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恩里克塔Enriqueta Marti I Ripolles: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

2019-09-10 16:40奇象网

恩里克塔Enriqueta Marti I Ripolles: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

恩里克塔(Enriqueta Marti I Ripolles)在1902年开始从事幼童绑架、卖淫、谋杀。她开设专门的妓院招揽恋童癖顾客,并且兜售由人体组织制作的各种产品,死于她手中的幼童多达十余人。恩里克塔被称为“巴塞罗那的吸血鬼”。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早期生活:

年轻时恩里克塔从家乡移居巴塞罗那,在那里她给人家作保姆和女仆。但是不久之后她意识到凭借自身的美貌她可以赚取更多的钱,于是她转行做妓女,游走于在妓院和一些从事卖淫活动的场所。

1895年,27岁的她嫁给一个名叫琼(Joan Pujalo)的画家,在二人结婚期间恩里克塔仍然频繁去一些卖淫场所,于是这场婚姻很快便因为恩里克塔的风流韵事和她自身古怪虚伪的性格而破裂。

在当妓女时,她看到了人性黑暗肮脏的一面。在1909年她积攒了第一笔钱后,她租了一所豪华的公寓开了一家妓院,但这不是普通的妓院:恩里克塔用她高超的骗术诱拐5-15岁儿童,然后让他们为巴塞罗那富人们提供色情服务。

恩里克塔

​恩里克塔过着一种双重生活。白天,她会穿着破烂的衣服在教堂、女修道院以及贫困地区沿街乞讨,观察那些在排队领救济品的小孩。她会寻找那些看上去被遗弃的孩子,然后她用给吃的或者糖果等手段诱惑孩子跟她走,并绑架控制他们。

到了晚上,她会穿上最好的衣服,戴上昂贵的珠宝首饰,梳妆打扮一番去一些高档场所,例如俱乐部,那里是巴塞罗那富人聚集的地方。

在那里,她像一个老鸨一样,将白天诱拐的孩子作为她的姑娘们,这些孩子有男有女,年龄在五岁到十五岁不等,给平日的精英们提供性服务以营利,满足那些有恋童癖的人群。

1909年,因为开设妓院并让幼童(3-14岁)提供性服务,警察在恩里克塔的一所公寓将其逮捕,随后因为她与上流社会那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借助神秘人士的影响力,她很快便被释放,这件事情也不了了之。

从那之后,恩里克塔的事业越发不可收拾,贫困区有更多的幼童相继失踪。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在组织儿童卖淫活动同时,恩里克塔还充当巫医。

她杀了部分她拐骗的儿童,下至婴儿,上至九岁儿童,用他们的血、头发、油脂、骨头(通常磨成粉使用)做成药膏、药水等等,并宣称这些产品能够使人延缓衰老,永葆青春,还能治疗肺结核这种在当时很难治愈的疾病,很快就在富人群中畅销。

因为不断有幼童失踪,当时群众很恐慌,警察也因为没有头绪而陷入消极被动,1912年2月10日,七岁的特瑞斯塔(Teresita Guitart)失踪,全市警察出动寻找了两周,仍然一无所获。

27日, 一位 嫌疑人的邻居——伊莱亚斯(Claudia Elias)称她在十天前看到了照片上的女孩,当时女孩留着裁剪不齐的头发在一家公寓里透过窗户往外看。

她告诉警察,她曾经问过恩里克塔之前在窗户那看到的小姑娘是不是你女儿,但是恩里克塔一言不发就走了,这让她很怀疑,后来才从警方的照片上认出失踪女孩。

警察立刻赶到了恩里克塔的公寓,恩里克塔显得很惊讶但并没有辩解反抗。警察赶到时,屋子里还有两名女孩,其中一个就是警察一直寻找的特瑞斯塔,另一名是安格里塔(Angelita)。

特瑞斯塔和她的兄弟、父母、警察

​特瑞斯塔告诉警察那天恩里克塔用糖果诱惑她跟她走,当她反应过来找妈妈的时候恩里克塔用麻袋把她装了起来然后绑到公寓,给她剪了头发并改名叫她felicidad,吃的都是变质的面包和土豆,不允许她们外出不许去阳台,告诉她们从此没有父母了,我就是你们的继母,还经常会掐她们。

有一天趁恩里克塔不在家的时候,她和安格里塔去了一个平时恩里克塔禁止她们进入的房间,她们看到一个麻袋里面装着带血的女孩衣服,还有带血的刀。

安格里塔的话更让人震惊,“在特瑞斯塔来之前,我看到恩里克塔在餐桌上杀了一个五岁的男孩,他叫佩皮托(Pepito),恩里克塔是不会让我们看到这些的,我当时偷偷看到了这一幕然后赶紧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装睡。”

