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牡丹江长影小白楼灵异事件

2019-05-25 16:44奇象网

牡丹江长影小白楼灵异事件

以下的事都是我听一个退休的警察给我讲的 之所以他为什么给我讲这些我也就不具体说了 为了大家看上我也是四处搜集事件 希望大家能看的喜欢!!

事件发生在1969年12月12日,地点是天津市西青县团泊洼,名叫张福丽的一个独居妇女外干完农活回家,发现她家的12岁大儿子没在家,问6岁的小儿子,小儿子说不知道。等到半夜1点仍然没有音信。当夜她去村里的其他邻居问,其中一名孩子告诉他,他们下午还在一起玩捉迷藏,但是他家儿子,却始终藏着不出来。然后就再也没见到。第二天早上她就到发动全村人去找,并且还报警,警方出动一起寻找。警方询问4名儿童发现,她家的大儿子大概是12日那天下午4点左右失踪的,一开始是玩儿捉迷藏。然后大家旧藏起来,可是很长一段时间后,一直没有看到他,以为他是回家了,这就是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情景。张福丽搜寻到了晚上8点回到家后,发现小儿子也不见了,于是再次求助全村寻找,而警方也开始大规模盘查询问,但是这次谁也没有见过这个小儿子。当时,大家都非常同情她,她的丈夫就是10年前失踪的,同样没有一点儿线索,也没有任何原因。是死是活,至今不明。

而且到了第三天,张福丽本人也失踪了。然后开始搜查他们家了。终于他们找到了母子三人的尸体。那是在卧室里,一口很大的木箱里发现的,而且外加具严重腐烂的尸体。一共四具尸体。经过法医检验,大儿子是12月12日死亡,小儿子是12月13日死亡,母亲是12月14日死亡的。身上没有任何搏斗迹象,死都是窒息而死。那个腐烂很严重的尸体,已经死亡了十年左右了,身份不明,但是从衣服和血型来分析,这人竟然就是失踪了十年之久的丈夫。据亲属讲,这个小儿子是张福丽弟弟家的孩子,弟弟在3年前死后,算是过继给了这家人。而且还说,这个木箱子实际上是一口棺材,是十年前挖菜窖的时候挖出来的,然后请木匠修改箱子的样子。根据档案记录,这口箱子的盖子重大30公斤,当时是两个成年男性合力才打开的。警方分析,12月12日,大孩子有可能捉迷藏,结果藏到了自家的箱子里,但是他是如何打开这么沉重的盖子的?当然,也有可能是被成年人放进去的。12月13日 ,小孩子也是被人放进去的吗,可是邻居们反映,当时没有任何声音响动。12月14日, 已经30多岁的母亲也是被人放进去的吗? 法医鉴定他们身上都没有伤痕,都是在箱子里窒息而死。那么但到时他们自己走进去的吗?而且在发现里面还有一具腐烂了十年之久的尸体的情况下,竟然还会钻进去。显然不可能,所以这个案子一直悬而未决。而且据记载,事后,当地人把箱子抬出来,当着所有村民的民,用斧子砍箱子,一连砍砸4个小时,竟然只砍出一个小小的裂缝。后来是浇上汽油,连续燃烧了3天才彻底烧毁。

档案2

1988年5月20日下午, 一名叫做梁文文的21岁女性从河西区岳阳道的一栋六层居民楼上一跃而下,正好砸在从楼下经过的一名20岁名叫国凤仪的女性。国凤仪当场死亡,梁文文全身粉碎性骨折,当场昏迷不醒。经过一中心医院的奋力抢救,梁文文脱离生命危险,6天之后从昏迷中苏醒,结果对家人说,自己不叫梁文文,而是叫做国凤仪她对家人说自己于5月20日下午经过岳阳路回家,结果突然被东西砸中,当场失去知觉。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自己竟然站在半空中,地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别人压在身下,想把那个陌生女人从身上搬开。但是完全使不出力气,后来感觉疼痛,就又昏迷过去。她叙述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完全认为自己是国凤仪,而不是梁文文,后来梁家人报警,警方询问她的身份,住址,工作单位,竟然和国凤仪的身份档案完全一致后来,警方找来国的父母,国的父母来看望梁,结果梁声称是他们的女儿,而且梁竟然从童年到现在所有的经历都说的天衣无缝。最后她康复出院后,还是以国的身份工作生活,而且一切情况正常.

