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俄罗斯“乌拉尔怪物”——外星人?乌拉尔辐射小怪物照片?

2020-05-27 19:34奇象网

1996年,俄罗斯乌拉尔地区发现一个奇怪生物——它的身高只有25厘米左右,洋葱头似的脑袋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嘴里能够发出“吱吱”的响声……没有多久,这个小东西就死去并且变成了一具木乃伊,随后发生了一系列与之相关的怪异之事。过去10多年里,俄罗斯学者对这个“乌拉尔怪物”进行了多次研究,试图揭开其真实“身份”。结果最终显示,它含有人类DNA。

俄罗斯乌拉尔怪物,外星人

1996年夏季,俄罗斯乌拉尔地区的车里雅宾斯克州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甚至引起世界关注的“大事”——位于该州西北部的克什特姆市卡利诺沃村发现了一个“怪物”,也就是后来所谓的“乌拉尔外星人”、“克什特姆小矮人”。

一切始于1996年8月13日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据卡利诺沃居民回忆,他们村有位名叫瓦西里耶夫娜.普罗斯维琳娜的老太太,由于孩子不在身边,她孤身一人居住。那天晚上,74岁的她正在休息,突然接到一个“心灵感应指令”,让她立即起床到附近树林的墓地去。

人们对“心灵感应”的解释很简单:普罗斯维琳娜精神有些问题,并且平时经常到墓地去收集鲜花。但奇怪的是,她确实找了传达指令的“人”——一个身高只有25厘米、长着两只大眼睛的小东西,正从墓地中望着她。

与其说这是个人,倒不如说是一个既有点儿像婴儿、又有点儿像某种小动物的东西——脑袋下圆上尖,就像分成四瓣的洋葱,由下向上合到一起,并且形成一个尖顶;嘴没有嘴唇,只是一个小洞;身上没有衣服,而是覆盖一层皮毛;长长的手臂上,长着锋利的爪子……

可怜的小东西不会说话,只是哀怨地发出“吱吱”声。于是,普罗斯维琳娜老太太心疼地把“他”带回了家,并像对待“儿子”似地对待、喂养“他”,还给“他”取了个名字——阿廖申卡。第二天,老太太逢人就说,自己在树林里捡了个儿子。

老人的儿媳塔玛拉有幸亲见了这个不同寻常的小生命。她回忆说:“丈夫谢尔盖当时正在坐牢,我每周都去看望婆婆一次。那天,我又照常去看她。当我准备把带来的东西放进厨房时,突然听她说‘该喂孩子了’。我当时在想,她准是又犯精神病了,这种情况以前经常发生。”

然而出乎塔玛拉意料的是,她看到床上有个小东西,而且正发出吱吱的叫声,更确切地说是在吹口哨,小嘴儿努成筒状,鲜红的舌头轻微颤动,还有两颗小牙清晰可见。

“我仔细看了看他,感觉并不像个孩子——褐色的脑袋,灰色的身体,皮肤没有纹理;眼睛大大的,但是没有眼皮,瞳孔一会儿放大、一会缩小;他没长耳朵,只有两个小洞;肚皮光滑,没有肚脐;手脚细长,小腿儿整齐地叠放着;‘他’没有生殖器,因此分不出性别。”

塔玛拉问“这个怪物是从哪来的”,婆婆回答说是从树林里捡的。她往小东西嘴里放块硬糖,“他”立即开始吸吮起来;用小匙喂水,“他”也喝了下去。“我当时想,这只是个小动物。”塔玛拉的母亲加琳娜也见过活着的阿廖申卡。她说:“我也经常去普罗斯维琳娜家。她脑子有病,儿子又在坐牢,因此我有空就去看她,给她带些生活用品,帮着整理一下家务。她虽然有病,但从来没有恶意,也能照顾自己。”

那天,加琳娜又去看亲家母,突然听到另一间屋子里好像有小猫在叫,于是就问:“你是不是养猫了?”普罗斯维琳娜回答说:“没有,是个小孩儿。”“什么小孩?”加琳娜惊讶地问。“阿廖申卡,我在树林里捡的。来吧,我让你看看他。”

加琳娜跟着亲家母来到隔壁房间,看到床上横放着一个小布包裹。“普罗斯维琳娜打开包,我看到一个古怪的东西!起初我还以为是幻觉,揉了揉眼睛再看,他仍然在那里。我大着胆子走到近前,看到他也在看我,而且还吱吱叫着,就像地里的黄鼠,只是声音小了些。”

加琳娜发现,阿廖申卡没有下腭,只有一层薄皮。普罗斯维琳娜给“他”吃小块乳酪,“他”先是吸吮一会儿,然后就咽下去了。加琳娜还注意到,“他”的身体散发出一股甜甜的、有点像是花露水的味道。

据加琳娜回忆,阿廖申卡存活了大约三周,或者更长一段时间,而“他”的死完全出于意外。她说:“我认为‘他’应该是饿死的。普罗斯维琳娜后来犯病被送进精神病院,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碰巧塔玛拉当时去了外地,而我也没时间去她家照顾‘他’。那时又有谁能想到,这个怪物对科学研究有这么大的价值。”

阿廖申卡活着的时候,并未引起人们的多大注意,村里人虽然知道普罗斯维琳娜捡了个“儿子”,但是都没有多想,也没有人向警方报告;按照她儿媳塔玛拉的话:如果阿廖申卡真的是个小孩,自然应该向警方报告;但它只是个不为人知的小动物,因此也就没有这个必要了。直到当地一名**偶然发现了阿廖申卡的尸体,“他”曾经存在的事实才引起各界的关注。

叶夫根尼-莫基乔夫大尉是克什特姆**局调查员。他在调查一个电线盗窃案的过程中,认识了当地一个叫弗拉基米尔.努尔季诺夫的人,此人后来向他透露自己有个外星人遗体。莫基乔夫当然不相信这是真的,于是他就拿来一个布包,当场把遗体展示给莫基乔夫看。

努尔季诺夫告诉莫基乔夫,自己是从普罗斯维娜家搞到这东西的,他早就知道老太太家有个阿廖申卡。在老太太精神病发作被送进医院后,他想起那个奇怪的东西还被留在家,于是就去找“他”,结果发现“他”已经死了,尸体上还爬满了蛆。他把蛆弄掉,用酒精清洗,然后放在太阳下暴晒。很快,阿廖申卡就成了一具木乃伊。

莫基乔夫意识到事情很重要,就要求努尔季诺夫不要告诉任何人,并且让他保管好尸体、别转交给任何人。回到**局后,他把此事告诉了搭档弗拉基米尔.本德林少校,后者开始对这个案子展开刑事调查。其间,还把尸体放在布上拍照存档。上面几楼贴出的那些图片便是这些照片。

神秘生物的出现从一开始就引起了俄罗斯著名的不明飞行物专家瓦第姆·车诺布若夫的注意。他从包裹神秘生物的布匹上取出了些许纤维,将这些纤维送往莫斯科普通遗传学研究所做了DNA检测。 

经过8年的详细研究分析,2004年4月15日,瓦第姆·车诺布若夫正式声明:“从包裹该生物的布匹上取出了纤维上沾有的血迹分析,这一所谓的神秘生物应该具有人类的DNA。我们证实了这一生物应该是一名早产的女婴,她的古怪形状可能是由于当地居民受到核辐射的影响而产生了基因变种。科学家们正对此做进一步的研究。”车诺布若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