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真相揭秘!科学专家是怎么解释的?

2020-03-25 05:20奇象网

 导读:关于鬼魂一说,一直以来都是民间传说中的插曲,虽然现在人们对那些迷信都有了正确的看法,但还是有很多曾经轰动全国的事件让大家无法解释。如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大半中国人都知道,此事曾经甚至惊动了蒋委员长!那么这是不是真正的借尸还魂呢?下面毒蛇网小编就来给大家揭秘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的真相!来听听专家是怎么解释的?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真相揭秘

朱秀华是网上大量报道1949年台湾轰动全球的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的主角,属于特殊的再生人现象。在当时受到轰动性的影响,全球的灵异学家包括美国、日本等地都前来台湾访问这位朱秀华女士,后来,吴秋得为了避开各国传媒,搬到郊区偏僻的地方居住,至于最后是什么情况,健康状况如何,不得所知了。那么正规灵异事件的经过是怎么样的呢?下面我们来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况:

1959年的台湾云林麦寮乡,做建材生意的吴秋得先生的妻子林罔腰突然昏迷不醒,吴秋得立刻将她送往医院,可林罔腰还是没能挺过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去世了。

家人为林罔腰准备丧事,出殡那日,林罔腰却突然从棺材里坐起来,众人都吓坏了。而复活后的林罔腰却告诉众人:她叫朱秀华,是金门人。而面对身边的亲戚朋友,她也愣愣的问道:“你们是谁呀?”

这件事在世界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媒体从世界各地赶来想要一探究竟,可林罔腰似乎对这件事情十分排斥,常常讲着讲着哭起来,渐渐也不愿意再接受采访了。

而目前流传度最高的借尸还魂故事版本,来自台湾《今日佛教》杂志记者李玉环之手,上面记载了她通过几次采访获得的林罔腰及其家人的话。

据吴秋得回忆,民国四十八年,那时候他参加了台西乡海丰岛工事的建筑工作,就是从那时起,妻子林罔腰开始患上胡言乱语的病,经常说自己是朱秀华,连口音都变成了金门腔。

吴秋得说,每次他骑脚踏车从海丰岛回家时,都会觉得肩膀上沉沉的,可他一直认为那只是道路颠簸的缘故,并未多加重视。而吴秋得的工友也看见他在工地时身边一直跟着一个年轻女子,对此许多人议论纷纷,可吴秋得仍当成是大家在开他的玩笑,却没想到,这个“妻子”一早就跟在他身边了。

许多人怀疑“借尸还魂”事件不过是吴秋得一家人想要出名而想出的方法而已,对此,吴秋得等人举出了种种林罔腰的怪异举动来证明这件事。

首先,林罔腰已经四十岁了,生前经历病痛的折磨,已经十分虚弱。可还魂后的朱秀华本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因此年轻力壮,行为举止都与少女无异。

其次,林罔腰是卖寮人,生前从未去过台西或金门。可还魂后的她却说得一口地道的金门话,并且能说出许多在金门的情景,而这些地方也是确实存在的。

再者,林罔腰生前除了做饭,什么重活都不曾做过,可还魂后的朱秀华却是十分有力量,什么重活都可以做,唯独不会做饭。林罔腰是个文盲,可朱秀华却能读能算,还能写一手流利的字。

最后,林罔腰生前喜食荤食,可还魂后的朱秀华非但不食荤食,连碰都不敢碰。

一切都表明,现在的林罔腰根本就是还魂后的朱秀华!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真相揭秘

   那么真正的朱秀华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关于朱秀华的故事,她回忆说,十八岁那年,金门遭受炮战,她为了逃难搭乘别人的渔船离开,而与父亲朱海清、母亲蔡叶分开。而她乘坐的渔船,由于在海上漂泊太久,粮食短缺,许多人都饿死了,她也昏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本省台西乡的海岛。她被一名渔夫发现,想要求得渔夫的帮助,可渔夫却掠夺尽船上的钱财,又将她重新推回海里,年轻的朱秀华就此殒命,辗转多年后,又附在林罔腰身上再次重生。而谋害朱秀华的渔夫也遭到了报应,家人全部惨死,只留下个疯了的儿子。

后来,又有人提出林罔腰的故事纯属虚构,还列举出几个疑点。

首先,朱秀华说她的父亲叫朱海清,是名商人,而在采访中提到的亲戚口中得知,当地只有个叫“朱清”的厨师,与朱秀华的父亲“朱海清”名字职业均不符。

其次,朱秀华说她在金门的亲戚只来看过她一次便没再来过,而这次会面也只有朱秀华自己见过,实在是有悖常理。

几个疑点也让人们怀疑,林罔腰不过是得了人格分裂,而目前“少女型”的朱秀华人格占据了主导地位。这是人类在极其压抑下产生的一种反应——去人格化现象,或者是去真实感现象,而造成个案产生死亡前的一些记忆导致他认为自己是另外一个人,这个症状是在解离症中提到的多重人格,也就是所谓的附身。

