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解密 >

秦二世胡亥是怎么死的 秦二世胡亥和赵高是怎样的关系

2020-05-26 19:29奇象网

胡亥虽然是秦始皇的儿子,但不是长子。从权利和财富传承的角度来看,他并不能继承老爹的皇位和财产。这方面,不仅老爹秦始皇没给他这个特殊照顾,胡亥本人也没有这个能力,更没有这个想法。论说,老爹死后,他遵照老人的遗嘱,本本分分、安安稳稳地过他应该过的日子,也还不错,然而,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他轻信了一个人。

秦二世

秦二世

这个人叫赵高。赵高本是个阉人,但又是一个极其阴险极其狡猾的人。秦始皇南巡途中得病,临死前留下遗嘱,要长子扶苏带兵回咸阳,守候丧葬,继承家产和皇位,并要赵高速速派人将信送给扶苏,但是居心叵测的赵高截留了这一重要信函。秦始皇死后,赵高先是与李斯串通在一起,然后找到胡亥,对他进行了全新的人生诱导。

这天,赵高拿着御书去找胡亥,对胡亥说:“主上驾崩,并无诏书分封诸子为王,而独赐长子书。长子扶苏一到,即皇帝位,而公子无尺寸之地,为之奈何?”意思是说,你老爹皇上已经死了,可是并没有立你们几个弟兄为王,也没有给你们任何财产,而是把江山和家产都留给了老大扶苏。扶苏一旦到了,就成了皇帝,而你什么也没有,这该怎么办呢?

很显然,赵高这是在诱导胡亥想办法改变这一结果。这时候的胡亥,实事求是地讲,还真没有这种想法和打算。他说:“我知道,皇上最了解自己手下的大臣,老爹最熟悉自己的儿子,既然老爹做出这样的决定,自有他的想法和道理,我当儿子的只管遵守就是了,没有什么可以议论的。”意思是说,我没钱没地,是老爹的安排,这事儿与你无关,你就别再瞎操心瞎议论了。

看到胡亥如此愚笨,赵高并没有就此罢休,他继续进行深入诱导:“不然,方今天下大权,存亡在你、我及丞相三人,愿公子早自为谋。人为我所制,与我为人所制,情况大不相同。”意思是说,公子啊,可不是像你说的这样啊。当今天下的财富和大权,究竟归谁,在于你、我和丞相三个人。希望你早为自己打算。手中有权有钱,管制别人,和手中没权没钱,被别人管制,情况是大不同啊。

这话,胡亥是听明白了,但是,他仍然在犹豫,因为他还在坚持自己已经形成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他说:“废兄立弟,是为不义;不奉父诏,是不孝;自问无才,因人求荣,是不能。三者背德,天下不服,如若妄行,必至身殆国危,社稷也危在旦夕了。”这话说得多好啊,如果胡亥按照这一说法坚持下去,即便为赵高所害,也会留下一世英名,遗憾的是他没有坚持下来,最终被赵高所说服。

赵高

赵高

对此,赵高并不为他的言论所动,继续力劝胡亥:“臣闻汤武杀其主,天下称义,不为不忠;卫君杀其父,国人皆服,孔子且默许,不为不孝。从来大行不顾小谨,盛德不矜小让,事贵权达,怎可墨守?顾小而忘大,后必有害,狐疑犹豫,必然后悔。愿公子当机立断,必会成功。”

赵高这番貌似替他考虑的话,说得胡亥有所动摇。“今大行未发,丧礼未终,怎能以此事,去求丞相?”赵高见状,心中暗喜,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当即表示,这事儿不用你操心,全包在我身上,并立即去找丞相李斯商议。

自此,胡亥算是上了赵高预谋好的夺权贼船。这是他的人生路上犯下的第一个致命错误。你想手中有权,干一番事业,当然可以,但是,为什么非要违背父命,干抢班夺权的勾当呢?你想建立同盟,经营人生,当然也可以,可为何偏偏和赵高这样的人成为合伙人呢?

秦二世胡亥究竟是怎样死的?

