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解密 >

古代男妓春交图片:古代男妓被折磨的悲惨生活

2020-06-05 03:42奇象网

男风、龙阳、断袖等在中国古代是男男同性恋的代称,男男同性恋从春秋战国时期开始就有史料记载。男风在中国古代还一度盛行,娈童,男妓就是一种比较稳定的男风现象。男男同性恋的故事在历史中还传为佳话,古代也出现了一批描绘男男同性性爱动作的春宫图。

明代在同性恋方面很开放,不仅许多官员盛行保养男宠,就连明武宗、明神宗等皇帝都深陷其中,个个乐此不彼。明朝的同性恋文学要比任何朝代都要盛行,最著名的是一部名叫《弁而钗》的章回体小说,其写作方式和故事情节在那个时代都是很开放的。尤其是明末三大男色经典,把男男真情写得震古烁今。

张国荣早在1978年曾在影片《红楼春上春》中饰演过贾宝玉这一双性恋角色,《红楼梦》中描写了贾宝玉和秦钟、蒋玉菡等等几段同性之爱,从侧面反映了那个时代男风的盛行。这种社会风气也可见当时的男男春宫图。清代多同性恋。由于清代盛行“私寓”制度,官吏富商蓄养相公成风。大户人家买来眉清目秀的小男孩供主人赏玩,称“男风”,小孩被称为“相公”。

清代为何多同性恋呢?其原因主要是由于清代盛行“私寓”制度,官吏富商蓄养相公成风。这些大户人家买来眉清目秀的小男孩供主人赏玩,称“男风”,小孩被称为“相公”或“象姑”。这种“私寓”制度,直到清末民初,才有伶人出面倡议而被废止。

卫灵公与弥子瑕之间产生了著名的“分桃”典故,事情的原委是:君臣二人共游果园,弥子食桃而甘,未尽,遂以其半遗君。灵公食而甘之,曰:“爱我哉!忘其口味以啖寡人。”后来弥子色衰爱弛,灵公便拿此说事,责怪道:“是曾啖我以余桃!”孔子和他们同时,曾经出仕于卫,受到了卫灵公的礼遇,他的学生子路和弥子瑕是连襟关系。

卫灵公还喜欢宋国公子朝。宋朝相貌俊美,他既受灵公宠幸,又与灵公夫人南子有私。奸情路人皆知,一次卫太子过宋,宋人歌之曰:“既定尔娄猪,盍归吾艾豭?”意思是说:你们求子的母猪已经得到了满足,为什么还不归还我们那漂亮的公猪?于是后世出现了“娄猪艾豭”的说法,艾豭指靠着与家主的同性恋关系而私通家主妻妾(娄猪)的人。

公为是鲁国公子,汪锜为其嬖僮。在齐鲁之间的一次战斗中,他俩同乘一辆战车奋勇拚杀,一同战死,一同停殡。国人因汪锜年纪甚轻而欲以殇礼葬之,孔子听说后则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可无殇也。”

齐景公面姣,有一个负责征集羽翮的小臣竟敢向着他注视,面带倾慕。公怒,将欲杀之。相国晏婴劝道:“拒欲不道,恶爱不祥。虽使色君,于法不宜杀也。”景公觉着有理,便表示:“恶然乎,若使沐浴,寡人将使抱背。”

汉成帝与张放这两人虽为君臣却又像是兄弟。张放“与上卧起,宠爱殊绝”。经常陪从成帝微服出游,斗鸡走马长安市,风流浪迹五陵中。但后来在太后和朝臣的压力下,成帝不得不将张放外遣出都,不久复又征入。又受压力,只好再遣。屡征屡遣,直到成帝崩逝,张放则思慕哭泣而死。

陈维崧是清初诗词大家,他与优伶徐紫云的深厚情谊在清代四处传扬,成为了一段风流佳话。他的《贺新郎·云郎合卺为赋此词》是同性恋文学史上最具文彩的一首词,内中写道:“六年孤馆相偎傍。最难忘,红蕤枕畔,泪花轻飏。了尔一生花烛事,宛转妇随夫唱。只我罗衾寒似铁,拥桃笙难得纱窗亮。休为我,再惆怅。”

