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解密 >

明宪宗与万贵妃野史:揭秘万贵妃为什么能得到明宪宗专宠(2)

2020-06-29 02:16奇象网

《明史·后妃传》对万氏有这样的评论:“机警善迎帝意,遂谗废皇后吴氏,六宫稀得进御,帝每游幸,妃戎服前驱。”其中的要害就是“谗废皇后吴氏”六个字,皇后被废是万氏进谗言的结果。

问题在于,宪宗何以对万氏“从善如流”呢?从小和她相处十多年,衣食起居都在她的照料之下,已经须臾不可或缺,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万氏对宪宗早已摸清脾性,投其所好,所谓“机警善迎帝意”,俘获男人的心,在这点上,十几岁的少女显然不是三十五岁成熟女性的对手。她可以使得“六宫粉黛无颜色”,皇帝很少去亲近其他嫔妃,而频繁到她那里“进御”。每次皇帝驾临,她都精心打扮,身穿戎装前往迎接,让少年天子充满新鲜感而兴致勃勃。

成化二年(1466年),三十七岁的万氏生下第一个皇子,宪宗大喜,视为上天的恩赐,派太监四处祭祀山川,并且册封万氏为贵妃。上天似乎和万贵妃开了一个玩笑,十个月后,她的儿子夭折,而且以后再也没有怀孕。在这种情况下,万贵妃是否失去皇帝的擅宠了呢?没有。这个女人不寻常。

成化四年(1468年),宪宗鉴于地震灾变,颁布罪己诏,向全国臣民检讨自己的过失,唯独不提擅宠万贵妃。内阁大学士彭时向皇帝进谏,强调:外廷大政固然应当优先,后宫乃朝廷根本,尤为至要,不可忽略,民间谚语说“子出多母”,陛下嫔妃众多,为何子嗣不繁?原因在于陛下爱有所专,而专宠者已过生育之期。希望陛下“均恩爱”,为宗社大计考虑。

宪宗也知道,这是在暗指万贵妃已经年近四十,过了生育最佳年龄,“均恩爱”的建议是出于一片忠心。但是,他实在不愿意“均恩爱”,只当是耳旁风吹过。礼科给事中魏元等人眼看皇帝置之不理,联名上疏,借口星变,影射擅宠的万贵妃,说:陛下富有青春,而无皇子,原因是专情于一人。此乃宗社大计,难道陛下不求“固国本,安民心”吗?十三道御史康允韶等人也纷纷劝谏,希望皇上对其他嫔妃广施“恩泽”,“以广子嗣”。宪宗有些不耐烦了,在他们的奏折上用红笔批复道:“宫中之事,朕自有处。”那意思是,后宫的事情是朕的家事,朕自有主张,尔等不必说三道四。

次年四月,柏贤妃所生的二皇子朱祐极出世,汹涌的议论才稍稍缓解。

万贵妃依然擅宠如故。礼部侍郎兼翰林院学士万安进入内阁,参与机务,此人外表宽厚内里深刻,大权在握以后,每天考虑的是如何通路子、搞关系,巴结太监,作为内援。他知道万贵妃宠冠后宫,通过太监向她献殷勤,因为同姓,自称万贵妃的子侄。万贵妃正苦于没有门阀外戚,大喜过望,要她的弟弟锦衣卫指挥万通,与万安打成一片。万通的妻子可以随意进出后宫,万安由此对宫中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

万贵妃擅宠,群小夤缘成风。司礼监太监黄赐的母亲去世,居然惊动廷臣纷纷前往吊唁。正直官员怒斥道:天子侍从大臣相率拜谒太监的家室,有失体统,如何面对清议?都给事中潘荣率同僚上疏,希望陛下每天在便殿召见大臣,检讨朝政缺失。潘荣所指“缺失”,就是“万妃专宠,群小夤缘,进宝玩宫赏冗滥”,而司礼监太监黄赐是沟通万妃的途径,因此身价倍增,引来廷臣追逐拍马。宪宗对潘荣的奏疏不予理睬。另一名都给事中丘宏再次上疏,揭发太监梁芳、陈喜争先恐后向她进献“淫巧”物品,奸人屠宗顺之流每日进献珍异宝石,万贵妃动辄赏赐,糜费宫中储蓄白银数以百万两计。

