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圣女贝尔纳黛特真实照片 法国“睡美人”百年肉身不腐

2020-02-08 01:35奇象网

圣女贝尔纳黛特真实照片 法国“睡美人”百年肉身不腐

圣女贝尔纳黛特(1844-1879),天主教圣徒。1844年1月出生在法国比利牛斯省。14岁经历了路德圣母的显现。1909年为给封圣做准备,人们发掘出她的遗体,发现其遗体不朽。1927年被教皇庇护十一世列品。圣女的遗体现在保存在勃艮第的讷韦尔(Nevers)。

天主教将“不朽之身”定义为“如同活人一般柔软有弹性,不会腐烂”。圣女贝尔纳黛特35岁逝世,1879年安葬。在她被封为圣徒之前,天主教会三次要求挖出她的遗体进行检查。许多医生、神父与名望之士目睹了各次挖掘的过程。贝尔纳黛特·苏毕胡的遗体并未腐朽,它超越了肉身腐坏的自然规律。

圣女贝尔纳黛特真实照片 法国“睡美人”百年肉身不腐

圣女早年出生在法国一个贫穷的乡村家庭,自幼体弱多病,但对信仰十分虔诚。她的父亲经营一家小磨坊,教母开一家小酒馆。

一八五八年二月十一日,伯尔纳德(Bernadette Soubirous)和两个同伴到山坡去捡柴。在那附

近一个叫玛色比尔(Massabielle)的地方,她听到有如一阵急风般的声音,稍后,在一个山洞中,一位极美丽的妇人在她的面前出现,并且对她微笑,做了一个称赞她祈祷的手势,但始终没有说话。这位妇人站在那儿,约有一刻钟之久,可是伯尔纳德的两个同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二月十四日,她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催促着她再去那个山洞;但她母亲不肯答应。幸而她的两个同伴在旁帮她央求才得到她母亲的应允。到了那儿,伯尔纳德一看到那位妇人,就神魂超拔。二月十八日,又是同样的力量促使着她;她母亲不准她再去,因为怕她女儿万一被魔鬼欺骗了,他们家岂不是要成为邻人的笑柄?但这次有几位妇人自告奋勇陪伴她去。到了那儿,她又一次地神魂超拔;人们注意到她好像在和某人说话,并时时聆听着。事后,她记述当时的情形说:「那妇人以谦逊的态度用乡间的土话对我说:『 肯连续十五天到这里来吗?我许诺 的幸福不在这世界上,而在死后。』」伯尔纳德问她叫什么名字;她只微笑而不回答。二月十九日,她母亲第一次陪着她去,二月二十日也去了,伯尔纳德每次都同样地神魂超拔。一个旁观者说:「伯尔纳德的脸使我想到升起的朝阳,虽然在我们视线之外,但已闪耀在对面的山顶。同样地,她的脸突然容光焕发,受着神光的照耀;这奇妙的反映使我们坚信,有一个我们

看不到的发光中心。」

二月二十一日,伯尔纳德同样地神魂超拔;这次露德的道苏(Dozous)医生也来了,他决定根据科学的论据,要摧毁这玄妙病态的儿戏。当伯尔纳德似乎在和那显现的妇人谈话时,医生仔细地检查她;她的脉搏、呼吸,都是缓和而正常,一点也没有神经过敏或失常的现象。当她神魂超拔之后,医生问她为什么有一瞬间她那么悲痛,甚至流泪?她说:「因为妇人悲伤地看着远方;我问她为什么?她只说:『请为那些可怜的罪人和这动荡的世界祈祷吧!』」那一天,警察开始干涉了;他们恫吓伯尔纳德,说要把她关起来……,她父亲因为害怕,就答应警察以后绝对禁止他女儿再到山洞去。

