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李清照晚年嫁给了谁 李清照的晚年生活为何如此凄惨

来源:互联网时间:2023-12-02 20:08编辑:小康

李清照晚年有没有改嫁

李清照,宋代杰出女词人,号易安居士,北宋著名学者李格非之女,21岁嫁名士赵明诚,夫妻相得,皆好学能文。李清照在丈夫赵明诚亡故以后,是否改嫁张汝舟,成了后代学者深究而不得其解的历史之谜。

到了近代,有不少人提出李清照改嫁一事不存在。况周颐对张汝舟、李清照在赵明诚死后的行踪进行了考证,证明两人踪迹判然,当然不足信改嫁之事。黄墨谷几次著文为李清照“辩诬”,对俞正燮等人的观点表示赞同,也将自己的不少看法提了出来。

这些看法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黄墨谷对其他宋代李清照改嫁情况的记载提出异议。照他看来,宋代这么多人记载李清照改嫁一事,可是,赵明诚的表甥,又是禁崇礼的儿女亲家谢伋在他的著作《四六谈尘》中不但不提李清照改嫁一事,还称李清照为赵令人李,并且引了李清照对赵明诚表示坚贞的祭文,“坚城自坠,怜杞妇悲深”。第二,黄墨谷对李清照自传性文章《后序》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她提出,按照历法和宋代著作《容斋四笔》《瑞桂堂瑕录》的记载,《后序》应当作于绍兴五年(1135),这时张汝舟已经除名三年了。

换句话说,即使清照有改嫁一事,《后序》中也应该提到。除了上面这些说法外,黄墨谷认为谈论李清照改嫁一事,不应该摒弃她的自传性文章《后序》所反映的内容,也不应该摒弃她的诗、词、文章和生平事迹。李清照曾经讲过类似“虽处忧患而志不屈”等述志的话,她在赵明诚死后又为颁行《金石录》耿耿于怀,在68岁时还上表于朝。这些情况,也极好地证明了李清照并没有改嫁。

另一些学者不赞同俞正堂、黄墨谷等人观点。他们认为,在记载李清照改嫁的材料中,“就时间而论,胡仔、王灼、晁公武、洪适都是李清照同时代人。就地域论,胡仔、洪适之书,一成于湖州,一成于越州,并不是去天万里,而胡仔、王灼成书时李清照仍然健在。

要说在李清照生前他们就敢明目张胆地造她的遥言,伪造《谢启》,这是不近情理的。南渡后明诚的哥哥存诚、思诚都曾做到不小的官,赵家那时并不是没有权势”(黄盛璋《李清照事迹考辨》)。针对《谢启》的真伪问题,黄盛璋提出,李清照“颁金通敌”冤案发生在建炎三年(1129),从《谢启》中提到的“克复”“底平”和称綦崇礼为“内翰承旨”等情况看,《谢启》当作于绍兴三年以后,因为建炎三年,朝廷正在仓皇避乱,不可能看“克复”“底平”等事。

再说,当时綦崇礼只担任中书舍人的官职,此职不能冠以“内翰承旨”的头衔。由此可见,发生在建炎之年的“颁金冤案”与《谢启》风马牛不相及。 有人提出张李二人在赵明诚卒后到汝舟踪迹判然,黄盛璋对此提出,从宣城、广德经吴兴有一条“独松岭道”,故不能肯定张汝舟是否去过杭州。

黄盛璋还根据宋代社会习俗分析改嫁一事,他认为,明清两代妇女守节才趋严格。《宋史·礼乐志》中对治平、熙宁年间诏许宗女、宗妇两嫁之事有所记载。可见,宋代视改嫁为平常之事,宋人自然就不会惊诧于李清照改嫁一事了。

李清照的晚年生活有多凄惨?

提起李清照,我们总会联想到她“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的无忧少女时光;也会联想到她“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恩爱夫妻生活。

可以说,李清照的前半生拿到了最好的剧本,她出生于名门望族、家学渊源深厚、自小饱读诗书,身在闺阁时就才名远播。

到了二八年纪,又颇受上天眷顾,遇到了门当户对、志趣相投的丈夫赵明诚。

李清照刚嫁给赵明诚的时候,他还是个太学生,虽然俸禄不高,但两人依然愿意倾尽家资,买回金石碑刻,一起在灯下鉴赏、把玩,夫唱妇随何其有趣!

然而,这样幸福美满的生活,随着北宋的灭亡、赵明诚的去世,戛然而止了。

李清照的人生也正式进入下半段。

按照古人的寿命,人生七十古来稀,那李清照的晚年从哪开始算呢?

