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新奇 >

网友自述:民间真实灵异事件,民间真实鬼故事

2019-07-12 02:55来源:未知

农村流传的真实鬼故事:5个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案例

农村流传的真实鬼故事一:夜半遇鬼挡路

这个故事发生在解放前的老北京城里,那个时候姥姥还是个小姑娘,住在大栅栏。这个故事是姥姥的妈妈讲给她的,呵呵,看来我爱听鬼故事是受了姥姥的遗传。

老北京城,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故事么,也就不是一般的多,光故宫的稀奇事儿就能整一本书。咱们在这儿,只讲一些平头百姓的故事。

农村流传的真实鬼故事:5个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案例

有个卖老豆腐的张大爷,经常在门框胡同、钱示胡同这一带晃悠,挑一个担子,一头是炉子,一头是家伙事儿和材料。他的老豆腐倍儿香。打老远就能闻到豆腐卤的香味儿。

那时候在北京,有好多挑担子买小吃的,走街串巷,卖切糕的、卖关东糖的……相当于现在车站旁边的小摊贩,但那个时候是没有城管的,这些流动摊贩可以随意的边走边卖,到也成了老北京一景儿。

张大爷天不亮就出摊儿,大概戌时收摊,按现在说就是八、九点钟的样子。但是赶上生意好,天气又不冷,卖到半夜收摊儿也是有可能的。

忽然有那么一天,没见张大爷出摊,接着好一阵子都没听见张大爷的吆喝声,吃不到张大爷的老豆腐,胡同里的住户们觉得少了什么是的,浑身不得劲儿。大家都议论着张大爷哪儿去了?孩子们吵着要吃老豆腐,女人们就想着办法哄着,骗着,心想这张大爷怕是病了吧。

过了大概一个月,有人在胡同口看见张大爷又出摊了,只是人瘦了一圈儿,气色不大好。

几个胡同里的住户围上去:“怎么啦,老爷子,有些日子不见了。病啦?”“呃,病了,染了风寒,老骨头了不禁折腾。”张大爷接了一句话便不再作声,男人婆姨们光顾着买老豆腐也就没再多问,赶紧趁热端回去让孩子们吃,众人便四下散去了。

张大爷的故事还是有一次和胡同里的李大爷喝酒,让李大爷给套出来的。

这李大爷的老伴儿死得早,他也没再找,一个人把孩子带大,如今儿女都成家了,李大爷也没什么爱好,一个人寂寞啊。李大爷爱吃张大爷做得老豆腐,常客,每次买的时候俩人都得聊上几句。

时间长了,一来二去的俩人就熟识了,聊得很是投机。哪天张大爷收摊儿早了,李大爷就会把他拽家去喝上几口,俩人一人捏一个小酒盅,滋儿咂儿的,还挺美。

张大爷消失了一个月,再也没有比李大爷更想他的了。那天张大爷刚一收摊,就被李大爷死拉硬拽弄家去了。

李大爷弄了俩凉菜,温了一壶酒,一开始张大爷只是闷头喝酒。直到李大爷问:“他张大兄弟,你跟我说,你这一个月到底是怎么了,咱老哥俩谁跟谁,难不成你跟我还不交心么?!”“李大兄弟,你说我多倒霉啊,咳,也怪我。晦气啊~”李大爷的话匣子打开了。

就让我们回到一个月前。

张大爷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四月初六,生意非常好,张大爷忙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地等张大爷收摊儿的时候已经是子夜时分了。张大爷朝天望了一眼,哎哟,瞧这月亮,生得老高,怕是都到了深更半夜了。老伴儿该着急了。

张大爷赶紧收拾好摊子,往家赶。那天的月亮又大又圆,把地上照得一片雪白,撒了银霜一般。张大爷稳了稳担子,加紧了脚步。三转两转,张大爷拐进了一条胡同,再有几分钟的脚程就到家了。

这时候,张大爷一抬头看见前面有一个人,走在他头喽。之前张大爷一直埋头赶路,也不知道这人是打哪儿冒出来的。人家都说,走夜路的时候,碰见一个人,比没遇见人还可怕。这话是有道理的。你遇见一个人,离你不远不近的,你心里不犯嘀咕么。可咱们的张大爷走走夜路是常事,也一把岁数了,什么没见过,他着急回家,顾不得想别的。张大爷挑着担子,胡同又窄,这人挡在前头,张大爷过不去。这人走得还不紧不慢的,张大爷跟了一会,心里的火冒上来,你说这人怎么这样,走这么慢还挡我前头。

