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揭秘日本陪酒女郎这些内幕(真实生活)

2019-09-13 02:07奇象网

揭秘日本陪酒女郎这些内幕(真实生活)

随着日本经济的逐年疲软,日本国内整体就业情况并不乐观,在工时过长、职场的性别歧视及收入不稳的情况下,不少女性都选择陪酒女郎。虽与性交易无关,但在过去仍被大多数女性避之不及。摄影师Shiho Fukada走访了新宿歌舞伎町,以女性的角度拍摄了陪酒女郎的众生相。

酒吧中的香槟酒,酒水的销量决定了陪酒女郎的收入。

根据东京文化学研究所针对1154名女高中生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酒吧陪酒女在40个受欢迎职业中排第12位,公务员列第18位,护士列第22位。图为宿靖国通北侧的歌舞伎町,是全东京最大的一个红灯区。在这只有0.3平方公里的街上,各种店铺约3000多家,各种酒吧、游戏场、俱乐部、夜总会、舞厅、旅店、影院等不少于200多家。

日本在战后的几十年中,将“陪酒文化”作为公关业的重要一部分,发展成了一门收入可观的产业。入夜,歌舞伎町灯火通明,喧闹异常,其中不少店营业至天明。图为作为陪酒女郎的ku晚上来供职的酒吧上班。

作为一个注重外在言行的国家,日本的社会地位尊卑分明,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较大,无论同事还是家人,都不是倾诉的好对象,所以为了排解压力寻求安慰的方式,有很多女性选择成为陪酒女郎,当然要区分的是,在日本的陪酒女郎,并不会为客人提供性服务,只是陪伴客人喝酒聊天,供客人开心的。图为一个胸前插着打火机的陪酒女郎。

工作时的ku,需要花大量的时间与客户到酒吧外约会。她正在为一名男顾客服务。陪酒女除了计时收费外,还能从酒类收入里提成,而客人在酒吧俱乐部消费的酒类,其价格往往是实际价格的五倍以上。当然,不同陪酒女之间的收入存在很大差距,底层普通陪酒女的收入甚微。

在歌舞伎町管理多家俱乐部的经理三浦建太郎称︰“愈来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妇女想当陪酒小姐。现在做陪酒小姐,已不是那么见不得人。事实上,这份工作已被很多年轻女性视为很有吸引力的工作。”图为一家酒吧内,21岁的可可在化妆。除了丰厚的报酬,陪酒女时尚的打扮、夜夜笙歌的生活方式,也吸引着年轻女性把陪酒女当作一份向往的职业。

据初步统计,东京有13000名陪酒女。据某网站于2012年8月3日报道,日本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公布了一个令人意外的调查结果,30%的陪酒女郎白天为职业白领在公司上班。该调查结果也使得“陪酒女郎”这个人气职业,在人们心中形成了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印象。图为一家酒吧中,正在更衣的陪酒女郎。

陪酒女郎cocoa的名片,虽然类似酒店里常收到的小卡片,但服务内容却相去甚远。

要成为出色的陪酒女,除了长得要漂亮身材要好,还需要经过专门的训练,除了要会聊天陪笑劝酒,连端茶、递毛巾、点烟等小事都有严格规定,每个动作,每句话都要恰如其分。图为cocoa在做上班前的准备。

为了吸引固定的客户,陪酒女必须经常到高级的发廊做头发,买高档的服饰等等,甚至在情人节的时候为客户准备情人节礼物。图为21岁的cocoa在自拍,她喜欢上班前来个自拍调整下心情。

陪酒女郎吃的是青春饭,24岁的Yuka经常向客人隐瞒自己的真实年龄,她担心客人知道她的年龄后嫌她老。

据了解,整个日本,女性在就业上仍然受到公然的歧视。1986年日本颁布了《平等就业机会法》,但日本女性至今仍面临着收入低、升迁难以及多为临时岗位等工作上的问题。

在日本,只有65%的女性受过高等教育,她们的平均收入只是男性收入的三分之一。图为一个陪酒女郎在展示她的指甲,对自己进行装扮是陪酒女郎必须的工作。

21岁的阿雅,在她16岁时父母离异,之后她便成了一位陪酒女郎。

阿雅在租住的公寓内一边刷牙一边给客户发送短信。搭车去上班的阿雅。

21岁的陪酒女阿雅,正在与一名顾客聊天。她说她非常想放弃陪酒女的工作,但是她没有什么文凭,她不知道除了陪酒女的工作外,她还可以做什么。

她曾经在东京成田机场的免税商店工作,她说一点也不怀念当时的工作,“白天的工作,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工作。”

一家酒吧更衣室内的烟灰缸,熄灭的烟头上留着陪酒女的唇印。由于日本持续的经济不景气,女性相较男性,在就业上受到更大的冲击。

对东京的陪酒女来说,随着经济的不良发展,大批酒吧都已倒闭,这,将带给她们新的挑战。

一排排的陪唱女现场比较混乱。陪唱时还得喝酒。陪唱女的写照。

北京,女孩们在“后台”等待客人挑选。走访浙江、广东、北京、香港4地,拍摄下了KTV陪唱女的工作状态。广东东莞,两位陪唱女。陪唱时,喝的醉眼朦胧。

当写这个的时候,我感觉又回到了刚出门打工的时候。那个时候在上海,由于自己学历低找工作找的都是服务员类的,一连5天找的面试后,都没了影子,还被一个中介骗了600块。心里很是难受。

一天下午的时候,我去买洗刷用品的时候,看到一家超市的附近有一个小KTV招聘服务生,就去面试了。很快通知下午可以上班。那就是那个时候才走进了这所谓灯红酒绿的世界里。

也正是这样,我改变了我最初的想法。我看到了那些所谓的小姐的生活。每个有小姐的KTV基本都会有个妈妈桑。

其实所谓的妈妈桑不过是一个把小姐推向客人的销售罢了。最初我认为不过是古代青楼的鸡头罢了。每天摆着那皮笑肉不笑的面孔。对着客人朝来朝去。

她们一般不像其他小姐一样定时在歌厅、酒吧等场所“候客”,而是将手机号码留在多家歌厅、酒吧,等到有客人点名要她们陪伴时呼之即来,然后陪形形色色的客人喝酒、唱歌以赚取小费。

ktv“陪唱女”价格不一,看你要哪种了,有光陪唱歌喝酒的,也有出台的,真的有大学生,如果不信,可以考她们,物理、化学、英语随便考,回答不上来的算假的,老板给换。”

大学生也有男朋友,只是周末的时候才见面,干这事,也不可能让男朋友知道的。

现在我已经不做这个了,想告诫身边的朋友,不要做KTV“陪唱女”的另类生活,不然糜烂生活会毁了你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