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现代版盲井:江苏徐州矿洞杀人案 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杀死52人

2019-07-11 02:41来源:东方头条

现代版盲井:江苏徐州矿洞杀人案 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杀死52人

现代版盲井:江苏徐州矿洞杀人案 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杀死52人

大安鑫海铁矿简陋的矿工宿舍。一名矿工的“矿难”之死,揭出了一个伪造矿难诈骗赔偿金的特大犯罪团伙。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将工友杀死在矿井内,制造矿难索赔,这是电影《盲井》中的情节,但现实更残酷。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向巴彦淖尔市中院提起公诉,艾汪全、王付祥等74名被告人在山西、陕西、山东等6个省区故意杀害17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涉嫌故意杀人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等。

人性之恶在盲井之中野蛮生长。在长达5年时间中,这些多来自云南昭通盐津县的嫌犯,物色流浪汉、外地工人乃至同乡制造矿难,致至少17人丧命。受害者大都尸骨无存,而嫌犯的部分作案原因竟是嗜赌成性、杀人还债。

矿工讨薪牵出大案

警方揪出74人团伙

6月8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石哈河镇,大安鑫海铁矿位于一片苍茫草原之中。这里原为一对来自山东莱芜的兄弟所开,已有6年多历史,于2015年初关停。

2014年底,该矿发生“矿难”死了人,矿主并未上报,而是协商赔偿68万元了事。因为支付巨额赔偿,拖欠了50多位工人的工资。工人上访,惊动警方。

内蒙古警方调查发现矿难后“死者”还好好活着,认定该案是故意杀人骗赔的刑事案件。第一批抓了直接涉该案的4人,发现是团伙作案,该案的主要嫌疑人艾汪全于2014年落网。

艾汪全还于2014年6月在山东兰陵主导和密谋了一起“盲井式犯罪”。当年6月1日,四个来自云南的人来到兰陵朱氏铁矿打工。半月后,这四人在矿井下发生矿难,其中一人“杨朝彬”死亡,家属获50多万元赔偿款。警方调查发现,死者另有其人,杨朝彬还活着。据兰陵县公安局介绍,艾汪全已于2015年底被移交至内蒙古警方并案处理。

此外,大安鑫海铁矿命案被抓的四人,均非初次作案,他们身上都背负着多条人命,在供述中牵扯出另外34人,这34人又在被抓后继续供述,最后警方确认共有74人涉案。他们流窜多省,以暴力手段致人死亡伪造矿难诈骗赔偿金,时间跨度长达5年。警方立案的日期为2015年1月2日,这一系列案件因此被称为“1·02”特大系列杀人骗赔案。公安部挂牌督办此案。

5月30日,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检察院就该案向巴彦淖尔市中院提起公诉。艾汪全在起诉书中被列为第一被告。

被害人多尸骨无存

还有35条线索在侦查

警方披露,截至目前,这死亡的17人中,身份查明的有11人。这些死者多为无家无口的流浪汉,或是劳务市场独自找工作的外地工人。只有两个特例,一位死者有大专文凭,警方推测是被承诺的高额工资引诱;另一死者为作案嫌疑人的云南老乡。

确定这些死者的身份是侦办过程中最难的环节。这些死者冒名顶替他人进矿,无真实姓名,尸体火化后骨灰也被扔弃。在17起案件中,只有一人遗体被找到,扔在一个废弃的幽深矿洞中。另一人居住的土房子被找到,从他的衣物提取到DNA,才确认了身份。其余15人尸骨无处可寻,DNA无法获得,警方只能通过调查死者生前的乘车、住宿轨迹,发现与犯罪嫌疑人的轨迹重合,由此确定为他杀。

多位知情者表示,17人,可能还不是最后的死者人数。

据看过卷宗的辩护律师介绍,嫌犯们交代,2009年就开始作案,因作案矿点偏僻,加之矿主多半花钱消灾,息事宁人,一直没有被发现。他们自己供述作案远不止17起,只是很多遇难者因为骨灰灭失而无法指控。

