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美国传奇魔术师Roy Horn因感染新冠去世 搭档Siegfried & Roy

2020-05-28 22:37奇象网

2020年5月8日,美国传奇的魔术师Roy Horn因感染新冠去世,享年75岁。他和搭档组成的Siegfried & Roy魔术组合,曾是拉斯维加斯最耀眼的明星。全世界的人们来到这座世界赌城,都会想要一睹他们的风采。

经历战争、被虎咬伤、中风,Roy Horn躲过了很多次人生劫难,却最终被疫情带走了生命。留下的,除了他的演艺传奇,一座大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庄园,还有他与一生的知音、搭档和爱人Siegfried Fischbacher的动人故事。

01

维加斯传奇和两个男孩的相遇

拉斯维加斯的夜晚永远不缺好戏,赌场、秀场、酒吧、豪华酒店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来到这里寻找刺激。而在维加斯,想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绝不比任何一个美国城市要容易。

1990年,两个来自德国的小伙Siegfried和Roy用魔术征服了维加斯。他们在华丽舞台上与狮子老虎,一同表演大型逃脱魔术。在当时全世界看来,这都是一种很有挑战,从未见过的魔术形式。

维加斯是最需要刺激的地方,Siegfried和Roy不光拥有在现在看来都审美一流的舞台和服装设计,表演也非常紧凑,常常一环套一环令观众们来不及思考,只在中场休息室大呼过瘾。埃及法老、星球大战、巫师魔法...各种主题的故事都会被他们变成魔术。

【提示!当时美国没有私人养殖大型动物的相关规定,也没有那么强的动物保护意识。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还是切勿模仿,杜绝动物表演】

他们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留下脚印,在拉斯维加斯最著名的赌场酒店之一“海市蜃楼”拥有巨大的铜像。截止2000年事业巅峰时,他们已经累计观众1000万人次,收入超过10亿美元。

如今,很多人是被维加斯的光环捧红的,但赌场却认为,维加斯世界娱乐之都的名声,是靠Siegfried和Roy捧起来的。

回到70多年前,Siegfried和Roy还只是两个做梦的孩子,在德国巴伐利亚大森林周围,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今年81岁的Siegfried受画家父亲的影响,他从小喜欢华丽和奇妙的事务。他很小就攒钱买魔术书,自学魔术,带着一身的手艺在欧洲各国游荡。

Roy出生在1944年的战火中,家乡离Siegfried不远。母亲生他时,母子二人差点就被炸弹击中。因为家里的叔叔阿姨是是德国不莱梅动物园的创始人,家人知道Roy非常痴迷于动物,在他10岁时开始允许他在动物园中与许多珍奇的巨兽亲密接触。

如果你读过《少年派》,那么Roy童年的生活几乎就和派一样。他习惯了和动物们生活在一起,并从动物园收养了一只小猎豹。

13岁那年,Roy离开家去探索世界,在无数艘从德国起航的游轮上,他与Siegfried踏上了同一艘船。那年,Roy和Siegfried一起应征成为游轮上的服务生。而老板在知道Siegfried会表演魔术后,同意让他给乘客们表演节目解闷。

两个德国少年很快就认识了,Siegfried便在几次自认为成功的表演后寻问Roy的感受。眼前这个13岁的孩子给他泼了好大一盆冷水

“观众们很喜欢你,你表演魔术的能力很纯熟。但说实话,我不喜欢。”

一个习惯了与狮子老虎长颈鹿一起生活的Roy,不会对礼帽中变出的兔子和鸽子感到惊讶。他问Siegfried:“如果你可以变出鸽子,那为什么不变出一只豹子呢?”

Siegfried对Roy的建议感到非常惊讶,但男孩一本正经地要带他去自己的船舱里看一看。打开房间,他才知道,Roy居然偷偷把自己的宠物猎豹带到了船上。猎豹对陌生的Siegfried很不友好,但Siegfried却因此和Roy越来越要好,两人开始共同讨论表演 ,甚至Siegfried邀请毫无经验的Roy成为了他的演出助手。

Roy最终因违反游轮规定携带动物,被赶下了船。但自从两人第一次一同登上舞台起,直到2020年5月8日Roy离世,他们再也没有分开过。Siegfried随Roy离开了游轮,带着他们的大猫,找寻更广阔的未来。

Siegfried回忆:“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和Roy将一起改变世界。没他就没有我,没有我也没有他。”

02

星途陨落,一生守候

在离开游轮不久后,Siegfried和Roy就开始研究与大型动物一起变魔术的方法和道具。并且成功在几次商业演出上抢尽了风头。两人一豹在全欧洲受到了欢迎,就连一年一度的摩纳哥慈善晚宴都专门邀请他们表演。台下坐着的是Grace Kelly,约旦国王,Frank Sinatra等王室名流和好莱坞巨星,就连他们也从没见过这样的演出。

Roy去世后,网友们在视频评论里

回忆自己看秀时的激动

很快他们就被法国著名夜总会巴黎丽都雇佣,但欧洲很小,想要名扬世界的Siegfried和Roy决定先得到美国观众们的心。

1990年,维加斯海市蜃楼赌场开始聘用他们,人气越来越旺,资金越来越充足后,赌场给他,们准备了一片林场,供一起演出的白虎,狮子们得到比在动物园更好的生活。一些幼崽甚至由Siegfried和Roy亲手养大。

