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儿子在中印边境冲突中牺牲 母亲除夕发的红包令千万网友泪崩(图)

2021-02-21 09:55奇象网

戍边战士肖思远在中印边境冲突中牺牲,除夕夜,母亲忍不住给他发了一个红包,这一幕让千万网友泪崩。

东方今报、新乡日报讯  “去年6月21上午,我跟他爸去石婆固镇买东西时,接到乡里打电话,说小孩出事了,让过去一趟。我一直认为,他跟人起冲突,受伤了。”2月19日下午,在延津县石婆固镇东龙王庙村肖思远家,肖思远母亲刘姨坐在凳子上,回忆着往事。

来不及说再见,已阴阳两隔

2020年6月22日一早,刘姨跟肖思远的爸爸肖叔急匆匆坐飞机,赶去新疆。临走前,刘姨买了肖思远爱吃的喜之郎果冻,还带了一矿泉水瓶家乡的土,养人。

下飞机后,部队派人来接他们,乘坐几个小时汽车,终于走到一个中转站。

“我一进门,四个孩子一排在那躺着,我脑子一下子懵了。”刘姨说,一直以为受伤了,没想到是牺牲,从没想过这个可能,接受不了。

刘姨和肖叔在中转站陪了儿子一晚,将家乡带来的土洒在思远身边。

临走前,新疆的天气下起大雪,这恰如刘姨的心情:哀伤、茫然、空荡荡、凄凉。

出事儿8个月多,每天都在思念

刘姨今年47岁,和肖叔在家种了一二十亩地,以务农为生。两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肖思远,小儿子16岁,还正在读书,都是善良朴实的农村人。

今天一大早,接到思远被授予一等功的信息,刘姨眼泪抹了一遍又一遍,记者见到她时,她两颊已风吹成高原红色。

“得到了认可,对思远来说,是个安慰吧。”从思远出事到现在已8个月多,刘姨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都在想念儿子,有时候电话响了,总感觉是儿子打来的。

“他有他的职责,妈妈只是个母亲”

肖思远出生1996年,2016年,他从河南农业职业学院毕业,应征入伍。原本两年义务兵后,就可以转业,但因为喜爱,他一直没转业。

2020年5月7日,因为执行任务,肖思远跟家里报备后,手机就被收走了,5月14日,还用座机打了个电话,给爸爸打电话报平安。

没想到这一别,便是永远。

“我听说他冲出来了,又回去救人牺牲了。”刘姨捂着眼睛哽咽道:“他是军人,他有他的职责,保家卫国,那个时候,不能往后退,这些我都明白,但我就是特别特别想他,我只是一个母亲。”

“好姑娘,别等了,好好过以后的生活”

在肖思远的钱包里,珍藏着一个女孩的照片,是他的女友。

在思远家的相册里,也有一张两人的合照,两人前后相站,笑得十分灿烂。

从新疆临回时,有人让刘姨将女孩和思远的合照放棺木里,了却思远一个念想,刘姨没同意,因为“怕对女孩不好,耽误了人家”。

“两人是大学同学,家里人只知道女孩小名,女孩大名、联系方式都没有,应该不知道思远已经走了。”刘姨说:“一直想跟她说一声‘好姑娘,别等了,好好过以后的生活’。”

肖思远走了,带着母亲的思念,女孩的等待,对祖国的热爱。

延伸阅读

中印边境冲突中牺牲烈士肖思远父亲:本想今年给儿子办婚事

初春,阳光洒满小院。延津县石婆固镇东龙王庙村,刘利霞走出堂屋,揉揉眼,对阳光还有些不适应。

东方今报、新乡日报讯  “去年6月21上午,我跟他爸去石婆固镇买东西时,接到乡里打电话,说小孩出事了,让过去一趟。我一直认为,他跟人起冲突,受伤了。”2月19日下午,在延津县石婆固镇东龙王庙村肖思远家,肖思远母亲刘姨坐在凳子上,回忆着往事。

 

来不及说再见,已阴阳两隔

2020年6月22日一早,刘姨跟肖思远的爸爸肖叔急匆匆坐飞机,赶去新疆。临走前,刘姨买了肖思远爱吃的喜之郎果冻,还带了一矿泉水瓶家乡的土,养人。

下飞机后,部队派人来接他们,乘坐几个小时汽车,终于走到一个中转站。

“我一进门,四个孩子一排在那躺着,我脑子一下子懵了。”刘姨说,一直以为受伤了,没想到是牺牲,从没想过这个可能,接受不了。

刘姨和肖叔在中转站陪了儿子一晚,将家乡带来的土洒在思远身边。

临走前,新疆的天气下起大雪,这恰如刘姨的心情:哀伤、茫然、空荡荡、凄凉。

出事儿8个月多,每天都在思念

刘姨今年47岁,和肖叔在家种了一二十亩地,以务农为生。两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肖思远,小儿子16岁,还正在读书,都是善良朴实的农村人。

