灯里的那些油,自然也是尸油。一边烤,一边念咒。还不停的往小孩嘴里塞一些蛊虫进去。等蛊虫爬出来后,又换新的虫子。一直到没有蛊虫愿意进去为止。(在外婆的所有讲述里,似乎蛊虫是有自己思维的。或者不叫思维,叫主人赋予的神力)

这个时候,就会把那个死小孩全身涂满一种液体,然后浸泡在自己的血和药水的混合水里,泡到明天,就拿出来,放进装有蛊虫的罐子里,直到被虫子吃光。然后把骨头弄出来扔掉。那么,那些吃了小孩尸体的蛊虫,就变成了“噬心蛊”。

说了半天,还没说到正点上,到底什么是赶尸呢,,别急,这些,和赶尸是分不开的。

炼好了噬心蛊,就可以外出接尸体回家了(听起来有点好笑,接尸体回家,嘿嘿。)

师傅们到了义庄,找到别人所描述的棺材,他会先放一只蛊虫进棺材里去,如果蛊虫爬出来的时候很精神,那么他就会打开棺材。如果蛊虫爬出来的时候蔫了或者虫压根就不肯进去,那师傅就不会去碰那个棺材。

等虫子爬出来后,师傅就会围绕着那个棺材撒一圈灰(至于是什么灰外婆说她也不知道),然后摇起铜铃,只响一声。等所有要打开的棺材四周都撒上了灰以后,师傅开始念咒。(这里面所有的“念咒”,都是下蛊的一种,说念咒是为了叙述方便也容易懂些)念完后,开始摇铃。据说还有节奏的,但是什么节奏我就不知道了。摇完铃之后,从左到右,打开所有的棺材盖,师傅挨个的把里面的人的嘴巴捏开,喂他们“噬心蛊”的蛊虫。然后用符贴在他们的脑门上和嘴巴上。(电视上演的,一般只贴脑门,但我外婆说嘴巴上其实也贴的,只是符很小)(符这种东西,不知道你们见过没,我倒是从小见到大,现在家里也还贴了有,包括我长沙的家。)

贴好以后,师傅站到一个事先看好的地方,大叫一声“起!”然后摇一下铃。那些棺材里的人,会直直的立起来。然后又摇一下,大叫“跳!”,那些人就会跳出来,站在地上。然后再摇一下,大叫“排!”那些人就会整齐的排成直排。(我特意还问了外婆,为什么都是一个字,外婆说,字多了他们就听不懂了。然后还有,先说话还是先摇铃,都是有讲究的)

等他们排好队之后,师傅就用朱砂浸过的绳子,把他们自手臂下方,也就是腋窝那里,一个个绕一下,感觉像是串起来了(我又问了,是不是像电视上演的,像僵尸那样手伸得直直的,然后一蹦一跳的?外婆说不是。说要我别急着问,后面会说的。

把他们都串起来之后,师傅会在绳子上涂上尸油。并且把装尸油的瓶子,绑在绳子的最后面。做完这些之后,师傅开始领他们上路了。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全部都是跳着走的,道行高的师傅,能让他们走着,只是比较僵硬罢了。而且他们的走,并没有伸出来,相反,用涂满了尸油的绳子,捆在了身后。据说,是为了防止尸气太重,冲破了蛊,造成反噬。

一般师傅接的工作,路程都不会太远,不会超过三天的路程,而且只能晚上赶路,不过不用像电视里那样不停地摇铃,摇铃是有讲究的,而且有特定的节奏,有特定的时间,什么时间摇什么样的节奏,都有讲究的。师傅在去接尸体的路上,就已经勘察好了路段,一般走到什么地方,就该休息了,师傅心里都有数的,快天亮了,就会安排他们休息,他们不躺下来的,都是站着。一直到回到自己的家乡,吐出了蛊虫,入了土,才躺下来。