【再次提示!当时美国没有私人养殖大型动物的相关规定,也没有那么强的动物保护意识。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还是切勿模仿,杜绝动物表演】

他们成为了维加斯的一线巨星,被国际魔术师协会评为“世纪魔术师”。在维加斯,一场既不色情,也不情色的秀是很难得到游客赏识的。但Siegfried&Roy和动物们的魔术表演面向全年龄,它很刺激新鲜,没有语言语言限制。

Roy负责构思天马行空的创意和与动物们合作,Siegfried则会想尽办法把Roy的幻想用魔术变成现实。这样的日子持续了13年,直到一场意外发生。

2003年,Roy 59岁生日的当天,两人决定在以他们名字命名的剧场里进行一场特别演出。当时Roy正和他合作了多年的白虎Mantacore一起绕场致意。

突然间,Roy走路开始踉踉跄跄,然后跌倒在舞台上。身后的白虎见Roy倒地用牙齿一口咬住他的脖子,将他拖下舞台。一瞬间Siegfried就知道他一直害怕的事情发生了,一边是驯兽师疯狂拉开老虎,一边是Siegfried满眼泪水地跑去查看Roy的情况。

直到幕布拉上时,观众们都还以为这是演出的一部分。但对于Roy来说,他中风了,颈椎还被老虎咬断,并且在失血过多的边缘徘徊。但在抬上救护车时,他还在和驯兽师说:Mantacore是一只很伟大的老虎,千万不要让它(因为我)受到伤害。”

幸运的是Roy活了下来,不幸的是,在进行了两次紧急手术后,他丧失了左半身肌肉的控制能力,走路和说话的能力。

这场意外的原因至今很难解释,有可能是老虎看到Roy倒地后产生了原始的反应,也有可能是当天大猫的状态本来就不好。但Siegfried和Roy都很明白这次袭击意味着什么,Roy的表演生涯结束了。

人人都在猜测Siegfried会怎么做,单飞?解散?但他们都错了。

Siegfried从来没有离开Roy的生活半步,自从有了钱,他们就在拉斯维加斯买下了一座庄园,两个人生活在这里。多年来,媒体一直没有发现他们俩与任何女性传出过绯闻。而这次Roy的意外,也终于曝光了Siegfried和Roy在搭档和知音之外的关系。

Siegfried和Roy曾经相爱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分手,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生活在一起,没有办法离开彼此。

事故发生后,Siegfried一边出去挣钱继续养家,给Roy治病,一边照顾无法活动的Roy的起居,帮助他复健的同时,庄园里到处都修建了方便Roy出行的轮椅车道,保证他可以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在他的精心照顾下,Roy出乎医生意料地恢复了部分行走的能力。

2009年,Siegfried和Roy最后一次同台,在Roy一瘸一拐地走过舞台后,Siegfried 把他变成了一只威风凛凛的漂亮老虎,而这只老虎就是当年咬伤Roy的Mantacore。

这场演出后,他们都离开了演艺圈,老虎Mantacore一直在大庄园里生活,安度晚年,直到老死。Siegfried回家专心照顾Roy,包括在Roy感染新冠期间,他还一直在与躺在医院的Roy联系,Roy去世前的最后12天,Siegfried在医院里陪他一起战斗。

这些年来,很多人都会问Siegfried一个问题:你不后悔吗?你不想单飞吗?还留在Roy身边有什么意义?Siegfried回答:

“他不是个只会坐着的废人,他告诉我如何生活下去。”

“Roy总是无所畏惧,他不怕爱,不怕悲哀,也不惧怕付出,珍惜现在拥有的东西。这是他教会我的事情,如果让我重新活一次,我会用同样的方式,做每一个选择,我什么都不后悔。”

Roy和Siegfried从未承认或否定过他们的关系,也许试图用任何词汇定义他们的感情本来就是肤浅的,Siegfried和Roy一生的故事关于爱本身。

03

此心安处是吾乡

一生不分离是很虚幻的誓言,但Siegfried没有失约。在Roy因新冠医治无效去世后,他们私下办了小型的葬礼。

在几十年前Siegfried一直希望老了可以回到德国,回到巴伐利亚,然后葬在故乡。但他现在再也不去怀念那里了。几周前,他将Roy的骨灰埋葬在他们庄园中的小教堂里,死后他要葬在旁边。

“今天,世界失去了一个伟大的魔术大师,但我失去了我最好的朋友”

“他的骨灰还在我身边”

这间小教堂是Roy生前张罗给Siegfried建的,就在他们的别墅中间。“我坐在那里感到很平静,因为Roy是安详地睡着,而无论我到哪里,他都还会在我身边。”

“我不再想回巴伐利亚了,Roy为我建造了这座庄园,他的身影无处不在,房子里,花园里。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这座拥有绿地,豪宅,教堂的庄园,由Roy按照他们家乡的风情建造,取名——小巴伐利亚。

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