而1959年借尸还魂案是真实的,只是还魂的人到底是朱秀华还是分裂后的林罔腰,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1949年朱秀华借尸还魂真相揭秘

   四十八年后吴秋得讲述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真相:

中山路是麦寮乡的一条街道,这条路的九十五号是一家建材行,而吴秋先生和朱秀华女尸就在这家建材行内工作生活。我们到来的时候朱秀华女士并不在家,只有她的丈夫在家。见到我们,吴秋先生本不愿透露当年的事,但在我们的再三追问下,吴秋先生才将当年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四十八年前我因为生意很少回家,每次一回家我太太就生病。她得的也不是生理疾病,而是精神不正常。但我离开后她就会好一些。我回家的次数越多,她病的就越重,后来我索性回家照顾她,谁知她彻底疯了。我们本来要把她送到精神病医院,但是她大叫:“我是朱秀华,我是借尸还魂的!”

我太太本来是林罔腰,但她却说自己是朱秀华,而且她的声音和我太太完全不一样,我期初还不肯相信,但是后来才不得不承认,我太太的确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

吴先生好像已沉湎在回忆之中,他的眼光凝神地望着办公桌旁那张夫妇合摄的照片,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然后他接着说:“我实在想都没想到世界上竟会有这种事发生,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我们家里。”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在我筑工事那段时间里,我每次从海丰岛骑脚踏车回家,总感到肩膀上重重的,但我想那是因为路太颠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留意,事后,我才知道,每次我回家时,那位金门姑娘总是坐在车子后面载货的架子上,跟着我回家。”

说到这里,吴秋先生很是悲痛,难以继续讲述。

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就跑出去找吴先生的太太去了,他还告诉我们,有许多人要来看她,她都不肯见人,这一次是否愿意见人,他还不敢保证,不过,他答应我们尽力找她。

吴秋先生的外甥则继续跟我们说着有关朱秀华借尸还魂的事情。

“我本来根本不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事情,但是舅妈生病的时候,舅舅和我一直守着她,有的时候舅妈会说一些我们根本不懂的话,然后从床上坐起来想要离开,我们想要拉住她但却会被她推开,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推开两根男人?一定是她的‘朋友’在帮她!”说到这里,他神色一凛,我知道他口中的那些朋友应该是指游魂野鬼。

说到这里,吴秋先生的外甥顿了一顿,紧接着压低了声音继续他的叙述:“当我们知道舅妈的魂儿已换了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她总归还是我的舅妈,我们只好让她好好养病。起初她好像对什么都不习惯,比如:舅舅叫她阿罔时,她会说:‘我叫秀华,我不叫阿罔。’她的姐姐和妈妈来看她时,她也都完全不认识她们,只会说:‘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呀!’连亲戚都不认识了,那些我们的邻居,舅妈当然也不会认识了。”

说到这里,他向房门瞟了一眼,生怕他的舅舅会在此时出现,也好像怕他舅舅听到了他的话,他压低了声音接着讲下去:“舅舅是个对家庭很负责任的人,虽然他和以前的舅妈(指林罔腰女士)意气不太相投,但他从来不在外面乱找女朋友,可是,在海丰岛建筑工事的时候,就有好多工人看见有个女孩子跟在舅舅身旁,那些人就说:‘想不到吴先生这位老实人也这么不老实!’有时候,年纪长些的老工人,就在休息的时候和舅舅聊天,老把话扯到女孩子身上去,又说舅舅艳福不浅,舅舅对这些人的话简直是莫明其妙,他一直否认他曾带女孩子到工地里来过,可是尽管舅舅否认,那些工人们还是谈个不休,舅舅认为他们是无聊了,故意拿他开玩笑,所以也就不理大家的话,没想到那时我们这位舅妈(指朱秀华)真是早就天天跟着他了。”

燃了一支烟,他又接着说:“说起来也是不可思议,海丰岛的工事已经有好多人去做过,可是以前每一个包工都亏了本,或者是有工人在工地摔伤,可是舅舅承做这个工事时不但赚了钱,而且工人们也都很平安,这也许是那些海丰岛的孤魂在默默地保佑着吧?”吴先生这时端出了几杯茶,我们一面喝茶,一面听着讲下去: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舅妈刚复活的时候常有‘朋友’来找她,她说有朋友来,要凳子和香烟招待,我们根本看不见有人来,但是凳子却会被压下去,吱嘎吱嘎的作响。香烟也会很快被吸光,而且舅妈一直和那些我们看不见的‘朋友’说笑,好像很开心。后来,或许是怕我们害怕,它们也就不来了。

之前舅妈和舅舅的感情并不是很和睦,但她变成朱秀华之后什么都会抢着帮忙做,和以前的舅妈完全不一样。她会下田,做粗活儿,但却不会做以前只会做的饭。当然,她最大的不同是口音,现在的舅妈完全是一口纯正的金门腔。

说到这里,这位先生喝了一口茶,看了看正在全神贯注听他讲话的我们,又指了指供桌上所供的观音菩萨画像和地藏菩萨的塑像,继续告诉我们:

“舅舅本来是只供祖宗,这些都是舅妈(指朱秀华)来了后才新供的,告诉您们吧,以前舅妈是鱼肉都吃的,可是自从换了一个人以后,不但是不去吃它,连碰都不愿去碰它一下,这两年多来,她都是和家人分开吃哩!”

