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美国最大的种族歧视组织:美国“三K党”残害美国黑人的暴行

2020-06-02 15:54奇象网

提起美国本土遭受的第一场空袭,很多人会马上想起日本人发动的珍珠港事件。实际上,在这二十年前,美国人已经尝到了从天而降的炸弹滋味。1921年6月1日,十余架双翼飞机携带着各式各样的土制炸弹,对塔尔萨的黑人居住区展开狂轰滥炸。发动这场空袭的并不是外国航空兵,而是来自美国本土的白人至上主义分子!

大火过后的塔尔萨“黑人华尔街”,昔日繁荣的商业街彻底化作一片焦土

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故事,还要从著名的塔尔萨大屠杀讲起。在1920年代,美国国内的种族隔离规模达到了最高潮。严酷的种族隔离制度限制下,黑人们不允许跟白人同住一个社区,不允许跟白人们同读一家学校,甚至连和白人共用一处厕所、一处洗手盆、一个水龙头都不行。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生活在美利坚大地上的黑人们只能抱团取暖,在美国各地建立属于黑人的社区来继续生存下去。经过艰苦奋斗后,一些黑人社区不断成长,最终成为了当地的特色区域。而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位于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城内的格林伍德黑人区。

“黑人华尔街”内的一家商店店员合影,在当时,衣着光鲜的黑人可是十分稀有的

格林伍德黑人区建成于20世纪初,这片区域正是种族隔离制度限制下诞生的奇怪产物。由于隔离制度的限制,在塔尔萨居住的黑人们无法进入到白人的商店购物。格林伍德地区的领导者看到了这个商机,他们很快就将格林伍德变成了一个繁华的黑人商业区。不少在塔尔萨城生活的白人,都会将格林伍德称为“黑人的华尔街”。

“黑人华尔街”内的富裕黑人,其中一人手中甚至拿着一支雪茄,俨然一副大老板姿态

不过,就在格林伍德逐渐繁华起来的同时,美国国内的种族主义情绪也开始越演越烈。在当时,不少仇视黑人的白人至上主义分子,都加入了著名的白人至上主义组织——3K党。根据统计,在1920年代初,塔尔萨周边地区内活跃的3K党分子至少有3200多人。随着这些极端白人至上主义分子在舆论上推波助澜,格林伍德的黑人与周边社区内的白人居民产生的摩擦逐渐增多,局势逐渐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而在1921年5月30日这天,一起本该无关紧要的社会治安案件,终于引爆了这个积蓄已久的火药桶。

驾驶汽车出门的黑人,在当时,拥有一辆汽车可以算是成功人士的象征

30日下午4点,塔尔萨市区的德雷克尔赛商业大厦内,19岁黑人擦鞋工迪克·罗兰走进大厦的电梯内,准备到顶层的“黑人专用厕所”方便。操作这架电梯的,是一位名叫沙拉·佩奇的年轻女白人操作工。不久之后,大厦内的服装店店员听到电梯里传出了一阵尖叫声,他们先是看见罗兰急匆匆地跑出电梯,然后发现佩奇慌张地站在电梯内。由于怀疑罗兰袭击了佩奇,店员们迅速找来了警察处理这起事件。

商业大厦内发生的这起纠纷,迅速登上了塔尔萨当地报纸的头条。在种族隔离主义的影响下,几乎所有的报社编辑都在相关报道中添油加醋、捏造“黑人强奸白人妇女”的桥段。在众多报章的煽动下,数千名白人包围了关押罗兰的警察局,愤怒的他们要求警察交出罗兰,并且要“把这名黑鬼就地正法”。为了声援自己的同胞,不少武装黑人带着自己的枪支,来到警察局外“协助维持治安”,开始与白人们对峙。随后,警察局门外的冲突不断升级,最终在5月31日晚10点演变成了黑人与白人之间的激烈枪战,著名的塔尔萨大屠杀就此开始。

手持枪支、驾车冲入格林伍德区攻击黑人的白人暴徒们,摄于塔尔萨大屠杀期间

6月1日清晨5点,以3K党成员为首的种族主义分子们拿起武器,开始对格林伍德的“黑人华尔街”发动进攻。一路上,他们烧杀抢掠,使用从枪店里抢来的枪支肆无忌惮地对黑人商店开火射击。但是黑人们也并不是手无束鸡之力,他们纷纷掏出武器,对着窗外的白人们开火还击。很快,交战双方便陷入了僵持阶段。然而,3K党成员们的手里还拥有一样强而有力的攻坚武器——飞机。

