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未解之谜 >

斯里兰卡“情蛊”杀人之谜

2019-09-10 19:27奇象网

 把许多的毒虫放在一个器皿中让它们相互吞噬,最后一只没有死的为蛊。相传,一些人为了得到他们所爱的人,便在其身上下蛊,称其为“情蛊”,被下了“情蛊”的人就会对下盅的人死心塌地。

美国博士生汤姆带着女朋友娃莲到斯里兰卡做社会调查时,不料娃莲却中了别人的“情蛊”。中了“情蛊”后的娃莲不但成了别人的老婆,居然都不认识汤姆了,伤心至极的汤姆在郁闷之中醉酒而死。

汤姆的父亲汤普森不相信“中蛊”的事,他觉得这是一桩谋杀,他前往事发地,冒着生命危险调查了几个月,终于揭开了“情蛊”之谜。

1、好奇中“情蛊”

汤普森·皮勒是美国人类学家,同时也是几所大学的兼职教授,儿子汤姆也是他的博士生。2012年1月初,因为要完成博士论文,汤姆打算去斯里兰卡调查研究,但汤姆的左腿因小儿麻痹症留有残疾,汤普森对儿子独自去外地有点不放心。

汤姆的女朋友娃莲是汤普森的硕士生,刚刚毕业,她得知汤姆要去斯里兰卡做调查后,便要求同行。娃莲是印度人,曾多次去过南亚各国,包括斯里兰卡。想到有她在旁照顾汤姆,汤普森便放心地答应了。

几天后汤姆和娃莲就来到斯里兰卡,深入萨巴拉加穆瓦省进行调查。在调查到一个名叫坎芭、年仅16岁就已经成了三个孩子的妈妈的女孩时,汤姆问她为什么这么年轻就结婚生孩子。坎芭无奈地说:“有什么办法?我中了他的‘情蛊’。不过,现在我已经爱上了他!”

这事引起了两人的好奇心,娃莲忙追问什么叫“情蛊”,坎芭却表示她也说不清楚,说他哥哥猛巴芋可能知道。猛巴芋曾到美国留过学,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

他向汤姆和娃莲介绍了当地的“情蛊”,但娃莲不相信:“我们都是高学历、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怎么能相信这些?要不你在我身上做一下实验,看我会不会跟你走!”

猛巴芋连连摆手:“蛊术在斯里兰卡已经有几千年历史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怎么能随便在人身上做实验?”

他越是这样说,娃莲和汤姆就越是有兴趣,汤姆甚至觉得这是自己调查报告的一个全新的角度,说:“我也不信,你就在她的身上试一下,出了问题不用你负责。”

猛巴芋一直没答应,但傍晚的时候,他却悄悄对汤姆说:“想看我怎么给你女朋友下情蛊吗?但这事不能让她事先知道。”

猛巴芋和汤姆带着礼物找到当地一个巫师,他和巫师叽里呱啦说了半天,因为说的是当地土话,汤姆一句也听不懂。然后只见巫师取出一根大约15厘米长的小木棍,对着木棍作起了法。

作完法,猛巴芋拿着那根小木棍放在娃莲住的屋外,当娃莲从屋内出来无意中从那根小木棍上跨过时,猛巴芋猛然喊了一声“娃莲!”就在娃莲回头的瞬间,猛巴芋轻轻地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娃莲,跟我走吧,我发誓要一生一世对你好……”

他的话还没说完,娃莲突然目光发直地跟着猛巴芋就走。汤姆一看慌神了,他连忙大声呼叫娃莲,谁知无论他怎么喊她拉她,娃莲就是不理睬着他,并厌恶地推开汤姆拉她的手,却使劲拉着猛巴芋的胳膊不松手。

猛巴芋苦着脸说:“怎么办?是你说要让我在她身上做实验的?”猛巴芋是僧伽罗族人,按照该族的规矩,一个女孩在男孩家呆过夜里12点,就必须嫁给他,不然两个人都要被处死。

汤姆以自己和娃莲不是该族人为由,要带着娃莲赶快离开,但娃莲却死活不愿意跟她走,猛巴芋的家人害怕族规,也不肯放走娃莲。第二天上午,猛巴芋的家人居然当着汤姆的面强行给猛巴芋和娃莲举行了婚礼。

汤姆几次去找娃莲,但她却对汤姆视而不见,就像是陌生人一样。汤姆在郁闷之下,没事就跑去喝酒,最后竟然醉死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街头……

2、诡异的“情蛊”

得知儿子的死讯,汤普森伤心欲绝:妻子早年去世,汤姆是他唯一的亲人,本来他是想让娃莲和儿子一起能相互有个照应的,这才没去几天娃莲却中了什么“情蛊”害得儿子丧了命。作为一个科学家,汤普森根本不相信世上有什么巫蛊之术,但如果他不是死于蛊术,难道……他不敢想下去了。

