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解密 >

尼安德特人和智人之争!智人为何能打败尼安德特人

来源:互联网时间:2023-12-09 19:22编辑:小康

约250万年以前,现代人类的祖先从东非开始演化,那时候的他们还属于一种“猿”,现在被科学家们称之为“南方古猿”。

约200万年前,远古人类中的一部分离开家园,开始四处迁徙至北非、欧洲、亚洲等广袤地带。

寒冷的北欧森林冰天雪地,南亚的热带丛林湿热难耐……

各个地区的气候条件不同,为适应不同的气候环境,那些迁徙出东非的远古人类,开始朝着不同的方向进化。

居住在欧洲和西亚的人类,被现代人类学家称之为“来自尼安德谷的人”,简称为“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和智人之争!智人为何能打败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身材魁梧高大,肌肉也更发达,非常适应欧亚大陆在冰河时期的寒冷气候。

居住在亚洲东部土地上的人类,则被称之为“直立人”。他们在这片土地,共存续约200万年,是目前存续最久的人类物种。

居住在印度尼西亚爪哇岛的人类,被称之为“来自梭罗谷的人”,他们很能适应热带雨林炎热潮湿的环境,现简称为“梭罗人”。

同样是在印度尼西亚,还有一个岛屿叫弗洛里斯岛。地球的冰川时期,因为海水水位很低,南亚大陆交通往来十分便利。

迁徙至南亚的部分人类,有来到弗洛里斯岛定居,后来海水再次上涨,这一部分人便被困在岛上。

因为生活物资十分匮乏,那些身材高大的人,需要的更多的食物才能存活,于是最早遭到大自然的淘汰。

在这个岛屿上面,身材矮小成为生存优势。经过一代代的自然选择,岛上活着的人逐渐都成为小矮人。这个独特的人种被科学家称之为“弗洛里斯人”。

尼安德特人和智人之争!智人为何能打败尼安德特人

他们身高最高不过1米,平均体重也不到25公斤。

虽然如此,他们依然懂得如何制造石器工具,甚至还能在岛上集体捕猎大象。当然,生存在这个岛上的象也属于矮种象。

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洞穴也发现过新的人种,他们被称之为“丹尼索瓦人”。

除此之外,在全世界的某些角落,肯定还生存过许多目前未曾发现的人种。

欧洲和亚洲人种在演化的同时,东非远古人类的“钉子户”们也没有停下演化的脚步,他们孕育出了许多新品种,如鲁道夫人、匠人、智人。

演化出的人种,有些身材高大,有些体格瘦小,有些特别爱吃肉,喜欢凶残地捕猎,有些热爱吃素,擅长到处采集果实、种子等。

从约200万年前到史前一万年,地球上同时存在着许多不同的人种,其中约有6种比较令人所熟知。

约7万年前,智人从东非忽然扩张到阿拉伯半岛,并迅速席卷整个欧亚大陆。

当智人从东非蔓延到欧亚大陆各个角落时,那些大陆居住的“原住民”人种都去哪里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理论。

一、混种繁衍理论

此理论认为,智人走出非洲后,开始与其他人种繁衍融合,形成今天的人类。

智人抵达欧洲和中东等地时,开始遇上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相对智人,肌肉更发达,脑容量也更大,更能适应寒冷的气候。他们同样会使用火和工具,拥有高明的捕猎技巧。

基因证据显示,某些尼安德特人有白皙的皮肤,柔顺的头发,宽大的额头。

考古学家从他们的遗骸中发现,有些人的身体有严重的残疾,但依然活到很大岁数,可见部落其他人有在悉心照顾他们。

以上证据证明,尼安德特人会照顾族群中的病人和弱者,并非愚笨、粗鲁、野蛮的“穴居人”。

根据混种繁衍理论,智人来到其他人种的地盘,开始互相繁衍合而为一。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今天的欧亚人就不是纯种智人,而是智人和尼安德特人的混血儿。

在亚洲东部的土地,今天的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则是智人与直立人的混血儿。

只有非洲某些国家的人,才有可能是纯种智人的后代。

二、人种替代理论

这一理论则认为,智人走出东非之后,与其他大陆的人种之间水火不容,甚至曾相互发生以种族灭绝为目的的战争。

首先,智人与其他人种生理结构还是有所不同,不仅交配习性难以相合,甚至连体味都天差地别。其次,生活方式及部落文化也截然不同,在人种基因上也相去甚远,就像驴和马一样,无法生下可繁衍的后代,所以根本不可能融合到一起。