欧美航空爱好者复制的寇蒂斯JN-4“珍妮”型双座双翼机

进攻发起后不到一个小时,一群来自寇蒂斯-西南航空公司的白人飞行员,火急火燎地赶往距离格林伍德区不远的寇蒂斯-西南公司机场。这家航空公司由著名的飞机制造公司寇蒂斯出资建立,是全美国第一家跨洲航空货运公司。不过,这群飞行员接下来所要干的事情,却创下了另外一个“全美第一”。在西南公司机场的停机坪上,这些白人飞行员纷纷将用松节油制成的简易燃烧瓶、TNT炸药、步枪等各种各样的武器,塞入平日里他们用于运送航空货物的JN-4型双座双翼飞机内。完成了飞机的临时武装工作后,每一架飞机都在后座位置上带上了一位“观察员”,他们将会负责操纵飞机上的武器发动攻击。

寇蒂斯-西南公司的飞机销售广告,时至今日,已经没有多少美国人会记得

早上6点,第一批参与攻击的JN-4型双翼机陆续起飞,飞往不远处的格林伍德区。在“黑人华尔街”的上空,坐在双翼机后座位置的观察员们将各种各样的土制炸弹、燃烧弹投出飞机,然后举起步枪对地面上的黑人开火射击。一旦飞机燃料告罄,飞行员会将飞机开回西南公司的机场,在补给油料和武器弹药后再次升空出击。居住在格林伍德区的黑人记者玛丽·E·琼斯·帕里什,记录下了空袭发生时的场景:“正当我们还在口惊目呆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这场惨剧时,天空突然飞过一个巨大的黑影。抬头一看,原来是一群黑压压的双翼机正在我们的头上盘旋。四周的房子开始起火,人们不断地从起火的房子里逃出了,不少人手里还拿着家中的贵重物品。”

逃出火海后,坐在红十字会帐篷内整理事件资料的黑人律师巴克·科尔伯特·富兰克林(右)

在格林伍德区的中心,当地有名的黑人律师巴克·科尔伯特·富兰克林,目睹了这场火焰弹轰炸的全过程。他回忆说:“我可以看见很多飞机在天上盘旋,他们的数量越来越多,不断地发出低沉的嗡嗡声。我开始听到类似冰雹砸中房顶的声音,因为有东西在不断地击中我的办公室房顶。我往外看去,发现位于东阿切尔的老中途岛酒店已经烧了起来,火是从房顶位置开始烧起的。我的办公室也开始燃起大火,到处都是浓烟,到处都是火舌。但是天上的飞机数量丝毫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多了。”

被大火吞噬的格林伍德区锡安浸信会教堂,可见火苗是从房顶位置开始燃起

由于自己的办公室已经化为一片火海,富兰克林被迫像许多居住、工作在格林伍德区的黑人一样,开始在大街上狂奔逃命。他仍然清楚地记得逃命时的情形:“人行道上覆盖了一层浓厚的松节油。我知道这些松节油从哪来,我太清楚这一切了。而且我也非常明白,为什么大街上每一栋起火建筑,都是从顶楼开始起火燃烧。我停下了脚步,试图寻找一个更加合适的时机来逃出火海。就在这个片刻,我开始思考起来:噢,我们那亲爱的政府消防部门以及那6个消防站的消防人员到底在哪里?难道他们也是暴徒们的帮凶吗?”

实际上,塔尔萨的消防部门并没有无动于衷。早在凌晨3点,数家黑人商店就已经被种族主义分子们点燃。来自塔尔萨消防部门的消防车火速赶赴现场,试图扑灭火灾。但就在消防员们正要开始灭火工作的时候,他们却遭到了种族主义分子们的阻拦。为了延误扑救大火的消防员,一些丧心病狂的种族主义分子甚至调转枪口,朝着消防员和消防车开火射击!到了早上,已经没有塔尔萨消防部门的人员胆敢迈进“黑人华尔街”一步了。因此,格林伍德地区的大火失控只是时间问题。

眼见自家的房子燃起大火,不少黑人纷纷逃出着火的家园,可以注意到,这些火苗同样是从房顶位置烧起的

火势不断蔓延,陷入恐慌的黑人们纷纷扔下了手中的武器,跑出正在燃烧的家园夺路而逃。随着格林伍德区域内的防御力量迅速瓦解,趁火打劫的白人们冲入一些尚未被焚毁的黑人商店,抢走了大量的珠宝、首饰和钱财。与此同时,正当黑人们在地面上夺命狂奔的时候,盘旋在他们的头上的十余架双翼机纷纷俯冲,后座的观察员拿起步枪不断地朝人群开火。在格林伍德区居住的医生R·T·布里奇沃特,回忆起了当时的可怕场景:“在我的居所附近,这些双翼机纷纷降低高度,不断地掠过人们的头顶。我还清楚地记得一位女士提醒我:‘小心,他们正在用枪打我们!’”