结合李清照一生的际遇来看,从1129年,丈夫赵明诚去世,李清照的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晚年生活就开始了。

虽然此时的她,只有46岁。

李清照下半生有多坎坷?

李清照前半生过得有多顺遂,下半生过得就有多坎坷。

1、大病缠身,险些丧命

1129年6月,赵明诚告别妻子到湖州上任,一路上奔波劳苦,两个月后,他刚到建康,就患病不起了。

李清照得知消息,急忙从池阳出发,却只赶上见他最后一面。

8月18日,年仅49岁的赵明诚骤然离世,李清照痛不欲生,随即大病一场,竟至“仅存喘息”。

在这之后,李清照就留下了病根,时重时轻。

在第二段婚姻结束后,李清照在给友人的信中就提到:“近因疾病,欲至膏肓,牛蚁不分,灰钉已具。”

也就是说,她的病已经到了生命垂危的地步,家人把封棺材的泥灰和铁钉都准备好了。

可见,晚年的李清照已经成了一个病秧子。

2、倾尽全力,保护赵明诚留下的金石字画

赵明诚临终前,曾嘱托李清照,若遇到战乱,“先去辎重,次衣被,次书册,次卷轴,次古器,独宗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勿忘之。”

在赵明诚的心里,他的这些古玩,特别是祭祀用品,是要与人俱存亡的!李清照虽心有戚戚,却决定完成丈夫的遗愿。

然而,一个人越是对某件事物在意,越是容易失去。

当时时局不定,北宋灭亡,金兵大举南下,到处都是逃亡的难民。

李清照上无强势的父兄庇佑,下无儿女子孙相伴,单单一个弱女子,能保住自家性命已属不易,又有何力量保护那么多的古玩呢?

兵荒马乱中,李清照只得独自押解着这些宝贝东躲西藏,尽管如此,这些宝贝还是难逃遗失、焚烧、偷窃、变卖等噩运。

等她千辛万苦抵达临安时,她和赵明诚穷尽一生心血收集的金石字画,已经所剩无几了。

3、二婚嫁给张汝舟,惨遭家暴

1132年,整天疲于奔命、居无定所的生活,让李清照陷入了精神和物质的双重压力中,就在这个时候,李清照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主动示好的男人——张汝舟。

张汝舟虽是进士出身,却官阶不高,只是监诸军审计司的一名小吏,在遇到李清照之后,他顿时对这个年近五旬的老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断托媒婆前去求亲。

已走投无路的李清照,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再嫁给了张汝舟。

可张汝舟看上的根本就不是李清照这个人,而是传闻中李清照拥有的“巨额财宝”,特别是那些珍贵的古玩字画。

二人成亲之后才发现,都被对方“骗了”。

张汝舟既不是救人于水火的翩翩君子,李清照也没有巨额财宝。

意识到发财梦落空的张汝舟,立即原形毕露,开始对李清照拳脚相加。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妻子快点死去,好霸占她所剩无几的珍宝古玩。

然而,李清照毕竟出身名门、见过世面,她宁愿选择离婚,也不会让张汝舟小人得志的。

可在宋代,女子想要离婚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大宋《刑统》规定:“ 妻告夫,虽属实,仍须徒刑 二年”

也就是说,妻子想要离婚,必须在丈夫犯有过错的前提下,而且不管结果怎样,都要先坐两年的牢!

比起生不如死的婚姻,李清照不惧坐牢。

而且她已掌握了张汝舟犯罪的证据——张汝舟为了获得“进士出身”,早年曾在科考上作弊。

最后,李清照得以从这段婚姻中脱身,同时,她也失去了自由,被投进了大狱。

好在李清照在朝中还有一些故交旧友,他们听闻李清照的遭遇,纷纷伸手援助,李清照在大牢里只待了9天就被放出来了。

事后,李清照给翰林学士綦崇礼写了一封答谢信——《投翰林学士綦崇礼启》,在信中,李清照详细讲述了自己这段不堪的婚姻:

“ 视听才分,实难共处,忍以桑榆之晚节,配兹驵侩之下才。

身既怀臭之可嫌,惟求脱去;彼素抱璧之将往,决欲杀之。

遂肆侵凌,日加殴击,可念刘伶之肋,难胜石勒之拳。

局天扣地,敢效谈娘之善诉;升堂入室,素非李赤之甘心。”

要不是李清照“及时止损”和一众故交的相助,一代才女怕是要毁在张汝舟这个小人手里了!

