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日本少女第一次援交过程自述:我的16岁援交手记

2020-05-16 03:06奇象网

十六岁那年,我做过援助交际。

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把那时候复杂的心境,重重叠叠地包裹起来,暗自深锁在内心深处。一个自甘堕落的少女,为了想挽回自己的人生,花费了数不清的时间反覆挣扎。援交时,我真的把所谓的自尊心抛到遥远的天际之外了。 

=当时,我是一个产品。在价格上,最廉价时只有五万;最高时,可达到二十五万日币。

一年又六个月的援交日子,照理说,手上应该拥有近五百万日圆存款才对。可是,目前的我却是口袋空空。想我最最风光的时候,衣橱里的服装堆积如山。唱机转盘、调音器和三百多张的CD和唱片;Prada、Chanel等名牌的鞋子就超过二十双;毛草 Rabbit的两件,mouton也有两件;各款式的皮包更是多到无以计数。琳琅满目的高级精品,满足了我的物欲。这些高贵的东西,都是我用身体交换而来的。可是,现在它们全都不见了。在东京的繁华商圈,我开著令人瞩目的红色跑车,住的是达官显要群聚的豪华公寓。打开房门,宽敞无比的柔软名床、翻滚徜徉在令人心荡神驰的亚麻丝床罩之上…这些东西总会立即映入眼帘。

但,前些时候还确确实实摆设在这里的东西,现在却已经毫无踪影,只留下一片回忆,静静浮荡在空气之中。这十年来,对于从事援交,我无时无刻不感到内疚。积压在内心深处的援交沉渣,当我和新男友相识时,或者开始一项新工作时;沉淀许久的罪恶渣滓开始发酵,每一丝不安的念头拉住我的后腿,使我的行动更消极。纵然能用许多虚假言语巧妙地粉饰,可是,我自己绝对无法隐瞒另一个自己。即使,越是将援交时期的回忆刻意消除,越是会感觉自己的一部分也被剥夺了一般。在我的履历表上,有个空白的部分。

我必须努力寻找一种东西来弥补。既然如此,那么就把事实全数曝光,总可以吧。能吗?真的可以这样做吗?真的要我说:「我曾经从事过援助交际。

因此,我的心理变得不健康;时时刻刻躲在家里、有时从事酒吧服务员,却从来也不曾认真过,迷迷糊糊地活到今天。这样糟糕无比的我,你能够认同吗?」这般邋遢的我,你能接受吗?

这样询问、这样的我,你还敢爱吗?我还能继续这样活下去吗?我经常隐忍著呐喊的渡过许多无言的日夜,会这样钻牛角尖、思考人生的人,绝不只我一个。而像我这样的人,只要稍微寻找,不论多寡,应该可以得到一个数字,那会是少女们曾经从事援交的数字。

只想把自己一度想自我否定的部分,在这本书里,充分地抒发出来。到底是要背负著内疚活下去,或者是痛痛快快地把过去的事全部抖出来。两相比较下,哪一种能使自己心平气和呢?经过一番思索,我总觉得还是尽情倾吐自己比较自在。与其将过去自我堕落时所烙下的伤痕,永远留下难看的疤,时时让它引发痛楚,还不如就这样曝晒在大太阳下,让它一点一点痊愈。

如今,朋友已离我远去,亲戚家人也避之唯恐不及。连自己都不想认同自己的一部分;连自己都不接受自己的过去,却老是责备周围的人。思索终归是思索。自己一旦遭到否定,我通常会马上逃离。我连自己都无法对待这样的自己。援交、兴奋剂、进食障碍、自我禁闭、离家出走和夜晚的行业……就在这些情境中不断翻来覆去。越是受到折磨痛苦,越是堕落,最后也想不出办法解脱,何况是挽救自己。在街上游走时,不想和认识的人见面,只好尽量避免在会和他们遇见的时间外出。