柏贤妃所生的皇子朱祐极,被万贵妃收养在昭德宫,成化七年(1471)十一月册立为太子,两个月后(即成化八年正月),就夭折了。死因十分可疑,夏燮《明通鉴》说:“传者以为万贵妃害之也。”从各种迹象判断,这种传言是有根据的,万贵妃自己不再有孕,就千方百计让怀孕的嫔妃流产,《明史·后妃传》说:“饮药伤坠者无数”。

两个皇子接连死去,宪宗伤心不已。其实他另有一个皇子,是西宫的纪淑妃所生。

纪氏是广西土司的女儿,被俘入宫,因为文化素养很高,负责管理皇室内库。某一天宪宗偶然来到此地,见纪氏应对如流,颇为喜欢,一来二去,纪氏怀孕了。万贵妃非常妒忌,命婢女让她服堕胎药。宪宗知道了,要纪氏谎报病重,谪居安乐堂(养老院),委托太监张敏照看。不久,皇子出生,头顶有寸许没有头发,就是服药留下的痕迹。纪氏害怕因此遭祸,请求太监张敏把婴儿溺死,张敏知道是皇上的儿子,不敢下手,假称溺死,在密室抚养。被废的吴皇后住在西内,离安乐堂很近,获悉此事,时时前来哺养。

得到了万贵妃的同意后,宪宗派太监前来安乐堂迎接皇子。纪氏抱着皇子哭泣道:儿子去了,我就活不成了。儿见到身穿黄袍有胡须的人,就是你的父亲。身披长发穿着小红袍的皇子,乘坐小轿,来到父亲面前。宪宗把他抱在膝上,悲喜交加地抚视着,流着眼泪说:儿子长得像我。此时皇子已经六岁,还未起名,宪宗要礼部草拟,由他圈定为“祐樘”。

外廷大臣得知皇子由万贵妃抚养,生怕又弄出什么事端,内阁大学士商辂与同僚联名上疏,向皇帝指出:皇子聪明绝顶,国本攸关,外间传闻生母因病别居,母子久久不得见面。希望把皇子生母移住近处,使母子朝夕相处,是宗社的大幸。纪氏迁居永寿宫后,宪宗多次与她宴饮。万贵妃妒火中烧,设计下毒,致使纪氏病倒,几天后去世。《明史·后妃传》说:“纪淑妃之死,实(万贵)妃为之。”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的,连宪宗心里也明白,却不敢说破。千方百计保护皇子与纪氏的太监张敏,害怕遭到万贵妃陷害,自尽而死。

成化十一年(1475),宪宗册立皇子朱祐樘为皇太子。皇太后周氏担忧太子的安危,向宪宗提出,由她来抚养,于是朱祐樘离开万贵妃,来到太后的居所仁寿宫,得以平安成长。某一天,万贵妃请太子吃饭,太后叮嘱他不要吃贵妃的东西。太子到了那里,先是说已经吃饱了,继而说怀疑有毒。万贵妃恨之入骨,说:此儿才数岁,就如此厉害,他日要鱼肉我了!幸亏她死在宪宗之前,没有任何人敢“鱼肉”她。

成化二十三年(1487)春,万贵妃暴病而死,宪宗连续七天不上朝,伤心地说:万贵妃去了,我也快要去了!八月间,宪宗果然追随万贵妃而去。看来宪宗对于万贵妃的擅宠,端的是真情流露,依怜、畏惧、恩爱,交织在一起。

万贵妃的肆无忌惮,完全是宪宗纵容出来的。举一反三,历史上常见的所谓“女人祸水”,其实责任全在皇帝身上。古往今来后妃跋扈的政坛怪事,均应作如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