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解密 >

金瓶梅:宋惠莲是淫妇还是烈女?宋惠莲是怎么死的

2019-08-28 21:39奇象网

金瓶梅:宋惠莲是淫妇还是烈女?宋惠莲是怎么死的

《金瓶梅》之所以伟大与其饱满深刻的人物刻画是分不开的。书中不仅全面刻画了西门庆潘金莲这样的淫妇恶棍形象,就连“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小人物宋惠莲也刻画的有血有肉。

宋惠莲在书中的“戏分”不多,泱泱百回当中,她仅在二十二至二十六这五回当中担任“女主角”,之后就一命呜呼,死了!可是作者就在这短短的五回当中给我们呈现了一个形象丰满,活灵活现的真实的宋惠莲。

首先,宋惠莲爱钱,所以她真实。

宋惠莲先前是蒋聪的老婆,而蒋聪只是个“打零工”的,常在西门庆家帮忙,挣不了几个钱。后来她接触了西门庆家的奴才来旺,当然来旺比蒋聪有钱,于是她就与来旺勾搭上了。蒋聪死后,吴月娘在来旺的恳求下,把宋惠莲娶来给来旺做老婆。只因宋惠莲姿色不错,后又被西门庆看上。与西门庆相比,如果说来旺是个储钱罐,那西门庆就是个银行,所以宋惠莲果断的接受了西门庆的勾搭。与西门庆勾搭上之后,她与西门庆要这要那,而西门庆也 是成两价私与宋惠莲银子。所以宋惠莲做西门庆的情妇很快乐。

宋惠莲爱钱,本没有错,如果硬说有错,那也是钱的错。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鬼”尚且如此,何况是作为凡人的宋惠莲呢!试问像陶渊明那样宁愿“安贫”也要“乐道”的,世上有几人?

金瓶梅:宋惠莲是淫妇还是烈女?宋惠莲是怎么死的

其次,宋惠莲想高攀,所以她真实。

世上没有人愿意永远原地踏步,甘于平庸,宋惠莲也是这样。宋惠莲勾搭来旺,使她从一个贫寒之家的家庭主妇一下子进入西门豪庭,并且还在后厨得到了一份工作,每月领着薪水。后来她与西门庆勾搭,除了能捞到银子以外,还有更长远的目标,那就是做西门庆的小妾。要不是她“匆匆死去”,这个目标很快就会实现,因为西门庆已经有了给她买房子的打算。

另外宋惠莲爱妆扮,爱漂亮,爱西门庆这样的高富帅,更是无可厚非,敢问哪个女人不是这样?

当然作者除了刻画在宋惠莲身上体现出来的人性负面以外,他也没有忘记刻画宋宋惠莲身上人性的正面,那就是宋惠莲也是个重感情的女人。正是对这方面的刻画,使宋惠莲这个人物显得更真实!

宋惠莲对于前夫蒋聪的死,作者没有做过多的描写。可是在来旺被陷害这一段有了很好的体现。

丈夫来旺被陷害以后,宋惠莲千方百计为他向西门庆求情,恨不得大骂西门庆。正像潘金莲说的,宋惠莲“千也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万也说相随百步也有个徘徊意”。当求情无效,来旺被发配之后,宋惠莲整日伤心哭泣,最后要不是别人发现得早,差点一个人悄悄上吊自杀。这时读者眼中的宋惠莲多么像可以为其立“贞节牌坊”的烈女。

正是宋惠莲这样既爱财贪婪,爱美想高攀,又念“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复杂形象,才使宋惠莲这个人显得平凡、真实!

细思极恐《金瓶梅》,宋惠莲是被谁逼死的

我一直认为《金瓶梅》是一部“细思恐极”的书。初看花团锦簇,吃喝玩乐,琳琅满目;再读,字里行间透出凄凉来;再三细读文本,感觉满纸吃人,白骨触目,心惊肉跳。

初次接触《金瓶梅》,其实是通过一系列研究《金瓶梅》的著作,《食货金瓶梅》《金瓶梅风俗谈》……这些书仿佛帮我磕开了胡桃,果仁得我自己细细品味。同时还给我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宋蕙莲烧的猪头“看”起来真好吃啊。

西门庆诸小妾下棋赌钱,潘金莲提议,用赌资买个猪头——“教来旺媳妇子(宋蕙莲)烧猪头咱们吃。说他会烧的好猪头,只用一根柴禾儿,烧的稀烂。”果然,这猪头烧得名不虚传,宋蕙莲“把那猪首蹄子剃刷干净,只用的一根长柴禾安在灶内,用一大碗油酱,并茴香大料,拌的停当,上下锡古子扣定。那消一个时辰,把个猪头烧的皮脱肉化,香喷喷五味俱全”。

多么生动啊,读起来,仿佛醇厚、软烂、富有胶质的猪头肉已经吃到了口中,黏住了上下牙膛。宋蕙莲这个角色,通过一道烧猪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然而,这么一个灵巧、聪明、厨艺超高的女子,却死了。

