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克林顿菜温斯基性丑闻:斯塔尔报告内容中有没有性描写?

2020-06-29 01:49奇象网

克林顿菜温斯基性丑闻:斯塔尔报告内容中有没有性描写?

亲爱的比尔:

看了《泰坦尼克号》吗?我觉得我们就像在船头栏杆外拥抱的男女主人公一样,无视危险而高高飞翔。天哪,那可真棒!但那艘船沉没于首航途中了,冰山无情,而且杰克也沉没了。但杰克没有死,他不会死的,我相信他是下去打捞“海洋之心”了,而且他又成功了,像上船之前的赌博一样。杰克带着“海洋之心”抵达美国,说不定以后还会选上总统,然后露丝又找到他。他们又一次惊心动魄的航行之后,终于可以向后人讲述他们的故事。……我都说些糊涂话吗?啊,我真想和你在那艘大船上做爱(你是船长),藏在那艘船的锅炉边,火焰熊熊,我的手无力地溜下去,当我们再次接吻,感到船剧烈地颠簸了一下……

克林顿菜温斯基性丑闻:斯塔尔报告内容中有没有性描写?

爱使“泰坦尼克号”永不沉没,是吗?我的船长。

莫妮卡

1998.1.3 斯塔尔报告(3

1998年3月莱温斯基给克林顿信中谈及她对教育改革的看法。

逐步推行标准化方针,用加薪这一杠杆来激发教师工作的积极性,强化对师资的培养和考核;加强职业培训,因此应把销售税从3%提到4%。你早在阿色州就实施的“教育革命”我本人大加赞赏。

另外,吸烟不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

1995年:最初的性接触。莱温斯基于1995年7月开始在白宫工作,在办公厅主任的办公室当实习生。在白宫工作的随后几个月,她同总统进行了目光接触。1995年11月的一天下班后,总统邀请她到他的书房去,在那里他们第一次接吻。当天晚些的时候,他们进行了一次更加亲密的性接触。他们在两天后又进行了一次性接触。

莱温斯基在她的实习期行将结束时申请在白宫谋一个职位。她与总统特别助理、立法事务办公室主任笛莫西·基廷进行了面谈。莱温斯基在1995年11月13日接受了立法事务办公室处理通信事务的一个工作,但是没有真正开始做这项工作,一直到11月26日。她在白宫工作到1996年4月,由于她同总统的亲密关系,故而被解除了白宫的职位,调到五角大楼去工作。

1996年4月5日,立法事务所办公室主任笛莫西·基廷告诉莱温斯基,她必须放弃在白宫的工作。莱温斯基对此决定非常失望,因此有了后来谈及她的抱怨的信件。她认为自己被调走是因为与克林顿的亲密关系。

她并不是特别在意自己失去了在白宫的工作,而是担心一旦离开白宫可能就“我再也见不到总统了,我与他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1997年初:性关系重新恢复。1997年克林顿与莱温斯基又有几次会面都是由克林顿的秘书柯利小姐安排的。2月的某一天,在总统每周一次的广播台讲话录音之后,他们有了一次性接触。3月24日,他们有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性接触。

1997年5月,结束性关系。据莱温斯基说,1997年5月24日,总统结束了他们的亲密交往。

据莱温斯基讲,那天她在上午大概11时接到柯利小姐的电话,邀请她下午1时左右去白宫一趟。莱温斯基去时戴着一顶草帽,帽上别着克林顿送给她的一枚饰针,她还给克林顿带了一些礼物。她在餐厅里将礼物交给了克林顿,然后他们朝书房走去。克林顿向她解释,他们不得不中断这种亲密关系,但希望彼此仍然是好朋友。

1997年6月至10月:继续会面和通电话。据柯利小姐说,总统示意她和斯科特帮助莱温斯基在白宫找一份工作。

这就有了1997年7月3日写给克林顿的那封信。莱温斯基要求与克林顿亲自见面。并且说如果不能在白宫继续工作的话,她会去纽约联合国总部找一份工作。

7月4日,莱温斯基终于见到了克林顿总统,她称这次会面为一次“情绪异常”的会面。据莱温斯基回忆说,他们的见面一开始就发生了争吵,克林顿责备她说:“向合众国总统发出威胁是非法的。”

莱温斯基回忆说:“总统说他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和我在一起。所以我说,也许你3年后能有更多的时间和我在一起。我当时想,等3年后他不再做总统,他能有更多的时间供自己支配。总统说,我不知道,也许3年后我会很孤独。”莱温斯基作证说:“那天,我感情上受到震动”,因为“我知道他爱着我”。

1997年10月6日,莱温斯基的朋友特里普告知她将永不能在白宫工作。并且朋友告诉她这一消息来自在白宫工作的一个朋友。

莱温斯基再次给克林顿写信,建议或者说是请求两人“一起研究如何使我摆脱这种困境,改变目前的心情”。“我希望这能解决我们两个人的问题。希望你明白,有你在我的生活中比我回去更加重要。”

1997年10月至11月,莱温斯基最终在克林顿的安排下去了联合国工作。

于是,10月11日:两人见面。据莱温斯基说,10月11日大约8点半,柯利打来电话,说总统想见她。

他们在书房里见面,莱温斯基很担心找不到工作。她提及露华浓可能以4万美元的薪水雇用她。莱温斯基问克林顿的朋友乔丹是否可以帮她取得该份工作。据莱温斯基说,克林顿接受了这个建议。

10月16日至17日:莱温斯基的“希望清单”。10月16日,莱温斯基给克林顿一个小包,里面是她感兴趣的工作的“希望清单”。她说:“对我最重要的是,我从事我感兴趣的工作,而不是某个人的行政办事员,我的工资能使我在纽约过上舒服的生活。”