毕沅是清代著名学者,乾隆二十五年(1760)庚辰科状元,官位上做到了湖广总督。他在未第时生活比较拮据,京中优伶李桂官不时予以资佐。且“病则秤药量水,出则授辔随车”。毕氏大魁天下后,桂官便也获得了“状元夫人”之号,成为了与才子相配的特殊的一位佳人。

龙阳君的固宠手段也很高明,他的名气比安陵君更大,“龙阳”是古代经常使用的男宠娈童的代称。一次魏王与之同船共钓,龙阳忽然泣下,王问原由,对曰:臣所得之鱼越来越大,故欲将前鱼弃置。而今四海之内美人甚众,皆欲趋于王庭,则臣亦将见弃矣,安能无涕出乎?魏王大受感动,于是布令四境之内:“有敢言美人者,族!”

汉武帝幸臣众多。韩嫣是他的少年同学,当时就已相爱。后来韩嫣因宠而富,在长安市中把金丸当弹球,一天遗失十余个,以致当时谚云:“苦饥寒,逐金丸。”贫家儿童紧随他的身后,看到金丸的落处就敢紧去抢拾,成为京中一景;倡优出身的李延年在宫中做太监,善为新声,是历史上有名的音乐家。他“与上卧起,甚贵幸”。并且虽为阉宦却未曾彻底净身,竟能与宫人为奸;卫青、霍去病分别是武帝卫皇后的弟、侄,靠着这层关系先后在武帝身边做侍中,帝对卫青随便到了“踞厕而视之”的地步。不过二人虽为嬖幸却能雄豪自振,在抗击匈奴的战争中立下了赫赫战功,声传古今,历为当时及后世所称扬。

清同治帝之死迄今仍为疑案,有人说他是患天花,有人说是梅毒。如是后者,那么在当时的京城风气下,他因狎昵男优而染毒的可能性就值得受到重视。李慈铭是清末名士,其《越缦堂日记》史料价值很高,其中曾经明确记载同治帝是“耽溺男宠”之人。

古代男妓被折磨的不齿悲惨生活

男人作娼,出卖自己的肉体,成为异性和同性的玩物,在中国历史上一直都有,只是由于中国封建社会漫长,夫权意识积淀深厚,对男娼现象史翰不彰,其辞闪烁,稗海难寻。主流社会一直鄙视男娼,认为男人卖淫远比妓女倚门卖肉更加令人厌恶,因为男娼是男人的至上尊严遭到了摧毁性的打击。

男人作娼首先是供有财有势的贵妇享用,南北朝时代的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我与陛下虽然男女不同,但都是先帝所生,不应有厚有保你宫中六宫佳丽数以千计,供你一人欢娱,而我只有驸马一个,未免不公平!”刘子业觉得有道理,便亲自为妹妹挑选了三十个健美无比的男子,供其淫乐。

武则天秽乱宫中,为了引诱张氏兄弟以及薛怀义供自己玩弄,宠优有加,还特设“控鹤监”,广罗天下美男子,号称“面首三千”。贵妇男娼,一是靠淫威相逼,二靠利禄相诱。当然,男娼除了为女人玩弄,还为喜欢同性恋的权贵男人所准备。

史籍上记载把这种男娼称为男宠、男色、顽童、娈童等。《说苑》中记载:“弥子瑕有宠于卫灵公,尝有母疾,窃驾君车以出,灵公闻而贤之。异日,于灵公游于果园,食桃而甘,以其余献灵公,灵公曰,爱我忘其口焱寡人。”这就是“分桃”,至于“断袖”,都是很熟悉的桥段了,这儿就不说了。

自此,这样的同性恋行为绵延不绝于书。明清时,在福建、广东、北平等地,同性恋的蔚然成风,女有“闺中腻友”,男有“契哥契弟”。清代还有条法令规定,“优伶的子孙,以至于受逼为奸的男子,不许应科举考试。”这条规定间接说明,当时同性恋的风气的盛行。

