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十大最恐怖短篇鬼故事:超吓人的鬼故事短篇有哪些

2020-05-23 09:03奇象网

一、《恐怖鬼故事之画人头》

半夜时分,一扇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睡衣的男子,他拿着一个马甲袋,小心翼翼地将一把刀藏在了睡衣里面,摇摇晃晃地出了门……

图片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那个人手里拎着马夹袋,摇摇晃晃地进了屋。

7点了,女子醒了过来。她躺在床上回头一看,枕头旁边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染红了被子和枕头。

她无奈地笑笑,提起人头走向一个房间。在经过另一个房间时,她看到男子穿着睡衣还在打鼾。

她洗漱完毕,一边听着收音机一边吃早餐。新闻上说,这个月本市已经发生了十多起凶杀案,死者皆是被凶手用刀割下了头。她摇摇头,又是一阵苦笑。

吃完饭,她走进了刚才放人头的那个房间。

这个房间里,摆放了相貌各异的人头,全部清洗干净密封在了一个个透明罩子里。

女子在一个画板前坐下,拿起画笔开始画人头。男子其实就是她的男友,两人同居以后,她对他说自己想画人头,本来想让他买个模型的,结果他话还没听完就跑了出去,等回来以后就拎了个人头。女画家吐昏过去了,开始怀疑这个男的是否有神经病。后来,男的每天晚上摇摇晃晃地梦游出去给女画家砍人头,每天晚上一颗。刚开始,女画家回头看见人头时吓得滚到了床底下,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

这天,女画家画着画着就疯掉了,还把自己画的人头藏了起来。几天以后,女画家死在街头上,是被车撞死的。

男人悲痛欲绝,来到女画家的画室,看到她的画笔、画板……忽然,男人的哽咽戛然而止,他看见那些密封起来的人头不知什么时候全都变得面目狰狞起来。他颤栗着查看,却发现那其实是女画家藏起来的作品。他松了口气,想取下画稿仔细端详,但是当他看到画稿后面真正的人头时,他明白了女画家疯掉的原因。

二、《短篇恐怖故事之体育馆》

图片

我叫石岩,是xx广告公司的老员工,因为是老员工所以平时上班也很轻松,打印下广告复制些东西打发打发就可以下班了。

今天星期六,我约上好朋友王丽丽去打羽毛球,整整上了一周的班好不容易休息得去锻炼下身体,给丽丽打了电话说在体育馆门口等她,半小时后终于到了,我嘀咕了她就一起走进去了,“丽丽,我觉得今天好奇怪啊,平时礼拜天人最多了,今天怎么这么冷清呢,连保安都没看见一个。”

“哎,我说,你可别吓我啊,听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进去了,要不我们还是走吧”“走什么嘛。好不容易休息你就当陪陪我呗。”丽丽看着我可怜的表情答应了我,走到3楼羽毛球馆的时候,一男的突然从厕所冲着出来往楼下跑,脸上充满了恐惧,像是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眼睛瞪得特别大,满头的汗水,我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没素质撞到人也不说一声。

没想那么多,拉起丽丽往更衣室去换好衣服就走了进去,羽毛球馆大妈盯着我们看了好一会儿,那眼神感觉像和你有杀父之仇一样,看的我直起鸡皮疙瘩,然后用冷冷的语气说道“打球吗,今天空场你们自便。”我心想不对啊,这大妈平时不是这语气啊,而且这里一到礼拜天人特别多,今天怎么会空场呢,一种莫名的恐惧布满了我的内心。

突然肚子有点疼,我叫丽丽在里面等我去上个厕所,厕所门下边不是完全遮掩的,有人路过可以看到他们的脚,我正无聊盯着门口看呢,突然一双脚慢慢的从上边吊着下来,我猛的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天花板,什么都没有那门口怎么会有双脚,我心想是不是丽丽捉弄我呢,叫了几声没人应,再看门口那脚已经停在门口一动不动,好像还有个声音再说“快走,快离开这里。”声音很小,却很清晰,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我紧闭着呼吸生怕弄出一点声音,门慢慢的打开了,我看到...我看到“她”全身都像是烧焦了一样眼睛掉在外面,空洞洞的瞳孔,蛆虫在眼睛里不停的扭动着,嘴唇全往外翻漏出了黑黑的牙齿,头上还冒着烟,全身肌肤破烂不堪还带着一股烧焦味,我被内心的恐惧慢慢的占据最终被吓倒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丽丽坐在我身边说“我看你很久没出来就去厕所叫你,一进厕所就见你晕倒在门口我就扶你来医院了。你怎么晕倒在厕所里了?”我实在不愿回想起那恐怖的一幕就说不小心摔倒了,正当准备起身要走的时候医院电视上放了一条新闻。

