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日本禁止福岛黑鲉鱼上市(图)

2021-04-20 10:42奇象网

最近日本因为福岛核废水排入大海一事被多国批评,其中主要的担忧就跟海鲜被污染有关。今天日本又突然宣布福岛黑鲉鱼禁止上市,原因是放射性物质超标。

据悉,这一决定打破了自去年2月福岛县海域海产品上市限制被全面解除的情况。

今年2月,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在试验打捞作业时就发现该县黑鲉体内所含放射性物质超标,并已主动停止黑鲉上市。

对于这一消息,微博上几位水产渔业方面的科普大V也做了介绍,李昂杜父鱼解释说这次出事的又是“クロソイ”,此鱼学名 许氏平鲉/Sebastes schlegelii,栖息于近岸岩礁区,无远距离洄游习性。

以认鱼出名的大V@开水族馆的生物男表示,许氏平鮋生活在近岸,他还提到福岛的海产跟农产品在日本商超日料店早就是过街老鼠跟垃圾货的代名词了。

在2011年福岛核电站出事之后,当地海域的海鲜时不时曝出核辐射超标的新闻,直到现在很多国家依然禁止日本福岛出产的海鲜产品进口。

长久以来,鱼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我们可以吃的最健康的食物之一。

但是,随着可替代的植物鱼肉的兴起,再加上人们对海洋可持续性以及碳足迹的日益关注,我们的饮食中是否需要鱼类,逐渐成为一个问题。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报告称,自1974年以来,处于生物可持续水平范围内的鱼类种群已经从曾经的90%,下降到如今的66%以下。

与此同时,对汞和其他污染物的担忧意味着,例如,那些怀孕或处于哺乳期的女性,被建议少吃某一些鱼类。

那么,吃鱼,究竟是更健康,还是会带来更多健康风险呢?

重金属

最近几十年,人们最大的一个担心是,鱼类携带的污染物和金属可能达到了有害的水平。

其中受到最多关注的是多氯联苯(PCB)。虽然多氯联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被禁用,但是在被禁之前,这些工业化学物质已经在世界范围内被大量使用,并且仍徘徊在我们的土壤与水中。多氯联苯,可能会对从免疫系统到大脑的一切造成不利的健康影响。虽然多氯联苯存在于从奶制品到饮用水的一切东西中,但人们发现鱼类中的多氯联苯含量最高。

鱼类携带的污染物和金属可能达到了有害的水平

英格兰赫特福德郡洛桑研究中心的科学主管约瑟夫·纳皮尔说,限制来自鱼类的多氯联苯摄入,这个解决办法可能有悖于直觉。

对于直接捕捞以供食用的野生鱼类,它们体内有毒化合物质积累的这个潜在问题更值得关注。因为养殖鱼类的话,我们给它们投喂的来自海洋的食物都已经经过清洗处理以除去有毒物质,所以养殖鱼类一般会比野生鱼类更加安全。

然而,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多氯联苯的含量也随季节而波动。

尽管我们普遍认为养殖鱼类更有益我们的健康和环境,但大型水产养殖也有其自身的问题,比如造成海洋污染、成为疾病的温床,进而将疾病传染给野生鱼类等等。

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已经建议,孕妇和哺乳期妇女应当减少多氯联苯或其他污染物质(如二恶英)含量可能较高的鱼类摄入量,比如每周食用份数减少到两份,每份140克左右。这些鱼类包括鲑鱼和沙丁鱼等油性鱼,以及蟹和海鲈等非油性鱼。

由于鲱鱼等油性鱼具有较高水平的毒素(即多氯联苯),孕妇每周食用这些鱼类的份量不应超过两份。

另一个受到关注的是金属汞,这是一种神经毒素,可以进入胎盘并影响婴儿发育。汞的摄入,和癌症、糖尿病以及心脏病之间,存在大量联系。虽然其他食物,如蔬菜,也含有汞,但一项研究发现,受试者的汞摄入量中,有78%来自鱼类和海鲜。

鱼类中的汞含量之高,已经足以使得美国的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建议孕妇,将某些常见鱼类(包括大比目鱼和金枪鱼)的摄入量控制在每周食用一次以内。