张大爷想着就喊了一嗓子:“借光,借光!”(这是老北京话,请让路、借过的意思)。再看前头那人,跟没听见是的,还是那么慢悠悠地挡着。

张大爷气得腮帮子都鼓起来了,好狗还不挡路呢,张大爷心里骂了一句。可这大晚上的,就他们俩人,张大爷也不想惹出什么事端,早点回家才是王道,所以嘴上还是客气的:“前面的兄弟,麻烦您给让个路吧,我挑着担子,着急家走呢。”

您还别说,这么一说,前面那人突然站住了,张大爷一愣,只见那人一侧身,面朝墙,贴墙而站,让出了一条路。

如果张大爷就这么过去,那也就得了。可这好奇心真是害人啊,要不怎么说好奇害死猫呢。呵呵。张大爷这老头也倔,再加上好奇,他心说,我非要看看究竟谁这么逗我,巴不成就是胡同里那个坏小子。想着,张大爷就一手扶担子,一手拍在了那人的肩膀上,张大爷觉得嗖的一凉,他一使劲儿,把贴墙这位给搬了过来。这要是换作你我,肯定是干不出这事儿的,可咱们张大爷就拍着人家的膀子给人家搬过身儿来,显出了正脸儿。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血红的舌头,几乎要耷拉到正常人肚脐儿的位置。张大爷一声尖叫,就四仰八叉的躺那儿了。人们发现他的时候,老豆腐撒了一地,人还在那儿挺尸呢。就这样,张大爷病了一个月,吓得。

老伴埋怨他:“你个死老头子,你说你就过去得了,你搬他肩膀干嘛?!看你以后还嘬!”

人们都说张大爷遇到的是个调皮鬼,这种东西就喜欢捉弄人,鬼打墙也是它们的传统项目。所以,同学们,以后要是遇到了,不要着急,不要害怕,因为它们是不害人的。你端正了心态,自然它们也奈何不了你。

农村流传的真实鬼故事二:被鬼打成了傻子

故事发生在离我家约十里远的大山界上。

七十年代,文革刚结束。农村以粮为纲,主要是“农业学大寨”。当时,生产技术落后,水稻用的是常规品种,产量很低,不懂使用化肥,对化肥还有一种排斥思想,经济实力很有限。生产队要提高粮食单产不是件容易事。大家都知道,田地里没有肥料是长不出庄稼的。大家思想好,劳动积极,建设社会主义劲头高。

农村流传的真实鬼故事:5个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案例

冬春两季没有多的事情做,队里利用农闲大力展开积肥工作。冬天,铲草皮沤制土肥,烧树枝烂叶做火土肥,清理猪角牛栏,把家肥堆到田边地角。春雷一响,犁耙就耕得不停。

眼看就要开始插秧了,肥料还是远远不够,群众不急领导急。队里开了几天社员会,专题讨论积肥问题。大家都是黔馿技穷,几天都拿不出可行方案。

队长于某,才三十来岁的男人,身强力壮,头脑转动快,敢想敢做,提出一个很好的方案,大家惊恐万状,人人容颜变色。他说:“我们这里有很多无主老坟(没有碑记的坟墓),我们不挖坟,将两侧用钢钎钻个洞,再用长把铁勺舀出里面的腐烂残渣,预算一个坟墓出二十斤肥料,不要两百座坟,肥料问题就解决了。男人就负责挖坟,女人就负责运送”。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个个反对。挖人家的祖坟是缺德欺人的事,这种事谁愿意做呢?可是,除了这个办法,确实想不出其他好办法了,时间不等人,农时不能误,最后还是施行这个荒唐的方案。

开始几天,有几个男人违心地挖了几座土堆快要平的坟墓,觉得自己太残忍了,欺生不欺死啊。自己没有什么本事,还欺负睡在地下几百年的先人,这还是人吗?有的装病,有的有事请假,挖坟就没有男人去了。队长心里急如飞火,这挖坟的事就归他一人了。妇女用背篓背,有的人闻到臭味就吐,有的妇女,将尸体残渣倒进水田,看见水面散开的油花也吐,饭吃不下,觉睡不踏实,一直挖到插秧才停下来。当年粮食确实有明显增产。