二月二十二日,伯尔纳德不敢违背她的双亲,规规矩矩地去学校;等她到了学校,却又不由己地再去那个山洞;她在那儿祈祷,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二月二十三日,她父亲不再反对了;她到了那儿,看见已有两百多人在等待着,那位妇人显现了约一小时;二月二十四日,四、五百人在那儿;当伯尔纳德神魂超拔时,忽然由欣喜转变为深深的悲痛,她听到那位妇人对她说:「忏悔吧!为使无数的罪人改过,祈祷吧!」二月二十五日,当她神魂超拔时,突然站立起来,向四周搜寻,然后开始用手挖泥土,挖出的小洞一会儿竟冒出了泉水。她饮了泉水,并且洗了脸;等她神魂超拔后,她记述说:「妇人对我说:『来,喝这泉水,并洗脸吧!』因

我不知道泉水在那里,她就指引我在那个地方。」次日,这小小的泉水变为一股丰饶的泉流。以后便依据下雨的情况,每天约有三千八百到一万六千加仑不等的泉水涌出来。

二十五日,塔伯(Tarbes)的行政长官请三位精神病医生检查伯尔纳德,希望能把她关入疯人院;他们检查之后共同的结论是:「伯尔纳德的精神是健全的,而她的诚挚是无可置疑的;至于她所说的妇人显现给她,好像是一种出神的状况。」再者,她家虽然很贫穷,但伯尔纳德和她父母一直都毅然地拒绝接受任何东西或金钱。

二月二十六日,伯尔纳德到了山洞,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二月二十七日,妇人对她说:「去请求神父,在这儿建一座小教堂吧!」(露德教堂的神父们从未去观看过显现的情况)对此要求,本堂神父的答覆是:「你去告诉那位妇人,露德的神父不习惯替生人办事。请她先说明并证明她是谁。」二月二十八日和三月一日,她又神魂超拔,但是没有得到回覆。三月二日,那位妇人又提出她的要求,并且加上一句:「愿群众到此游行。」三月三日早上,妇人没有显现;伯尔纳德稍后不由自主地又前往山洞,而这次看到了妇人。三月四日,是妇人约定最后的日子,有一万五千到两万的人早已到了那儿,警察也来了不少;伯尔纳德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群众和警察,这次她神魂超拔达一小时之久,与妇人交谈,但是对神父的要求并没有获得答覆,妇人也没有说再见。伯尔纳德相信显现已经终止了;为避免再给家人添麻烦,她再也不去山洞了。但是三月二十四日的晚上,她又感觉到被召唤,要她再去山洞。果然,三月二十五日,妇人又显现给她;伯尔纳德三次询问她的名字;终于,妇人微微向她倾身,并且以颤抖的声音用本地的土话说:「我是无玷之始胎」,然后消失无踪。伯尔纳德急忙赶到神父那里;一路上,她重覆这句话,唯恐将它忘记,因为她并不了解这句话的意思。

三月初,泉水涌出后的几天,第一个病患霍然痊愈了。类思布烈德(Louis Bouriette)是露德的一个采石工;几年前,在炸山采石时,他哥哥丧失生命,自己则瞎了右眼,左眼仅馀最低视度,且又剧痛不已。道苏医生无法使他止痛;布烈德就要他女儿带一些山洞中的泥土回来。他把泥土贴在双眼上,祈祷着,当他去掉泥土重新张开眼睛时,他的视力恢复了;他把左眼闭上,很显然地,右眼竟也能看见东西了。他跑到医生家去,医生怀疑地对他说:「假如你能看得见,就把一句念给我听吧!」说完医生写道:「布烈德因视神经衰弱而失明,永远无法治好。」结果布烈德毫无困难地将这句话念出来了。

如今,朝圣者涌到法国的讷韦尔,瞻仰安详地躺在玻璃棺内的圣女遗容,亲眼目睹她奇迹般完美的容颜。她的故事也将许多现代科学家吸引到法国的讷韦尔,他们将对圣女贝尔纳黛特的遗体进行研究。睡美人“不朽之身”之谜能。

贝尔纳黛特的遗体保存程度完好的令人乍舌,在墓穴和非密封玻璃棺材里保存了127年,完全没有腐烂的迹象,甚至连死亡的征兆都没有。尸体没有经过防腐处理,应该说根本不需要进行这样的处理,它自然保持着原貌,似乎在等待圣女的灵魂从天国归来。这是神迹?奇迹?还是我们的科学尚不能解释的现象?不管怎么说,贝尔纳黛特已经在法国的讷韦尔沉睡了127年,尽管她手里握的念珠已经生锈,她的遗体却保存得相当完好:皮肤柔软而富有弹性,面容栩栩如生。最重要的是,她是真实的存在,不是传说中缥缈的幻象。