但是,纳皮尔也说,人们对鱼类体内重金属积累的顾虑有些夸张了。他说,这个问题仅存在于寿命特别长的鱼类,比如剑鱼。剑鱼可以生存15年至20年。剑鱼的汞含量达到了0.995PPM,而平均寿命为4年到5年的鲑鱼,它们的汞含量大约为0.014PPM。尽管研究仍在进行中,但美国环境保护署已经提出,对于孕妇而言,若每周食用一次的话,每餐可允许摄入的平均汞含量为0.46PPM。

然而,这个问题正在恶化。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有证据表明,海洋中的汞含量可能会上升。研究发现,随着北极的多年冻土逐渐融化,其中含有的汞也会流入水道。

尽管汞带来的风险很小,但我们从鱼类中获得的好处却要多得多,尤其是海洋Omega-3脂肪酸。

脂肪酸

油性鱼——包括鲑鱼、金枪鱼、沙丁鱼和鲭鱼等,富含海洋Omega-3脂肪酸二十碳五烯酸(EPA)和二十二碳六烯酸(DHA)。因此,人们普遍相信,食用这些油性鱼,可以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

有一些植物也富含Omega-3,比如亚麻籽和核桃。不过这些植物还富含第三种脂肪酸——α-亚麻酸(ALA)。2014年的一项研究总结称,植物Omega-3对心脏健康的益处或许不亚于EPA和DHA,但尚无其他研究支持该论点。但是,藻类补充剂和可食用的海藻均富含EPA和DHA。

EPA和DHA在人体新陈代谢过程中都有着重要的作用,但我们人体内无法有效地生产出这两种脂肪酸。所以,将它们作为我们日常饮食的一部分十分重要。

我们的大脑、视网膜和其他特殊组织中含有大量的DHA。DHA和EPA一起,有助于我们抵抗体内的炎症,而炎症往往与更高风险的心脏病、癌症和糖尿病相关。

英国南安普敦大学人类发展与健康负责人菲利普·卡尔德说:“研究海洋Omega-3健康功效的人口数据向来一致且具有说服力,并且也表明摄入更多EPA和DHA的人群患常见疾病(尤其是心脏病)且因此死亡的风险更低。”

一个既能补充Omega-3,同时又可以避免摄入金属汞进而带来潜在伤害的办法是,服用鱼油保健品。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在观察了各种健康结果中Omega-3补品的功效后,发现服用这些补品并不能产生与食用油性鱼一样的效果。

尽管你可以从鱼油保健品中获取Omega-3,但效果不及直接食用油性鱼。

我们的身体习惯于代谢整体食物,而不是一小部分特定营养物质。

世卫组织那项研究的研究人员之一、东盎格利亚大学的一名读者李·霍珀补充说:“我们的研究发现,在降低冠心病死亡风险方面,Omega-3补品的功效十分有限。”

大约334人连续四年或五年服用Omega-3补品,才可能有一人不会死于冠心病。

但是,像霍珀进行的这类人口研究仍存在一个问题。虽然有些油性鱼,如沙丁鱼,并不算贵,但跟鱼有关的饮食一般都更贵一些。人们也普遍认为,社会经济地位会影响健康结果。所以,多吃鱼的家庭也可能有更高的收入和更健康的生活方式。

研究人员通常会考虑到这些混杂的因素,但他们未必可以顾及到每一个可能影响研究结果的因素。世卫组织的报告是对79项研究的回顾,而这每一项研究在控制受试者社会经济地位的方式上都会有所不同。

跟鱼有关的饮食一般都更贵一些——所以,难道是那些吃更多鱼的人总体上收入更高、更健康吗?

但是,干预试验也有问题。干预试验指的是,受试者随机分配到一个小组中,然后评估干预行为(比如,服用Omega-3补品)。卡尔德说,通过干预试验分析EPA和DHA缺乏对健康的潜在影响,也有困难,因为在试验开始前,受试者自身的Omega-3水平都不一样。

此外,研究还表明,鱼类对每个人的健康影响可能也不同,具体取决于每个人转化EPA和DHA前体形式的能力。卡尔德说,这个差异或可归结于一个人的整体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但基因差异也可能是一个因素。

另一个影响鱼类对人体健康功效的因素是,鱼的养殖方式。

海洋生态系统富含Omega-3:小鱼吃海洋浮游生物,大鱼吃小鱼,最后整个食物链将Omega-3传递给人类。但养殖鱼类的生态系统就不太一样了,而我们大多数人吃的其实是养殖鱼类。纳皮尔说:“在水产养殖场,不过是成千上万条鱼养在一个笼子里。养殖人员给它们喂什么,它们就吃什么。”