几天后,汤普森前往斯里兰卡处理儿子后事的时候,娃莲和猛巴芋都参加了。娃莲自称除了记得是汤普森的学生和汤姆同学的外,其余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汤普森看她的眼神背后好像有一丝恐慌,似乎一直在掩藏着什么,他心里一惊:儿子的死难道与娃莲有关?想到这,汤普森暂时把儿子的骨灰寄存起来,他决心调查出事情的真相再走。

汤普森首先从什么是“情蛊”入手。“情蛊”原是当地女人用来对付男人的。相传当地女孩出嫁时,母亲都会传授给她们一种蛊术,她对丈夫施了这种蛊术后,如果丈夫再跟别的女人有婚外情,就会暴毙而死。

后来“情蛊”又发展为,如果一个男孩看上了一个女孩,可以请巫师帮自己下“情蛊”。巫师会先是对着一根小木棍念咒施法,然后将小木棍丢在女孩经常出没的路上,如果女孩从那根小木棍上跨过,你喊一声她的名字,只要她答应了,你再在她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她就会跟你走,而且终身不会反悔。

汤普森不相信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他想办法跟一个名叫库滋朋的巫师交起了朋友。但是,当他向巫师请教有关“情蛊”的细节、特别是想请巫师对一个人施一下情蛊让自己见识一下时,却遭到了拒绝:“‘情蛊’岂是可以随便施的?这必须双方两情相悦,而且要有天意阴阳相配合,不然的话会遭到报应的!”

汤普森有点迷惑:既然“情蛊”不可乱施,那么给娃莲施情蛊的巫师是什么人?他为什么敢乱施情蛊?

没想到两天后,巫师却主动通知汤普森说:“你不是想知道施‘情蛊’是怎么回事吗?有个年轻人请我对他心爱的姑娘施‘情蛊’,你可以在一旁看,但不许说话,不能有任何动作,否则就不灵了。”

施情蛊的时候,只见巫师先是对着一根小木棍念咒施法,然后让小伙子在傍晚或黎明起雾阴阳交割时(斯里兰卡是世界上降雨量最大的地区之一,几乎每天黎明或傍晚都会起雾下雨),将小木棍放在女孩经常出没处的地方,当看到女孩从小木棍上跨过时,喊一下她的名字,只要她答应,你再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拍一下,下蛊便成功了。

汤普森心想:巫师对小木棍施的是什么法?为什么只要女孩跨过它就会中蛊?他向巫师请教,巫师却说:“天机不可泄露,这是我们僧伽罗人的秘密,不可对外人说,你也别打听,防止惹祸上身……”汤普森心想:当地很多普通人都会施“情蛊”,我为什么不能向别人打听?

由于要寻找儿子真正的死因,汤普森在当地包了一辆车方便出行,时间一长,他跟的哥成了朋友。

的哥告诉他:“我15岁时就学会施‘情蛊’了,老婆就是通过施情蛊才得到的。这事看起来挺神秘,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巫师对小木棍念的咒语的大概意思是:‘一根小棍五寸长,将来放在当中央,拍肩合上姑娘意,四眼相对爱无疆,一见迷心跟到老,两头水牛三间房……’其他的也都无非是两性、两情或生活方面的话。”汤普森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些话中有什么“法力”。

他又想到那根小木棍,那上面有没有什么秘密?按照当地风俗,男孩对女孩施了“情蛊”后,那根小木棍就成了定情之物放在女孩那里,一般不愿意示人。

2012年3月初的一天,汤普森以老师和汤姆父亲的身份,要求娃莲把让她中蛊的那根小木棍拿给自己研究,并承诺研究后一定还给她,她才红着脸把小木棍用红布包上交给汤普森。汤普森打开红布一看,发现那根小木棍被大致刻成了男人生殖器的形状,大小也相仿。

可是,除此之外,小木棍也没什么特别的,它怎么会让女孩中蛊呢?难道它的材质有问题?汤普森仔细嗅了嗅木棍,感觉有一股淡淡的味,令人眩晕。他悄悄地从小木棍上取了一点样,然后拿着样品跑到科伦坡大学植物系找到一个教授辨认。那个教授只嗅了一下便吃惊地问:“蛊木,你拿这种东西干什么?”

教授告诉汤普森,蛊木是当地一种长不大的树,这种树能够分泌出一种麻醉人神经、让人产生迷幻感觉的毒素,只有民间的巫师喜欢用它迷惑人。汤普森眼睛一亮:原来门道在这里,是它的药性在起作用!