档案3

1992年4月26日中午,家住在天津市河东区天山路环秀东路的15岁女生刘凡放学回到家中,发现她的母亲翟媛死在缝纫机前。一只手被钉在缝纫机的针上。警方迅速介入,调查发现家中没有任何财产损失。身上也没有任何搏斗迹象。翟媛,39岁,无业,家庭妇女,平时依靠给人做裁剪包缝贴补生活,没有任何不良记录,她的客户基本上就是楼内的邻居,现场发现有大量奇怪的水痕,不属于人类。经检验竟然是青蛙的足迹。根据目击者叙述,当天上午一直在下雨,有一个陌生的身穿绿色雨衣的成年男性,进入过这个楼栋,但是不是进入了翟媛家的房门就不知道了。除此之外,有很多人都声称,的确是有一个陌生人这一个月内,经常出现,而且好像每次都是在下雨的时候。但是,从来没有人看清过这个陌生人的面部特征。所以这人被认定是犯罪嫌疑人.据翟媛的女儿刘凡回忆,她的母亲最近一段时间很不正常,一到晚上,就跑到对面花园的水池前面站着,问她原因,说是有声音从池子里面喊她的名字。翟媛有严重的是神经衰弱。经常抱怨有幻听的问题,但是家人没有在意。临死前的一个星期不停地在抱怨,水池里有声音喊她的名字,害的她无法入睡,所以一到晚上就拿着一瓶农药出去。现在那瓶农药已经空了。家人认为她神经失常,所以就带她看精神科医生,诊断结论是重度妄想症。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线索。案子一直没有了结。

档案4

1985年9月27日,家住天津市河东区黑牛城的一户人家报警,说经常能看到恐怖的东西,听见奇怪的声音。事情很严重,这叫的女主人,刘慧贤已经因为精神病住院治疗。经过警方调查,从今年38月份开始,刘慧贤和丈夫周坤经常半夜被墙外咚咚的响声惊醒。他们住的是平房,而且发出声音的这面墙后面是公共厕所。一开始他们怀疑是有人故意捣乱,周坤还曾经和邻居一起守在公厕外面,检查是不是真有人故意恶作剧。但是声音还是照样出现,没有人为迹象,而且越来越响。就在报警的前一天晚上,周坤大声喊救命,邻居们被声音惊醒,赶快跑进周的屋里,当时一共4个人进屋,三男一女,他们都声称看见那面墙自己裂开了一道缝,而且似乎是墙的另外一面有人在使劲凿墙。而且地面还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流进了大量粪便,臭气熏天.人们检查公厕没有人,就在回来的时候,刘慧贤坐在地上惨叫,说是看见鬼了。过了3分钟,左右,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就在那面裂缝的墙上站着一个女人,模模糊糊,时隐时现。第二天,刘慧贤因为精神刺激开始胡言乱语,被送往精神病院。警方派人来查看,白天什么都没有,到了晚上,先是听见咚咚的声音,然后就是女性人影,连警方人员也看见了。后来这个一个所的人员都来看,基本上人人都能看见,然后五天以后,警方人员决定把墙砸开。砸开以后,发现这户人家的墙和厕所的墙中间有夹层,里面罗着20多个骨灰盒,而且墙里面有老鼠洞,厕所的粪便都流进了夹层。这些骨灰盒上没有照片也没有姓名,上面只写着天津市东郊火葬场的地址。骨灰盒被拿走之后,就什么声音和人影都没有了。警方后来调查这些骨灰的来历,发现这间房子的前任房主叫刘桂林,50多岁,单身,是东郊火葬场的工人,与4年前把房子卖给周坤后就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亲戚朋友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而且一直弄不明白的就是,他干嘛要把这么多无名无姓的骨灰盒砌在两面墙的夹层中.