今天一大早,接到思远被授予一等功的信息,刘姨眼泪抹了一遍又一遍,记者见到她时,她两颊已风吹成高原红色。

“得到了认可,对思远来说,是个安慰吧。”从思远出事到现在已8个月多,刘姨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都在想念儿子,有时候电话响了,总感觉是儿子打来的。

“他有他的职责,妈妈只是个母亲”

肖思远出生1996年,2016年,他从河南农业职业学院毕业,应征入伍。原本两年义务兵后,就可以转业,但因为喜爱,他一直没转业。

2020年5月7日,因为执行任务,肖思远跟家里报备后,手机就被收走了,5月14日,还用座机打了个电话,给爸爸打电话报平安。

没想到这一别,便是永远。

“我听说他冲出来了,又回去救人牺牲了。”刘姨捂着眼睛哽咽道:“他是军人,他有他的职责,保家卫国,那个时候,不能往后退,这些我都明白,但我就是特别特别想他,我只是一个母亲。”

“好姑娘,别等了,好好过以后的生活”

在肖思远的钱包里,珍藏着一个女孩的照片,是他的女友。

在思远家的相册里,也有一张两人的合照,两人前后相站,笑得十分灿烂。

从新疆临回时,有人让刘姨将女孩和思远的合照放棺木里,了却思远一个念想,刘姨没同意,因为“怕对女孩不好,耽误了人家”。

“两人是大学同学,家里人只知道女孩小名,女孩大名、联系方式都没有,应该不知道思远已经走了。”刘姨说:“一直想跟她说一声‘好姑娘,别等了,好好过以后的生活’。”

肖思远走了,带着母亲的思念,女孩的等待,对祖国的热爱。

延伸阅读

中印边境冲突中牺牲烈士肖思远父亲:本想今年给儿子办婚事

初春,阳光洒满小院。延津县石婆固镇东龙王庙村,刘利霞走出堂屋,揉揉眼,对阳光还有些不适应。

东方今报、新乡日报讯  “去年6月21上午,我跟他爸去石婆固镇买东西时,接到乡里打电话,说小孩出事了,让过去一趟。我一直认为,他跟人起冲突,受伤了。”2月19日下午,在延津县石婆固镇东龙王庙村肖思远家,肖思远母亲刘姨坐在凳子上,回忆着往事。

 

来不及说再见,已阴阳两隔

2020年6月22日一早,刘姨跟肖思远的爸爸肖叔急匆匆坐飞机,赶去新疆。临走前,刘姨买了肖思远爱吃的喜之郎果冻,还带了一矿泉水瓶家乡的土,养人。

下飞机后,部队派人来接他们,乘坐几个小时汽车,终于走到一个中转站。

“我一进门,四个孩子一排在那躺着,我脑子一下子懵了。”刘姨说,一直以为受伤了,没想到是牺牲,从没想过这个可能,接受不了。

刘姨和肖叔在中转站陪了儿子一晚,将家乡带来的土洒在思远身边。

临走前,新疆的天气下起大雪,这恰如刘姨的心情:哀伤、茫然、空荡荡、凄凉。

出事儿8个月多,每天都在思念

刘姨今年47岁,和肖叔在家种了一二十亩地,以务农为生。两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肖思远,小儿子16岁,还正在读书,都是善良朴实的农村人。

今天一大早,接到思远被授予一等功的信息,刘姨眼泪抹了一遍又一遍,记者见到她时,她两颊已风吹成高原红色。

“得到了认可,对思远来说,是个安慰吧。”从思远出事到现在已8个月多,刘姨没睡过一个好觉,每天都在想念儿子,有时候电话响了,总感觉是儿子打来的。

“他有他的职责,妈妈只是个母亲”

肖思远出生1996年,2016年,他从河南农业职业学院毕业,应征入伍。原本两年义务兵后,就可以转业,但因为喜爱,他一直没转业。

2020年5月7日,因为执行任务,肖思远跟家里报备后,手机就被收走了,5月14日,还用座机打了个电话,给爸爸打电话报平安。

没想到这一别,便是永远。

“我听说他冲出来了,又回去救人牺牲了。”刘姨捂着眼睛哽咽道:“他是军人,他有他的职责,保家卫国,那个时候,不能往后退,这些我都明白,但我就是特别特别想他,我只是一个母亲。”