但是,通过实验,这种小木棍虽然散发着毒素,但量很小,特别是当它被放在自然环境中时,对人几乎产生不了什么影响。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小伙看上了一个女孩,要请巫师对女孩施蛊,汤普森又跑去看热闹。

但这一次巫师施蛊却并不顺利:小伙将被巫师施了法的小木棍放在了女孩经常出没的地方,当傍晚下起蒙蒙细雨的时候,女孩也从小木棍上跨了过去,但当男孩喊了女孩的名字,又追过去拍她的肩时,女孩却翻了脸,不仅没跟男孩走,还喊来自己的哥哥把那个男孩暴打了一顿。

当汤普森准备离开时,男孩和他的家人却拦住汤普森,要求他发誓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因为根据当地风俗,如果此事传出去,小伙子再对哪个心仪女孩施蛊就更不灵了。

3、解密中蛊真相

汤普森想不明白为什么情蛊对有的人有效,对有的人却无效。他向巫师请教,巫师尴尬了一下,故作玄虚地说:“‘情蛊’虽为密技,但必须男女两情相悦,天地人因足备,方可迷魂成事。他们未能成事,说明缘分未到,就如医者医人,未可尽信其能也……”

这已经是汤普森两次从巫师口中听到施情蛊男女双方必须两情相悦了,既然人家两情相悦,还要你施蛊干什么?看来,女孩之所以“中蛊”,是因为她本来对男孩就有意,难道施“情蛊”只不过是个骗人的把戏?

通过调查了解,汤普森得知,由于斯里兰卡地处热带,又是个岛国,以前岛上到处是热带雨林,各种瘴气横生,当时的医疗条件又有限,人们生了病只能怪妖魔鬼怪,于是出现了很多巫师和蛊术。

后来蛊术不断发展,又跟当地宗教结合在一起,成了一种权威。进入20世纪中叶后,由于人类的文明进步,巫术慢慢退到了幕后,但在民间影响依然很大。

因为当地贫富差距非常大,年轻人的恋情往往因为家庭贫富差距而受到父母阻挠,不过他们的恋情一旦受到宗教包括蛊术的认可,家长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汤普森心想:会不会是这些年轻人在利用蛊术冲破封建壁垒在争取自由和爱情呢?

他悄悄地在那些声称因为施了“情蛊”才走到一起的夫妇中进行调查,惊奇地发现,凡是那些声称自己是中了男孩的“情蛊”才嫁给他的女孩,家庭条件都比男方要好。

除此之外,凡是这样的夫妇,不是邻居就是同学,也就是说他们至少早就认识。再结合巫师的“两情相悦”之说,汤普森一惊:娃莲跟猛巴芋是不是也早就认识?

汤普森请了一个私家侦探去调查娃莲和猛巴芋。4月15日,调查结果出来了,娃莲跟猛巴芋不仅认识,还是大学同学、相恋多年,并一起到美国留的学,只不过汤普森并不认识他。

得知这些,汤普森怒火中烧,他直接闯入猛巴芋跟娃莲的家,把侦探调查到的东西摔在他们面前说:“娃莲,我是你的导师,待你也不错,如果你不想跟汤姆在一起,为什么不告诉我,却谋杀了他?”

娃莲“扑通”一声跪在汤普森的面前,流着眼泪说:“对不起,老师,我的确骗了你,但我真的没有谋杀汤姆啊……”

原来,娃莲考到汤普森手下读研时,和猛巴芋就是一对恋人,但汤姆开始追求她。为了能顺利毕业,她不敢得罪汤普森父子,而是经猛巴芋同意后,假装答应汤姆,想办法拿到毕业证再说。

拿到毕业证后,娃莲正不知道如何跟汤普森父子解释,正好汤姆要出去考察,于是娃莲想到用自己中“情蛊”嫁给猛巴芋的方法摆脱汤姆,让他死了这条心。没想到这事沉重地打击了汤姆,导致他酒醉而亡。

汤普森说:“可是,你到底中没中‘情蛊’?”

猛巴芋告诉汤普森,他就是专门研究斯里兰卡巫术与宗教关系的。根据他的研究,蛊术在历史上的确对斯里兰卡有过帮助,因为在室内,蛊木会散发一种迷幻和麻醉人的气味,这样一来男人就会整天守在女人身边,对治病也有帮助。但后来,男孩对女孩施情蛊她就会跟着他走,完全是迷惑人的。

正如汤普森了解到的那样,因为当地贫富差距悬殊,很多男女的恋情都得不到父母的支持。而由于历史的原因,只要恋情得到蛊术或宗教的认可,父母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所以只要男女两情相悦,他们就会通过密谋,然后采取这种施“情蛊”的手段,使自己的恋情变得合情合理。

至于把小木棍刻成男人生殖器的形状,是出于当地的生殖崇拜。自己跟娃莲采取的也是这种办法,当然,他们也没想到汤姆会醉死。

娃莲再三向老师道歉,因为汤姆的死跟她的确没有直接关系,汤普森只得落寞地带着儿子的骨灰回国。2012年6月4日,汤普森应邀在纽约电视台科普节目《发现》中揭露了情蛊的秘密,他希望在天堂的儿子知道这些内情后,也许不会过于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