和野外的同伴一样,养殖鱼通常吃的也是更小的鱼种。但是,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在野外环境中,大鱼可以吃掉各种各样的小鱼。而养殖场里的鱼,它们吃的往往是以秘鲁鳀鱼为原料的食物。

哪怕全球水产养殖有望保持增长,但水产养殖行业为了生存下去,他们已经在大肆捕捞鳀鱼。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说法,人们对鱼油保健品的需求不断增加,意味着用来喂养养殖鱼的鱼饲料中含有的鱼油正在减少,进而也意味着我们吃下肚的养殖鱼中的Omega-3含量也在减少。

对鱼油保健品需求的不断增加,意味着我们吃下肚的养殖鱼中的Omega-3含量正在减少。

每年海洋中产出的鱼油是有限的,我们拥有的就那么一些。如果水产养殖的规模持续扩大,而你需要加入到人们饮食中的最重要营养成分——鱼油——的总水平却丝毫未变,那么鱼饲料中的鱼油含量只能被不断稀释。

2016年的研究发现,养殖鲑鱼中的EPA和DHA水平,十年内下降了一半。纳皮尔说,即便如此,养殖鲑鱼的Omega-3含量仍高于野生鲑鱼。他说:“大西洋里的野生鲑鱼是有名的溯河回游鱼类;它们其实是一种精瘦的动物。野生鲑鱼很少囤积脂肪,它们会消耗掉吃下去的所有热量。”

健脑食物

除了Omega-3之外,鱼类还拥有其他有益的营养成分,包括硒(可以保护细胞免受损害和感染)、碘(维持健康的新陈代谢)以及蛋白质。

鱼类一直被誉为“健脑食物”。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鱼类有此美誉,不仅是因为它们富含Omega-3脂肪酸(虽然也有研究发现Omega-3和延缓认知能力下降之间也存在联系)。

研究人员在比较了经常吃鱼之人和不吃鱼之人的大脑容量之后,发现烤鱼与更多的灰质有关,而与Omega-3含量无关。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放射学和神经学助理教授塞勒斯·拉吉说:“健康改善或疾病会改变我们的大脑容量。大脑神经元越多,脑容量越大。”

研究人员对平均年龄在70多岁接近80岁的163名受试者进行研究。在比较了他们的吃鱼习惯和MRI扫描图后,研究人员发现,与不吃鱼的受试者相比,每周都吃鱼的受试者脑容量更大——主要集中在额叶(这区域对注意力集中很重要)以及颞叶(对记忆、学习和认知十分重要)。

鱼类和大脑之间的关系可能归结于鱼类具有抗发炎的效果,因为当大脑对缓解炎症做出反应时,这个过程会影响大脑细胞。

这意味着,你可以通过吃鱼这样简单的方法,来改善大脑健康,预防老年痴呆症。为了尽可能地使大脑战胜痴呆,拉吉建议,步入二十岁或三十岁之后,人们应该开始至少每周吃一顿鱼。

鱼之所以有益健康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可以代替我们饮食中不那么健康的食物。霍珀说:“如果我们多吃鱼,那么自然而然地,我们吃的其他食物就会变少。”

鱼之所以有益健康的另一个原因是,它可以代替我们饮食中不那么健康的食物。

但是,卡尔德说,由于没有强有力的研究表明不吃鱼的人具有明显的健康问题,我们很难断言鱼类对人的整体健康至关重要。但是,Omega-3可以改善健康,并降低患病风险,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鱼类到底有多么有益健康,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长期争论的话题。由于鱼类并非是一种可持续的食物来源,现在的研究将集中在解决这个可持续的问题上,比如如何获取更多藻类和更多鱼油,而不是深入研究鱼类。

当然,个人可以通过选择最可持续的鱼类来做出自己的贡献。比如,海洋保护协会给出的一份指南列出了最佳鱼类,133种鱼类中有50种被列为最可持续鱼类。幸运的是,好的“选择”中包括人们喜爱的养殖鲑鱼、大虾、鳕鱼、鲭鱼、贻贝、牡蛎和养殖的大比目鱼。

消息综合自:快科技、新浪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