审讯中,74位犯罪嫌疑人又交代了35条线索,目前公安部已经分到了各个省区的刑警总队继续侦查。这35条线索多为“三无”案件,即无尸体,无现场,无直接证据,仅仅是犯罪嫌疑人供述此前自己在哪里杀了人。

血色作案“流水线”

骗赔后分赃灭迹

有看过卷宗的辩护律师介绍,大多数嫌犯年纪三四十岁,多半是来自云南昭通延津县的农民。他们很精明,每制造一起“矿难”,内部分工明确:有的负责踩点找有作案条件的矿;有的负责诱骗作案对象,通常找的智障流浪汉、只身打工者,也有老乡;有的专门制造事故杀人;还有的专门负责扮演遇难者亲属。

据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选的都是环境偏僻、条件艰苦、管理不规范的中小型矿,17起案件中有9起都发生在山西。另外,这种矿对矿工身份的审核不严格,每遇矿难,矿主也习惯私了。

去劳务市场雇人,条件是要与团伙中某人相貌相像,最好是流浪汉,用团伙中该人的身份证进入矿场。团伙在招人时往往开出高价,但高价不会持久。“往往都没有工作超过5天的,在第3天就动手了。”一名民警说。

杀人的方式则主要分为两种。一是将人打昏后,将矿内的运输车装满石头,推下来碾轧死者;或是将人打昏放在矿道中,撬下矿道上方的石头将人砸死、毁容,谎称塌方或爆炸事故。

诈骗流程的最后环节,是找人冒充死者的妻子、父母来骗取赔偿。一旦诈骗成功拿到赔偿,这些死者尸体会被迅速火化。扮演亲属的嫌犯带着赃款和骨灰盒先行离开,随后负责杀人制造矿难者也会迅速辞职离去。他们聚集到另一个县分赃,并将死者骨灰倒进马桶冲走或遗弃,而后,犯罪团伙再物色新的地点继续同样的血色勾当。

家族式作案不鲜见

一嫌犯父亲后悔不迭

内蒙古检方公布了74人系列故意杀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款案,大部分被告都来自云南盐津县庙坝镇,两名主犯艾汪全、王付祥均来自该镇的石笋村。据不完全统计,该村有40多人涉“盲井式犯罪”被抓或向警方自首,夫妻、父子、母子、兄弟、兄妹等近亲式或家族式团伙也不鲜见。“谋财害命,该抓!”石笋村的村民对此非常不齿。

“开始是杀本地人,把流浪汉和无人照顾的人带出来打工,然后杀死;后来亲属加入,犯罪团伙越来越大,主要在外地找流浪汉作案。”内蒙古警方介绍。

“1·02”专案中身负多条矿井命案的汪强文也来自该村。村民说,他应该是村里最早进行“盲井式犯罪”的人。

汪强文父亲汪军(化名)说,他妻子在汪强文12岁时离家出走,汪强文次年外出流浪,结婚时回过一次家,此后再没进过家门。“子不教父之过,我是有责任的。”汪军叹息着,他刚做了乳腺癌手术,面色发黄。

汪军还曾被人骗到山西冒充过一次“死者”的父亲。一个叫何玉雄(音)的人以汪强文摔断腿为由把他骗到山西大同。见面后,对方又说是矿上死了个人,让汪军扮演那个人的父亲,跟矿老板要赔偿金。最后何玉雄获赔60多万元。

“我没拿一分钱。可是如果我不干,他们就不给我买车票回家。”汪军说他不知道那人是如何死的,不清楚是不是汪强文策划,“我什么都不知道,最后悔的是当初不该去这一趟”。汪军也因该案被警方找上过门,“警察找我也是这么说的,我现在连路都走不了,做调查我全力配合。”

嗜赌成性杀人还债

有的曾输上百万

庙坝镇是云南省扶贫办确定的贫困乡镇,石笋村是被扶贫的村庄之一。不过,村民说,艾汪全等人走向犯罪的主因并不是贫困,而是赌博。村民说,“被抓的这些人基本都是不务正业的,不少人都是在外面吃喝嫖赌。”