问题恰恰就出在太史公司马迁《史记》身上,他摆了个乌龙,在《史记》中给我们留下了两个迥然不同的版本。第一个版本见于《秦始皇本纪》,第二个版本见于《李斯列传》。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版本:

陈胜、吴广起义之后,举国大乱,秦二世先被赵高蒙蔽了一段时间,后来纸包不住火了,他才得悉实情,因此越想越生气,立刻派宦官去责备赵高清剿关外盗贼太不得力。

赵高深知秦法的厉害,对于“办事不力”的罪名,朝廷问责可重可轻:重则可以砍头灭族,轻则只是虚惊一场。赵高结冤树敌太多,等着食其肉寝而其皮的人满街都是,他很害怕,于是将咸阳令阎乐(他女婿)和郎中令赵成(他弟弟)找来,晓以利害,定下毒计:郎中令赵成作为内应,诈称有大贼犯驾,然后阎乐率千余名官兵追捕而至,一直追到望夷宫的大门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卫队长,冲进宫去,后面的文章就好做了。

宫中全无防备,阎乐率领的官兵没有遇到任何有效的抵抗,毫不费劲就杀进了秦二世的寝宫,放箭射他的帏帐。胡亥气得七窍冒烟,让手下人拼命,到了这步田地,平日那些唯唯诺诺的奴才全不管用了,一齐作鸟兽散。只有一名宦官仍留守在胡亥身边,胡亥逃进内室,用责备的语气对他说:“你干吗不早一点把赵高的胡作非为告诉我?竟让我落到今天这么悲惨的境地!”这蠢家伙真是至死不悟,居然责怪身边人不进谏,他杀掉的忠臣还少吗?阎乐急着履行完程序,好回去向赵高复命,他历数胡亥的罪恶,准许他自杀。死到临头,胡亥仍不断降低自己的要求:见一下赵高?不行;降为郡王?不行;贬为万户侯?不行;黜为庶民?不行。他的哀求全被阎乐驳回,万般无奈,只好伏剑自裁。

关于秦二世胡亥之死,太史公司马迁给出的第二个版本更像是历史传奇小说,加进了许多虚构和想象的成分,还添入了神秘的佐料,因此可读性大大增强。

秦二世入住望夷宫的第三天,赵高命令宫外的卫士全部换上白衣服,手持武器,面朝宫墙站立。他跑进宫去,装出一副极度沮丧的神情,对秦二世说:“关东的盗贼已蜂拥而至!”

秦二世登楼一看,竟全是身穿白衣银铠的士兵,仿佛从天而降,自己的卫士却连半个鬼影子都不见了。他信以为真,顿时大惊失色。赵高赶紧半劝半逼秦二世胡亥伏剑自杀。估计他还说了这样的话:“陛下是万乘之主,万万不可落入贼兵手中,辱没天子的尊严!”秦二世胡亥真够听话,就这么乖乖地自杀了,都没想过让“忠臣”赵高死在他前头。

胡亥断气后,赵高立刻解下那方代表最高皇权的玉玺,佩带在自己身上,赶回咸阳宫,急于登基。可是百官不从,他上殿,殿堂也像是发生了地震,摇摇晃晃,似乎就要倒塌。赵高眼看天意不赞同他篡位,群臣不听从他称帝,只好作罢。

太史公给出的第一个版本是阎乐逼死了秦二世,第二个版本则是赵高骗死了秦二世。作为公认的信史,《史记》居然留下如此明显的破绽,着实令人不得要领。

第一个版本,尤其是秦二世谈判时的弱智表现,极具画面感,也表现出了人性最真实的一面。难道嗜血魔王也会有人性?没错,他们的人性往往只在大祸临头时才以极其弱智的方式透露出些许端倪。

此后,子婴刺杀赵高,司马迁也提供了两个不同的时间,一是在子婴登基之前(见《秦始皇本纪》),二是在子婴即位之后(见《李斯列传》)。这道题目的答案同样令人挠头,没法子,你也得闭上眼睛任挑一个才行。

“历史是一本糊涂账”,此说由来已久,真不是瞎掰的。太史公司马迁下笔严谨,他著史时距离秦朝灭亡尚不足百年,许多史实就变成了一团理不清的乱麻,歧说难证,传言莫辨,他只能两存其疑,不作个人的臆测和武断。更久远的历史又有谁说得清?历史是粗线条的,我们若猛抠细节,只会自讨没趣,大失所望。

冯友兰曾改造胡适的话说:“历史像个‘千依百顺的女孩子’,是可以随便装扮涂抹的。”这话仅仅说对了一半,试举秦二世、赵高为例,他们是怎么死的?死在何时?可能会有不同的版本,但胡亥是暴君,赵高是奸贼,这个评价却十分明确,没有争议,盖棺之后也就不能任人“随便装扮涂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