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就会产生自卑感而当场逃离。充满了自卑情结和仇恨嫉妒,这就是当时的我。为什么堕落到这种地步呢?为什么总是事事不顺遂呢?虽然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可是,它却一步一步地剥夺了我的求生欲望。然而,对一切感到草率马虎,当前的事、过去的事和未来的事,都无法理解时,我却还是想活下去。第一次把这件事,毫不隐瞒地开口说出来的时候,才了解到还有信赖和爱。一直到目前为止,只会欺骗人家的我,居然还保存著;不能轻易地辜负宽恕过我的人的心境。

我还生存在这世界,而且这个地方离幸福并不遥远。就和堕落时一样,这次的悔改也是一步步的往上爬。堕落时五年,悔改也五年。十年的岁月就耗费在那里。从下海从事援交至今,正好是十年岁月。下面将叙述的故事,都是赤裸裸的事实。或许那是一场梦呓也说不定。因为,过去的我,必须将它美化,随心所欲地编造这段人生。

此书只适合18岁以上人士阅读!

《我的16岁援交手记》

震撼日本与邻国的社会真实题材《我的16岁援交手记》。本书由作者自述一个出身中产家庭、在东京就读明星高中的16岁清纯女生,怎样在情色泛滥的日本社会里,受同学诱惑而从事援交的经过。

新锐作家中山美里,以文学笔法,娓娓道来自己16岁时的援交经历与悔恨心情。也因揭露日本中年卖春客的各种变态行为,在日本成为谈话性节目最热门的题材。

本书是第一本真人真事介绍日本援交乱象的纪实文学,反映日本中年男子以“援交”为卖春借口,玩弄崇尚奢华、爱慕虚荣的少女,种种乱象,令人怵目惊心。

日本所发生的一切援交乱象,台湾也正在复制,本书因此成为个教育团体与公益团体防治青少年援交的最佳教材。

中山美里的《我的16岁援交手记》现身说法,就是一本对许多少女初入性交易,并不知代价是如此沉重……。她们天真的以为性交可以掌控,可以转控,可以不在乎。

然而,此种身体的记忆如影随形,深锁内心深处的援交沉渣,是无法把它丢进心中的垃圾桶,时过境迁……却依然时而发酵……

女主角中山美里说:“私の価格は最低5万、最高25万(我的身体最低5万,最高25万)......我是一个女高中生,只想拥有爱倩。曾经做过的事,就永远不会消失。我的心选择遗忘,身体却永远记得心选择遗忘,身体却永远记得……我害怕接触,害怕拥抱,害怕被爱,乜害怕爱人……援交所赚来的钱,很快会花掉..援交所失去的东西,永远赚不回来。”

这本书的书名是「我的16歲援交手記」,日文原名为「十六歳だった―私の援助交際記」,作者是中山美里小姐。 “十六岁那年,我做过援助交际。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把那时候复杂的心境,重重叠叠地包裹起来,暗自深锁在内心深处。

当时,我是一个产品。在价格上,最廉价时只有五万﹔最高时,可达到二十五万日币。一年半的援交日子,照理说,手上应该拥有近五百万日圆存款才对。可是,目前的我却是口袋空空。在我的履历表上,有个空白的部分。

我必须努力寻找一种东西来弥补。既然如此,那么就把事实全数曝光,总可以吧!”

本书将叙述的故事,都是赤裸裸的事实。或许那是一场梦呓也说不定。因为,过去的我,必须将它美化,未来则调整脚步编造后段人生。

◎震撼日本与邻国的社会真实题材《我的16岁援交手记》。

◎本书适合青少年以上读者阅读,励馨基金会执行长纪惠容特别写序推荐。

《我的16岁援交手记》由作者自述一个出身中产家庭,在东京就读明星高中的16岁清纯女生,怎样在情色泛滥的日本社会里,受同学诱惑而一歩歩从事援交的经过。

新锐作家中山美里,以文学笔法,娓娓道来自己16岁时的援交经历与悔恨心情。也因揭露日本中年买春客的各种变态行为,在日本成为谈话性节目最热门的题材。

本书是第一本真人真事介绍日本援交乱象的记实文学,反映日本中年男子以“援交”为买春借口,玩弄崇尚奢华,爱慕虚荣的少女。种种乱象,令人怵目惊心。日本所发生的一切援交乱象,台湾也正在复制,本书因此成为各教育团体与公益团体防治青少女援交的最佳教材。

