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双鱼玉佩事件,彭加木失踪事件 罗布泊之谜双鱼玉佩真相是什么

2019-09-15 00:28奇象网

彭加木失踪事件

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一直以来都被人们广泛提及,当然这种说法光想想就觉得奇怪,更别提 1987年新疆和田生化僵尸事件、1978年罗布泊食人蜥蜴事件之类的说法了。

在1980年6月的时候,原来的新疆科学院副院长彭加木带领着专业的考察队伍考察罗布泊,主要是为了寻找重水。

不过人们在寻找重水的过程中不幸遇到了难题,人们带的水喝完了,水是生命之源,假如没有水都不能存活,所以人们就开始寻找水源。

彭加木作为队长,肩上的任务更是繁重,在6月17日上午大家都休息的时候,他一个人偷偷出去找水,但是比较遗憾的是,不仅水没有找到而彭加木也失踪了,他只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向东面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时三十。在彭加木失踪之后,国家派遣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寻找彭加木,比较遗憾的是一无所获,他最终消失在世界上。

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

彭加木事件最大的疑点在于,大家都一同出去探索,但是最终只有一个人出事情,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一个人去找水应该也会告诉大家而不是单独行动,假如找不到也会回来的。彭加木去了哪里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最终有些让人无语的是,最终演变成为悬疑事件,甚至于说彭加木和双鱼玉佩的关系。

有人表示彭加木在出去找水的时候找到了双鱼玉佩,然后双鱼玉佩有着复制作用,彭加木复制成了两个。他们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被人们知道,就谎称彭加木失踪了。

双鱼玉佩实际上就是一种玉佩,但是被人说成什么打开平行世界的钥匙什么鬼的,总之听着就很可疑,最让人不解的是居然很多人相信。有人还认为这是历史上被国家封锁的不解之谜,感觉都是瞎扯。

因为双鱼玉佩的故事最早被纪录在天涯的蓬莱鬼话页面,当时是2005年被传播出来的。可能是因为当时玉器市场比较衰败,所以有人提出了双鱼玉佩的故事,这让圈外人重新对各种玉器有了好奇心,最终市场也能够活动起来

段落一:

在罗布泊,有牧人报告发现出现这种情况:天气发生异常,地表环境有短时间的重大变化,随即又会恢复原状。

于是,政府于是就安排彭加木领队去当地调查此怪异时间,随队人员以军人为主。

结果,在罗布泊内有重大的发现一个保存完整的基地,基地内有大量当时无法识别的设备。个别可携带的设备被筛选出来带回去,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双鱼玉佩。

为什么叫双鱼玉佩?那是因为,这件物品被研究人员拿去研究的时候用它对鱼做实验。玉佩突然启动一条完全相同的鱼被复制出来。

为什么PJM失踪了?不是因为找不到了,而是因为,PJM被双鱼玉佩复制出现了两个。(所谓的镜像人。)对外只能宣称PJM失踪。

56-60年之间那里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你们可以理解成为复制人),部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

而且,不知道是何原因后来某XX把原子弹的靶场选在那直接全部解决了。

传说那里是平行宇宙的交错点。

一个地质学家为什么天朝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去寻找?到底PJM发现了什么秘密还是罗布泊内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段落二:

《双鱼玉佩》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我下面要说的话,大家可以信,也可以当做耳旁风,我的文笔不好,说事像记流水帐,还请大家包含。

我曾说过“你们若知道一点点真相,也会对现在安定的生活万般珍惜”这样的话,并不是我凭空想象,而是我的亲身经历,在部队里的经历,因为这件事,我被隔离调查,现在一切都都过去了,我也退伍了,呵呵。所以我敢说出我的所看所想,让大家一笑足矣。

我95年入的伍,呵呵,在大西北。那时候年少轻狂,对部队生活无比向往。在部队里,我有几个知己,赵##还有我们的连长,谈话交流甚是投机。连长真的是个好人,平时对我们这些新兵铁着个脸,但私下里没有一点官架子,很大哥的一个人,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很义气。赵##很老实很憨厚的一个人,山东汉子。

我呢,为了给连长和部队长脸,平时玩命的训练,连里标兵一个,还荣获二等功一次,呵呵。

大概在96年8月份吧,连长突然把我和赵##叫到首长的办公室去,说是有重要的事要交代我们去做,本来是训练的时间,连长还为我们请了假。

在办公室里,首长的位置上坐着个我没见过的人,首长倒是坐到旁边去了。那个人怎么说呢,看上去很威风,脸上棱角分明,体格高大健壮,目光锐利,身上穿的军装却不很合身,帽子很大,军衔和袖章很奇怪的用一抹红布给订上了。我和赵##正疑惑间,首长倒是发话了:“就是他们二个,您看行不?”那个大块头嗯了一下,目光很快的在我们身上扫了一下,就说:“安排他们到文档室去,现在就办”。首长啪的一下敬了个军礼:“请领导放心”!我和赵##对视了一下,也立正敬礼道:“坚决完成任务”!呵呵,那时还是一头雾水,让我们做什么事还不知道呢。

大块头带着我们两个人办好手续,走进文档室。文档室是分级别的,我们来的是最里面的,属于最高的级别了。随后他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编号和名称,让我们找到这个档案,那个编号很长,现在已经记不得了,不过名字还记得,叫“##关于双鱼玉佩事件的调查报告”。当时觉得找一个小档案用得着两个人嘛,真是小题大作。但到了真正找的时候,我和赵##都傻眼了,因为事情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容易,文档室里的文档都乱套了,不是按编号排列的。一共有五排架子,满满的全是档案盒,地上还有一堆散落的档案。这里似乎很久没人来了,我和赵##把资料盒搬上搬下,弄得满屋子都是灰尘,一直折腾到中午,也没看见那个资料的影。那个大块头就让我和赵##去吃饭了,告诉我们吃晚饭马上回来。