奇怪的是,他们一入土,就开始有腐烂的迹象,但却一点都不臭。

外婆说,那些符,是让他们听话用的,掉了,就走不动了,又得重新写。并非是传说中的什么掉了,他们就变鬼了之类的。

好了,关于赶尸,我知道的,或者说我能记起来的,就只有那么多了呢…

补充资料二

“湘西赶尸”是茅山法术“祝由科”

祝由科法门非常神奇,学了以后可以使死人排队行走。俗称‘赶尸人’。前些时候遇到一个朋友,他亲戚就会这个法门。村里人有什么问题,灵异鬼怪的事情都去找他帮助。

在《施蜇存七十年文选》中看到一篇名为《祝由科的巫术》的杂文,觉得有必要写一篇关于“赶尸”、“祝由科”现象的文章,让人们明白这些背后的原因。

首先通过介绍两篇文章,让大家认识“赶尸”与“祝由科”现象。施蜇存先生(1905-2003年11月19日),是三十年代著名小说家,其创作曾被呼之为“新感觉派”。他写的《祝由科的巫术》,这篇文章不长录于下面:

前两天,有一个朋友来闲谈,从医道谈到巫术,从巫术谈到祝由科,于是我想起五十年前所知道的一件怪事。祝由科这个名词,恐怕现代青年中很少人知道。尽管《辞海》还有这个条目,但讲得不详细。

在上古时代,医师就是巫师,差不多全世界各民族都是一样。巫师运用他的法术,驱使鬼神,为人民解灾、救难、治病。他们甚至能起死回生。所以,在古代,“巫医”两个字总是连在一起的。到后世,用药物治病的医道发明了,出现了不用巫术的医师,于是“巫”与“医”才分了家。

祝由科是巫师的后裔,他们的来源很古。东汉时,张鲁创设“鬼道教”,这个教门是事鬼的,也是巫师的流变。北魏时,寇谦之倡立“道教”,删去“鬼”字,表示他们是事神而不事鬼,又采用老子哲学的思想基础,于是成为一门新的宗教,其实是受了佛教的影响。

祝由科在唐宋以后,成为一种以符咒治病的医科。他们被道教排斥,认为是邪门。其实道教中也还有用符咒治病的道士。

我小时候,家住松江城内。在南门里一条冷僻的路上,有一户人家,门口挂着一块招牌,写着一行“世传神医祝由科善治百病”。这是我知道有祝由科的开始。这家有一个老者,据说是用符咒治病的。如果人家有疑难杂症,请他去作法念咒,用黄纸画几张符,贴在门楣上,病就会好。又有人说,祝由科医师也用药物,不过不是用神农本草里的草药,而是用一些奇怪的药物,例如:一双猫头鹰的眼睛,乌龟的尿,刺猬的血。

祝由科盛行于湘西辰州(今沅陵),所以他们画的符叫做辰州符,听说在清代,辰州还有卖符的店。

一九三七年秋,我从长沙搭公路汽车去贵阳。第一晚就在沅陵歇宿。我住在汽车站旁边的旅馆里,和一个四川客商合住一间楼上小厢房,倒也清静。不意随即有一旅贵州军队开到,他们是往东去参加抗日战争的。士兵住在楼下,长官住在楼上。士兵闹闹嚷嚷的做饭、洗汗衫,长官叫来了土娼,饮酒打牌。一下子把一座旅馆闹得乌烟瘴气。到深夜还没有安静下来。

我无法睡觉,看看外边月光大好,就跑出去,走下山坡,到辰溪边散步玩月。那四川商客也尾着我下山。他劝我不要再走远了。我问:“为什么?有老虎吗?”他说:“老虎不会有。”我就追问:“那么怕什么?”他说:“会碰到死人。”我不觉惊异,就问:“这里常有倒毙的死人吗?”他说:“不是倒毙的死人,是走路的死人。”我被他讲得莫名其妙,拉着他的胳膊问:“你讲的是什么呀?”他笑着说:“原来你不知道,这里有辰州符。”我说:“辰州符,我听说过,可跟走路的死人有什么关系?”他坐下在溪边一块石头上,拉我也坐下,他就讲了辰州符的惊人事迹。