xx市体育馆昨晚凌晨无故起火,烧死内在员工8人,唯一奇怪的是体育馆内今天白天并没有燃烧过的痕迹,现在一片狼烟。我看到这里强忍住恐惧拉起丽丽就回家。

三、《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图片

A君最近新交了一个女朋友,他们是在距离A君家附近的一条马路上认识。

当时,女孩走在那条马路上,来来回回似乎一直在找什么东西。这个时候,A君出现了,女孩就突然拉住他,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A君被她看得有点不知所措,忙问女孩有什么事情吗?

女孩摇摇头,只问了一句:“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A君虽然有点不敢相信,也不明白这样可爱漂亮的女生为什么会突然找到自己,并要求自己当她的男朋友,但看着女孩无辜的表情,他还是不忍心拒绝。之后俩人就这样作为男女朋友慢慢相处开来。

这天他们散步又走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马路上,夜色昏暗,女孩突然开口:“亲爱的,你知道这条路上曾经发生过车祸吗?”A君突然想起多年前自己在这条路上发生的事情,那天他多喝了几杯,开车回家,就在这条路上,恍惚中好像撞了个人,但当时自己太害怕,就径直开车逃逸了。

想到这些,A君有些忐忑:“以前,我好像在这条路上撞过人,不知道那人现在怎么样了?”女孩听了这话,笑靥如花道:“那个被撞的女孩,因为夜晚,无人施救,血一直流一直流,最后就死掉了。”A君听了这话,突然感觉一丝凉意,女孩继续说道:“你知道吗,那女孩多年轻,她都还没有找男朋友,没有谈过恋爱,就这么死去了。不过不要紧,她现在找到了......”

四、《恐怖爱好》

图片

我是个奇怪的人,喜欢在网络上收集恐怖图片。

尤其是血淋淋的图片,像一根根针,狠狠扎在头皮上。这是变态的刺激感。

我买了很多面具,畸形的,扭曲的。到了半夜的时候就把它带在头上吓老公。

他每次都会尖叫,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在网购上相中了一个男子的面具,据说这是用死人皮做出来的。我没有相信,这些商家为了生意什么都编的出来。不过确实做的很逼真,于是我决定把它买下来。

又是一个鬼节的夜晚,我把人皮面具带在脸上,湿湿凉凉的贴着我的肌肤。

有几分黏,像胶水一样。

悄悄的潜进卧室,掀开床单,却看见一个陌生的没有脸的男人躺在我家的床上。

我的电话响了,我颤抖着按了接听键,话筒里传来老公的声音:“老婆,今晚公司加班,我不回来了。”

啊!深度的恐惧让我忍不住想要逃跑。

可是那个陌生男人已经站起来,揪住我的头发,“哈哈,那么喜欢我的脸吗,那就一直戴着吧!像我这样死于车祸的人,还能借你的身体重生还得感谢你老公呢。这个收集尸体剥下面皮做成恐怖面具的人。”

我挣扎着想跑,可是那个男人死死的拽着我的头发,用力的一扯,我感觉我的脸被撕下来了。

在我最后的呼吸声里,我清楚的听到他说:“既然你那么喜欢面具,那我就把你做成面具吧。”

以前,我喜欢收集图片和面具。

现在,我被放在网上等待别人的收集。

你,会是我的下一个替身吗?

五、《捡回了一个吊死鬼》

图片

妈妈说,不要随便捡外面的东西回来。

她每天都这样说,可是我七岁的生日过完以后,她就不见了。

而爸爸每天都在家里喝的醉醺醺的。

我从家门口发现了一捆粗麻绳。

我把它带回了家,而爸爸没有再喝酒,他每天都盯着麻绳看。

那种眼神是一种死亡的恐慌感,他丢了好几次,而我每次都会把它捡回来。

这一点他并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爸爸用这捆麻绳在家里的客厅横梁上上吊自杀了。

大伯来办爸爸的后事,他住在我们家里。

晚上他要守灵,却看见一男一女用绳子上吊自杀的场景。

他被吓疯了。

之前他把那捆绳子丢在了垃圾桶里,又被我捡回来了。

妈妈说,不要随便捡外面的东西回来,但是犯老毛病的我捡回了一个吊死鬼。

六、《人吓人》

小y生性胆小,深信世上有鬼。经常对朋友的说一些关于鬼的禁忌,有时朋友觉得她神经兮兮的。

有几个的朋友想跟小Y开个玩笑,叫和小Y同居的一个朋友装鬼吓唬她。“不知道会不会吓到哭呀?哈哈!!”

