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基辛格给美国留下一笔财富!

来源:互联网时间:2023-12-01 19:54编辑:小康

2023年11月30日最大的一个消息莫过于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逝世。基辛格逝世的时间是美国当地时间11月29日晚,考虑到东西半球的时差,这一消息传出时已经是北京时间11月30日。

基辛格去世的消息迅速引爆了全球网络,无论是翻开国内网络还是国际新闻网站,基辛格去世的消息占据媒体榜首。在中国同样也是如此。广大中国人民对于这位美国前国务卿都不陌生。

基辛格走完了自己的百岁一生,中国人民对他很熟悉

(一)人们对基辛格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他和尼克松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

人们对基辛格最深的印象莫过于他打开了1949年后中美交往的大门。1968年,推崇“麦卡锡”主义的尼克松时隔8年卷土重来,这一次他成功了,打赢了总统选战,入主白宫。尼克松还给自己挑选了一位得力的助手,让当时哈佛大学的国际关系教授基辛格担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辅助自己处理对外政策。从基辛格本人的能力以及后续的表现后,毫无疑问,尼克松选对了人。

与前任约翰逊,老对手肯尼迪上台时的情况不同,尼克松上台时所面临的客观情况很糟糕。美国经济衰落,布雷顿森林体系濒临解体。在外部,苏联的实力已经赶了上来,而美国却仍深陷越南战场的泥潭,国内反战示威游行不断。在此背景下,尼克松不得不以现实主义的态度处理国际问题,准确地说,他要解决、处理这些麻烦。

在国际关系领域,基辛格不是理想主义学者,他秉持实用主义的原则,辅助尼克松在对外战略上做了大幅调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缓和对华关系,打开1949年后中美两国交往的大门。

至于说基辛格是如何操作的,这段历史就不再叙述,因为广大中国人民对这段历史都非常熟悉,包括他偷偷地从巴基斯坦赶赴北京,1972年又跟随尼克松访华,并签署《上海公报》,见证中美关系大门这一历史性时刻。

尼克松、福特相继下台后,基辛格的仕途也走到了尽头,不过他与中国人民的缘分并未走到尽头。即使回归民间后,基辛格也多次访华,并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自居,就在今年7、8月份,基辛格还拖着百岁身躯飞赴中国。所以广大中国人民对基辛格并不陌生。

有关基辛格与中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交往历史就不再多叙述,毕竟大家都很熟悉。但毫无疑问,基辛格确实为中美关系发展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基辛格为中美关系做出了大贡献,他和尼克松一起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

把视线放回到美国国内,基辛格同样也给美国留下了不少的“财富”和贡献。基辛格退休后,几乎历任美国总统都会就对外政策方面向基辛格请教相关问题,即使特朗普这位号称“反建制”、不走寻常路的“素人总统”在上台后也曾邀请基辛格造访白宫,就相关问题向他请教。所以基辛格的实力不可小觑。

基辛格虽然走了,但他给美国留下了很多无法磨灭的印迹,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些印迹堪称是遗产。除了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外,基辛格给美国人留下最重要的遗产就是“石油美元”。下面就来着重探讨一下基辛格和“石油美元”。

(二)基辛格一手主导、推动并构建了旨在维护美元霸权的“石油美元”体系

从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石油的重要性是越来越突出。说来也奇怪,从第二次工业革命结束到二战结束这一段时间内,全球的石油生产中心并不在中东,估计人们都不会想到,在这一时期内,美国曾是世界上主要的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而那时的中东,尤其是那些阿拉伯产油国们并不像今天这么富裕,甚至可以说是贫困、遍地黄沙。

二战结束之后,中东地区在世界中的地位一跃而起,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丰富的石油储量。谈起石油对工业的重要性,那可有的讲了。这么说吧:石油就是工业的血液。如果一个国家想要强大起来,它离不开工业化这条路径,而工业的发展同样也离不开石油这一重要能源的驱动。此外,一个国家的战争机器若要发动或是开启保家卫国的话,同样也离不开石油。最经典的例子:战机、装甲车的行动需要石油;在民生领域,汽车、摩托、民航客机、一些机器运作同样也离不开石油。

基辛格自己都曾说出过这么一句很经典的话: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原理很简单,任何国家都离不开石油。当然基辛格后面还有两句话: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全球经济。