这件事从开始决定,一直有人议论,认为于某道德沦丧。传来不确定消息,有人要整死于某,报挖祖坟之耻。事后,于某自己仔细想过,觉得确实缺德,心里开始害怕,夜里睡觉经常见到很多鬼魂前来讨还公道,以前那种风风火火的气势有所收敛。

第二年三月,很多稻田都装了水,就是山坡上的田、望岗田、远田还在紧锣密鼓的翻耕。大概是初十边间,队上五个男人和队长一起到离驻地两里外的山中耕板田,太阳快要落山了,很快就要天黑了,大家收工,赶着牛回家。开始有月亮光,到树林里能看见路。走到半路时,于某要方便,叫其他人先走。

累了一天,队上人都吃过了晚饭,有的已经洗好了澡,坐在屋檐下聊天。这个队自然村落集中,人户间隔较远,都住在山腰间,叫一声能清楚听见,走就不是很方便,住在一起的也就十来户人家。

夜已经深了,于某老婆急匆匆走到一起耕田乡亲家,带着几分恐惧惊慌问道:“你们回来这么久了,怎么没有见他回家啊”?

一群人凑一起,也很吃惊。说道:“我们回到半路,他说要方便一下,我们上前回来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呢?我们叫一帮人去找找”。很快,叫来十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点着火把从山路回找。

刚到于某方便的地方,远远就看见于某在和人打架,大家离他不远,他才倒在地上打滚。大家一齐冲上去,扶起于某,只见他衣服都撕烂完了,身上到处是伤,有的地方红肿,有的地方在流血,人早已精疲力竭。

大家问他是怎么一回事,他说:“鬼啊,很多鬼。他们要我的命,说我把他们搞得家破人散,浪淘水洗的,非要弄死我不可。幸亏有几个男鬼和女鬼帮着我,不然我早就被推下悬崖了”。大家没有多说,背上他往回走。

回到家里,几个老沉的男人帮他冲洗,亲眼见他体无完肤,冲洗完毕,给他换上干净衣服,饭也没有吃,抬到床上让他休息,看他的样子奄奄一息,老婆儿女哭成一团。几个男人主动留下照看于某。

后来,我问这里的人,都说是真实事情。

于某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三天才清醒,家人把他扶起来,坐到屋里,已经是风吹就倒、枯廋如柴、眼窝深陷。虽然能低声说话,神经好像出来问题,尽说一些颠三倒四,谁都听不懂的话。农活没有办法做了,人也是痴痴呆呆的,动起来还不如小孩,还有点疯癫。队上给他照顾,记一半工分让他好好休养。一年过去了,行动开始自如,就是疯癫,没有办法劳动生产。这件事传得很快,方圆百里都知道,都在议论传播。

第二年冬天,我记得那天比较冷,月亮特别亮,大概在开始降霜,多数人都睡觉了。外面突然大吵大喊起来,“有贼啊,有贼啊,快来抓贼啊”。我没有穿外衣裤,起来站在屋头,看着声音躁动的地方。河滩(我家就住在大溪边)上四面八方涌来很多青年男人,将一个贼人围在中间。这个贼确实很笨,不往人户多的地方跑,也不往上山跑,偏偏要往河滩上跑。这河滩上没有任何可以隐蔽的物体,四面合围,看你往哪里跑。贼没有路可以逃走,急中生智,见深潭有几块露出很大的石头,他跳进水里,藏在石头空隙里,水已经淹到了他的大腿,追来的人群在石头缝隙找到他,一个壮汉一把揪住他的两个肩膀,使劲往水里压,按了三次,衣服裤子全都湿尽了,冷得浑身哆嗦。

众人见是于某,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有打他,也没有多骂他,就放他走了。抓贼的人回来,我们问贼是谁?知道是于某。有的人说,“应该放他一马,他是被鬼打成傻子了”。

到了八十年代,农村已经改革开放,搞责任制土地承包,慢慢有了很大变化,于某开始劳动生产了。

我到处搜集民间故事,觉得这个故事的出处离我们近,很真实,想搜集完整故事情节,问那里的人。“当年,于某被鬼打成了傻子,这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里的人说:“当然是假的啦,于某挖了上百座坟墓,有几个墓主的远代后人,放话要图谋他,他心里有愧,自己害怕哪天夜里冷不防被别人砍死,就自导自演了这一幕”。

我心里的疑团终于解了,原来鬼话都是编出来的,某些人,为了到达某种目的,就编出需要掩饰自己的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