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解密 >

马王堆汉墓女尸之谜:千年不腐女尸辛追复原图

2020-02-14 22:50奇象网

马王堆汉墓女尸之谜:千年不腐女尸辛追复原图

说到不腐女尸前有慈禧后有小河公主,其实还有一个更神奇的,可能很多网友并不知道那就是马王辛追,说它神奇是因为辛追历经2000多年而依然尸身完好,到底是什么原因可以让尸体千年不腐,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看看长沙马王堆汉墓女尸经历千年而不腐的原因。

据说1972年,一具沉睡两千多年的女尸在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立刻轰动了全世界!时逾2100多年,女尸为什么保存如此完好,肌肤还有弹性?形体完整,全身润泽,皮肤覆盖完整,毛发尚在,指、趾纹路清晰,肌肉尚有弹性,部分关节可以活动,几乎与新鲜尸体相似,是世界上保存最好的尸体。我们都知道一般情况下尸体入土半个月左右就会腐烂,为何长沙马王堆汉墓女尸经历千年而不腐烂,专家认为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是近似真空的墓室条件,墓室筑在深达16米以下处,上面还有底经50-60米,高20多米的大封土堆,不透气,不渗水,封闭极严。而尸体又殓入多达6层的厚木板涂漆棺椁之中棺椁四周采用粘性和致密性很强的白膏泥、吸湿性很强的木炭填实。这层层“关卡”,使得水与空气的浸蚀无能为力,从而造成了一种与外界隔绝的独特环境,近于真空或即是真空。

马王堆汉墓女尸

其次是人们在棺椁中发现了一种红色的液体。这种夜体无疑具有防腐的作用,是入葬时特意注入的防腐剂,这种特殊的防腐剂,可以杀死随着尸体和随葬品入葬进附带的细菌。在我国古代的药物书中就有关于防腐剂的记载。但是,这种红色液体究竟是由哪些物质所构成,至今还是个未知数。

[责任编辑:李然]

马王堆汉墓女尸复原图

最后是在墓室密封之后,不但可消除外界光线、温度、湿度等对于葬具、随葬品和尸体的损害,而且在墓室里形成了恒温和相对稳定的湿度,使整个墓室处于一个固定的环境之中。更绝妙的是,当初发掘的时候,人们用探铲往墓室里打洞,结果从里面喷出了很强的气流。这种气流的急剧喷出,说明墓室内的大气压高于墓室外面。

这种气流是由于开始下葬时带进去的细菌的作用所产生的沼气,沼气的积聚达到饱和,从而加大了墓室内的压强,饱和的沼气对于细菌有杀伤作用,而高压也同样使细菌无法生存,这与充气罐头的杀菌道理是一样的。 再来说说在马王堆女尸出土的时候,棺材里注满了一种红色的棺液,有科学家们认为,这种液体很可能就是使辛追2000多年来不腐的“神液”。

[责任编辑:李然]

据有关化验证实证实,红色棺液成分复杂,之所以是红色,是因为掺加了朱砂,朱砂的化学成分对人体是有害的,其中含有砷和汞,棺液中还检测出了许多中药的成分,这些东西泡在一起就成了深红色。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红色液体具有杀菌作用,可以保证尸体不腐。

红色棺液中的主要成分包括有机汞,也就是水银。专家推测辛追生前可能有服用丹药的习惯。我们都知道在古代中国,炼丹术是人们追求长生的主要方式之一,而炼出的丹药本身都含有汞等对人体有毒有害的物质,当时人们意识不到,但是汞对于细菌却有杀灭作用。所以,虽然辛追生前滥服丹药没能长寿,身后却阴差阳错,丹药的毒性却使得她的尸骨长久保存下来。 据说在红色棺液中还发现了一些中药的成分,在陪葬品里,人们发现了大量的中草药,从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古人能够配制防腐药水的观点。“这些化学物质的结合,可能就是古尸保存的基本原因。”

马王堆汉墓千年不腐女尸真相曝光

为什么当时比辛追地位高的人没有保留下尸骨,而辛追却可以,这也许正说明这种防腐药水的配方是一个偶然因素形成的。很多学者也认为辛追2000年不腐“充满了偶然性”。除采取了得当的防腐措施之外,当时的环境一定非常干燥,有利于保存,而且棺木密封很好,和外界空气隔绝避免了细菌对尸体的侵蚀,再者,马王堆墓一直没有被盗。地质条件加上人为因素,使得辛追的尸体奇迹般保存下来。

[责任编辑:李然]