也正是因为石油的重要性,所以二战后的中东地区一直都不平静,时至今日,和平依旧未降临在中东,反而是战乱、冲突依旧不断。而“石油美元”的故事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开始的。

前文也曾提到尼克松上台时所遇到的一系列糟糕情况,其中“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塌给美国的金融霸权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去年9月中旬新华社的一篇文章曾专门提到了“石油美元”的由来。这恐怕要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说起。二战期间,与一片废墟的欧洲不同,美国国内并未遭到严重的破坏,而且战争的需求反而带动了美国国内经济和工业产值的快速增长,到了二战将近结束之时,美国毫无疑问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的国家。对美国人而言,这可是取代欧洲的最好机会,当然欧洲也无力扭转这一趋势。但在如何确保这一胜利果实上,美国也是费了很大的脑筋。

二战期间,美国为了保证自己的战后金融霸权,设计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让美元和黄金挂钩

二战结束前,美国以早早制定好的“怀特计划”为蓝本,在布雷顿森林召开了一场战后国际金融会议。最后在强大实力的支持下,这场会议通过了美国的战后国际金融方案,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在这套体系中,美元充当黄金的中介,与其他货币挂钩。简单而言,就是美元和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毫无疑问,“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战后美元的货币霸权。

起初这套金融体系运行良好,美国也很满意,不过后来的发展超出了美国的预料,因为这套体系中存在一个弱点:其他国家可以用美元从美国回购黄金,然后再把黄金运到本国进行存储。如此一来的话,美国自己印刷的美元又回到了美国国内,而且美国的黄金储备也是大幅减少。

随着战后西欧经济的不断恢复,西欧国家就是采取这一方式挖“布雷顿体系”的墙角。随着西欧国家不断挤兑黄金,美国国内的黄金储备大幅减少,这给美国的经济带来了非常大的影响,最后美国受不了了,看着自己国家的黄金储备即将耗尽,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果断决定,关闭美元和黄金的兑换窗口。如此一来,这可就相当于美国自己违约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轰然解体。

“布雷顿森林”体系虽然崩塌了,但美元的实力还在,同时美国的实力依旧是其他国家都无法匹敌的。所以美国的霸权实力仍在,但唯独缺的是如何重塑美元霸权体系。对美国而言,此时需要找一个硬通货来替代黄金的角色重新与美元挂钩。

很快美国人盯上了石油,而第四次中东战争的爆发加速了美国部署“石油美元”体系。其实第四次中东战争和外界所想的有所出入,它其实是两条“战线”在运转。第一条战线是大众所熟知的,埃及、叙利亚分别从西奈半岛、戈兰高地两个方向南北夹击以色列。同时海湾地区的产油国们也在行动,沙特等国通过采取石油减产的行动来哄抬石油价格,对以色列背后的西方国家进行打击。沙特等产油国的举措取得了大效果,由于能源价格上涨,相关社会生产成本严重上升,物价随之高涨,西方国家内部经济遭受严重冲击。那些西欧国家在支持以色列的问题上纷纷和美国划清界限,最后几乎只剩下美国一家硬挺以色列。不过美国硬挺也不意外,毕竟犹太人对美国社会、政治的影响力非常大。不过这次的石油也让美国遭受了不小的损失,国内社会陷入了一种“滞胀”危机。

这场危机给美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他们认识到石油对世界的重大影响,更意识到这些产油国确实不可小觑。基辛格的那句话“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在这次的石油危机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值得注意的是,基辛格本人是亲身经历并目睹了这场危机。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之初,以色列被埃及突如其来的攻势打懵了,总理梅厄夫人火速向美国求援,当时尼克松正受困于“水门事件”,根本无心处理这次突如其来的冲突,所以他授予基辛格全权,由他负责处理援助以色列的事务,后来美国与沙特等产油国的谈判也是由基辛格主导参与的。

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后,基辛格专门跑到沙特与费萨尔国王谈“石油美元”体系

第四次中东战争结束后,基辛格跑到中东穿访,其中沙特之行是他的重中之重。前面也说过,沙特等国发起的“石油危机”给美国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也让美国人对于石油的重要地位有了更清醒的认知,此时美国人已经笃定:若要重塑以美元为首的霸权体系,一定要想方设法与石油挂钩。而在中东的产油国中,无论是从储量,产量还是出口量分析,沙特毫无疑问是最核心、最重要的一环。论生产石油,当时恐怕谁都比不过沙特。所以在基辛格看来,只要着力说服沙特接受“石油美元”即可。