福建人的同性恋亲密关系,应该是全世界的同性恋的楷模,他们在肉体上相通,在精神上追求忠贞不渝,在经济上甚至连契弟“后日生计及娶妻诸费”都要承担起来。沈德符分析:福建近海,明代海盗出入如麻,船上忌讳有妇人同船,所以同性恋由此产生。这个说法在现在看来有点而牵强,就是发生同性性行为,也是境遇性的同性性行为!福建人互称契哥契弟,京师称之为“小唱”。

宋徽宗赵佶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玩儿女人乐此不疲,玩儿男人也纵欲无度,他的宰相李邦彦和副相不好好辅助君主,专门迎合他的淫欲,“虽为相,然事徽宗考极亵”。徽宗饮酒,副相短衫窄裤,说着淫词浪语,李邦彦更是戴着各种面具和穿着各种衣衫,扮出各种姿态,取悦徽宗。

明武宗也好男色,有次通过马昂见到了长得英俊威武、肌肉发达、身材健美的一介武夫江彬,十分喜爱,何况江彬口才不错,武宗更是痴迷,当夜就留宿。后来江彬还带着武宗到处寻找美色,荒废朝政。

帝王如此淫乱,但老百姓的同性爱倒是爱得可歌可泣,在《耳谈》里面就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平常百姓家里的男儿喜欢当兵的,又没有地方做爱。当兵的有天晚上在仓库值班,出入的人必须登记。那个男儿冒名顶替来到仓库见当兵的,两人就在仓库里做爱,大战三个会合,百姓男儿还意犹未荆刚好遇见有个美男出来赏月,百姓男儿就去调戏美男,美男大怒,叱骂,百姓男儿仗着有当兵的撑腰,就把美男打死了。

当兵的说,“君为我至,义不可忘,我当代劳。”死囚两年,两年间,百姓男儿竟然给当兵的送饭这样的事情都坚持不下去,士兵于是看透男儿的薄情,就揭发,男儿入狱。在男儿行刑前,当兵的又说,“渠虽负义,非我初心,我终不令渠独死!”于是,“亦触木死尸旁”。

一个士兵竟然为他打死了人的男情人,去承担责任,为他偿命,这不是为了一腔情爱何止与此?只是那个百姓男儿是一市井无赖,自己惹祸又不敢当。

难怪士兵怨愤,但在男儿死后,也不愿他独死,就触木以死相随。这些事儿可见中国历史上的男娼和同性恋有时候盛于宫闱之事!

在现代社会的今天,男妓又称妓男、午夜牛郎,俗称“鸭”或“鸭子”,现指专门为女性提供性服务的男性。将男妓称为“鸭子”,不知是否为了与从事性服务的妓女相区别,因为妓女在我们四川民间被称为“鸡”。

随着女性地位提高,加上社会的开放,男性性工作者已日漸增加。目前,在中国的各大、中城市已不为希奇。出现了一批为数不少的专为女性提供性服务的所谓“鸭子”,既帅哥、猛男。不过,这不是一般妇女能够享受和消费的。

在中国古代社会,男妓的出现首先是为了满足拥有地位和财富的贵族女性享用的。这里,有关于武则天玩弄“面首”的记载比比皆是。武则天为了引诱张氏兄弟以及薛怀义供自己娱乐,利用利禄做诱饵,还特设“控鹤监”,广罗天下美男子,号称“面首三千”。

据史料记载,南北朝时代的山阴公主对刘子业说,“我与陛下虽然男女不同,但都是先帝所生,不应有厚有薄。你宫中六宫佳丽数以千计,供你一人欢娱,而我只有驸马一个,未免不公平!”刘子业觉得有道理,便亲自为妹妹挑选了三十个健美无比的男子,供其淫乐。

由此可见,古代男妓之风犹盛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特别是五代至宋,男妓兴盛之况不仅存在于宫廷,也存在于民间,不由让我们现代人感叹古代先人的“开放”。

尽管男妓被古代主流社会所不齿,甚至严厉打击,有点像今天的扫黄打非,可是,有需求,就有市场。因此,南北宋朝的京度及周边郡邑,男色依旧鼎盛,元代此风似稍衰,到了明朝,男色又开始兴盛,那时候,无论是皇上还是老百姓,以狎男妓为时尚。(根据世界性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