4、寄情诗词、追忆往昔、排解愁苦之情

清代文学家赵翼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一个国家遭遇战乱是非常不幸的,但这时往往能激发出诗人的创作热情。

很多不朽的名篇就是在国破家亡的境遇下,写出来的。

一代才女李清照,也是如此。

新婚时期的李清照,笔下的诗是甜蜜的、哀怨的,充满了女性独有的柔美和细腻;晚年的李清照,笔下的诗是悲怆的、凄凉的、雄浑的,处处可见她对人生、对命运别样的感悟。

和张汝舟离婚后,李清照又过上了形单影只的生活。

一个深秋的傍晚,李清照手拿酒杯、靠窗而立,看着连绵不断的秋雨和满地的黄花,她不禁愁肠满怀、苦不自胜,于是提笔写下了一首千古绝唱——《声声慢·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几十年后,文学素养极高的罗大经初读到这首诗,顿时敬佩不已:“起头折叠十四字,以一妇人,乃能创意出奇如此。”

明代文学家茅暎也对此赞不绝口:“情景婉绝,真是绝唱。后人效颦,便觉得不妥。”

然而,被誉为“婉约派词宗”的李清照,绝不是一个只会写儿女情长的闺阁妇女,她有情有义、心中时刻装着家国天下。

1129年,当她和丈夫赵明诚来到乌江时,想起西楚霸王项羽当年的盛勇,当场写下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千古绝唱!

羞得赵明诚差点没找地缝钻进去!

追忆往昔岁月、回想故土山河,李清照又不禁发出了:“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东山一抔土”的悲壮感慨。

这样的李清照,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封建妇女中,显得是那么的可爱和可敬!

5、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和皇室活动

如果你认为李清照的晚年生活只剩下穷困和悲苦,那就大错特错了。

李清照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和张汝舟离婚,就说明她不是一个逆来顺受、任由命运宰割的老妇人。

实际上,李清照的晚年生活还是相当丰富多彩的。

李清照晚年定居临安后,不仅经常和友人聚会,还时常参加皇室活动,每到立春、端午、中秋等节日,李清照就会写颂诗送进宫里,以供皇帝和皇妃们消遣娱乐。

在李清照的词《永遇乐·元宵》中,她写到:“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意思是,在元宵佳节这一天,平日一起喝酒品诗的好友,驾着香车宝马来邀请她参加宴会,虽然最后李清照拒绝了,但从侧面我们也能看出,李清照在临安是有朋友的,而且他们经常相聚。

此外,李清照一直有自己的爱好。

她的爱好除了写词外,还喜欢玩”打马“,也就是赌博。

她喜欢到哪种程度呢?用她自己的话说:“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只要一开始玩,就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到了临安之后,她还专门让子侄画了打马游戏图。

一个温婉的才女,一个痴迷的赌徒,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形象,让人很难归拢到李清照一人身上。然而,李清照晚年的“精彩”远不止这些。

后来,李清照专为赵明诚留下的《金石录》写了一篇序——《金石录后序》。

在序中,她提到了这样一段话:

“三十四年之间,忧患得失,何其多矣!然而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乃理之常。人亡弓,人得之,又胡足道!”

一路跌跌撞撞、得失散聚,晚年的李清照已经全部看开了、放下了,福祸本相依,又有什么值得说的呢!

这个老妇人的心胸是何其豁达啊!

由此可见,晚年的李清照在经历了重重灾难之后,不仅没有沉沦,还保持着较高的名望,在上流社会颇受关注,并不像一些文人记载的那样,只过着漂泊乡里、无家可归、穷困孤苦的生活。

为什么李清照的晚年会被人认为“过得很凄惨”呢?

我想,主要有两点原因:

第一,有一定的事实依据。

李清照晚年确实遭遇了种种不幸,国破家亡、丈夫早逝、无儿无女、流离失所、收藏珍品损失、疾病缠身……

这桩桩件件,都足以摧毁一个人生存的意志,何况李清照原本还是一个不为生计发愁的名门贵妇!

生活境遇的巨大落差,给了李清照足够的消沉理由,可她并没有被命运打败,而是不断苦中作乐,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第二,一些文人出于“报复”心理,故意抹黑。

为什么这些文人要抹黑李清照呢?

我想,根源主要在于李清照的“离经叛道”。

在宋代,程朱理学盛极一时,在当时人们的观念中,寡妇再嫁,无异于自毁贞洁,是会遭人唾骂的!

而李清照不仅敢再嫁,还敢状告丈夫、主动提出离婚!这样的行为,让那些固守封建礼教的迂腐文人怎么接受得了!

于是,李清照的晚年被写得凄惨不堪,好像唯有如此,才是对这个“不忠”寡妇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