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夜店聚集”引发韩国疫情恶化?

2020-05-14 10:07奇象网

原标题:“夜店聚集”引发韩国疫情恶化 政府被指责没能及早关闭夜店

[环球时报驻韩国记者刘媛 金惠真]本以为疫情得到暂时控制的韩国却在近日再次迎来严峻形势,而导致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便是怎么也“关不掉”的韩国夜店。本月6日至13日,由“夜店聚集”引发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达到119人,包括被去过夜店的补习班老师传染的7名初高中生。令人担忧的是,其中两名学生近期还参加过教会礼拜,密切接触人数多达千人,这更加剧了第二轮社区扩散的风险。对此,韩国舆论愤怒不已,纷纷谴责政府为何不及早关闭夜店,也有声音认为“夜店文化”已经成为引发韩国社会问题的罪恶之源。

补习班老师被起诉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13日统计,截至当日零点,韩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6例,累计确诊10962例。新增病例中,22例是本土病例,且大部分集中在首尔、仁川、京畿道等韩国首都圈。

韩联社13日称,自本月6日首例“夜店聚集”确诊患者出现后,截至13日上午10时,“夜店聚集”关联确诊病例已增至119例。其中,一名家住仁川的补习班老师传染7名学生、2名老师以及1名家长的“1传10”事件格外引人担忧。报道称,该补习班老师A某是一名24岁大学生,他在本月2日晚至3日凌晨间前往首尔梨泰院的夜店、酒吧等娱乐场所,9日被确诊。问题是,起初他向防疫部门谎称自己是“无业人员”,但仁川市很快通过手机基站、卫星定位等方式查出A某提供的信息虚假。再三追问下,他才如实坦言曾在一家补习班讲课,并且还去一名学生家进行辅导。

随后,仁川市对涉事补习班学生、老师、家长等15人采取隔离措施,并进行病毒检测。截至13日,被A某二次传染的确诊病例已达到10例。13日,仁川市政府召开紧急记者会表示,A某虚报行程、隐瞒身份,涉嫌违反“传染病预防管理相关法”,将移交警方接受刑事调查,并对其进行索赔(用于被传染患者康复治疗)。

同性恋夜店顾客成追查重点

《首尔经济》13日报道称,韩国总理丁世均在当天举行的疫情防控工作会议上表示,政府将在本周内,通过调取信用卡消费记录、手机基站信息、夜店监控记录查出全部“梨泰院夜店访客名单”。他还承诺:“病毒检测时,防疫部门不会过问任何隐私。即使检测结果呈阳性,也仅公布行程路线,不透露个人信息。请在黄金周期间去过梨泰院的人员,尽快接受病毒检测”。

据悉,韩国6日出现的首例“夜店聚集”确诊人员曾去过的夜店,被《国民日报》7日曝光是同性恋夜店。消息传出后,韩国网络上各种谩骂、侮辱、讥讽同性恋群体的言论不断,韩国网民甚至将新天地教会和同性恋群体捆绑为“祸害韩国的两大群体”。韩国反对同性恋民间组织11日更是发表声明,敦促政府“应该像应对新天地一样,开展公开透明的追踪调查,防止疫情再次扩散”。这种背景下,曾去过梨泰院夜店的同性恋群体纷纷“玩失踪”,让政府的防疫工作面临巨大困难,而这部分群体预计为3112人。对此,丁世均多次向韩国社会敦促“请停止抨击同性恋群体,这至少无益于政府的防疫工作”。

年轻人为何冒死也要去夜店

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为何迟迟不彻底关闭夜店?年轻人为什么要冒着感染病毒的风险非要去夜店?疫情加剧后,韩国民众对夜店文化的谴责之声不断。

事实上,韩国的夜店文化源于一群热爱音乐的年轻人。上世纪90年代弘益大学附近住着很多怀揣音乐梦想的年轻人,他们常聚在一起玩音乐,很多人都从事酒吧驻唱、夜总会DJ,弘毅大学附近逐渐成为韩国最大的夜店一条街。然而,时至今日,曾承载着年轻人音乐梦的夜店早已变了味道,从刚开始时单纯玩音乐,变质为年轻人猎艳或一夜情为主要目的的场所,由此衍生出很多社会问题,比如卖淫、吸毒窝点等。对于一些韩国年轻人而言,泡夜店已经成为他们社交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此,即便疫情当前,他们也冒死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