“说不定哦。”

“小Y会不会生气?”

“不会的,只是开玩笑而已。”

当天晚上,小Y的朋友,拿着小Y家的钥匙,溜进了小Y家。朋友穿着白色的吊带裙,脸上涂着厚厚的份,画着红色口红。朋友站在小Y床前,看着睡着的小Y窃笑着,故意放低声音,慢慢的说:“小……Y……小……Y”

小Y轻轻醒过来,看见装鬼的朋友:“啊……有鬼啊……救命啊。”小Y吓得立刻掉下床,拼命地朝着门口爬去,掏出了家门。

朋友擦掉脸上的粉,笑得花枝乱颤。

几天之后,小Y和朋友聚会,说起这件事。“小Y,你那天是不是吓得尿裤子啊?”

“你们也太坏了。”

“小Y,你现在还相信有鬼吗?”

“我信。”小Y意味深长的笑着。

“为什么?你还相信?”

“你们知道么?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个鬼是你装的。”

“什么?你早就知道了?那怎么吓得那样?”

小Y看着那个装鬼的朋友,接下来的话另众人浑身发麻:“因为……我看见……有五个人站成一排……”

七、《女鬼复仇》

你知道快要被杀死的感觉吗?

今天一大早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妻子把我绑在床上,微笑着用菜刀从我咽喉的地方划到肚子上。

这两年总是应付饭局,肚子已经囤积了很多脂肪。

那把菜刀应该很钝,不然我早就被开膛破肚了。

我讨好的笑着,老婆,你这是要干嘛啊?

妻子的眼神有些疯狂,我要把你的心脏打开,看看里面是不是藏了小三。你最近总是夜不归宿呢。

图片

我说,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在忙。

她阴恻恻的笑笑,证明给我看吧。

刀,一点点的把我的皮肉割开。

我疼的满头大汗,突然回想起来。我还没有结婚,哪儿来的妻子!

睁开眼,原来只是一个梦。

可是手脚却被捆绑在了床上。

身边,却多出一个女人,她的手上正握着刀笑意盈盈的看着我。

我大声的叫到,你是谁!

她说,两年前,在这个屋子里。你就是这样杀死我的。

记忆顷刻回到我的脑海里,她是我的女朋友,两年前我怀疑她有移情别恋,所以在我们的出租屋里杀死了她..

如今她又回来了,不是因为想我,而是为了复仇......

八、《夜晚别一个人走》

小时候听老一辈的人讲,世上有很多种鬼,什么冤鬼、怨鬼、幽鬼、死魂灵等等,其中最属怨鬼最厉害,不过这种鬼很少但一见到就会遭到大难。小孩子本来是不信这些的,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改变了看法。

记得小时候,每年总有那么几天家里要去三叔公家里住几日,但三叔公家在山沟里,那里人烟较为稀少,只有几个小村庄坐落在这片广阔的山区里,那里的人都很迷信,总相信世上有什么鬼了神的,有什么大病上不了医院就去找什么大神半仙巫婆之类的看,虽然基本上都是无功而返,但那些地方依旧是香火不断。

三叔公村里有一名很争气的大学生,叫志国,毕业了在城里某著名高中教书,在各个村的口碑都是相当好的。一天他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他父亲病危,让他赶紧回家看看。志国接了电话,在上完当晚的课后,就坐车直奔家里,由于村庄地处偏僻地区,下了车还得走好一段山路才能到村子,所以晚上基本没人走夜路,不怕鬼怪也怕遇见猛兽啊。志强由于思父心切,就急匆匆地走进了山地。

当晚志强回到了村子里,神智且变得不清晰起来,老是说胡话,一会哭一会笑的,村长见了赶紧请了本村著名的巫婆,巫婆看后大惊,说:“是遇见鬼啦,怨气还这么重,赶紧驱鬼吧,不然就要死人了!”

于是大伙一同忙碌之后,志强终于睡着了,我们这些看着有趣的小孩子,也被大人叫回了家。

后来听说志强病好了,只是人变得木讷了许多,喊他一声,半天才给你回句话。后来听叔公说:“志强回来看见一个山坡上有人,走过去看,才发现那人大半边脸都碎了,眼珠子也掉了出来,结果回来就这样了。那里当时刚死过一个人,是一个姓章的男子雨天给怀孕的老婆找接生婆,结果不小心落下山坡摔死了,可能是没见到孩子吧,怨气太重,恰巧又让志强碰上了,才发生了这种事。”

这并不是我杜撰的,因为我现在还可以记得起巫婆用渔网捆住志强做法的样子,我不是宣传迷信,我只想告诉大家,深夜千万不要一个人走夜路!