当地的赌博主要是一种名为“马车”的扑克牌游戏。一晚上输赢可达几十万元,艾汪全就是其中之一。“他输的钱最少都有上百万元吧。”知情人说,赌输后便进入借高利贷的“恶性循环”。

为尽快还上高额赌债,艾汪全等人就开始借鉴“盲井式犯罪”手法,找欠债者搞起了杀人伪造矿难骗赔的勾当。杀人伪造矿难所获多则七八十万元、少则四五十万元的赔偿金到手后,大多被用来还赌债,或者继续赌博,只有较少数用于修建房屋。

出现在检方起诉书的王付祥、“1·02”专案中的主要嫌犯汪强文、一个月前刚被抓走的艾泽发等,都好赌成瘾,嗜赌成性。

监管应更加“耳聪目明”

1998年,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杀人伪造矿难诈赔案件侦破后,成为小说《神木》的原型,该书后来又被导演搬上大银幕取名《盲井》。但尴尬的现实是,一些违法犯罪人员反而从电影中“学”到了一整套“发财”经验。

在《盲井》公映后的十多年间,全国曾一年即查明“盲井式犯罪”100多起,案件涉及山西、陕西、内蒙古、浙江、湖北、新疆、河北、云南等省区。这些制造“盲井”的犯罪团伙多则数十人,在全国范围内流窜作案,横跨近十个省区市,更有嫌犯在逃亡10年后杀心又起。

“现实版‘盲井’案件频发,其中最为关键的原因是目前矿山安全生产管理方面还存在较大漏洞。”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江国华表示。据江国华介绍,我国在此领域虽已有《矿产资源法》、《矿产安全法》和《环境保护法》等法律以及诸多法规规章,但各地显然在贯彻落实上还有不少问题,政府在矿山安全生产领域的监管力度依然有待加强。

此外,江国华认为这也暴露出了部分矿山企业在劳动用工规范方面问题严重,工人招录和日常管理都没有遵照国家相关劳动用工法律的规定,“在多重监管漏洞和经济利益的诱惑之下,不法分子便借助矿主‘借财消灾’息事宁人的态度,犯下此类严重恶行。”

“‘预防’和‘追责’必须双拳发力。”江国华认为,为防此类案件再次发生,矿难事故上报制度亟待完善,“发生一起上报一起,每一起都必须在检察机关监督下,通过侦查确定其原因,形成安监、检察、纪委同时介入监督的机制。”当制度漏洞补齐,监管责任“耳聪目明”到位,试图再导演“盲井案”的嫌犯们自然也就不敢以身试法了。 

《盲井》真实原型: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杀死52人骗赔 1998年,潘申宝(陕西汉阳县人)团伙、余贵银团伙两起杀人伪造矿难诈赔案件侦破后,舆论哗然。此系列案件也成为小说《神木》的原型,该书后来又被导演李杨搬上荧幕,取名《盲井》。

据山西《政府法制》杂志报道,1996年,在江苏徐州某煤矿工作的潘申宝发现,死于事故的矿工往往由其亲属领取抚恤金,矿主怕事情闹大,多半愿意赔钱了事。

潘申宝打起了“打点子”的主意。所谓“打点子”,就是杀人后伪造矿难骗赔。

潘申宝返回陕西老家,找到兄弟潘申军、叔伯兄弟潘申权,又拉上同村的好友王从兵“上船”。此后,这个团伙规模不断扩大,分工愈加精细,物色“点子”、冒充“点子”亲属或村干部,成员各司其职。

在《正气》杂志的相关报道中提到,从1996年11月到1998年9月近两年的时间内,潘申宝等16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在山西省灵石县、古交市、霍州市、汾西县、蒲县等地疯狂作案27起,残杀无辜民工28人,骗取各地矿主钱财50多万元。

据潘申宝交代,有另外几伙来自陕西汉阳、紫阳、白沙等地的几十名老乡,以同样手段,在山西、江苏、河南、河北、辽宁等地流窜杀人骗钱。

2000年,山西晋中地区(现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潘申宝、张安军、王从兵等10名主犯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被告人雷永华等,也分别被判处死缓、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同年7月,辽宁省也有一起杀人伪造矿难骗赔案宣判,11名被告人被判处死刑。2000年7月11日,经辽宁高院裁定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余贵银、卫三冬、钱正明、王明金、霍彦军、朱章波、王志明、刘方佑、文绍堂、岳仁志、国自斌死刑。