1909年,为了给封圣作证,讷韦尔(Nevers)教区发掘出她的遗体。他们发现尽管在她手中的十字架和念珠有氧化,但她的身体却完好无损。这被视为一个奇迹来支持她的封圣。

杰奎琳·泰勒,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郊外的芒特艾达学院丧葬服务教育教授。她除了从事丧葬服务教育,同时也是享誉国际的遗体修复与保存专家。

杰奎琳说:“在我对不朽之身的研究过程中,最让人着迷的,就是圣女贝尔纳黛特。她栩栩如生,是保存最完好的不朽之身。”

保罗·波契提,意大利特异现象调查委员会成员。他和导师路易吉·加拉切利(一位名声不大好的意大利有机化学家)一起调查过许多所谓的灵异现象,因此许多信徒对他很是反感。应杰奎琳的要求,保罗将和她一起调查不朽之身,并为它们拍照。

杰奎琳说:“在尸体分解过程中会发生一种现象,就是所谓的‘皂化’,也就是身体的脂肪转化为‘尸蜡’,这是一种蜡一样的黏稠物质。”

简而言之,体内脂肪转化为某种肥皂,使得肌肤丰腴、容光焕发。皂化有其神秘之处。科学家还不了解,是什么促使体内脂肪转化为类似肥皂的物质的。有人认为应该是化学与地理条件的共同作用。

杰奎琳说:“皂化妙就妙在它并不是随处可见的现象,它应该是遗体内外因素的结合。”

杰奎琳和保罗来到法国的讷韦尔,他们对圣女贝尔纳黛特的遗体进行了研究,许多谜题无法解释。圣女贝尔纳黛特不是风干的木乃伊,也没有因为皂化而肿胀滑腻。也许更深入的研究才能解开谜底。

科学家们决定继续探究谜团,而睡美人静静躺在金边玻璃棺中,秘密仍然埋藏在庄严的微笑之后。这微笑已经保持了126年多。她的遗体将过去与现在连接在一起,她是温和与谦恭的楷模。

圣女贝尔纳黛特的秘密,远远超越肉眼所见的完美外表。杰奎琳要求保罗查阅一下文献记录。某些段落或许可以提供答案,但保罗查阅了文献记录后,睡美人秘密仍然笼罩在重重迷雾之中。三次挖出遗体的报告中都说,圣女贝尔纳黛特的遗体保存得相当完好。

“交错在胸前的双手很完美。”“毫无尸体腐烂的气味。”医生的结论是圣女贝尔纳黛特的遗体完好无损。“美丽的双手握着一串生锈的念珠,胸口上的十字架上也布满了铜锈。”

十字架项链上有铜锈,表示空气与湿气钻进了棺木。为何惟独遗体没有腐烂呢?圣女贝尔纳黛特美丽的遗容引导千百万人坚定了信仰。其完好的状况被视为奇迹。

科学家虽然揭开了圣女青春面容的秘密,然而其不朽之身仍然是一个谜团。

保罗在研究文献资料时,发现了一段特别有意思的文字。这段文字指出,第三次挖出圣女遗体时,人们拓制了面具,并用这些拓制品制作了一个蜡制面具。杰奎琳似乎说中了。

其中最让人震惊的是,第三次挖出遗体时,有个医生在报告中指出,圣女贝尔纳黛特的骨架保存非常完好,肌肉“结实而有弹性”,肝脏“柔软”,而且“软硬程度几乎正常”。他指出这种情况似乎并不是自然现象。

关于这一点,科学似乎无法提供解释。杰奎琳说:“我们得出的结论,有些也只是猜测而已。关于不朽之身,还有许多问题无法解释。”

路易吉·奥廖内神父死于1940年,他的遗体,也没有腐败的迹象,而且他的尸体并未进行防腐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