九、《水鬼》

图片

在我们村东头,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大坑,大概有2米多深,10米多宽。每年到了夏天雨水季节,大坑里就积满了水,于是总有很多人来这里游泳。大部分都是十四五岁的少年。几乎每年都会有小孩在大坑里被淹死,所以每家大人都不准自己的小孩去那个大坑里玩水,但一不留神,还是管不住贪玩的孩子。

军晓是我大伯家的孩子,比我大3岁。他以前常常到那个大坑里玩水,而且很会凫水,狗刨啦扎猛子啦在他们那群孩子里面算是能手了,但是在目睹了一次事故后就再也不下水了,也不让我靠近那个大坑。

那是在他7岁那年夏天的中午,连着下了两天的大雨,大坑里积满了水。雨过天晴,艳阳高照,军晓跟他的一群玩伴来到了大坑玩水,他们有6个人,其中有一个叫二健的人跟军晓同岁,水性也很好。他们到大坑边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玩水了。于是,一群人迫不及待的就往水里冲。大部分人还是在靠近岸边较浅的水里玩,中间水太深,很少有人游过去。

那天他们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转眼天就快黑了,几个人准备要走了,军晓回到岸边看见二健竟然游到中间深水区里了,背上竟然背着一个人,像是个小孩,满脸泥土,头发紧紧地贴在头皮上,满是污垢的双手捂着二健的眼睛。军晓吓得大喊。二健好像什么都听不见,继续往前有,然后就只见他身子忽地沉了下去,在水里挣扎起来。军晓哭喊着“有人把他按下去了”,旁边的孩子们全都吓得不知所措。

这时候,有人反应过来“快去叫大人来!”

军晓他们才回过神,赶紧穿上衣服,一个去叫二健的家人过来,剩下的就去叫附近的大人来就救二健。等到军晓他们回来,水里早已不见了二健的身影,等人们把二健从水里打捞上来,二健早已没了呼吸。

听说发现二健尸体的时候,他的大半个身子已经埋到了坑底的泥沙里。二健他娘抱着二健的尸体哭得不省人事。当天晚上军晓莫名其妙地发了一夜的高烧。后来听村子里的一个风水先生说,这个坑里有个吊死鬼,就是所谓的“水鬼”,拉二健下水是为了找替身。此后,军晓就再也没下过水,路过大坑的时候,还会心有余悸。

十、《人头》

丁凯到某地出差。忙了一天后,他筋疲力尽地回到宾馆,走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洗澡休息一下。走到门口发现门居然没锁,只是摇摇头责怪自己太粗心,也没多想什么。进了房间稍稍冲了个凉便倒头就睡了。深夜,他迷迷糊糊感觉自己的右手搁到了什么硬物。迷糊之中,他想:住的可是星级宾馆,清洁人员怎么也这么不负责任,不收拾干净。看来明儿个得好好找他们经理反映一下。

因为和客户应酬,酒喝得有点多,脑袋也重的要命,他也就没顾忌太多。只是潜意识地将东西往床下一推,继续呼呼大睡。

第二天,由于要赶时间,甚至来不及洗漱,急急忙忙地就退了房。没过多久,他就听到有人在议论,说他住的宾馆出现了命案,凶手很快就落网了。

他一惊问道:“你知道是哪个房间吗?”

路人:“听说是112。”

丁凯心有余悸道:“那天我也在那家宾馆,我住的是114。”

路人:“我还听说,凶手交代他一潜进去,就把睡在床上的房客的头一刀砍了下来,然后立刻拿着值钱的东西仓皇离开,不过奇怪的是被害人的头是在床底下发现的,凶手没有理由撒谎。”

这时,他突然想起112就在114的对面,时常有分不清方向的住客走错房间,细想起来当晚他搁到的东西就是圆滚滚的。他连忙抬起右手一看,全是干透了的血渍。他急急收回手,但是路人还是看出了端倪,伸出脖子想探个仔细。

不料一扭动,路人的头一下子从脖颈上掉了下来,滚到他的脚下,嘴巴还是一张一合的:“不是自己的身子就是不够默契。”

图片

那颗人头幽幽地在他的裤管吹着冷气:“先生,你的睡相真不太好。我是来问问你,那晚你把我的身体踹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