“好姑娘,别等了,好好过以后的生活”

在肖思远的钱包里,珍藏着一个女孩的照片,是他的女友。

在思远家的相册里,也有一张两人的合照,两人前后相站,笑得十分灿烂。

从新疆临回时,有人让刘姨将女孩和思远的合照放棺木里,了却思远一个念想,刘姨没同意,因为“怕对女孩不好,耽误了人家”。

“两人是大学同学,家里人只知道女孩小名,女孩大名、联系方式都没有,应该不知道思远已经走了。”刘姨说:“一直想跟她说一声‘好姑娘,别等了,好好过以后的生活’。”

肖思远走了,带着母亲的思念,女孩的等待,对祖国的热爱。

延伸阅读

中印边境冲突中牺牲烈士肖思远父亲:本想今年给儿子办婚事

初春,阳光洒满小院。延津县石婆固镇东龙王庙村,刘利霞走出堂屋,揉揉眼,对阳光还有些不适应。

穿过院子,她轻轻推开东厢房的门。这是儿子肖思远的房间,里面整整齐齐摆着衣服、箱子、鞋子等儿子生前的遗物,她拿起又放下,在床头,她坐下又立起,思绪时时回到过去。、那是祖国西部边陲,喀喇昆仑高原,常年覆盖冰雪,儿子每天都从这里给家里打电话。父母不善言谈,儿子性格活泼,他总是逗父母开心。

“妈妈,今天做的啥,多吃点儿,多休息。”

“爸爸,干活累不累,咱要不少种一点地。”

说的是日常,传递的是亲情。肖思远18岁前,从来没有走这么远。他在家中排行老大,从小就备受老人和父母关爱。当兵前,在家中浇水、打药,农活样样拿得起,放得下。2016年9月去当兵后,回家的次数少,电话就成了最常用的沟通方式。

“他光哄我们开心,自己的苦和累一点都不说。”刘利霞说,儿子很懂事,在郑州上大学时放暑假打工挣学费,能不伸手就不伸手,“回到家,十几亩地的农活,从来没有说过累。”

在父亲肖胜松眼里,儿子肖思远十分孝顺老人。肖思远的曾祖父在世生病时,他一连十几天晚上照料服侍,曾祖父去世后,只要回家探亲,就去给曾祖母刷锅刷碗。

“本来今年准备给儿子办婚事,谁知道……”,说着说着,肖胜松就红了眼睛,“去年疫情,婚事没有办成,今后再也办不成了。”

后来,家人在肖思远的钱包里,第一次看到儿子女友的照片,至今,他们还不知道女孩的名字。

东厢房的外间,是新吊的顶,墙壁新刷了涂料,新买的电冰箱还没有开箱。地上,搁置着许多慰问品,肖胜松说,儿子不在后,部队和政府多次来家中看望,这对他是莫大的安慰。

母亲对儿子的思念,绵长无期。刘利霞对记者说,前些天,她天天在梦里见到儿子,后来,她一直想在梦里见到儿子,但再也梦不到了。

她似乎对手机产生了幻听,铃声响起,她总以为是儿子打来的。她又多么希望电话是儿子打来的:“如果知道他是平安的,即使年年不回来,我的心也是幸福的。”

刘利霞的床头,放置着一张全家福。照片上,全家都绷着脸,唯有肖思远笑着。刘利霞说,儿子最后一次离家回部队时,和照片上一模一样是笑着的,这个笑容,也将一直保存下去。

据报道,从2020年6月,有关外军违反两国协议协定,公然违背与我方达成的共识,悍然越线挑衅,在与外军交涉和激烈斗争中,战士肖思远突围后义无反顾返回营救战友,直至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日前,中央军委给肖思远追记一等功。

英雄哥哥的事迹,一直感染着弟弟。肖思远的弟弟目前在郑州上学,前年,思远探亲结束回部队时,专程到郑州看望弟弟。这个寒假,弟弟常常端详着哥哥的照片,在内心暗下决定,等自己18岁了,也要去保家卫国。

“我们就是祖国的界碑,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祖国的领土。”这句肖思远写在日记里的话,时常抚慰着母亲的心。

当刘利霞坐在院子里,开始和外人交流时,她伤感的情绪里,有一种骄傲在:“关键时刻,这是军人职责,儿子的选择是全家的骄傲。”

院子外,村里的孩童追逐着,嬉戏着。村外的田野里,到处春和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