长沙马王堆汉墓女尸说到底一个是深埋,一个是密封

长沙马王堆汉墓女尸经历千年而不腐的原因说到底一个是深埋,一个是密封,但是我们想想如果不是因为考古把辛追挖出来,在那样一个恒定的环境中,也许再有一个2000年也应该可以继续保存。据说刚出土的时候身上的皮肤仍有弹性,用手指按下去皮肤还能自动弹回来。2003年,根据女尸骨胳复原的画像再次轰动世界,这个沉睡了两千多年的女子竟是个绝世东方美人! 长沙马王堆汉墓女尸经历千年而不腐烂的原因说到底一个是深埋,一个是密封。关于这个尸体不腐的原因我们就是了解一下就好了,当然了有兴趣的网友也可以做个深入的了解,但是没有必要模仿哦,因为我们现在已经不实行土葬了,到时候入土的就是骨灰了,所以腐不腐都没有区别了。

 长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相传在战国时期,这里就已是楚国的重要邑城,当时叫做青阳。秦始皇统一六国后,设长沙郡。汉高祖称帝后封吴芮为长沙王,此后汉代贵族世居于此。在长沙有着许多关于古墓和宝藏的传说。而1971年的一次偶然机会,一场惊心动魄的“火灾”却真的为我们带来了几千年前的神秘汉墓和数之不尽的奇珍异宝……

一、“烧出来”的马王堆墓葬

在长沙市东郊一片无人问津的荒野之中,有一座土丘。在这个土丘中部有两座直径六十米、高十六米的土冢。土冢大小相仿,中间相连,形似马鞍。历来,人们沿袭着一个说法,说这里是五代时楚王马殷及其家属的基地,因此把它称为马王堆。不过,也有人说,这是西汉长沙王刘发埋葬程、唐两个爱姬的“双女冢”。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真相得以重见天日……

神秘消失的宝藏:马王堆千年女尸容颜不腐之谜(图)

1971年年底,马王堆疗养院在此地施工。工人发现地下全是红白点的花斑土,而且越往深处挖,土质越坚硬。随后,在花斑的红土层中,还挖出了一大块油光闪亮的白膏泥。这种白膏泥,用手一捏,又细又软,如同面团,而且越挖越宽。这白膏泥到底有多宽多深?几个好奇的小伙子们,急于耍弄个水落石出,嫌镐头铁锹挖得慢,就找来了钢钎,一个劲地往下钻。这一下可钻出了一点名堂:从钻洞里冒出了一股难闻的怪气味。大家都跑过来凑热闹,看个稀奇。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发了烟瘾,他刚划着了火柴,只听得“嘭”的一声,气孔着了火,喷吐出蓝色的火苗。这可吓坏了在场的人们,大家有的忙着救火,有的吓得往外跑,还是年纪大的有见识,他们说,这里面一定有宝贝,最好请考古工作者来考究考究。

这一考究不要紧,果然考究出了大名堂。经过专家鉴定,此处极有可能是一座汉代古墓。钻洞中喷出的火焰是由于墓中大量有机物分解后产生的沼气而引发的。解放前,这种火坑墓在长沙就发现过数起。在古书中也多有记载,如王充著的《论衡·死伪篇》中就提到:“改葬定陶共王丁后,火从藏中出,烧杀吏土数百人。”

随后,有关部门迅速组织了科学的考古发掘。在发掘的过程中,考古人员居然在填土中发现了绿色的树叶和竹枝,这都是说明墓葬白膏泥密封良好,没有空气进入的力证。工作人员们纷纷激动不已,或许墓葬能够呈现出惊人的保存程度,说不定墓主人的尸体还尚未腐烂。人们按耐着激动的心情,怀着无限的期许,继续进行发掘。

随着发掘的继续,一个硕大的方形墓穴渐渐显露出来。从墓口往下,墓穴的四周是一层又一层的土质台阶,每层台阶的高度和宽度都是一米左右,每下一层台阶,墓口四周就各收缩一米。整个墓穴呈漏斗状自上而下不断延伸。 

很快,墓坑的夯土清理完毕,棺椁外层的白膏泥开始大面积地显露出来了。本想这白膏泥最厚不会超过半米,因为长沙附近发掘的几百座墓葬中,白膏泥最厚也不过是几公分。然而令人吃惊的是,这个墓穴的白膏泥竟厚达1.3米。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白膏泥的下部,又露出了一片乌黑的木炭。木炭也像白膏泥一样,密不透风地包裹着一个尚不明真相但可能是棺椁的庞然大物,其厚度为 40~50厘米。

神秘消失的宝藏:马王堆千年女尸容颜不腐之谜(图)

当一万多斤的白泥膏和木炭被取出后,发掘人员又发现了覆盖在墓室中那个庞然大物上的竹席。一张张竹席刚一出土,都呈嫩黄色,光亮如新,如同刚从编织厂运来的一样,令人惊叹不已。但正当考古人员紧张忙碌地照相、绘图、记录时,由于接触到空气,迅速氧化的原因,未等将图绘完,嫩黄光亮的竹席已全部变成黑色的朽物。

