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世界上第一个接受毒气死刑的人:吉·乔恩(Gee Jon)

2019-10-03 04:22奇象网

 作者特别声明:本文所说的“毒气室”,特指在美国曾经使用过的死刑执行方式,不是德国纳粹在二战期间对犹太人进行屠杀的恶劣手段,也不指给宠物执行安乐死的设施,请勿混淆!以下为正文。

美国是一个极富有探索精神的国家,这一点也体现在他们对死刑执行方式的不懈琢磨上。加上技术的发展,他们先后搞出了电椅、毒气室、注射死刑等颇有工业色彩的执行方式,而毒气室则完全是蒸汽朋克风格的东西嘛,多铆蒸刚……

实际上,在相当多的州,毒气室是被用来替代电椅的。尽管电椅很有科幻感,但总有人抱怨说那玩意用起来太残忍——可能是见证人非常不愿意闻到一股肉烤糊的气味,很容易感觉肚子饿吧。所以呢,内华达州的惩教署就突发奇想,来,不用物理手段了,我们搞个化学的吧!

怎么搞呢?当然就是毒气咯。与电椅相比,毒气有几个优势:看起来操作很简单,只要把毒气放进去就拉倒,而电椅需要正确连接电极、调节电压、掐秒表等一整套复杂的步骤,弄不好就半天都死不了,甚至可能将被执行人烤糊(有关这种高压,不,高雅艺术的详情,请参见《死神的座驾和代言人》);动作快捷可靠(高浓度的毒气,理论上说会导致极快的死亡),减少了被执行人的痛苦。

第一个接受毒气室死刑的人,叫做吉.乔恩(Gee Jon,1895-1924)。很遗憾,他是一名华人,同时是一名非法移民,12岁时随家人来到旧金山,长大以后就加入了华人帮派协胜堂。

吉.乔恩入狱照

​都说华人心眼实,吉先生也不例外,加入帮会不久,就立下了一桩大功劳:1921年,他和一个同谋,枪杀了对手帮会秉公堂的要员——71岁的汤姆.广基(Tom Quong Kee)先生。

然后呢,吉先生就给抓住了并判了死刑。咦,那么问题就来了:

怎么执行呢?

内华达州监狱就说了,不是要搞创新吗,就试试毒气室吧。呃,虽然说毒气这玩意不是啥高科技,但神经毒气一类的东西属于大杀器,只有军方手头才有,州监狱也买不到;如果学习罗马人烧硫磺呢,似乎又太麻烦了……一咬牙一跺脚,干脆,上农药吧!

什么农药?说出来吓死人,大名鼎鼎的氢氰酸(HCN)!

这玩意放在今天,同样也是不折不扣的的化学武器,车臣剿匪时,杜达耶夫的人还用它对抗过俄军呢。但那个年代的人,普遍都比较生猛,在DDT还没发明之前就用它给柑橘树除虫,也不知道发生过农药中毒没有……

好吧,说干就干,那个谁,你去买一罐氢氰酸来!

对不起,没那么好买。当时,在美国西部,只有加州氰化物有限公司(California Cyanide Company)生产这玩意,但人家一听说不是除虫而是拿来除人的,说啥也不肯卖:万一半天搞不死人,声名扫地,我的农药还怎么卖呀?

迪克森

​典狱长丹佛.迪克森(Denver S. Dickerson)先生眼咕噜一转,嗨,这还不简单嘛!“汤姆,你和杰瑞,去洛杉矶出趟差,给我买一罐氢氰酸回来,要大瓶的哦!”

就这样,典狱长助理汤姆.皮克特(Tom Pickett),伪装成柑橘园主,花了700米元买了20磅的氢氰酸(氢氰酸的沸点就25℃,稍微加压后会变成液体,装在钢瓶里便于携带),开着一辆私家车带回了内华达。估计这哥们一路上也提心吊胆的吧,万一毒气在路上泄漏,自己岂不是比吉.乔恩死得还惨?而且这事也不便宜,那时的700米元,按今天的购买力算,差不多得一万米元了,还不算汤姆他们的差旅费和汽油费呢。没办法,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毒气搞到了,怎么使用又是一个难题。最开始,迪克森先生是打算趁着吉.乔恩睡觉时,把毒气偷偷的放到他的囚室里,兵不血刃就完成了死刑执行。但后来仔细一看才知道这不靠谱,牢房四面漏风的,万一毒气跑到别的囚室里岂不是要出大事了。所以,最后他们选择了一间本来是装冻猪肉的房间,临时改成了毒气室。