遭到飞机的扫射后,一些不甘示弱的黑人再次抄起枪支,朝着天上开火射击。还击的子弹击中了其中一架飞机的观察员,将其一击毙命。这位种族主义者的尸体甩出了飞机,坠落到格林伍德的地面上摔成了一滩烂泥。包括《芝加哥后卫报》在内的多家美国报刊都报道了这起事件:“一个坐在飞机上的男人被黑人神枪手击中,他的尸体掉到了地上。”尽管出现了伤亡,但是白人种族主义者们依然占据着上风。在距离格林伍德6英里外的一条大街上,一群受惊的黑人正朝着郊区方向逃命。一架种族主义者驾驶的双翼机发现了这群黑人,立刻俯冲开火射击。一位名叫爱迪·洛卡德的黑人被头顶上飞来的子弹击中颈部,当场身亡。

下午时分,赶到格林伍德区戒严的国民警卫队友正在护送一些伤患离开现场

随着国民警卫队的士兵在下午时分赶到现场,种族主义者们的轰炸行为开始有所收敛。格林伍德上空盘旋的飞机数量逐渐减少,最后一架飞机在黄昏降临前离开了现场。但在地面上,失控的火苗已经化作了一场火焰风暴,吞噬了格林伍德的“黑人华尔街”。日后在重庆、伦敦和德累斯顿出现的惨烈情景,提前在格林伍德区内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预演。虽然伤亡人数远不及二战中的任何一场火焰区域轰炸行动,但是格林伍德区内的绝大部分建筑被大火焚毁,昔日繁荣昌盛的黑人社区彻底化作一片焦土。

大火过后,已经被彻底夷为平地的格林伍德黑人区,

在这次著名的塔尔萨大屠杀事件中,共有300多名黑人死亡,数以千计的黑人受伤。尽管城市内的一个重要街区被彻底焚毁,但是塔尔萨的地方政府却未对屠杀事件作出相应的赔偿,只会透过一套官腔说辞敷衍了事。而更加离谱的是,当黑人们试图重建繁荣的“黑人华尔街”时,地方政府却在种族主义者的怂恿下,通过了一条离奇的“防火法案”。根据这条法案,格林伍德的黑人们被禁止重建自己的住房。许多黑人因此对塔尔萨的地方政府失望透顶,他们打包起剩余的家财,携家带口离开了昔日繁荣的“黑人华尔街”。

今天位于塔尔萨市内的阿帕奇街,这里曾经是寇蒂斯-西南公司机场的所在地

作为这场轰炸的另外一个结果,美国的黑人们在大屠杀事件结束后,开始踊跃参加各种航空训练,不少黑人飞行员从此开始了自己的航空生涯。可以说,塔尔萨大屠杀事件点燃了美国黑人参与航空领域的星星之火。日后,燃起星星之火将会越烧越旺,最终在二战期间形成燎原之势,促成了第332战斗机大队在内的一大批黑人航空单位的诞生。而曾经发起美国本土第一场轰炸的那个寇蒂斯-西南机场,则在事件结束数年后被整体拆除。今天,这座机场的遗址上横跨着一条漂亮的柏油马路。但是,在这条名为阿帕奇街的马路上,美国政府并没有树立任何的纪念碑来提醒路人:这里曾经是第一场针对美国本土轰炸的发起地。

一般年龄在60岁左右的中国人,都会对美国的种族歧视有所了解,而年轻的中国人则知之不多,美国的种族歧视也经过漫长的发展变化过程。19世纪前,美国实行的是黑奴制,从非洲运来的黑人,贩卖给白人作奴隶,他们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人权,备受压迫和剥削。

直到20世纪初,美国黑人的遭遇也仍然十分悲惨。美国白人的学校、图书馆、教堂、游泳馆、餐馆等,都对黑人紧闭大门。火车站的候车室,分为白人专用和黑人专用。公共汽车上,白人坐在前面,黑人只能坐在后面指定的位置上。

黑人医生、护士不得给白人看病、护理。甚至在法庭上的《圣经》,白人与黑人都是分别用两本。有多少黑人因违反了上述规定,而遭到 迫 害可怕的。更为令人发指的是种族主义组织“三K党”的非法活动,他们身穿白色罩衣,头戴高高的三角白帽,只露着两只眼睛,对黑人及他们的家庭财产进行烧、杀、抢、夺。

我们在当时的记录片电影中经常看到“三K 党”举行火把游 行,黑人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他们的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所以才有了马丁·路德·金等黑人领袖,领导黑人举行和平斗争,反对种族歧视、种族压迫。经过几十年的不懈努力和斗争,当前的美国的种族歧视已大为改善,现在美国黑人的大学入学考试录取,在美国的许多州都有优惠政策,很多华人和美国的其他少数民族子弟的大学录取机会与比例都低于黑人。