基辛格到访沙特后立刻就这一问题展开了协调,具体的谈判全过程和细节不得而知,但有着敏锐目光、深谙谈判之术的基辛格最终成功说服了沙特,并与沙特做了一个非常大的交换。沙特承诺以美元作为石油出口的定价,所以在目前的新闻报道中经常会听到每桶石油多少多少美元。同时沙特还答应说服其他产油国在出口石油时以美元作为唯一的结算货币。请注意,是唯一的结算货币,而并非主要的结算货币。据称沙特还答应把通过石油出口所赚来的美元用于投资美国。

沙特答应了“石油美元”,美国人总该付出一些对等的代价,那么美国人开出一个什么价格让沙特动心呢?很简单,安全。当时中东地区军事政变不断,尤其是那些王国,很多都被军人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例如埃及、伊拉克、北也门均是如此。所以沙特一直不断过度练兵,甚至看着军队荒废。但如果军队不强的话,在遭遇外敌时会遇到大问题。由此可见沙特王室对自己的安全一直不放心,但美国人的承诺给沙特提供了一颗定心丸。这笔交易对沙特王室而言肯定很值。

(三)基辛格虽然走了,但他给美国留下了“石油美元”体系

看到这一点,估计很多人明白了:原来“石油美元”的设立这么简单,如果说服沙特改口,让沙特采用别的货币结算石油是否就意味着“石油美元”的垮台呢?

如果这样想的话,那可有点太天真了。沙特选择“石油美元”固然有美国提供的安全承诺,但从客观因素分析,说到底还是因为美国的国家实力和美元的实力在那里放着。美国是全球性的贸易大国,美元是国际性通用货币,在欧洲、在中东,它都是被认可的一种货币。沙特在考虑卖油时也一定要考虑自己拿回来的货币能否在全球消费。所以“石油美元”的构建其实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

“石油美元”的体系的设计很巧妙,想要打破非常难,因为它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无论如何,基辛格成功完成了“石油美元”的体系建构,“石油美元”确立后,各国为了从沙特等产油国采购石油,对美元的需求是越来越大,美元的霸权变得更加稳固。时至今日,美国依旧在沿用“石油美元”这套体系,在全世界操纵美元、控制、影响世界的金融体系。

所以虽然基辛格不幸逝世了,但他给美国留下了很多丰富的遗产,尤其是“石油美元”,已经巩固了美国半个多世纪的金融霸权,未来他还将继续发挥作用。

看到这一点,估计有的朋友又要问了,现在各国不是都在讲“去美元化”吗?有的国家,像俄罗斯,由于遭受西方的制裁,已经开始喊出了使用“本币计算”,这是否会对打破的“石油美元”体系呢?

不得不说,“石油美元”这个体系设计得非常巧妙。虽然很多国家都在强调“去美元化”,俄罗斯提倡使用“本币结算”,但从现实考量,这些最多只会冲击“石油美元”体系,但不会改变、推翻“石油美元”体系。这里面考量的因素有很多,例如,虽然俄罗斯强调“本币结算”,但在结算的过程中,还是以美元作为结算媒介。

举一个例子:俄罗斯与印度进行贸易时,若要进行“本币结算”,卢布和卢比可没有固定的比率,这就需要美元作为一个媒介,计算出二者之间的比率。此外,说到底,拿到钱之后还是考虑花出去,俄罗斯通过与印度交易拿到了卢比或卢比,这有什么用呢?卢布只能在俄罗斯国内花,出了俄罗斯后,少有国家认可;俄罗斯拿到卢比只能在印度花,同样认可的国家也少。说到底,这还是国家经济实力的问题。

此外,前面也曾说过沙特选择“石油美元”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美国人承诺的安全。其他国家能给沙特这样的承诺呢?显然不能,恐怕在沙特看来,全球只有美国有这样的实力兑现这一承诺。所以要打破“石油美元”可谓任重道远。

基辛格虽然走了,但他一手创建的“石油美元”体系却留了下来

总之,基辛格虽然走了,但他一手促成、创建的“石油美元”体系却留了下来,美国依旧凭借“石油美元”体系维持自己的美元霸权,继续收割全球。基辛格给美国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