就这样,1924年2月8日,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毒气室死刑,正式在内华达州执行。

吉.乔恩被带进那间房子,绑在了一张椅子上。在他面前几步远的地方,是一台用来释放氢氰酸的设备——说白了就是熏农药用的喷雾器。随后,4磅液态的氢氰酸被倒进了喷雾器中,万事俱备,所有人员,除了被执行人外,全部撤离房间,关门关窗。

吉.乔恩被执行现场

​上午9:40,迪克森一声令下, 喷雾器启动。呃,不过因为当天天气比较冷(只有11℃),喷雾器的加热装置又出了点毛病,所以没能达到氢氰酸充分挥发所需的温度(25℃),一部分氢氰酸没有被完全气化,而是喷得一地都是。

据见证人回忆,乔恩大概在5秒钟内就丧失了意识,但却在椅子上不断点头,折腾了大概6分钟之后才彻底没有动弹。另外,有见证人当时抱怨会说觉得头晕,是不是漏气了?吓得典狱长立即下令所有人撤出去。

12点多钟,狱警用风扇排空了屋里的毒气,带着防毒面具把乔恩的尸体搬了出来。七名监狱医生组成的小组经过检验,正式宣告其死亡,但没敢解剖尸体,怕身体里的残留的氢氰酸气体再跑出来呀。

就这样,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毒气死刑,圆满成功。

受此鼓舞,美国好多州随后都开始了毒气室建设。

毒气室正在装卸

与最初的版本不同,各州的毒气室在制造时普遍采取了相同的思路,即用一个金属的密封舱替代砖头砌的房屋作为毒气室。这样干有三个好处:第一是不容易漏气,第二是执行完毕之后更好清理,第三看起来也更有工业时代的风格。

毒气室的外观,请注意顶上的通风管

打开门里头是这样

​其他的结构,则基本上没多大差异:

  密封舱正中,摆放着一把金属椅子(亚利桑那州、密苏里州、加州是两把椅子,一次处决两名罪犯),椅子上有很多皮带,被执行人就被绑在上面。特殊的是,椅子上密密麻麻的打了很多小孔,这是因为椅子下面固定有一个玻璃缸,呆会毒气就从缸里发生,打孔是便于毒气更快点散发出来。

毒气室里的椅子

​然后呢,狱警撤离,舱门被重重的关上。门的外侧有一个舵轮一样的东西,转上几圈,就可以把舱门牢牢的锁紧了。舱门边上有橡胶做的密封条,可以确保毒气不泄露出去。

典狱长会接通州长的电话,询问是否延缓执行?如果州长说我没空你爱怎么怎么吧,执行就会正式开始——毒气室侧面有一个杠杆,典狱长用力往下一扳,连在毒气室里的一个金属杆就会让一个金属碟子翻转。

科罗拉多州典狱长典狱长韦恩.帕特森,手里握着的就是死亡杠杆

扑通扑通~

 碟子里装着一堆蛋形的氰化钾(KCN)固体,加起来大概有400g左右,全部掉到椅子下面的一个玻璃缸里,而玻璃缸里装着稀硫酸,两者接触后迅速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剧毒的氢氰酸气体(HCN, g)并放出热量来,一股白色的烟雾就会从椅子下升起,弥漫在毒气室里。

而被执行人呢,吸入了大量的HCN后就会中毒,迅速发生昏迷,继而因为细胞的呼吸链受阻而死亡,执行完成。

早期的毒气室里有一个听诊器,执行前被固定在被执行人的胸口,另一头则连接在毒气室外,法医就通过这个来判定被执行人是否已经死亡。后期的毒气室则改成了心电图监护仪,更为简便、可靠。

用于中和HCN的氨水罐

​执行完毕之后,事情还没算完。毒气室顶上一个抽风机开始启动,把里头残余的毒气抽出去,然后通过一个装满氨水的罐子,将残余的毒气中和破坏掉,再接到外头一个烟囱上排放出去。