就这样,直到最后一层竹席被轻轻掀开的时候,一副庞大的棺椁终于呈现在眼前……

二、墓主人重见天日

停放棺椁的整个墓坑是一个带斜坡墓道的长方形土坑竖穴。斜坑墓道在墓坑北边正中间,上宽3.1米,下宽2米。墓坑口南北长19.5米,东西宽16.8米,墓口到墓底深16米。从墓口向下有四层台阶,每层台阶向内收缩一米左右。台阶以下,是一个上大下小的斗型坑壁,一直到墓底。

墓葬的椁室构筑在墓坑底部。葬具之庞大,结构之复杂令人瞠目。整个葬具托在三根垫木上面。外停的盖板和底板都是双层。从垫木底到外椁盖顶面的高度是2.8米,几乎有一层楼房那么高。盖板上面平铺着26幅竹席。上层外椁盖由外框和盖板所组成。外框是用四根方木四角搭榫接合而成的,长6.73米,宽4.9米,厚0.4米。盖板是用五块木板横铺成的,嵌在方框内。

仔细观察,整个棺椁光亮如新、刻画各种纹饰和图画。棺木的四边,是四个巨大的边箱,边箱里塞满了数以千计的奇珍异宝,这些宝物在阳光照耀下灿烂生辉,耀眼夺目。墓室椁内的头箱实属罕见,而内中摆设就更是奇特,箱内两侧摆着古代贵族常用的色彩鲜艳的漆屏风、漆几、绣花枕头和两个在汉代称为漆奁的化妆盒。将这些小盒子逐一打开,里面皆为化妆用品,形同现代人类常见的唇膏、胭脂、扑粉等物。同时,考古人员发现,另一个外观基本相似的单层奁盒,里面除了5个小圆盒外,还放置一个小铜镜和镜擦子、镊、木梳、木篦等物,另外有一把环首小刀,这些无疑都是梳妆用具。因此,人们推测,墓主人应该是一位女性。

随后,椁内四个边箱的随葬品陆续被取出,但这只不过是第一层外棺,里边尚有重重棺椁,等待揭秘。与第一层不同的是,面前的这层木棺,每一面都用漆涂画了极其美丽的黑地彩绘。紧接着,第三层木棺又露了出来。这是一副朱地彩棺,是先用鲜红的朱漆为地,然后以青绿、赤褐、藕荷、黄、白等较明快亮丽的颜色,彩绘出行云流水般的图画。挖掘至此,大家都吸了一口气。按照史料中的“天子之棺四重,诸公三重,诸侯两重,大夫一重,士不重”这一说法,已经开到第三层木棺的墓主,当是诸公一级的人物了!

然而,令众人大感惊奇的是,第三层木棺打开,里面竟还有一层木棺!想不到墓主人人竟有如此显赫的地位。这实属是和天子并驾齐驱的墓葬规格了。墓主人到底地位多高,身价几何,一时尚难断定。但从木棺的形状和外表的装饰看,这应是最后一层木棺了。

在这层木棺的盖板和四壁板上,装饰着锦绒和羽毛贴花绢。锦绒上是棕色的花枝形几何图案,用它作为镶边。羽毛贴花绢上是菱形花纹,上面贴着金黄色和黑色等彩色的羽毛。这种用锦绒和羽毛贴花绢装饰的木棺,迄今还是第一次发现。

掀开棺盖,只见棺内装载着约有半棺的无色透明液体,不知这些液体是入葬时有意投放,还是后来地下水的渗透所致。在这神秘的棺液之中,停放着一堆外表被捆成长条的丝织品。从外表看去,丝织品被腐蚀的程度不大,墓主人的尸身就包裹在这一堆被捆成长条的物件之中。

而揭开丝织品,一个50来岁的贵妇长眠于这团团锦簇之中。只见女尸外形完整,面色如生,全身柔软光滑,皮肤呈淡黄色,看上去如同刚刚死去。伸展的双手各握一绣花小香囊,内盛香草。考古人员用手指在她的脑门、胸部以及胳膊等部位按下去再放开,凹下去的肌肉和皮肤很快又弹起来恢复原状;掀动四肢,各关节可自由弯曲。更令人惊奇的是,女尸眼睑的睫毛清晰可辨,左耳薄薄的鼓膜完好无损,就连脚指的指纹和皮肤的毛孔也清晰可见。

神秘消失的宝藏:马王堆千年女尸容颜不腐之谜(图)

容颜不朽的马王堆女尸

这样的防腐技术实在令人瞠目结舌。过去虽然也发现过保存相对完好的尸体,但尸体大多是处在干燥环境中的,而且发现时也大多已变成干尸。比如埃及的木乃伊、新疆的且末男尸、楼兰美女、芬兰冰人等等。但是像这样在液体浸泡中的软湿尸体,历经千年还保存得如此完好,实属罕见。生活在几千年前的古人到底掌握了怎样先进的防腐技术呢?

