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带走杭州女童章子欣女租客谢某芳 借哥哥40万不还 家人恨之入骨

2019-07-11 20:01来源:凤凰网

带走女童的女租客谢某芳:曾借哥哥40万不还,家人提起她恨之入骨

杭州9岁女孩被租客带走事件引发全网关注。截至目前,搜救还在进行中,失踪的女孩仍没有找到。

今日记者联系到了女租客老家村干部

该干部称:谢某芳曾借了哥哥40来万不还,

全村人都不待见她!

辟谣!

网传疑似捞起遗体视频真相是......

7月11日下午16时许,在微信朋友圈,流传着这样一段视频:在象山搜救现场,有一人浮出水面。许多人由此猜测说,失踪女孩已经找到了。

据前方记者现场核实,这段视频是搜救现场潜水员在水下打捞后,浮出水面的过程。目前,搜救还在进行中,失踪的女孩还没有找到。

发现女孩市民卡的凉亭附近水域

救援队二次下水搜救

16点50分,在象山的前方记者获悉,宁波孙茂芳救援队开始了二次下水搜救。

孙茂芳救援队发现,在找到小女孩市民卡的凉亭附近,海岸边礁石夹缝很深,粗略测量后大概有两米。

救援队在7月11日中午潜水进入夹缝进行搜救,搜救半小时后没有发现。

下午16点多,救援队第二次下水。

女租客欠了很多钱

家人提起她都“恨之入骨”

带走孩子的两名租客到底是什么人?

根据身份证信息显示,带走孩子的梁某华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村里一位唐先生介绍,梁某华总共兄弟三人,离开家乡已经十五六年,以前在家里种田,没什么文化,后来去了外地,不知道他在外地做什么,梁甚至连家里亲人去世了都没有回来。

梁某华与前妻育有一男一女,女孩大一些,男孩16岁左右。

另据该村彭书记称,梁某华家中有三兄弟。梁文化程度低,为小学文化,一直以打工为生。他表示,印象中梁某华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有家室,与妻子育有一儿一女,“一次的吵架中,妻子烧了结婚证”。“儿子在读初中,女儿没读书了。”彭说,谢某芳并非他的原配妻子。

男租客梁某华

带走孩子后自杀的女租客谢某芳的信息也出现了。

根据户籍信息显示,谢某芳为广东省化州平定镇平山乡人塘岸村人。

今天下午5点多,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谢某芳老家的村干部谢先生。

谢先生介绍,谢某芳确系村里的人,谢某芳家“条件不是太好,有五个哥哥,二哥过世了,两个哥哥在外打工。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脾气不太好,有些小气,爱发脾气”。

谢某芳至今有十来年没有回过老家了,很早就外出打工,一直在广州、东莞、深圳等地谋生。谢某芳曾经向她的哥哥借了40来万元,当时说是要买房子,但是后来一直都没有还钱,“搞得全村的人都很不待见她”。

最近一次回家,大概是在10年前,她母亲病重的时候。“那时候她回来过,当时还骗几个哥哥:每人出5000块,去买美国的药来给老人治病。但是,没有人给她,她就大发脾气,离开家了。”谢某芳的母亲过世时,她都没有回家。

谢先生说:“她应该是有两三次婚姻,但是不太确定。我知道的是她没有孩子。梁某华曾经来过我们村一次。”

此外,谢先生说,今天下午,杭州警方已赶到平山乡,傍晚6点左右接到钱报记者电话时,他正在配合杭州警方进行相关调查。

北青报报道称,11日,记者从女租客谢某芳所在村了解到,谢某芳曾以买房子、做生意为由借兄弟姐妹很多钱,家里人提起这个人都恨之入骨。

据新闻晨报报道,谢某芳的大哥说,谢某芳小学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在他的记忆中,十几年前,她还没有骗家里人钱之前,曾带过一个男人回家。“应该就是那个梁某华。她当时说那个是他老公,但他们一直没有正式结婚,也没有孩子。” 

在谢某芳大哥的讲述中,谢某芳原来和家里人的关系很好,也没有赌博、吸毒等不良嗜好,他们认为是梁某华带坏了谢某芳,才发生了骗钱那个事,“但她一直都没有说过钱拿去干嘛了”。此后,家里人基本和谢某芳断绝了来往。

带走女童女租客:借家人数十万未还,关系不和

租客曾带女孩到象山一家小区服装店

还特意问象山港怎么走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这对租客当时带女孩去过象山县城一个小区服装店。店主说,当时女孩衣服很脏,推荐了一款50元的裙子,但这对租客并没有买。

不过,租客还特意问去象山港的路怎么走。服装店店主说,事后看了公布出来的截图,才知道事有蹊跷。

孩子爸爸说:“我希望能找到人,哪怕是死的,我也想要结果,找不到人的话我这辈子都有事要做了……”此刻,他希望孩子是被人拐走。

“走丢是不可能的,因为她记得电话号码。”

再访欣欣家:

专案组细致检查了租客房间

甚至包括生活垃圾

今天上午,钱江晚报记者再次来到淳安千岛湖镇青溪村欣欣的家。

图:从欣欣家望出去

欣欣家在山顶上,只有四五栋房子,平时极少有陌生人来。今天欣欣家里聚满了很多人,有媒体记者,有亲戚,也有当地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大部分人都是过来安慰欣欣的爷爷奶奶的。欣欣的姑姑一直在家陪着两个老人,看到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过来倒杯水。

欣欣的爷爷,今天没有再在路边摆摊。爷爷去了派出所做配合调查。

这个时节的青溪村,现在本是丰收的时候,李子成熟了,桃子也成熟了。往年,爷爷奶奶会带着放暑假的孙女欣欣,有时候欣欣也会跟着老人到街上卖水果,帮着招呼客人。

但是,今年发生的这件事情使得他们的生活跟往年完全不一样了。

老人说,家里还有很多水果没有摘,也没有心思摘。

老人一直在哭,老泪纵横。

图:欣欣家还有很多水果没有摘,这个时候,谁又心思去摘呢?

如果说昨天钱报记者劝慰欣欣奶奶“放宽心,大家都在努力”还能起到一点作用的话,今天已经没有作用了,任何安慰的话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一天过去了,欣欣奶奶大概也预感到了某种不祥。

专案组的工作人员也来了现场,前前后后待了个把小时,按照程序做了比较细致的调查。

钱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专案组询问了欣欣的亲人,又详细检查了租客的房间,包括租客使用过的厨具,甚至对租客产生的生活垃圾也都进行了甄别和取样。

图:警方检查从租客房间产生的生活垃圾

图:从租客房间产生的生活垃圾

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太多谜团待解。

7月11日,钱江晚报记者从杭州警方获悉,专案组成员已去广东调查租客二人的生活背景和轨迹,但截至目前还没有重大发现。警方正全力以赴搜救和调查,一旦有消息会第一时间向公众发布。

章子欣,你在哪里?我们都在等你平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