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日本京阿尼纵火犯青叶真司自曝纵火原因

2020-05-28 08:00奇象网

(原标题:日本京阿尼纵火犯自曝作案动机 烧死36人仍未道歉反省)

【海外网5月27日编译报道】2019年7月,日本京都市动画制作公司“京都动画(京阿尼)”工作室遭人纵火,导致36人丧生,33人受伤。日本警方5月27日以涉嫌杀人、放火为由,将纵火嫌疑人青叶真司正式逮捕,并移送大阪拘留所。

综合日本共同社、《读卖新闻》等媒体27日报道,青叶在接受调查时承认了犯罪事实,并表示“这是出于对京阿尼的仇恨,我觉得如果使用汽油的话,可以杀害很多人。”有关嫌疑人对遗属和受害者的道歉、反省之辞,警方则表示“现阶段没有听说”。

QQ截图20200527215052.jpg

犯罪嫌疑人(时事通讯社)

逮捕当日,京都地方法院作出对其拘留的决定,青叶随后被移送到医疗体制完备的大阪拘留所。由于其烧伤严重,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警方在案件发生10个月后才对其实施了逮捕。

青叶涉嫌于去年(2019年)7月18日上午从工作室门口闯入,在一楼泼洒汽油纵火,杀害了工作室内的36人。事件导致33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1人目前仍在住院。日本警察厅表示,本案是平成时代以来遇难人数最多的杀人案。

京都动画27日通过代理律师发表评论称:“被夺去生命的伙伴们回不来了,受伤伙伴们的创伤也无法治愈。”

日本警方称,青叶被控制住时,曾声称“小说被剽窃”。此外,还查明他曾向该公司应征过与京都动画人气作品相同体裁的“校园类”小说。警方认为,他可能是单方面怀恨在心,正在进一步展开调查。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酱牛腱】

7月18日,日本发生京都动画纵火案。事发当天下午,我正好去日本动画协会办事。在那里,我每隔数分钟就听到电话铃声响起,看着接线姑娘口干舌燥地一遍又一遍回应道:“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接受采访”。在一次又一次的话语重复中,我感觉我的胃部下方似乎坠有一块铁,一块越来越重的铁。

过去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我喜欢的创作者或艺术家因意外去世的情况,但这次事件后,缠绕着我的情绪似乎与那些状况完全不同。在这种陌生的情绪感染下,我做的每一个动作,思考的每一件事情似乎都牵动着下腹部那块存在于空想中的铁,带来一阵阵的钝痛。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情绪恐怕并不是单纯的悲痛。

日本京阿尼纵火犯青叶真司自曝纵火原因

京都动画火灾现场(图/京都新闻)

日本京阿尼纵火犯青叶真司自曝纵火原因

火灾后现场(图/视觉中国)

而直到19日看到京都动画社长八田英明在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我才醒悟过来。

“来自于全国各地,有志于动画的年轻人们的未来竟然以这样一种形式落幕,我遗憾万分,无以言表。无论是对我司还是对动画行业,这都是巨大的损失。他们每一个人真的都是伟大而优秀的战友。”

这是一种绝望的情绪。

“异类”京都动画

八田英明是一位动画业内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即便是面对大量问题需要处理而面露疲惫的日本动画协会干部,提起八田社长时的情绪也稍微振奋了一些。

这位干部举出了一个略可作为慰藉的因素:八田社长出身于大型铁路企业,他的经营理念正直而真诚。在他的运作下,京都动画已然成为日本动画行业中的异类,其旗下动画师几乎都拥有京都动画正社员或是契约社员(合同工)的身份,交保交金,所以相信京都动画一定会为受害者做好善后工作。

日本京阿尼纵火犯青叶真司自曝纵火原因

京都动画社长八田英明(资料图/NHK电视台)

或许有人会抱有疑问,旗下动画师有社员身份很稀奇吗?公司招人天经地义,有什么异类不异类的?

然而在日本动画行业,这就是非常异类的案例。

绝大部分的日本动画师,他们从事业务的劳务身份在日语中叫做“个人事业主”,也就是我们俗称的个体户。在一般的动画制作流程中,动画投资方和动画制作公司签订合同,动画制作公司从投资方手中拿到制作经费,再将需要制作的部分按工作流程拆分成几百几千份订单发送给动画师们,动画师依靠完成订单的报酬维持生计。

换言之,绝大部分日本动画师都是“接单干活”,他们和动画公司的关系仅仅是乙方和甲方的关系,并不存在其他意义上的保障。如果普通动画公司发生意外事故,殃及在场的动画师,动画公司并不会发生任何赔偿和善后的责任义务。

而这一劳务形态之所以能在动画制作行业大行其道,其深层次原因在于动画作为一种大众商业娱乐产品,其单个项目的风险非常之高。或许五部十部动画里,除了一部外全都亏钱。当然,那唯一赚钱的一部,说不定就能把其他几部的亏空统统填平还有赚。但无论怎样,在大公司都要通过制作委员会形式来分散风险的时代,家小业小的动画公司又怎么敢对这大起大落的豪赌出手?最终结果便是导致大多数动画公司同样处于“接单干活”状态,无法在动画制作中占据主导地位。

简单来说,动画公司就是个包工头,有活儿没活儿自己说了不算。我有活儿就找动画师做,做完这一单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一单呢,到时候真没活儿了咱可养不起闲人,你说动画公司怎么敢和动画师签长期合同?所以不少日本动画公司里其实就没几个社员,有也都是负责管理制片的。管理职能只要在,有自家大项目了就拉几个个体户主创来开片,没大项目就拉几个个体户原画师帮别家打工糊口。而这也能够解答不少动画爱好者经常困惑的一个问题,为啥同一家公司的片,这部做得好,那部就做得烂呢?因为把控最关键质量的那部分主创的实力,其实和动画公司并不直接挂钩。

但是京都动画作为一个行业异类,他们不一样。

在经历了和其他动画公司一样给他人打工的一段时期后,依靠《凉宫春日》《幸运星》《轻音》等高质量作品的大获成功,京都动画成功成为包工头中的翘楚。而他们并未不思进取,而是试图摆脱任人摆布的包工头这一身份。

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凭借前几部作品积累下的第一桶金,加之日渐雄厚的制作阵容,配合京都相对东京较低的生活运营成本,以及在行业内树立起的良好口碑,京都动画开始向自身主导的动画项目进军。京都动画,要自己当老板自己做动画,自己当老板雇佣属于自家公司的动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