“湘西这一带,从前非但没有通汽车的公路,连官塘大路也没有。到处都是高山深谷,丛林密箐,走路都很困难,车马更不易通过。如果有人死在外乡,无法运棺材回故乡安葬。因此,唯一的办法,便是请祝由科带死人走回家。祝由科画一道符,贴在死人额上,念了咒,摇着一个摄魂铃,死人就会跟着他走。带死人回家,必须在深更半夜,一个祝由科后面跟着一个或几个死人。走到天色将明,就得投奔当地祝由科的家。死人走进门,就靠在门背后。不能让他躺倒,一躺倒就破了法术,第二夜就不能走了。死人在路上走,不能给生人看见,一看见他就倒下,也不会走了。所以祝由科一边走一边摇铃,叫人让开躲避。因此我劝你不要走得再远,怕会碰上。”

这是我生平听到过的最古怪的事。我问四川客商:“你看见过没有?”他说:“我怎么会看见?”我又问:“到底是不是真有这种事?”他说:“你去问问别人,这里大家都说是有的。”

我到昆明,在云南大学认识了物理系教授田渠,他是沈从文的同乡,凤凰人。我马上就把在沅陵听到的事问他,他回说:辰州符能教死人走路,他也听到过,不过没有见过。我说:“你是科学家,信不信有这等事?”他说:“按科学的理论来说,这种事是不可能有的。但是,天下还有许多事,不是科学能解释的。”后来,沈从文也到了昆明。我也在闲谈之际问起这件事。他说:他相信是有的,也许过去确实有过。因为湘西人都不会否定。最后,我碰到历史学家向达,他是湘西白族人。我又问起这件事。他说:他也知道。古书上记载的巫术,尽管现代人已不信其为真有其事,但也不能绝对否定。难道古代的学者都是说谎的人吗?

这是我五十年前知道的怪事,写下来,说不定还可以给民俗学者参考。

<<祝由科>>是一部书的名字,一部关于符诀咒语,请神捉鬼,画符降妖,诛治狐灵精怪,救应魔症邪疾的神通技艺的术数秘籍.皆为手绘本,主要通过师徒传授而于民间流传,属于茅山术里的一支.茅山术为道家的一个流派,在修身养性的同时更加以降妖伏魔,扬善除恶,济世救民,主持正义为己任.奉道教三清为祖,以龙虎山张天师张真人为宗.只因师起茅山,便号称茅山术;根源于此,其实茅山弟子已是遍天下了.香港老戏骨林正英先生(1996年病逝)在其晚期的诸多古装鬼怪僵尸影片作品中,演绎了很多茅山术师的形象,应该说还是惟妙惟肖的,当然电影艺术夸张的成分需刨除在外.另我国古典名著<<聊斋>>里对茅山术数也有很多细致的描述,大体上也就是裁纸为人撒豆成兵,阴阳风水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摸骨释梦,麻衣神相掐指神算,画符念咒捉鬼驱狐的意思了.如果说道家是一个群体队伍的话,那么茅山流派便可称作其中的特勤部门,前锋部队了,而<<祝由科>>一脉就是该特勤部门中的精英行动组.

在这里没必要考究关于此的细致情况,我国的传统文化渊源流长,不是哪一个的只言片语能够解释的清研究的透的.只是想讲一些个有关的民俗传说江湖逸事与诸位共消遣而已,聊作饭后睡前故事之资罢了.

<<祝由科>>因其玄奇的隐秘性与师徒单传的严密性,现世极少.我们地方据称仅有四部,后因诸多原因,损毁半部,后只余三部半,具体下落何处,无从查晓.

很久很久以前,邻村李氏得其中半部,立视作传家至宝,由于里面的约束甚严,故密藏不露.只在家中男丁里选有天分者修习,并严控不得乱卖弄,只可行义事.时光流逝,年代更替,传至若干代后,家族中出一天资聪明青年男丁李某,有过目不忘一看即会稍学即通之能.半部书便修得许多本事,也一直遵照书中的律条家族的规戒暗地里做了不少好事.但是聪明而且又有超出常人能耐的年轻男人,多数会有一些浮躁喜欢卖弄的毛病,所以他的父亲时时训斥约束他,不得丝毫显露这方面的事情,李某保守的也很好.