警方找到了特瑞斯塔的父母,但却始终无法确认安格里塔的身份,她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姓名。恩里克塔是很狡猾的,她绑架的都是贫穷家庭的孩子,她知道这种家庭是没有精力和渠道寻找孩子的。

在审问恩里克塔的过程中,恩里克塔一开始说安格里塔是她和她丈夫的女儿,但她丈夫琼立即否认,声称两人多年未住在一起不可能有孩子,随后恩里克塔又说是她嫂子的女儿,在生产当天,她把孩子掳走并谎称孩子一出生就死了。

谈到佩皮托的时候,恩里克塔说是他父母委托给我照顾的,警察问到他现在人在何处,恩里克塔说他生病了被我送到乡下了。警方出示了搜查到的带血的麻袋、肉块和骨头残渣,在大量证据面前,恩里克塔无法否认也说不出委托佩皮托的家庭,不言而喻,佩皮托也是她诱拐的孩子之一。

安格里塔被救时

​恩里克塔有三所公寓,一所用于残杀幼童来制作那些惊悚的护肤品,一所是她和儿童居住的地方,还有一所妓院,在那里全市名流们带着肮脏恶心的欲望享受血和性的服务。

警方在搜查恩里克塔的几所公寓时,也发现了如特瑞斯塔所说的带血的麻袋和衣物,在天花板和墙壁上也检测到了人体组织,同时还有至少三十块少量的被烧过的人体骨骼,散发着恶臭味,以及至少是十具尸体的50个盛满尸块的缸和脸盆,里面是凝固的血块、儿童的头发、手骨、磨好的骨头还有准备出售的各种药剂。

在花园里找到一名三岁孩子的头骨,还有一些匹配3岁、6岁、8岁孩子的骨头,有的上面还穿着衣服。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调查现场

​恩里克塔声称她在进行人体解剖研究,随后不堪舆论谴责,她承认她用人体组织作为原材料制作产品。在公寓里有一个奢华的房间,里面的橱柜放满男孩女孩的漂亮衣服,可想而知,恩里克塔就是在这里打扮她的孩子们然后带出去为她赚钱的,但凡有不从的,隔壁房间的那些就是他们的下场。

但恩里克塔是这样表态的,“要怪就怪我那些有变态欲望的客人们,他们才是罪魁祸首,我只是做好我自己的事业,为了赚钱而已。”

调查现场警方还发现了一样古怪的东西:一个羊皮纸封面的本子。里面写着那些药膏药剂的配方、一沓编码的书信,还有一个名单列着巴塞罗那达官贵人。

这份名单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人们认为这就是恩里克塔提供卖淫服务的顾客名单,警方试图控制事态的发展,防止名单的泄露。但是满街流言蜚语,人们传言说名单上是各行各业有头有脸的人物,医生、政治家、商人和银行家等等。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1912年2月27日,警方将其逮捕关押进了reina amalia监狱等待审判。在狱中,她两次割腕自杀未遂,公众希望恩里克塔接受审判并处以极刑,当局也采取各种措施不许恩里克塔独处防止她自杀,安排她与另外三名狱友同住,不许她蒙着被子躺在床上,不给她任何机会。

1913年5月12日,在恩里克塔被捕的一年三个月后,在天台上,她死于狱友之手。恩里克塔的死在公众的意料之中也出乎意料之外,同时也意味着她更多的秘密无法被人们所知。

这件当时轰动一时的“巴塞罗那吸血鬼”事件,也被人们记录下来,出现在很多文学作品中。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性工作者、绑匪、拉皮条客——恶贯满盈的巴塞罗那吸血鬼

​那些购买恩里克塔制作的护肤品的上流太太们不知情么?有传言说,她们很清楚这些是从哪来的,用什么做的,只不过在他们眼里那些穷人家的孩子连一件垃圾都不如,更何况她们还迷信这种带有幼童身体成分的产品还可以使人长寿和永葆年轻。

对于这场巴塞罗那的噩梦,有人这样评价,“人们更多的是顺其自然,如果社会允许买卖奴隶,他们就会去买卖。”

我们做的就是一直以来做的事,大多数时候不问出处也不考虑我们的选择会导致什么,拿看电视来说,如果电视节目演的好,我们看,演的垃圾,我们也照样看。如果哪天电视上有一档真人秀是关于恩里克塔虐待儿童,那也会获得成功的。

街面上常见的廉价小饰品小玩意,例如一个圣诞节的玩具,它提醒我们圣诞节多么美好多么欢乐,但是在它背后都是每天18个小时的廉价劳动力,是被剥削阶层的血与痛,而普通百姓恰恰是消费的主要群体。也正是由于这些不公平的存在,我们才得以存活。

人们很轻易地就步入人性中黑暗的一面,每个人如此,整个社会也是。建立和营造是困难的,但摧毁是却再容易不过,我们要用几千年才能建立起来的文明,一个炮弹腾空就能毁灭一切。

这才是最令人恐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