正义网2000年刊发报道称,当年,各地警方共查明这种“点子”买卖的歹徒共202人,横跨陕西、山西、河北、江苏、河南、辽宁6省,作案100多起,敲诈钱财200余万元。

从1996年11月到1998年9月,潘申宝等60多名歹徒先后在山西省灵石县、古交市、霍州市、汾西县、蒲县等地作案27起,杀死无辜“点子”28人,骗取各地矿主钱财50余万元。

近两年的时间里,仅潘申宝一人就参与作案10起,杀死“点子”10人,骗取抚恤金21.85万元。

到了9月以后,团伙暂时分散。此时潘申宝感觉团伙人太多,赃款三分四分就不剩多少,居然联合2个同伙就想单独作案,终于穿帮了。团伙人数太少,很快被徐州的矿主看出破绽,导致失败。随后潘申宝和2个同伙走投无路,竟然抢劫,结果被捉。

在潘申宝等案中,团伙60余人杀害27名矿工,骗取抚恤金50余万元,杀害一条人命平均换来约1.86万元。60余人杀害27名民工,平均每人分到8000余元。

1996年,城镇居民人均生活费收入达到4377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1926元。8000余元约是一个农民五年的收入。

1998年4月,余贵银、卫三冬等9人结伙,在江苏徐州贾汪区的一个个体煤窑里作案。魔鬼一样的这伙歹徒,用镐把和木棒一连打死两名无辜矿工,之后他们 又把两名死者抬到无人处,叠放在一起。然后,他们在两个尸体之间引爆了两个雷管和四节炸药,两个“点子”顷刻被炸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矿主以为这是放炮事故,做梦也没想到可能是杀人案,吓得半死。事后这伙歹徒向矿主敲诈了 6.4万元的“抚恤金”。

1998年5月,余贵银伙同张先军(化名张军)、张先兵、胡昌元及潘家富、赵良贵(后二人在逃)经预谋将潘家富找来的“点子”起假名“潘家幸”,胡昌元找来的“点子”起假名“刘永华”带到徐州市青山泉唐村12井采煤。5月21日凌晨3时许,张先兵持镐把,胡昌元 持斧头在井下先后将两个“点子”打死,又是叠在一起引爆炸药把尸体炸碎,之后骗取了抚恤金5.3万元。

1998年春天,在河北省邯郸市 峰峰旅馆,张军、王明金、于友儿、项真利、冉老五一起商议“办事”。于友儿从火车站骗来一个19岁的“点子”,把“点子”哄骗到河南安阳的一个煤窑后,下手将其杀死。歹徒用搞把多次重击这个小伙子的头部,将他打倒。让歹徒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小伙子命大,居然没死。但因为颅内出血严重,小伙子成为了哑巴。项真利充当哑巴的家属,向矿主敲诈。鉴于小伙子没死,最终矿主只给了他们4000元看病钱。事后,丧心病狂的歹徒们竟然没放过这个“点子”。一个月后,项真利、卫三冬又花言巧语地把已有了戒心的哑巴,骗到了秦皇岛驻曹营镇的一个煤矿。几个人残忍地将其打死,然后又诈骗了矿主2.7万元。恶魔们从一个“点子”身上捞 了两次钱。

余贵银等罪犯用上述类似的手段,把采煤用的斧子、铁镐、炸药等工具,用在与他们同样有血有肉的工友身上,一年多的时间里,疯狂作案27起,杀死 38人,重伤1人,诈骗矿方抚恤金70余万元。

至此,流窜全国多年的潘申宝、余贵银团伙告破。这伙人前后杀死52人,诈骗矿主近百万元,全部用于挥霍。

现代版盲井:江苏徐州矿洞杀人案 潘申宝、余贵银团伙杀死52人

2014年8月,邯郸市中院审判一起“盲井案”,图为被告人在听候审判。(资料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