三、容颜不朽的秘密

难道浸泡女尸的棺液之中有着容颜永驻的秘方,还是神秘的巫蛊之术守护了墓主的肉身?为了揭开马王堆墓葬女尸千年不朽的秘密,科学家和考古专家展开了系统的调查:

从科学理论上讲,要做到防腐,不外乎三条路径:低温、无菌和无氧。而马王堆汉墓的女尸之所以能够千年不腐,主要就是因为有效的隔离了氧气,具备了恒温和恒湿的重要条件。

这座汉墓深埋于底下二十余米,具有16米十分密实的夯土层,隔离了光热,几乎不受地面湿度和温度的影响。在夯土层和地面封土之间,有一层0.2米至0.3米的白密泥;在紧贴棺停的四周和顶部,还填充了一层0.3米到0.4米厚的木炭,重量达一万多斤;在木炭层以外,又用白膏泥填塞封固,厚度达0.6米至1.3米。木炭有很好的吸潮作用,而白膏泥就是瓷土或者高岭土之类的膏泥。这种积水的白膏泥渗透性非常弱,哪怕被水浸泡6个小时,其渗透性也依然为零。也正因为如此,墓葬才有力的隔绝了外界的环境的侵扰,冻结了墓内的乾坤流转,把时间永远的留在了千年之前。

然而,除了精心修建的墓葬隔绝了氧气,恒温恒湿以外,埋葬前的消毒和速埋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南方天气很炎热,如果事先不进行防腐消毒,迅速下葬,期望保持尸体千百年不朽,那是难以设想的。墓主人在下葬以前,她的亲属究竟采取了一些什么消毒措施,我们现在已无法知晓,不过,做到速埋在那时并不困难,因为那时已有生前立墓的习俗。

女主人的尸体费尽周折才得以千年不腐,显然她在生前必定拥有显赫的地位。她到底是皇亲国戚,还是功臣家眷?人们对墓主人的身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纷纷进行猜测……

四、她是谁

如此规模宏大的墓室和极尽奢华的随葬品,使人们不禁对墓主的真实身份浮想联翩,其中不乏一些逸闻传说。但是要想真正弄清墓主人的身份,还是要从墓葬本身入手。

在墓葬的棺椁之中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普通化妆盒。而这个看似平凡的小盒内,却恰恰藏有解开墓主身份之谜的关键一环——一枚角质私印,上刻有“妾辛追”三个字。其中“妾”为古代妇女的谦称,那么“辛追”两字当是这个墓主人的名字。正是有了这个角质印章,世人才得以知道马王堆一号古墓棺内的墓主,是一个叫辛追的女人。

神秘消失的宝藏:马王堆千年女尸容颜不腐之谜(图)

后人精心制作的辛追复原像

此外,墓中出土的大量漆器上还书有“軑侯家”三字,在竹筒和坛坛罐罐上盖有类似今天的火漆印之类的封泥“軑侯家丞”四个字。“軑侯家丞”的封泥是说明随葬物在经过他的检验以后才下葬的。因此,我们可以推断:这位贵妇正是是軑侯的夫人。

据史书记载,历史上的軑侯一共有四位,他们分别是第一代利苍(《汉书》中又叫黎朱苍),始封于汉惠帝二年,死于高后八年;第二代利稀,在位时间是高后三年到文帝十五年;第三代彭祖,文帝十六年继位,死于景帝后元三年;第四代扶,从武帝建元元年到元封元年,在位三十年。那么,马王堆汉墓的女主人到底是哪一位軑侯的妻室呢?

这就要牵扯到断代的问题。而考古学往往采取利用墓葬中有明显年代特征的随葬品作为断代的依据。墓葬中出土的大量钱币成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马王堆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泥“半两”和泥“郢称”。根据过去对长沙西汉墓的研究,汉初多出泥“郢称”。稍后的文景时期多出泥“半两”,武帝及其以后则以“五铢”为主。由此断代,这座墓的年代应该在武帝之前,可能是文景时期的墓葬。接下来的发现陆续证明了这一推测。

在这座墓葬的不远,考古人员相继发现了马王堆二号墓、三号墓。其中二号墓与辛追墓葬同是正北方向,而两墓的中心连接线又是正东正西方向,封土也差不多大小,不难看出,这是两座不同穴的夫妻合葬墓。而且,男西女东,正符合“古时尊右”的习俗。而二号墓中出土的“长沙丞印”、“軑侯之印”、“利苍”等印章,也毫无悬念的解释了二号墓主人,即辛追丈夫的真正身份——第一代軑侯利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