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未解之谜 >

峨眉山三霄洞之谜:1927年峨眉山大摆黄河阵,三霄洞娘娘显灵

2019-09-10 16:23奇象网

峨眉山三霄洞之谜:1927年峨眉山大摆黄河阵,三霄洞娘娘显灵

1927年农历五月的一天,峨眉山三霄洞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惨案,60余人,不到5分钟时间,统统惨死洞内,一个个四肢扭曲、面目狰狞,就像活埋后刚从泥坑内挖出的死人。不久,成都《新新新闻》报以头版头条,公布了这一特大惨案新闻。霎时间,峨眉山阴云密布,鬼哭狼嚎,峨眉县长因对峨眉山管理不善,渎职引咎,丢掉了乌纱帽。

峨眉山

峨眉山三霄洞,位于九老洞右侧10余公里,那里蔓草丛生,人迹罕至。1925年夏天,三霄洞来了一个和尚,法名演空,原籍自流井。他一眼看中了这里的环境,决定留居下来,开辟三霄洞,使其成为清静禅院,自己好做三霄洞佛堂第一代开山祖师。修路、建庙、供神需要很多钱,演空不辞劳苦,来往于成都、重庆、宜宾、自流井等地,四处化缘募捐,在洞外修起了佛堂。又在洞里供上了三霄(云、琼、碧)塑像,经声琅琅,青灯荧荧,颇为肃穆。

接着在瓷都景德镇烧制了观音大士一尊运回供奉。佛像工艺精巧,造型庄严,是一件艺术珍品。寺庙不可无钟,钟为丛林号令资始,“晓击则破长夜警睡眠,暮击则觉昏衢疏冥昧”。名山古刹,除风景秀丽,不失为游览胜地外,经久不息的钟声更为山林增添无限生机。演空寻思,庙内缺少一口大钟,想把这件善事让故乡父老去做,也让他们为儿孙积一点阴德。

1926年秋,峨眉山寒风瑟瑟,叶落草黄,演空和尚收拾行装,登程上路,脚穿布袜芒鞋,直往自流井奔去。不一日,来到富顺县自流井(自流井当时属富顺县管辖),演空向善男信女们弘扬佛法,听众很受感动,一致同意出钱铸造铜钟一具,约定翌年初夏,亲送至峨眉山三霄洞演空和尚庙宇。

1927年农历五月上旬,富顺县自流井朝山会香客一行70多人,人人穿戴一新,在“领香”(即带队)刘安邦的率领下,雇人抬着铜钟,钟上披红挂彩,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浩浩荡荡开赴峨眉。

北方新报关于这起事件的报道

刘安邦是川剧艺人出身,这次,他还随队带了一个唱“板凳戏”(围鼓)的班子。大家沿途不辞辛苦,风雨兼程。走了半月光景,才到了峨眉县城。当晚,受绥山镇铁匠街李秀林之邀,在泰丰茶园摆下围鼓唱戏,唱到深夜,尽欢而散。第二天一早,香客们又整理行装,簇拥着披红挂彩的铜钟直奔峨眉山。那一日,来到三霄洞,演空早已迎出庙外,故乡人异地相见,分外亲热。众人虔诚地献上铜钟,演空看那钟浑身乌亮,形圆中空,顶部“蒲牢”口中穿一铁链,钟身铸满文字,心中十分高兴,忙端茶送水,准备斋饭。

众人酒足饭饱,已是下午6时左右,刘安邦指挥众人在洞内摆好围鼓,唱起戏来。锣鼓喧天,人声喧嚷,给寂静的山林增添了几分热烈的气氛。香客们先唱了《水涌金山寺》、《八仙过海》两出戏,尚未尽兴,正商议点哪一出戏,台下一个四十来岁、大块头身材的香客粗声粗气地说:“既然上峨眉山朝拜三霄娘娘,何不唱一折《三霄大摆黄河阵》,以显显三霄娘娘在黄河阵上的威风?”

“要得!”

“对啊!”

大个子话音刚落,众人一阵哄闹,声音震得狭小的洞子嗡嗡直响。

三霄娘娘

刘安邦端起盖碗茶呷了一口,抢起鼓锤,眼睛扫了钵、锣、铙、铛几个助手一眼,清亮地喊道:“伙计们,开干!”随即挥动鼓锤“吧哒、吧哒”两响,顿时鼓乐齐鸣,一段段二黄、走板响彻洞内。修道千年洞内成,殷勤日夜炼玄元。如今摆下黄河阵……三霄洞内灯烛辉煌,烟雾弥漫。锣鼓声、欢唱声、笑语声、谩骂声,震荡着这个高约3米、宽约5米、深约半里的三霄洞府。

​碧霄娘娘“黄河阵”三字尚未落板,突然岩洞深处传出“轰隆”一声,霎时,洞中满堂红蜡烛全部熄灭,一股碗口粗的黄色火焰,箭似的从岩壁冲出,从人们头上滚过,眨眼间,消失在洞外。当场,洞内64人死亡,刘安邦等人在洞口解手也被洞中气流冲倒在水沟边昏迷过去。