总统的方案。1997年秋天的某个时候,柯利请白宫办公厅副主任约翰·博得斯塔在纽约帮助谋一份工作。博得斯塔在作证时说,在总统去拉丁美洲的时候,他在空军1号上请当时的驻联合国大使里查森考虑在联合国给一名白宫实习生安排一个工作。

联合国面试提供机会。10月31日上午,里查森大使及其助手莫娜·萨特芬和里贝卡·库泊在水门饭店与莱温斯基面谈。在面谈前后里查森大使和他手下的助手都没有问莱温斯基以前的工作表现。

在琼斯诉讼案中作证时,当问及总统是否知道莱温斯基接受了联合国的工作时,总统说:“我知道与她谈过话,但我不知道是否同意接受她。”

克林顿在大陪审团前作证。1998年8月17日,克林顿在大陪审团前作证,开始宣读了一项声明,承认他与莱温斯基单独呆在一起过:“我在1996年初有几次,1997年初有一次与莱温斯基单独在一起,我干了错事。”他承认与多次与莱温斯基呆在一起过,但他说不出确切的次数。

总统克林顿的私人秘书柯利在向大陪审团作证时,也承认自己曾经安排克林顿同白宫前见习生莱温斯基会面。不过,她说,自己并不想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一名大陪审团团员问柯利,她是否记得莱温斯基曾经告诉她“只要没有人看见我跟总统在一起,而且的确是没有,那就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柯利先是回答说,她记不起来了。不过,在作证工作暂停片刻后,她似乎改变了主意。她过后说:“我的记忆力稍微恢复了,不过只记得一点。如果莱温斯基真的说过这样的话,我一定会说‘够了,我不想听了’。”柯利在供词中承认,自己经常充当克林顿和莱温斯基之间的联系人。她曾经听到莱温斯基称克林顿“帅哥”,而且在从来没有打开包装的情况下,把莱温斯基送的礼物转交给克林顿。

“我想对美国人民说一句话。我希望你们听我说,我并没有和那个女人,莱温斯基小姐,发生过性关系。我从来没有让人撒谎,一次也没有,从来没有。”1998年1月,克林顿公然向美国公众说谎。但斯塔尔报告的出台,使克林顿的谎言不攻自破。重要的证据还有莱温斯基的那条蓝色的裙子和莱温斯基所谓的朋友特里普的电话录音。

莱温斯基1996年到五角大楼工作后,对同样来自白宫的五角大楼同事特里普说及自己与克林顿的艳情,这次谈话被对方偷偷录了音,成为丑闻的有力证据。莱温斯基向特里普透露,克林顿叫她不要承认两人有过性关系。以下是录音的一部分:

莱温斯基说:“你何必要有这件头痛的事?为什么不和解?给琼斯一点钱,向她道歉,不就了结了吗?”

克林顿回答:“我办不到。”

莱温斯基追问:“为什么?”

克林顿说:“因为她们都会跑来(要钱)。”

莱温斯基说:“那又怎样,会有多少个?”

克林顿叹气说:“有几百个!”

克林顿在大陪审团面前充满悔恨地说起他与莱温斯基1997年2月的一次性行为后的感受:“当性行为结束后,我感到恶心,但在当时我却感到很愉快,那时我与莱温斯基已有近一年的不正当关系。我对自己发誓说以后再也不会发生此类事情。”那次性行为的重要性就在于它产生了一件证据:莱温斯基穿的一件蓝衣服上所染上的精子污点。报告说,经DNA检测,它是克林顿所遗留下来的。

还有关于他在宣誓下进行民事作证时,在他与莱温斯基交换礼物的问题上撒谎的一段证词:

(在克林顿就琼斯诉讼案作证时,琼斯的律师对他给莱温斯基的礼物提了以下几个问题。)

问:你给莱温斯基曾经送过礼物吗?

克林顿:我想不起来了。

问:帽子的饰针?

克林顿:我不知道。我记不得了。但我肯定,我可能……

斯塔尔报告(4

但莱温斯基提供了与总统民事案件中作证的证词矛盾的证据,即一枚饰针。据莱温斯基说,1997年2月28日,克林顿送给莱温斯基一枚帽子饰针,以此作为迟到的圣诞节礼物。莱温斯基还说,1998年12月28日莱温斯基见克林顿时,“我提到对作为证据带到法庭的那顶帽子感到不安,他说他也有点不安,问我有没有告诉其他人帽子饰针是他送的,我说没有”。

其他关于克林顿在宣誓作证时说谎的证据还有很多,就不一一赘述了,但他直到1998年对全国人民道歉时,仍然向美国民众撒谎,并且对斯塔尔予以谴责,对自己的行为再次进行辩解。

以下是他对全国民众做的电视讲话,他承认了与莱温斯基的关系,但还没有深刻悔改的意思,他辩解说,他在民事案作证时的回答“从法律上是完全正确的”。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

今天下午,就在这个房间和这把椅子上,我向独立检查办公室和大陪审团作证。现在,我不得不以非常沮丧的心情告诉大家,这是一次非常耻辱的作证,这种行为本身是可耻的,而且是完全愚蠢的。

这间房子从1945年后,开始被称为地图室。直到今天,就在这间房子的墙壁上,依然无损地悬挂着1945年4月3日为富林克林·罗斯福总统准备的军用地图,那是一个我们国家正面临着极大危机和极大骄傲的时刻。伟大的罗斯福总统就在这里下达作战命令,指挥我们国家的军队为祖国和世界的命运而战。今天,它却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们拿来对一位由广大选民选出的总统进行所谓的审判,原因仅仅是这位总统的私生活出了一些小小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