直到有一天,李某新婚不久,他的媳妇在家中厨房里烙煎饼(我们地方的民俗食品),青年在一旁陪着闲聊,新婚的小夫妻嘛,甜蜜的如胶似漆,片刻也不舍得分离.聊天间,小媳妇说你天天神神道道的,到底有什么本领也露一手我瞅瞅.别是平时瞎吹牛忽悠我吧?李某一时心血来潮,口中念念有词,向鏊子(我们地方烙煎饼的专用炊具,一中间稍凸的圆形铁板,下有四只小铁腿支撑.)一指,鏊子刹那竟然迈开四腿趴上了墙去,犹如有了生命的活物一般,小媳妇吓得妈呀妈呀惨叫着连滚带爬的窜向了正房.李某的父亲在屋内听到动静急忙跑了出来,问清原由后雷霆大怒,立马要行家法惩治.李某吓得唯诺连连,家人也在一旁苦声相求,李某的父亲这才作罢,只是不住顿足,痛声唉叹道:此子如此,日后必遭不测也.

又过了许多年,李某的父亲已经逝去,李某也已年过五十了.一个冬日,午饭过后,李某便到村口,与一班老哥们倚在避风的旮旯墙角里晒太阳闲扯.那时的年头,村落之间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一幅山清水秀水墨图的境趣.农村的老人们在闲暇的冬季,最普及的娱乐活动也就是一起晒太阳唠闲嗑了.颇有广厦千栋,眠不过三尺;良田万亩,食不过一斗的感觉.父亲已去世多年了,李某(已算是李老汉了)虽然对家族密事把持的不错,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会法术的事多多少少还是露了几丝风声

一伙老汉在一起,竟突发起了少年狂,不知哪个就扯到了李老汉能行术做法一事,于是乎大家就一个劲的起哄请李老汉表演一出让老哥们开开眼.李老汉开始还是一个劲的谦虚推辞,坚称不会.于是老哥们的激将法就使了出来,有说李老汉是吹大牛的,有说李老汉小家子的,有说李老汉傻吧,属老鼠搁抓就忘记了的……这时有一老哥们指着远处说:那边路头过来一女的,你只要在她身上弄个花样,咱们就信服你.李老汉实在架不住大家伙的鼓动了,青年时的血液又再度在血管心脏里沸腾了起来.就似鬼领着般,手指远处那女路人,念叨了几句,待女路人行近时断喝一声,女路人身上的衣物顿时消失尽光,通体全裸.实际上应该是一时的幻术而已,女路人的衣物应该并没除去,不过给老家伙们一时的幻觉罢了.

老家伙们开始齐声喝起彩来,捧的个李老汉是飘飘然然.女路人瞬间也就走到了众人面前,张口就喊了声爹,再定神一看,竟然是李老汉的大女儿!老家伙们一个个脸红脖短,顿时就鸦雀无声了.再看李老汉立马如呆似痴,木然转身回走,大家叫唤也不应,拽也拽不住,就由他去了,都以为是李老汉羞愧难当,回家躲面子去了.可谁知李老汉回家就自系身亡了,这也就是不按规矩行事的因果吧.其实不止李老汉的族法家规有此禁忌,书中也有修持身性,只行善举的戒条啊。

湘西灵异事件真实案例

由于从小经历,再加上喜欢听大人们说些奇人怪事!而且身居湘西这个奇特的地方!所以知道的蛮多的!前些日子偶尔搜到这个版块才知道有那么多一样的人!

以前都只是看,但是现在想写,因为自己经历那么多为什么不写出来呢!可能写的比较简略而且平实,但真的发生身上才知道多恐怖!