中山美里的《我的16岁援交手记》现身说法,就是一本对许多少女初入性交易,并不知代价是如此沉重……。她们天真的以为性交可以掌控,可以转控,可以不在乎。

然而,此种身体的记忆如影随形,深锁内心深处的援交沉渣,是无法把它丢进心中的垃圾桶,时过境迁……却依然时而发酵……

日本少女第一次援交过程自述:我的16岁援交手记

女主角中山美里说:“私の価格は最低5万、最高25万(我的身体最低5万,最高25万)......我是一个女高中生,只想拥有爱倩。曾经做过的事,就永远不会消失。我的心选择遗忘,身体却永远记得心选择遗忘,身体却永远记得……我害怕接触,害怕拥抱,害怕被爱,乜害怕爱人……援交所赚来的钱,很快会花掉..援交所失去的东西,永远赚不回来。”

这本书的书名是“我的16岁援交手记”,日文原名为“十六歳だった―私の援助交际记”,作者是中山美里小姐。 “十六岁那年,我做过援助交际。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把那时候复杂的心境,重重叠叠地包裹起来,暗自深锁在内心深处。

当时,我是一个产品。在价格上,最廉价时只有五万﹔最高时,可达到二十五万日币。一年半的援交日子,照理说,手上应该拥有近五百万日圆存款才对。可是,目前的我却是口袋空空。在我的履历表上,有个空白的部分。

我必须努力寻找一种东西来弥补。既然如此,那么就把事实全数曝光,总可以吧!”

本书将叙述的故事,都是赤裸裸的事实。或许那是一场梦呓也说不定。因为,过去的我,必须将它美化,未来则调整脚步编造后段人生。

◎震撼日本与邻国的社会真实题材《我的16岁援交手记》。

◎本书适合青少年以上读者阅读,励馨基金会执行长纪惠容特别写序推荐。

《我的16岁援交手记》由作者自述一个出身中产家庭,在东京就读明星高中的16岁清纯女生,怎样在情色泛滥的日本社会里,受同学诱惑而一歩歩从事援交的经过。

新锐作家中山美里,以文学笔法,娓娓道来自己16岁时的援交经历与悔恨心情。也因揭露日本中年买春客的各种变态行为,在日本成为谈话性节目最热门的题材。

本书是第一本真人真事介绍日本援交乱象的记实文学,反映日本中年男子以“援交”为买春借口,玩弄崇尚奢华,爱慕虚荣的少女。种种乱象,令人怵目惊心。日本所发生的一切援交乱象,台湾也正在复制,本书因此成为各教育团体与公益团体防治青少女援交的最佳教材。

■作者简介

中山美里

1977年生于东京,高二至高三时曾有援交经验。之后参加“石绵馆”剧团演出,并组织“洛丽塔”剧团。现在是自由作家。本书是她的处女作,出版后成为各谈话节目中最受欢迎的来宾,她的作品也将陆续出版中。

我的看法

这本书有点儿色情,18岁以下的少年不适宜看,但是,作品写得好深入。我觉得现在的香港好像以往的日本,做援交的学生非常多,就像你身边的同学也可能是做过援交。

虽然说援交是违反道德的,但是援交的人依然还是大有人在,只能说现在的人的价值观都被扭曲了,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只有少部分的人为了钱而去从事援交实在是很不值得,因为人的价值并非只值那样,太廉价了。而且,和陌生人发生性关系应该是件很可怕的事,没有爱情滋润的性事,完全无法想像。

唉!社会病了。希望各位珍惜身体,珍重心灵。

附上﹕中山美里《我的16岁援交手记》(18+)言情小说译本的《序》――“人生履历表上的空白岁月”

十六岁那年,我做过援助交际。

一直到现在,我还是把那时候复杂的心境,重重叠叠地包裹起来,暗自深锁在内心深处。一个自甘堕落的少女,为了想挽回自己的人生,花费了数不清的时间反复挣扎。援交时,我真的把所谓的自尊心抛到天际之外了。