在食堂吃完饭,我和赵##就马上赶往文档室,想早点找到那个倒霉的档案好回宿舍休息。一上午累得我们精疲力尽,但这是连长派的任务,不干不行,想想还真不如去训练了。到了文档室门口,大块头早已等在那里,带着我们又回到文档室。大块头好像被上午的灰尘呛着了,他告诉我们快点找,找到以后马上报告,他在门口等着,然后他就出去了。我心里暗骂,你这么大块头,自己怎么不找,但又一想,谁让我们是兵了,人家是官。

抱怨归抱怨,我和赵##手却没停。最后我和赵##找到第四排架子的时候,赵##捅了我一下,说道,“你看是不是这个?”我接过来,打眼一看,名字对,把编号与字条一对比,一个数字也不差,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我说:“对,就是这个”!赵##刚要去向大块头报告,我突然拉住他,说:“等一下,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搞得神神秘秘的。”赵##说:“这不好吧,违反纪律。”当时我也是太好奇了,因为当时用手颠了颠资料,感觉很轻。我说道:“没事!咱谁也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我来打。”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个破旧的资料盒,里面有一份发黄的报告,上面密密麻麻麻地印着铅字,看来年头很久了,还有五张照片,是黑白的。当时只看了照片,还没来得及看文字,那个大块头就走进来,可能是在门口听我们没有动静了。他问我们是不是找到了,赵##说:“找到了,在这呢。”大块头厉声问道,“谁让你们看的?”我当时那个气了啊,恨不得马上就揍赵##一顿,过后我问他当时为什么说那句话,他也很后悔,说当时太紧张了。

后来,因为偷看档案这个事情,我和赵##被隔离调查,经过好一番折腾才算平息下来。战友们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上级让我和赵##统一口径,就说协助调查,我一次喝酒喝多了,把“双鱼玉佩”这个词说出去,还被批评了一顿,写了一份检讨了事。当时全连都知道 “双鱼玉佩”这个词,但谁也不知道具体内容,只有我和赵##知道,但我们都守口如瓶,因为我们要为自己的性命考虑。开始的时候,人们都有好奇心,人见人问,但后来慢慢地也就淡忘了,我连我的家人也不能告诉!

令我和赵##震惊的是那五张黑白照片,那绝对比任何一张恐怖图片都恐怖,因为是属于机密,恕我不能具体描述图片内容,但绝不是什么玉佩,双鱼玉佩是一句暗语,那五张照片只能用恐怖和震惊来描述!

彭加木失踪过程回放

1980年6月5日 史无前例的纵贯罗布泊湖底的任务

1980年6月5日,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考察队在彭加木的率领下,由北向南纵贯干涸的湖底,终于按计划到达本次考察的终点——米兰,打开了罗布泊的大门。史无前例的纵贯罗布泊湖底的任务,首先被中国科学考察队胜利完成。他们是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的汪文先、马仁文、阎鸿建、沈观星、陈百泉、司机陈大华、王万轩、包纪才和驻军某部队的无线电发报员肖万能。

1980年6月11日 科考队准备再次横贯罗布泊地区

6月11日,完成纵贯罗布泊任务的考察队在米兰农场小憩后,即准备沿古丝绸之路南线再次横贯罗布泊地区,然后取道敦煌去乌鲁木齐,以结束这次两个多月的野外考察工作。

1980年6月16日 考察队所带汽油和水几乎耗尽

6月16日下午2时许,考察队来到库木库都克以西8公里处。此时,车上所带的汽油和水都几乎耗尽,按计划,还有400公里路程。经讨论,他们决定就地找水。当天下午没找到。晚上,开会决定,向当地驻军发电求援。彭加木亲自起草了电报稿:“我们缺水和油,请求紧急支援油、水各500公斤。”

1980年6月17日 彭加木独往沙漠找水

6月17日上午9时,部队回电同意援助物资,并要求提供营地坐标。下午1时,司机王万轩到车里取衣服时,在一本地图册里发现一张纸条,看后不由大吃一惊:“我向东面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时三十。”彭加木冒着50℃多的高温单人找水,这在沙漠里是极其危险的。

彭加木给同行最后一封信

彭加木失踪前曾给时任上海科学院生物化学研究所植物病毒研究组副组长的陈作义,发出了最后一封信:

我们在五月三日出发到南疆考察,五月九日开始进入湖区,一个七人的探路小分队带上四大桶水、二大桶汽油、一顶帐篷、粮食炊具等物,自北往南纵穿罗布泊湖底。

进入湖区的第三天,遇到盐碱皮(盐壳),汽车轮胎被锋利的盐晶块“啃”去一小块一小块的,无法继续前进。而所带的油、水又已消耗不少,只得原路返回。

在山里常常找不到路,在湖里则是一望无边,没有一个定位前进的目标。这两天正在准备,再度进入湖区,纵贯罗布泊,希望到达阿尔金山前。打算后天出发。我们将在六月底前结束这一阶段的考察工作。信是请人带到有居民点的地方发出的。

一九八〇年.五.二十八于罗布泊西北部山前的一个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