说到这里,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正好从外面进来,我们盼望着故事中的主角会跟着他进来,可是他摇了摇头,告诉我们:“唉!她不肯进来,她哭了!”

我们都沉默了下来,大家都有些失望,最后,还是智道法师想出了办法,由她、宝凤小姐和我跟着许先生到外面去劝她回来。因为我们的来访,又深深伤了这位女士的心,当我们看到她时,她正无力地靠在邻居门口的一根柱子上,双目微闭,两行泪水正流下来,我想,她一定在这里哭了很久了,我们安慰了她许久,才面对记者,朱秀华再次想起了之前的往事,不禁哭了起来。她虽然想要跟我们谈话,但是因为太过难过,说不了两句就会哭泣起来。她断断续续的告诉我们:她是朱秀华,十八岁那年坐船出海逃避战乱,因为在海上漂流太久粮食吃光而差点而死,本来她曾被台西乡的海岛,差点儿被一个渔民救活,但最终那个渔民害死了她,让她在海里继续漂流… …

说到这里,她又掩面跑进屋里去了,虽然,我们想多知道一点,可是看到她这样悲伤,我们再也不好追问下去了。因为时间已经不早,而我们还须赶回虎尾,所以就站起来向主人告别,临走,我曾答应下次如果我有机会来麦寮,我要为她送来一串念珠。

今年七月间,熊炬明居士来虎尾教莲友们唱佛赞,在一次闲谈中,煮云法师又提到“借尸还魂”的事,熊居士也感到很有兴趣,再加上我曾答应送给朱女士一串念珠,所以我决定趁此机会送念珠去,也可以顺便陪熊居士到麦寮玩玩。

熊居士曾经在金门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对金门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一路上,熊居士曾经告诉我有关金门的许多事情,譬如:金门的建筑物、农作物以及风俗民情等等,这都是我和朱秀华见面时的谈话资料。

那天,天气很坏,一路下着濛濛的细雨,我很担心雨会下得很大,没想到车到麦寮时,雨竟停了,我不禁在心中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因为下雨,朱秀华没有下田,当我知道她在家里时,心中像放下了一块大石。

也许因为我带了几个人一起来,朱秀华犹豫了许久才出来。不过,这一次她显得平静多了,见到我们时,她笑着点了头,但她的笑总是显得有些勉强。

我先把带来的念珠送了给她,然后,我们不着边际地闲聊了一下。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不愿意直接了当地提出我的问题,所以我一直是绕着圈子讲话,我们先谈到信佛的事。

朱秀华说:“我自小就信佛,而且一直是茹素的,现在不管工作多忙,我早晚都要拜佛,我知道,佛说的话一点都不错,一个人要做好事,绝不要做坏事,做坏事绝对不会得到好报!”远在上次来时,我早就听朱秀华的邻居说,她每天拜佛拜得很勤,我想这是她今天能够重来人间的原因吧!我趁机问她:“您说您小时候就信佛,金门有没有佛堂?”

她思索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家里供观音佛祖,我只是在家里拜拜,我们一家人都是拜佛的!”

我说:“您现在还会记得金门的事吗?”

她叹息了一声说:“唉!记是记得,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谈它做什么呢?”

“如果现在有人要帮您找您的父母,您愿意吗?”我问她。

“当然,我是高兴的,可是谁愿意帮我找,就是找到了,恐怕他们也不会认得我了。”她苦笑着继续说:“我现在的身体并不是我离开金门时的身体了。”说到这里,我看见她紧抿着嘴,眼圈有些红了,可是她尽力克制着不让眼泪在客人面前掉下来。

后来经过我们的调查得知,朱秀华本来是可以活下去的,但是渔民救她上岸的时候她因为感激对渔民说了这样的话:“求求您救我一命。我愿意做您的太太,婢女,而且船上的金子都可以给您。”正式因为这句话勾起了渔民的贪念,他竟然杀死了朱秀华,抢了金子。然而这个狼心狗肺的渔民并没有命去享用这一笔不义之财,他全家的人都一个个死去,现在只剩了一个得了神经病的孩子。

我们曾将那个孩子带来给朱秀华看,谁知孩子还未进门,朱秀华就哭着大骂:“你们一家人还嫌害我不够惨吗?现在竟然还来让我伤心!”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人告诉过朱秀华,但朱秀华却能够准确的说出那个疯子是渔民的后人。

或许是朱秀华本来命不该绝,又或许是她的死实在太过惨烈,上天都不忍让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子在最好的年华殒命在深海之中,所以才给了她复活的机会,让她有了第二段人生。无论如何,朱秀华借尸还魂的事情也告诉了我们,世上的确是有鬼神的存在,人不可多行不义,否则因果轮回之后作恶多端的人必有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