马丁·路德·金在他的讲演中提到了密西西比,是当年美国种族 迫 害最严重的地方,密西西比是美国最为贫穷和落后的地区,在那里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甚嚣尘上,当年“三K党”的恐怖活动非常猖獗。

我与妻子第二次来美国探亲,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市居住期间,在电视上,看到了重放的美国电影《密西西比暴行》,电影真实地再现了五、六十年代,在那黑暗日子里,无辜黑人遭受烧杀抢掠的非人暴行。

原来白天与黑人一起友好相处,谈笑风生的某些白人邻居,就是半夜三更的行凶者,他们带着头套作恶,也害怕被人认出,黑人们生活在恐怖之中。而当地的警察竟束手无策,最后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在镇上卧底,才揭开残害黑人的罪犯们的真面目,最后被绳之以法。这部影片真实地反映了密西西比地区种族 迫 害的暴行,那万恶的种族歧视、种族 迫 害是惨无人道的,必须被废除。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20世纪60年代,席卷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是美国历史上一场重大的社会运动,它不仅改变了美国黑人的命运,也深刻地影响了所有美国人的社会生活与思想观念。黑人的民权运动,铲除了种族歧视与种族隔离,把真正的平等、自由和人 权体现出来。马丁·路德·金在组织动员、领导黑人民权运动中,表现出了领袖才干。

科雷塔·斯科特·金,1953年与马丁·路德·金结婚,追随丈夫争取民权,终生呼吁消除暴力,在马丁·路德·金被暗杀后,她仍表示:“我更加坚信,我丈夫的梦将变为现实。”仍坚持与饥饿、失业、种族歧视和暴力作斗争。

当前,美国国内的民权状况和种族歧视比上世纪60年代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这正是马丁·路德·金和科雷·斯科特·金与成千上万的美国黑人不断斗争的结果。美国政府决定在首都华盛顿国家广场上为马丁·路德·金设立纪念堂,四位美国总统共同出席科雷塔·斯科特·金的葬礼,充分证明了美国当今社会,对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认可,这使我想起国际歌中所唱到的:

“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今天的美国,今天的世界与40年前已大不相同,也可以说是天翻地覆,领袖来复去,人民却永存,人民,只有人民,才是世界历史的永恒的主人。

还有更令人关注的事情,在科雷塔·斯科特·金的葬礼上,美国前总统卡特和黑人牧师洛里分别发表讲话,他们当着现任总统小布什的面,批评他的伊拉克战争政策以及滥用暴力、权利给世界带来的伤害。这也充分体现了美国式的民 主与自由,这在世界上其他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当前美国社会的民权状况大为改善,我们在美国探亲、旅行期间,看到在公园、游乐场,美国黑人孩子和美国白人儿童在一起游戏。我们在新泽西居住时,与房东一家去儿童乐园,我看到,当一个黑人儿童从白人孩子手中抢去炸薯条时,黑人孩子的父亲非常尴尬,而白人孩子的父亲则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在美国我们还看到,在洛杉矶的好莱坞大道上,美国白人警察和黑人警察并排执勤巡逻,在众多的饭店、餐馆里,白人和黑人同时就餐,在美国的大、中、小学,白人和黑人学生在同一教室里学习,在洲际民航飞机上,黑人与白人相邻而坐,友好相处……

那一天当我来到华盛顿,站在林肯纪念堂前,看着刻着当年马丁·路德·金在这发表讲演纪念的石碑前,我沉思,我想到马丁·路德·金的奋斗在今天终于有了结果。从前美国国务卿科特·鲍威尔,到现任国务卿赖斯,已有多位黑人凭着他们的聪明才智和学问能力而身居美国政府高位。2008年的美国总统大选,美国黑人奥巴马当选为新一届的美国总统。他的父亲是来自于非洲肯尼亚的黑人留学生,他的母亲是一位美国白人。黑人奥巴马的当选,使得美国和全世界为之震撼。

 

英雄永存史册

在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讲中,他说:“在自由到来的那一天,上帝的所有儿女们将以新的含义高唱这支歌:‘我的祖国,美丽的自由之乡,我为您歌唱。您是父辈逝去的地方,您是最初移民的骄傲,让自由之声响彻每个山岗。’”

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是不公平的、非正义的,对压迫、歧视、不公平和非正义进行反抗是天经地义的,马丁·路德·金的反抗斗争精神是人类的最宝贵的遗产。今天,我们重温马丁·路德·金的讲演,也仍然被深深地感动,我佩服他的无畏与执着,他的坚定与热情,他屡遭 迫 害而矢志不渝,他的毫不动摇的伟大信念。他的确是英雄,他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伟大英雄,是无愧于历史和后人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