先粗略介绍下本人是一萌妹子可以说,今年快20岁,家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内的一个知名的旅游古城,现在在山东一著名沿海城市航海类学院读书。

先说一件经历的比较印象深刻,算正儿八经见过那玩意儿的事吧。

楼主那年才上5年级。然后爸妈弟弟在县城,我和爷爷奶奶在家里。那时候我邀我村里邻居小伙伴来我家一块睡,然后半夜去探险。我们是早上9点钟上课,我们半夜3点左右就起床悄悄溜出去了。我家离镇上小学6里路,是老国道,所以不算冷清。国道附近在修建一条二级公路,据说是迁了很多坟的,因为在荒郊野岭嘛,我们那山多。

从老国道转到了新二级公路上。荒无人烟。两边有猫头鹰还有野猫什么的不知名的东西在叫。我两个小伙伴走旁边,我走中间。我们在右边的人行道。夏天也不是特别暗,月夜。我看到前面大概70来米的路中间有东西,一坨白的和一坨黑的。我当时还在纳闷,:咦,二级公路什么时候马路中间还栽桂花树了?旁边还挂了个白布?正在边前进边纳闷时,大概还有30米的时候,突然两个东西扑腾起身了!!

好了,说到蹲的两个东西突然站起来了,然后越走越近。真的像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一黑一白,特别高大。穿的也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衣服,就像袍啊纱啊之类的东西,感觉背后还垮了个类似于背包的东西,后来一看,里边全是条状白纸,就像以前出殡扔的那种。也看不清楚脸,感觉被白纱布什么的盖着。但是两人走的特别齐特别一致。面向我们走来。本来他们走马路中间的,然后离我们十来米的时候,突然朝右边人行道的我们走过来了。我当时还在中间,那个怕的呀,因为我们那边有个说法,就是鬼只害中间的,不管是你走中间还是你在家睡中间,因为中间的显得胆小!我们大气不敢出,眼睛不敢斜视,只敢余光瞟,全身不是发冷!是发热!两只腿真心抖的走不动硬着头皮往前走!我从牙缝里硬生生呲出几句话“那是……什……什……么东西……”“不……不知……道……”“怎么办……走……怎么走……”“啊……他……他…他们俩……他过来了……”

我们三紧张语无伦次。他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心简直快蹦出来了。而且他们走确实不是常人走的那种步伐和节奏,常人应该没那么稳,和频率一样,跟移动似的。后来他们近的和我们擦肩而过的距离不到一米!我当时还走在中间,不知道走外边小伙伴承受了多大压力!反正我们就是看不清楚他们脸!还好当时他们也没对我们做什么!擦肩而过后又径直的走了,大概十来秒后,我们忍不住悄悄回了下头看了下,后面大路上什么也没有了。要知道那是笔直的大马路。十来秒。

由于其中一个小伙伴她爸妈在那条马路附近开了个石仓(大概就是打石头挖石头可以做建筑材料,没听说过就算了),我们太害怕,就连滚带爬跑到她爸妈那里睡,和她爸妈说,她爸妈说没什么,可能是小偷啦。没什么,你们以后别这样玩了,你们先睡一会,7点多再去上学吧。然后去学校各种和同学说,他们都觉得太不可思议。特别搞的像黑白无常这样的东西都出来了。

说真的时隔那么多年,我自己都觉得不信,跟做梦一样。可是一个人看见是假,三个人,还是幻觉?

事隔多年,我才和我奶奶谈论过,(平常我就喜欢和奶奶谈论这些)后面那个小伙伴说她爸妈一听就知道我们说的肯定是撞了不干净东西,只是怕我们害怕,才安慰我们说可能是小偷。还好当时我们事后也没发生什么事,病什么的,可能是因为未满12岁吧(我们那边说法说未满十二岁容易撞到不干净的,但是没事,满了12再撞到就容易大病倒霉之类的!)