尼安德特人和直立人不知是自然灭绝还是遭到屠杀,他们的基因已经消失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智人取代先前所有的人种。

现今的人类如果要溯源,都能够一路追寻到7万年前的东非,我们都是纯种的“智人”后代。

两种理论无论哪一种正确,都会对人类社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假若“混种繁衍理论”正确,那么在数百万年前,现代非洲人、欧洲人、亚洲人之间,便存在着人种基因差异,可能发展出全球性的种族主义理论。

最近数十年来,替代理论一直是受到主流所认可的,也就是说地球所有人类都有着共同的祖先。关于这一理论的考古证据更可靠,最重要的是,它更加政治正确。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2010年,关于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定序研究结果发表,在科学界掀起了很大的波澜。

研究表明,现代中东和欧洲人类的DNA序列中,有1%-4%的尼安德特人DNA。现代美拉尼西亚人和澳大利亚的原住民,最高有6%的丹尼索瓦人DNA。

如果这些结果属实,那么证明“混种繁衍理论”至少部分正确。

显然目前的研究结果表明,智人、直立人、尼安德特人以及其他人种,并不是像马和驴一样属于完全不同的物种,但也不是像中华田园犬与边境牧羊犬一样,属于同一物种的不同族群。

在人种演化的某个时间段,他们虽然已经有很大差异,但依然能够产生有繁殖能力的后代,后来经过长时间不断的演化,才最终成为截然不同的人种。

约5万年前,智人、直立人、尼安德特人正是站在分道扬镳的十字路口。

可能在人类历史上的某段时期,智人能与其他不同人种的人交配,生下具有繁殖能力的小孩。有极少部分的直立人与尼安德特人的基因,通过与智人之间的繁衍,幸运地保存了下来。

那么绝大多数的直立人和尼安德特人去了哪?

有一种推测是,他们有着类似于北美大陆印第安人的命运。有极少数人加入智人的族群,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其他人则被智人赶尽杀绝。

实际上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近几千年来,人类因为肤色、语言、宗教、习俗等细微的差异,时不时就想着要给对方来一个种族灭绝。在10万年以前的原始社会,当智人遇到其他不同的人种时,其做法也可想而知。

无论智人是否有进行种族灭绝,有一个结果是不能忽视的。那就是当他们抵达一个新的地点,当地的原生人类种族不久就会迅速灭绝。

6万年前,直立人灭亡。5万年前,梭罗人灭绝,不久之后,丹尼索瓦人绝迹。3万年前,尼安德特人退出历史舞台。

12000年前,居住在弗洛里斯岛的“矮人族”也永远消失。

生物学家开玩笑说,智人具有非常嗜血的习性,他们走到哪就会把哪个地方的人都给吃掉。

三、智人靠什么战胜其他人种?

最可能的答案是:独特的语言系统。

约10万年以前,有几个智人部落溜出东非,来到了地中海的东部,入侵尼安德特人领地。尼安德特人拼命抵抗,加上当时气候寒冷,智人部落的入侵遭遇失败,最后灰溜溜地回到东非。

这是智人与尼安德特人的第一次交锋。

科学家推测,那时候智人的大脑内部结构,与我们现代人类有很大差别,认知能力(学习、记忆、沟通)水平十分有限。

约7万年前,智人的认知能力忽然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大约就在那个时期,智人第二次从东非出击。

这一次,他们不但把尼安德特人、直立人和其他的人种都赶出了这个世界,还占领了整个欧洲和东亚的土地。

智人占领全世界

约45000年前,他们用不知用什么方法,越过了汪洋大海,抵达从未有人类涉足的澳洲大陆。

约7万年至3万年前,智人发明弓箭、油灯、船只,还学会用骨针缝制御寒衣物。

世界各地的考古表明,同样是在这几万年里,智人内部开始出现宗教、商业和等级制度,并能制作出能被称之为艺术品和珠宝之类的物品。

科学家们认为,智人能拥有那些前所未有的成就,是因为他们的认知能力有了革命性的突破。

距今7万年到3万年前,智人内部出现了新的思维和沟通方式,它就是所谓的认知革命。

至于发生认知革命的原因是什么?

暂时无从得知,它是人类历史中的另一个大谜团。

科学家们普遍认为,某次偶然的基因突变,改变了智人大脑内部的连接方式,让他们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来思考,用一种新式的语言来沟通交流。

生物学家们开玩笑说,几乎就像是吃了“智慧果”一样,忽然智人就开了窍。

为什么这种基因突变只发生在智人内部,而没有发生在尼安德特人或者直立人内部呢?也许这纯粹是一个偶然。

基因突变带来的结果是,智人能用一种特别的语言来进行沟通交流。

那么这种“新语言”究竟特别在哪?