档案5

1965年,3月22日夜间1点,天津市棉纺厂第2厂房发生爆炸,厂房内的20名夜班员工全部当场死亡。灭火之后,警方进入厂房,发现只有6名员工有尸体,剩下的14名员工只在墙上留下了人形痕迹,痕迹是黑色的坚硬物质,已经碳化。初步调查认定,是排风系统发生故障,导致可燃性粉尘充斥厂房,线路老化到时放电,瞬时引爆整个厂房。据工厂员工反映,最近一个星期,排风系统时好时坏,虽然大家抱怨,但是没有人来修理。22日白天排风系统还在正常工作,但是夜班时间就出现了故障.23日上午调查初步发现了原因,管理配电室的工作人员刘辉有重大嫌疑,每次出现故障都是他当班时间。可是刘辉却踪迹全无,家里和厂里都找不到他,而且家里人说一个星期都没有见到刘辉,他留给家人的最后一句话,说最近厂里找他有事,他要到厂子里住一段时间,24日会会来。24日上午11点,工厂维修人员在检修配电室的柴油发电机时,发现了他的尸体。法医解剖鉴定,他已经死了最少6天,而且是服毒自杀的。这个结论当时引起了很大的反映,工人们都说,他们每天都看到刘来上班,就在爆炸发生前的几个小时,同事还和他换班,而且他那时候非常正常,平时人缘不错,不可能自杀。但是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因为鉴定结果的确是死了6天。

档案6

1992年11月3日,天津市武清县硫酸厂的一名负责看管硫酸池的临时职工高巍报警说,昨天晚上值夜班的时候,有一个女人不知道怎么进如了厂房,就在就离他十米的地方跳入了硫酸池。警方立刻赶到现场,据高巍讲,硫酸池的盖子是他亲自盖上的,而当时硫酸池厂房里只有他一个人,一个年纪30多岁的矮胖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入的,竟然跳进了硫酸池里,而且当时盖子是敞开的。于是厂方立即排空了这硫酸池,竟然在池子底部发现了大量的人类牙齿和金银首饰。初步断定,大概有30人掉进了硫酸池,而由于牙齿和金银首饰耐酸性,所以残留下来。从时间上推断,大概是从5年前到一个月前,掉进这里。而且厂长反映,这个池子一直是一名叫做刘小光的工人管理,一个月前辞职不干了,所以才来了这个临时工。警方人员立刻调查刘小光,结果发现刘小光和妻子,两个孩子,父母和岳父岳母住在一起,但是家里一个人也没在,据邻居反映,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刘,是一个月前,而且只有一个人住,问他家人去了哪里, 他说都回辽宁老家了。而且发现,高巍所叙述的胖女人相貌特征竟然和刘小光的妻子一模一样。又经过了一个月的过地区调查,辽宁老家也见不到他和他的家人。还有一点令无法解释的是在这些牙齿中间有六颗金牙,而刘小光的牙科病历上也记载这他有六颗金牙。这件案子最后只能就这么算了,初步断定这30个人中就7人是刘的亲人,可是其他的那些牙齿是谁的呢、完全不知道。

档案7

1999年10月22日,天津市河东区小白楼大光明电影院,有人报案,说,在观看半夜2点的时候,电影播放员突然死亡。据当时电影结束后没有离开电影院的观众反应,当时播放的是张艺谋的 《我的夫妻母亲》。就在演到四分之三的时候,突然银幕上的场景突然从电影变成了一间一房间。里面灯光昏暗,而且里面摆满了电影胶片。一个大约40岁左右的男人正在检查一架投影仪。这似乎是一个电影放映员正在工作的场面。接下来,观众开始抱怨,然后陆续离开观众席。大概过了3分钟,影片中突然出现一个十几岁的男性,举起一个金属的水壶,猛击放映员的头部。比仅有图像,而且声音也很逼真。影像非常逼真血腥,少年,杀死对方后就离开了。观众们吓得梦瞪口呆。没想到竟然有人拍摄这么残酷的场面。但是就在画面结束的时候,有人从放映室里发出尖叫,女服务员发现刚才这部电影的放映员死在放映室。七中有八名观众进入了放映室,据警方口供说,他们认定这个已经死去的电影放映员就是刚才在银幕上被人杀死的那个男的.而且,放映室里的场景和荧幕上一模一样.警方经所有胶片拿回去逐个检查, 从来没有发现任何观众们所说的那段影像.而且现场只有那八个进入过放映室的观众脚印和指纹.不仅如此,法医断定放映员死于头部遭到重击,但是死亡时间是半夜1点50分左右.也就是电影放映到四分之三的时间.因为按照常识来说,电影一定要用胶片拍摄才能放映,可是放映员被人杀死的图像是什么时候拍摄的呢?而且又是如何被放在电影四分之三的部分呢?所以案件无法调查.至今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