还有一件事是我小学估计四年级遇见的。我家那边是丘陵地区,我家在山脚下,前面是大概100米宽,几百米长的宽阔稻田。越过稻田有一个小山包,有一户土房子人家,土房子后面有一小块坟地。

我有一次和我弟弟睡。半夜不知道为什么热的闷的烦躁的发慌。半夜突然清醒睁开眼睛,扑腾起来坐在了床上,楞了几秒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朝窗户那里看,突然看到我家窗户被映的红彤彤的,愣住再看,是对面坟山人家那里映过来的(风水先生说我家对着那处坟山不太好,所以我家在出堂屋门正对面用水泥砌了一堵两米多的高墙,其它的围墙都是一米左右)。言归正传,那火烧的,把我窗户映的特红,感觉不是传说中的鬼火,因为不是蓝色,而且这火红的大的,感觉像把对面人家全都烧掉的感觉。一百来米远的我家窗户映的红彤彤。可是楼主还是蒙蔽看了一会啊,后面感觉后怕了,不敢看了,就蒙被子大气不敢出后面估计睡着了。

第二天大早还特意起床看了看那边,土房子人家也好好的,坟地也好好的。。。但是那时候也没和谁说。。楼主就是这么胆子大有个性哈哈

还有一件事就是也是关于这个地方,那时候貌似我在上初中吧,忘了。反正是大年三十。

那时候大概11点来钟,爸妈弟弟都在家里看春晚包饺子准备吃夜宵呢,然后我一个人就在院子里放烟花。然后就看到坟山那一块有个人影,因为是晚上所以看不清,只能说像人影!它身前打着个发绿光类似于绿灯笼的东西。从那里下来了,那里有条小路可以拐到大马路上,我就看到他就像飘似的影影绰绰的从坟山然后飘到小路,真心没有人走路那种一步一步的感觉。然后飘了几分钟拐到大马路房子拦住了我就没看到了。

他们都说我很6,居然呆呆的看完了全程,看完之后我进屋子,也没和爸妈说,没和谁说,我爸妈估计现在都不知道。后面和奶奶说,还有同学们偶尔说过了。

怎么说呢。。可能楼主胆子比较大吧。差不多从小一个人生活。以前爸妈弟在县城,后面爸妈弟在浙江,他们叫我和外婆或者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我不干。就一个人生活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面。包括现在回家,都是。其实也没什么回去的意义反正都一个人。只是因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年纪太大,多多看看他们。话说楼主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初中那会,一个人去网吧通宵,只是因为无聊!没错!我不玩游戏不追剧也不约男人!就是无聊感受哈这种感觉!初高中经常一个人走夜路!有一次上网十二点从镇上摸黑走回我们寨。。要知道农村路都是荒无人烟没有路灯。。后面回到家还特么没电,村里还死人哭的袄袄的,我们这边是土葬。那时候真的也胆大半夜走夜路,因为有时候人比鬼还可怕,妹子遇到过几次劫色不过都被我机智解决了。

我伯母我大姨村里人她们都说我胆大,她们大人也不敢一个人在家。。

还有一个比较著名的是我们县高中的学校~我们学校附近100多米有一个著名的垮桥事件。那时候08年?09年的夏天?反正是那段时间。豆腐渣工程,大桥快修建好了,据说上面有很多施工工人,还有试路的车,桥下还有各种妇女孩子洗衣服洗澡,然后突然垮了。官方报道不一,有说死7,80个的,有说其他的,但是我见过报道最多的是死5,60个的(大家懂,压下来了~)。反正我们民间说死了差不多200个。现场惨不忍睹,腿胳膊到处分家,很多亲人都找不到遗体,找到件衣服或者鞋子什么的。

后面惊动了中央,主席亲自指挥,然后温总理等人马上赶过来,还有很多记者各种。后面县城还限制通道,严查进来车,怕报道的太多你们懂得。尸体派出所医院什么的根本放不下没地方放,一片混乱,民众怒意难消。我们学校近啊,那时候刚建好不久也没搬进去住人。于是,真的不可思议的是,很多尸体就放我们学校了。于是接下来众多灵异事件拉开了帷幕。