毒气室外高耸的烟囱

​呃,不过即使是经过了中和与吸附,这放出去的气体还是有点吓人……因此,好些州的监狱都规定,最后释放毒气室里头气体的这十分钟,瞭望塔上的武装看守会暂时撤离,避免中招。

 当然,抽出毒气的同时,毒气室里的氧气也会被全部抽空,所以即便被执行人没有被毒气毒死,也会死于窒息,可谓双保险。

 最后,毒气室顶部的一个喷淋头(没错,就跟你家浴室的莲蓬头差不多)会喷出大量的稀氨水,彻底中和被执行人尸体上吸附的HCN气体。这个时候,典狱长就会看一个特殊的玻璃小窗口,看里头的液体从无色变成红色,就会命令狱警进去拖尸体啦。(管子里是酚酞溶液,这是一种酸碱指示剂,在碱性条件下会显红色,说明HCN已经被完全中和)

 于是,两名倒霉的狱警就会戴着防毒面具,打开舱门进去,细心的把被执行人的头发全部翻一遍,以防有残留的少许HCN伤及无辜。因此,有些州在执行之前,都会友好的建议被执行人剃个光头——大家都省事嘛。

 另外,根据美国法律,死刑通常都是要有见证人的,包括媒体代表、检查官、受害者亲属等,这些人往往需要坐在毒气室外头看着死刑执行,所以毒气室上都设置了多个防弹玻璃做的大玻璃窗,便于观察。题图里的那个就是加州的毒气室,执行人们围坐在毒气室外,感觉颇为滑稽。

讲到这里,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没回答:

毒气室,到底好不好用呢?

答案是:不太好说……

 从理论上说,只要毒气散发出来,浓度足够,被执行人就会很快死亡。然而,在历史上五百多次执行中,至少有七八次执行出了故障,杠杆扳动,毒气却没有放出来,或者是释放得不够多,被执行人半天都没挂。比如,杀手吉米.李.格雷(Jimmy Lee Gray,1949-1983)被执行时,他似乎痛苦异常,,杠杆扳下8分钟方才不再动弹。其间他一直用脑袋撞椅子背后的一根铁柱子,一位敬业的记者数了:总共撞了11下。

更倒霉的是杰拉德.阿尔伯特.加里戈(Gerald Albert Gallego,1929-1955),他是密苏里州新建的毒气室的第一位客人,结果出现了机械故障,折腾了40分钟才将其杀死。

(顺便说下,他的儿子小杰拉德.加里戈,后来也成了连环杀手,不过因为美国废除死刑浪潮而逃脱一死,否则也会坐到他曾坐过的毒气室里,来个亲子丼了。)

 在这些毒气室执行掉的罪犯中,有一名女罪犯相当著名。她叫做芭芭拉.格雷姆(Barbara Graham,1923-1955),因为被指控和男友等人持枪抢劫并杀死苦主,而被判处死刑。

芭芭拉.格雷姆

​其实这本来是一起很普通的刑事案件,但因为芭芭拉的确比较漂亮,所以吸引了相当大的关注。其辩护人认为,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芭芭拉就是那个开枪的人,甚至无法证明她预先知道会开枪,所以死刑的判决过重。不过,经过上诉再上诉,最终,死刑还是被维持了下来。

1955年6月3日,在美国加州芝诺女子监狱(Chino, CA),她的死刑被正式执行。本来预定是在上午10点整执行的,结果州长戈德温.骑士先生(Gov. Goodwin J. Knight)打了个电话说等一下吧不着急……于是死刑就被暂时叫停了。到了说好的10:45,州长又打个电话来说我这边还有点事情,等到11:30再给你回话哦。

在这种两次叫停的情况下,芭芭拉很可能看到了一线希望,是不是州长赦免了她的死刑呢?但是,同日11:28分,她还是被带进了毒气室。她哭着问看守,为啥要折磨我,不是说十点钟执行的吗?狱警回答那你去问州长吧。

据说,好心的典狱长,按照惯例告诉她,“等烟雾起来的时候,深呼吸,很快就结束了……”

芭芭拉回答到:“你咋知道的哩?”

她的事迹还被改编为电影《我想活下去》(I want to Live),也算是对毒气室最好的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