智人的语言并不是第一种语言,每一种动物都有自己的语言和沟通方式。它也不是第一种有声语言,许多动物例如所有猴类都会使用有声语言,通过不同的喊叫方式来传递不同的信息。

“新语言”的特别之处在于,能结合智人认知能力的改变,描绘出想象中的“不存在”的事物。

其实也就是——说谎。

譬如智人看到闪电中的一只苍鹰,可能会想象那是一只拥有神奇力量的“鹰之神”,同时把这一全新的认知告诉其他的智人。

随着语言的交流,部落内部相信“鹰之神”的人越来越多,族群里形成统一的图腾崇拜,部落的规模就能不断扩大,而这个智人部落也能围绕“鹰之神”发展出更紧密更复杂的合作形式。

在草原遇到狮子,无论是人类还是许多其他动物,都能用各自方式大喊:“小心!有狮子啊。”在认知革命之后,智人就能够说出一个谎言:“狮子是我们部落的守护神。”

德国的施泰德洞穴,曾发现一个雕刻着狮头人身的象牙制“狮人”雕像,距今已有32000年历史,证明那时候的智人可能出现宗教,能够想象出并不存在的事物。

人类语言最独特的功能,并不在于它能传达现实信息,而是能传达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物的信息,而且还能讲得煞有其事。

能谈论并去相信一些并不存在的事物,是智人独有的能力。

如果你跟动物园的猴子说,现在只要它把手里的香蕉给你,它死后便能进入某个美丽的“花果山”,那里有吃不完的香蕉,它是根本不会理你的。

可以讲“虚构的故事”是智人语言最独特的功能。

在此之后,传说、神话、鬼神、图腾、等级、宗教以及法律也应运而生。

在认知革命与“新语言”之前,远古智人、直立人、尼安德特人可以在本能的驱使下,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结成一个个关系亲密的小群体。当这个群体人数够多,内部秩序便会崩坏,从而走向分裂。

认知革命之后,智人能用“虚构故事”的方式,用以前并不存在的关系为纽带,结成数量更加庞大,合作更紧密的族群,对其他动物和人种形成碾压之势。

四、“虚构的故事”是人类社会的基石

一对一单挑,尼安德特人能把智人打得满地找牙。

如果是上千人的群架,尼安德特人绝无获胜的可能。因为他们没有吃“智慧果”,所以没有点开“说谎”技能,也就没有虚构故事的能力,无法有效地进行大规模合作。

尼安德特人、直立人和智人之间,存在无法逾越的认知能力差异。

在欧洲内陆挖掘出的3万年前的智人遗址里,曾发现来自地中海和大西洋沿岸的贝壳。它们是因为不同智人部落之间,在进行长距离的贸易,才传到大陆内部的。

作为贸易中间物的贝壳,便是智人们“虚构故事”里的金钱,他们都相信它可以用来购买物品。远古智人在互相贸易时,还会顺便传递各种的信息,从而能拥有更多的知识。

尼安德特人的遗址找不到任何此类证据,每个部落都只会用自己当地的材料,制作出自己想要的工具。

从狩猎技术也能看出智人和其他人种的差异。

尼安德特人狩猎时,常常独自出猎,或者只有几个人合作。智人则发展出了需要几十上百人,甚至不同部落之间合作的技巧。他们常常会将猛犸、野牛之类的动物群驱赶至某个峡谷,然后一网打尽。

部落收获数十吨鲜肉、脂肪、兽皮,吃不完的便风干、烟熏或冰冻,以待不时之需。

考古学家发现多处遗址,证明智人经常用这种方式狩猎整个兽群,并发现栅栏、障碍物、陷阱之类的工具。

可以预见,尼安德特人和智人之间一旦发生冲突,尼安德特人必败无疑。

200万年前,地球出现“直立人”这个新的人类物种,他们发展出新的石器技术。在200万年里,可怜的他们没有一点点进步,可直到要被灭绝时,还在敲打着石器。

智人最终创造出上百万居民的城市、上亿人口的帝国,秘密就在于那些虚构的故事。互不认识的人,只要相信同一个故事,便能围绕这个故事共同合作。

人类世界的底层逻辑便是建立在一个又一个“虚构的故事”之上。谁能把“虚构的故事”说得成功,说得让更多的人来相信,谁就拥有能改变人类社会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