我初三语文老师不知道怎么挑起鬼神这些话题就说到这个“他们老说县高级中学闹鬼,反正我是不信,虽然我儿子有时候病了他奶奶去叫人帮打扮(治)一下就好,我也觉得很奇怪”。

后面我报了这个学校,有一次我大姨问我你咋报了那个学校?我说嗯啊,怎么啦?她说“噢没什么,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我说“什么意思?她就胡乱搪塞了下“哎呀没什么没什么,反正你上课就好好上课,下晚自习就回宿舍别乱瞎逛””我就小心翼翼问了她“是不是垮桥那个事?”她 “咦原来你知道啊我还怕你不知道不敢说怕吓到你呢?反正搁我我白天都不想走到你们学校,怪阴冷的”

怎么说呢,我觉得每个学校都盛传什么坟山啦上吊了什么的闹鬼事件,但是肯定都传的“历史悠久”,也不知道是不是以讹传讹了,但是我们学校真的不一样。是真正发生过的。刚搬学生进来钱,学校老师在每个宿舍每个地方烧了纸你信么?

最有力的证据是,男生宿舍区和女生宿舍区调换。刚开始那几年,学生,特别是女生,经常有见到不干净的,吓病的,还有退学的。然后学校领导不得已啊,就男女对调了。后面虽然经常发生,但是少了好多,理由应该是男生阳气重点吧。

我记得有一次校领导不知道在主席台上讲话为什么生气,就训我们,就怒气冲天的吼“我体谅你们女生怕你们怕蛇(宿舍楼旁边是山,而且亚热带气候,学校时常有蛇)特意把你们女生换的,还离教学楼近一点!你看你们女生怎么对我的”……其实对调前的女生宿舍更好好么。。还有超级大阳台……

刚开学军训那会,我们在一个只有两层楼的宿舍,楼梯水房对面有一个宿舍就发生了怪事(之后陆续发生)

他们军训时候刚铺床什么都是好的,没发生什么,过了十来天有一个人突然掀开床垫,发现床板上有一件小婴儿穿的衣服,黄色的。吓得不轻。他们全宿舍都不敢动,后面我在洗衣服时候听她们讲了表示很好奇,我说先别扔了啊,我现在没空,在洗衣服,等晚上我去看哈~她们说“肯定不扔,没人敢动,吓死了,把它丢到一空床上”后面晚上下晚自习我跑到她们宿舍问了她们说衣服呢?她们说后面实在不敢留在宿舍过夜,叫宿管大妈拿垃圾堆处理掉了……

还是那个宿舍~~

不同的人,因为军训后分班分宿舍。周末放假了,有个女生没回去(太山区,苗区,车也少,估计回家得半天,还得走山路,所以有些学生都会不回去)。

然后她白天出去玩啊,晚上回来。晚上她躺在床上玩手机,玩的刚入迷,我们的衣柜在窗户那边,她突然听到有人翻柜子的声音,特别动静大,(不要和我说是老鼠,就是人翻柜子那个动静),可是她偷偷瞄了柜子,根本什么都没有,整个空荡荡的宿舍只有她一个人……

同上,还是这个宿舍,又是不同人,这个是我玩的好的女生(我们淘汰制,经常换宿舍,无语)。那次是国庆我记得,别人都放假了,可是有些女生留下来练舞(那次是我们当地举办一些少数民族盛事)。她一个人在宿舍睡,她是上铺,也是晚上聚精会神躺床上划手机,突然听到下铺有人拍床(砰砰!)她愣了一会,懵了,听了一会没什么,然后继续玩,突然声音更猛烈:砰砰砰!! 她吓的大气不敢出,黑暗中也不敢看什么,就躲在被子里静静聆听着,警惕着, 过一会简直是要把床板拍坏的节奏,(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整个床都摇了。她实在受不了全身包着被子尖叫着“啊~~!!”从上铺跳下床,光着脚直接夺门而出……

事后我说她真叼,是我我根本不敢跳下床还不知道床下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