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娄底宝马女司机拖行事件结果 女司机撞人拖行案受害方拒签谅解书

来源:网络整理时间:2023-04-11 10:32编辑:小康

湖南娄底28岁宝马女司机肖某萍醉驾、超速,追尾骑电动车的谢女士,将其拖拽2公里。日前,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从受害者家属处获悉,案发半年后,4月11日,肖某萍涉嫌交通肇事和危险驾驶罪一案将在娄星区法院开庭。

“我妻子现在还不能说话和走路,不能参加庭审。”丈夫周先生略感遗憾的是,病床上的谢女士无法看到肇事者出庭受审,“我们希望公平公正公开判决。”

4月11日开庭审理

宝马女司机涉交通肇事、危险驾驶将出庭受审

4月11日上午9时许,该案将在娄星区法院开庭审理,28岁肖某萍被控交通肇事和危险驾驶罪将首次出庭受审。受伤者谢女士的父母和弟弟将参加庭审。

娄星区检察院出具的《被害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证实,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犯罪嫌疑人肖某萍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一案,娄底市公安局于2022年12月16日向检察院移送起诉。

醉驾超速38%逃逸

宝马追尾电动车最终被执勤交警截停查获

娄底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2022年9月2日23:52,肖某萍醉酒驾驶湘KA✕✕✕S宝马车(事发时血液内酒精含量124.51mg/100ml)以每小时69公里的速度(超速38%),由南往北行驶至娄底市娄星区吉星路珠山公园东门地段时,轿车左前裙与前方谢某驾驶的电动车尾部相撞,谢某的裤子被轿车左前照灯灯脚卡住,肖某萍非但不停车,反而驾车逃离,将谢某拖行至吉星路中澳加油站地段时,被执勤交警截停查获。

交警认定,肖某萍醉驾超速,未发现在前方通行的电动车,是形成事故的主因;谢某未佩戴安全头盔驾驶电动车,在设有非机动车道的事故地段,行驶在机动车道内,是造成事故的次因。

肖某萍驾车发生事故后,未立即停车保护现场,及时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交管部门报案,反而驾车逃离现场,属逃逸行为,警方认定其承担全部责任,谢某不承担责任。

肇事后电话咨询?

宝马女司机穿高跟鞋开车拖行受害者千米

案发现场视频显示,肖某萍驾驶的宝马车在被交警拦停后,她不熄火、不下车,不配合交警执法,现场视频证实,其是穿高跟鞋开车。

“她有驾照,宝马是她的私家车。”谢女士的弟弟透露,28岁肖某萍驾车追尾姐姐的电动车后,将姐姐拖行了1000多米。

“不清楚她当时是否已经意识到剐蹭到人,不过她随后给某人打了电话咨询,公诉书里他俩是一起被起诉的。”

周先生表示,据他了解,肖某萍当晚在车上两次给人打电话,曾提到“我好像撞到一个人”?

事发当天,肖某萍参加什么酒局,究竟喝了多少酒?案发已经半年多,作为受害者谢女士的丈夫,周先生至今都没搞清楚。醉酒造成如此严重后果,他认为总得给个解释和理由吧,希望此次庭审,这些疑问能破解。

对于肖某萍的性格和脾气,周先生也是一无所知,“我都没见过面,听说她有一个5岁的孩子。”

超速来不及反应

受害女子无法表达拖拽,只知道被车撞倒

周先生略感遗憾地表示,妻子是面部朝下被拖拽,全身1/3的地方严重擦伤,造成特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妻子现仍在医院救治,无法参加此次庭审,妻子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

“目前我妻子还在康复期,她现在生活不能自理,说话也不能说,路也不能走,吃饭虽然可以吃了,就是每次进食时间比较长,喝水的话还是有点差。”

周先生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妻子的意识时好时坏。“她的意识有时比较模糊,有时候清醒,她现在语言无法表达当时被拖行的情况。”

周先生强调说,肇事宝马车车速很快,妻子根本来不及反应,“肇事车辆超速了38%,因为事发路段限速是50公里/小时,她的车子当时的时速有69的样子。”

记者通过周先生,询问谢女士案发当晚被拖拽的情形。周先生反馈记者:“我问她,她说她只知道她被车子撞倒了,她骑电动车当时行驶在快车道上,那个小轿车(肖某萍驾驶的宝马)是从她后面追尾。”

或致残成植物人

后续费用难定,受害者家属暂不考虑民事诉讼

此次庭审前,周先生告诉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妻子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到康复科治疗,家属商议后暂时考虑不提起民事诉讼。

“我不好估算后期的各种费用,她到底能不能治好,能不能走路,如果不能走路,那就是植物人、残疾人,那个费用不好框算;如果将来能够走路,那可能又是一种算法。”

“我想以后再提民事诉讼。”周先生解释了没有提起民事诉讼的原委,“因为后续的医药费用暂时无法确定,到底还要花多少钱,还要治疗多久都不好说,现在已经花了90多万元了。”

肇事者家属致歉

受害者丈夫称对方没诚意没答应签谅解书

周先生透露,此次开庭前的4月7日,娄星区法院通知他们家属到法院。“把我叫到法院去,主要还是肇事者家属想叫我们给她(肖某萍)谅解,我们没有签谅解书。”

周先生表示,当天在法院,肖某萍的家属代表她向受害方致歉。“她父亲跟她老公道歉了,说出了这个事,实在不好意思,也就是口头上说了(道歉)一下。”

“他们的律师提到过赔偿,但没有明确谈赔偿数额,他们没有明说,但意思是想达到谅解。我说你们有什么想法就和我委托的律师去说,要想谅解,先要垫付医药费。”

周先生认为对方并不积极主动,“现在他们垫付的医药费、生活费总共才给了13万元,但我妻子现在住院,已经花了将近100万了,这说明他们家属是没有诚意的,最起码要付医药费,所以我就没答应签谅解书。”

作为受害者的丈夫,周先生表达了诉求:“我们希望公平公正公开判决。”

飞来横祸,几乎拖累整个家庭,周先生说:“现在在医院是我跟我母亲在陪护,我要照顾妻子,我的工作就没做了。我妻子今年已经38岁,我们有两个孩子,都在上学,小的12岁,大的17岁。”

华商报大风新闻记者 李华

(来源:华商报大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