当时,我是一个商品。在价格上,最廉价时只有五万;最高时,可达到二十五万日币。

一年又六个月的援交日子,照理说,手上应该拥有近五百万日圆存款才对。可是,目前的我却是口袋空空。

想我最风光的时候,衣橱里的服装堆积如山。唱机转盘、调音器和三百多张的CD和唱片;Prada、Chanel等名牌的鞋子就超过二十双;皮草Rabbit的两件,Mouton也有两件;各款式的皮包更是多到无以计数。琳琅满目的高级精品,满足了我的物欲。这些高贵的东西,都是我用身体交换而来的。可是,现在它们全都不见了。

在东京的繁华商圈,我开着令人瞩目的红色跑车,住的是达官显要群众的豪宅。打开房门,宽敞无比的柔软各床、翻滚徜徉在令人心荡神驰的亚麻丝床罩之上……这些东西总会立即映入眼帘。但是,前些时候还摆设在这里的东西,现在却已经毫无踪影,只留下一片回忆,静静浮荡在空气之中。

这十年来,对于从事援交,我无时无刻不感到内疚。

积压在内心深处的援交沉渣,当我和新男友相识时,或者开始一项新工作时;沉淀许久的罪恶渣滓开始发酵,每一丝不安的念头拉住我的后腿,使我的行动更消极。纵然能用许多虚假言语巧妙地粉饰,可是,我自己绝对无法隐瞒另一个自己。即使,越是将援交时期的回忆刻意消除,越是会感觉自己的一部分也被剥夺了一般。

在我的履历表上,有个空白的部分。我必须努力寻找一种东西来弥补。

既然如此,那么就把事实全数曝光,总可以吧!

能吗?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这般邋遢的我,你能接受吗?这种询问、这样的我,你还敢爱吗?我还能继续这样活下去吗?我经常隐忍着呐喊的渡过许多无言的日夜,会这样钻牛角尖、思考人生的人,绝不只我一个。而像我这样的人,只要稍微寻找,不论多寡,应该可以得到一个数字,那会是少女们曾经从事援交的数字。

我只想把自己一度想自我否定的部分,在这里,充分地抒发出来。到底是要背负着内疚活下去,或者是痛痛快快地把过去的事全部抖出去。两相比较之下,哪一种能使自己心平气和呢?经过一番思索,我总觉得还是尽情倾吐比较自在。与其将过去自我堕落时所烙下的伤痕,永远留下难看的疤,时时引发痛楚,还不如就这样曝晒在大太阳下,让它一点一点痊愈。

如今,朋友已离我远去,亲戚家人也避之唯恐不及。连自己都不想认同自己的一部分;连自己都不接受自己的过去,却老是责备周围的人。

思索终归思索。自己一旦遭到否定,我通常会马上逃离。我连自己都无法对待这样的自己。援交、兴奋剂、进食障碍、自我禁闭、离家出走和夜晚的行业……就在这些情境中王断翻来覆去。越是受到折磨痛苦,越是堕落,最后也想不出办法解脱,何况是挽救自己。

在街上游走时,不想和认识的人见面,只好尽量避免在会他们遇见的时间外出。碰到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就会产生自卑感而当场逃离。充满了自卑情结和仇恨嫉妒,这就是当时的我。

为什么堕落到这种地步呢?为什么总是事事不顺遂呢?

虽然都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可是,老却一步一步地剥夺了我的求生欲望。然而,对一切感到草率马虎,当时的事、过去的事和未来的事,都无法理解时,我却还是想活下去。

第一次把这件事,毫不隐瞒地开口说出来的时候,才了解到还有信赖和爱。一直到目前为止,只会欺骗人家的我,居然还保存着;不能轻易地辜负宽恕过我的人我心境。

我还生存在这世界,而且这个地方离幸福并不遥远。

就和堕落时一样,这次的悔改也是一步步的往上爬。

堕落时五年,悔改也五年。十年的岁月就耗费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