死因很简单——自杀。前因后果也交代的明明白白,宋蕙莲和主人西门庆勾搭成奸,被丈夫来旺觉察,来旺口无遮拦:“我教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把潘家那淫妇也杀了”,引起了西门庆的杀机,加上潘金莲的挑唆,最终设计陷害、发配了来旺。

她自杀了两次,先是“取一条长手巾拴在卧房门枢上,悬梁自缢”,被众人救下来。后来与西门庆的另一名小妾孙雪娥争吵,宋蕙莲“走到房内,倒插了门,哭泣不止。哭到掌灯时分,众人乱着,后边堂客吃酒,可怜这妇人忍气不过,寻了两条脚带,拴在门楹上,自缢身死,亡年二十五岁”。

宋蕙莲原名“宋金莲”,为了避讳潘金莲,才改名。仿佛是“晴为黛影,袭为钗副”一般的创作手法,短短几章的宋蕙莲,仿佛是潘金莲的人生缩写。

她并非什么“贞洁烈女”,和西门庆相好,也毫无心理压力,甚至洋洋得意。勾搭上西门庆,不但穿着打扮愈发的华丽入时了,还有些小炫耀,“买剪截花翠汗巾之类,甚至瓜子儿四五升里进去,分与各房丫鬟并众人吃”。元宵节家宴,她躲清闲,磕一地瓜子皮,之后又有一个“走百病”的巅峰级的情节,真是春风得意。

然而她却死了。

有一种说法“世界上所有的自杀,其实都是他杀”,虽然偏激,但套用在宋蕙莲身上却刚刚合适。

让我们透过宋蕙莲的视角,来看一段极为恐怖的故事。

一日,丈夫来旺回来,告诉她,西门庆赏了三百两银子,让开一家酒店做买卖。她自然是满心欢喜,心里也许还有些得意,因为这正是自己前日里与西门庆说定了的。天晚,丈夫睡下。突然间,丫鬟玉箫走来,把自己叫到后面去了。

她正与玉箫说着话,突然听到府内乱糟糟的嚷,说丈夫做了贼,她“忙跑到房里。看见了,放声大哭”,说道:“你好好吃了酒睡罢,平白又来寻我做甚么?只当暗中了人的拖刀之计。”这个时候,她应该以为施展毒计的是潘金莲,还对西门庆抱有一定的幻想,所以在西门庆面前大声嚷嚷“拖刀之计”。

紧接着是话本小说里的一个经典梗——白银被换成了锡铅锭子。她一下五雷轰顶一般,明白了:“爹(西门庆),此是你干的营生!他好好进来寻我,怎把他当贼拿了?你的六包银子,我收着,原封儿不动,平白怎的抵换了?恁活埋人,也要天理。他为甚么?你只因他甚么?打与他一顿。如今拉着送他那里去?”

然而她对西门庆还存在一些幻想,搂着西门庆的脖子说:“我的亲达达!你好歹看奴之面,奈何他两日,放他出来。……我常远不是他的人了。”

至此,她开始盼望着来旺出来,是愧疚?还是她对来旺还有一些情分,不得而知。

只知道的是,一直到来旺被发配,阖府上下瞒的和铁桶一般,不断地骗她“也只在一二日来家”“不久即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她知道真相的时候,放声大哭,然后上吊,又被救下。

她坐在冷地上哭泣,当西门庆假惺惺地来劝她的时候,她终于说出了一番惊心动魄的控诉:“你原来就是个弄人的刽子手,把人活埋惯了,害死人还看出殡的!”

接下来更有一段冰冷文字,玉箫劝她“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往后贞节轮不到你身上了”,西门庆笑她“他(宋蕙莲)若早有贞节之心,当初只守着厨子蒋聪不嫁来旺儿了”。潜台词其实是,如果她是一个贞洁烈女,当初就不会和我相好了。

仿佛围观跳楼的看热闹的闲人,没有一个人认为宋蕙莲真的想要死,无非就是做做样子罢了,他们都是围观一场闹剧的看客,目光冷飕飕的。

于是宋蕙莲就真的干脆利落地死了。

如果不死呢,伴随她后半生的,估计只有无尽的恐惧,和人间地狱般的生活,她已经看透了西门庆的真面目,从她心中的“霸道总裁”成了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一旦自己年老色衰失宠,屡屡被欺凌的孙雪娥就是自己未来的样子;她也看透了阖府上下的真面目,她得势的时候,处处显摆,她坐在冷地上哭泣的时候,闲言碎语如吸血的蚊子,无孔不入。

她的死,其实是因为对未来的恐惧。

在她死前的几个月,她同众人元宵节走百病,一路上放着烟花,她打扮得花团锦簇,穿着一套绿闪红缎子对衿衫儿、白挑线裙子。又用一方红销金汗巾子搭着头,额角上贴着飞金并面花儿,金灯笼坠耳。宋蕙莲春风得意,一会儿让陈敬济“放个桶子花我瞧”,“放个元宵炮丈我听”,“一回又落了花翠,拾花翠;一回又掉了鞋,扶着人且兜鞋”,何等的张狂。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