约过了半个时辰,几人慢慢醒过来,忍着浑身疼痛,挣扎着走进洞内,只见死者一个个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脸色铁青,四肢扭曲,狰狞可怕。5个人吓得忘记了疼痛,掉头就跑,直奔山下传报。

峨眉山县长吴鸿寿当晚正在灯下看书,看到高兴处,口中不停地吟哦:“天下之事,不可尽知,而以臆断之,不可任也。”忽然门房跌跌撞撞跑进书房,说外面有重大事件禀报。吴鸿寿丢下书本,忙叫快传。刘安邦俯首弓腰进屋,匍匐在吴知县面前,颤颤抖抖地把事件讲了一遍。

吴鸿寿一听面如土色,急得在室内踱来踱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连声呼唤说:“人命关天!”立即命快马星夜奔赴富顺县,请该县县长到峨眉共审详情。

不日,富顺县长裴瑞卿带领一班人马,赶到峨眉。吴、裴二人经过商议,双方各派人员同往三霄洞查勘现场。

众人来到三霄洞口,只见寺庙倚洞而立,飞檐、斗拱,新塑的释迦牟尼佛端坐莲花台上,寺门左右悬一金字匾联,上联曰“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峰头外布满慈云,常庇琉璃世界”,下联“愿人出孽海迷津,名扬利薮,洞口前撑来宝筏,普渡亿万众生”。果然气象庄严。

各人手执火把,由洞口慢慢进去(洞内死尸在前已全部掩埋)。洞内越来越暗,阵阵阴风夹着腥臭一股股向人扑来,路潮而滑,火把的光,射不过3尺,照到头上,顾不到脚下,头上还不时有一点一点的水珠滴下来,滴到颈项里冰冷彻骨。

大家默默无言地走了一会儿,洞内曲折幽邃,愈深愈大,来到中洞,地势开阔,事情就出在这个地方。经过一段时间了解,谁也解释不出事情发生的原因。吴、裴二知县一筹莫展。吴鸿寿身为峨眉县长,应对游山客人安全负责,64条人命他无法推脱;裴瑞卿系富顺县父母官,肩负死者家属的期望,若查不出原因,回去作何交代?二人哭丧着脸,面面相觑。

这时有一位师爷出主意道:“峨眉山是佛家之地,何不去问问和尚,出家人一定知道详情。”一句话提醒了吴鸿寿,他看看裴瑞卿,裴点点头。随后,两县共同派人上山造访万年寺的高僧恒久和尚,请求指点迷津。

峨眉山万年寺是全山大寺庙之一。住持恒久和尚幼年出家,谙熟佛教经典,据说是全山最有德行的高僧。调查人员首先拜访了他。恒久手捻佛珠,半睁半闭着老眼:“这帮朝山居士心意不诚,大打围鼓,违犯山规惊动山神。又唱‘黄河阵’戏文,责备三霄娘娘‘无端摆下黄河阵’,因此,菩萨显灵,惩治了他们,连我们佛门弟子也遭劫难。”恒久和尚一锤定音,峨眉、富顺两位县官点头认可,联合签署,行文上报省城,听候裁处。

不久,峨眉县城内一林姓人家编写印刷出一本名叫《生死报》的“善书”,让人们演唱。内容便是讲三霄洞一事,劝诫人们要“行善积德,敬神信佛”。一时间,峨眉山善男信女陡增,香火十分兴旺。国民党省政府得知此事后,急派员和记者赴峨调查。不久,成都《新新新闻》报刊出特大消息:“峨眉山大摆黄河阵,三霄洞娘娘显灵,六十余人丧生!”

猎奇杂志刊登关于此案的经过

​华西大学教师范美清手持报纸,暗暗沉思,科学逐渐发达的20世纪20年代竟然出现如此怪事,学有成就的范教授不由半信半疑。当年暑假,他带几个学生专程赴峨,探查“黄河阵”始末。他们得出结论,三霄洞事件,并不像和尚和报刊所说,所谓三霄娘娘显灵,而是因洞中锣鼓声、喧闹声,震动了洞内瘴气,加上洞内狭窄,空气稀薄,当时洞内人数很多,又烧鸦片,又燃起许多蜡烛(称谓“满堂红”),消耗氧气甚多,终于导致瘴气爆炸,中毒而死。

范教授的科学论断,获得一致公认。国民党省政府迫于舆论,随即下令:

①将峨眉山三霄洞封闭;

②以后不许在山上各寺庙摆围鼓唱戏文;

③将遇难者选址安葬;

④拆除三霄娘娘庙,禁止过往居士来此游憩。

三霄洞特大惨案纪念碑

​自此,富顺香客,魂绕三霄,死难事件,不了了之!据说,尚有一尊很名贵的瓷制观音菩萨被封在洞内。据《峨眉伽兰记》载,所有死者均丛葬于中峰寺官山一个葫芦漕的地方,并竖碑,刊死者姓名,以记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