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詹妮·李(Jenni Lee):知名成人女星抛弃一切住下水道

2019-09-09 17:04奇象网

拉斯维加斯,向来是纸醉金迷、奢侈豪赌的象征。

然而当富豪美女游客们在赌场里玩耍时,绝不会想到就在自己脚下几米的地方,生活着一群迥然不同的人。

他们以拉斯维加斯的地下防洪隧道为家,每天面对的是黑暗潮湿,生活不便。这些人和地面上男男女女就像生活在两个平行世界里,永远不会相交。

直到最近一部纪录片播出,才有更多人知道了这些人的存在……

油管博主画面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之间,拉斯维加斯为了防洪(没错,沙漠城市也有降水量大的时候),修建了许多高可容纳一个成人不止的地道。

没有人想到,多年后这里竟然成为了一群人的栖身之地。有300多号人,就生活在拉斯维加斯大道的正下方。

其中有一位名叫斯蒂芬妮(Stephanie Saddora)女性,记者和她聊了几句,才发现她居然是之前特别火的成人女星詹妮·李(Jenni Lee)!

年轻时的詹妮身材火辣,脸蛋青春美艳,在某hub上,她曾打进过“最佳成人女优”前100,现在一年多没拍片,仍然高居第119名。

然而在上一部作品之后,她便从成人电影世界消失了。4万5粉丝还在等着她的更多作品,但没人知道她去了哪儿,在干什么。

谁能想到,她再次现身,竟然是在一部关于拉斯维加斯下水道的纪录片里……而且样貌也和之前大相径庭。

在采访中,她也没透露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是和其他无家可归的人,把赌城的巨大排水通道当作自己的“家”。

其实在这部纪录片播出前,就有不少人探索过这些神秘的居民。记者马修·奥布莱恩算是一名“地下城专家”,12年前在一次调查谋杀案的途中,他偶然发现了这群人的存在,对他们产生了浓厚兴趣。

从那时起,马修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两到三次,记录下他们的困难、生活方式,写成了一本说叫做《霓虹之下》(Beneath The Neon)。

马修发现大家的收入来源各不相同,妓女和乞丐不必说,其他人有的靠工作赚钱,有的则是去赌场“捡钱”。

为了帮助这些居民,他每次去都会带一些食品药品和生活用品。他还成立了The Shine A Light基金会,专门为这些人提供援助。

在跟随居民生活的这些年里,他听了太多人的故事,发现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实属不易。

首先这里基础卫生条件就很差:没有厕所,只能靠自制马桶;没有自来水,只能到外面去买水喝,洗漱洗澡更是不方便。

虽然不下雨的时候通道是可以行走的,但也会有一些积水。有人为了避开地面上深及脚踝的水,只能睡到木板箱上。

尽管拉斯维加斯位于沙漠之中,气候干燥,但他们住的地方毕竟是排水通道,稍微一下雨,这里就遭殃。

下大雨的时候,他们必须丢下全部家当从“家”里撤离;能否留下一件两件东西,全靠命。在纪录片里,一个男人说,2016年2月,有一个女孩在发大水的时候没来得及逃跑,结果被淹死了。

但生活再艰难,也要继续过;住在这里,并不意味着放弃了生活的希望。在这些隧道里,各种家具设备一应俱全。

比如用保温箱和冰块做成的冰箱:

购物车装满生活必需品,食物存储得超有安全感:

毯子围起来,还能打造私人空间……

还有人坚持着对美感和精神方面的追求。他们把捡回来的画挂在墙上,让“房间”更好看;还有人收集起被扔掉的书,打造了小小图书馆。

虽然黑漆漆的感觉不出来有多好看,但能看出物品摆放很整齐,也尽量保持了干净:

Steven和Kathryn这对小情侣,一起动手打造自己的爱巢:“我们都是半夜出去捡东西回来,这样就不用碰上人,免得尴尬。”

处处都是细节,不得不说,他们真是生活的艺术家啊……

相信大家也发现了,和桥底下的流浪汉不同,地下居民们大多体面,对生活品质有着追求。这是因为很多人并不是因为贫穷才无家可归的。

“他们都是各种年龄段的普通人,通常是因为一些创伤性事件而失去了正常的生活。”马修说。

比如有一对夫妻,他们本来有正经工作,但儿子在四个月大时不幸身亡,他们在痛苦中染上了毒瘾,从此丢掉工作,无法融入社会,只好搬到了这里。

“很多参与过战争的老兵,患上了PTSD,没办法正常工作社交。”马修表示,“这里还有很多孩子,虽然没有确切的人数,但是我确定有很多,因为这里有很多玩具,泰迪熊之类的。”

可以说,地下城的居民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最终无路可走,只能来到这里定居。多年来,这里的居民只增不减,如今已经有超过1000人在这些排水系统里住下来。

或许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或许是没得选,大部分人对现状还挺满意。有一位叫做Ricky的老人,已经在地下城里住了20年。

而詹妮,这位曾经“超级火”的AV女演员,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怎么来到这些地下城里的。

但显然,她也很喜欢目前的生活。纪录片拍摄者问詹妮会不会想要离开这;她说:“我可以走,但为什么要走呢?在这里,我可以得到一切我想要的。”她很开心能生活在这样人际关系紧密的、包容性很强的社区里。

她承认,在黑暗的地下城里舒适度可能比不上别人宽敞明亮的家,但这样的艰苦条件反而让大家之间产生了一种革命情谊,特别牢固的那种:“在这里,我找到了更多真正的朋友。”

同样的问题,马修·奥布莱恩也问过Ricky老爷子:你没有考虑过出去吗?考虑一下未来?以后要怎么办?

他回答说:“外面没有未来。”

他们无法面对外面的世界,也没办法处理那些让他们无家可归的事件,所以他们只能逃跑,逃到这样一个地方,成为他们的庇护所。

人们来到拉斯维加斯,只是为了寻求短暂的刺激和快乐;而在霓虹灯之下,却有一群无法直面阳光的人,对于他们来说,这座城市的耀眼光芒没有任何意义,他们的全部,就是这一条条迷宫似的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