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网-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页 > 世界百态 >

历史解读:上甘岭战役最新解密!抗美援朝战争怎么战胜美国的

来源:凤凰网时间:2019-05-21 17:35编辑:小康

解读上甘岭战役最新解密!抗美援朝战争的坚守防御战

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志愿军第15军和第12军一部依托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阵地,以劣势装备挫败敌人大规模进攻的一次著名的山地坚守防御战。为了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双方参战兵力达10万人以上,其持续时间之长,火力之猛烈密集,战斗之紧张激烈,在中外战争史上所罕见。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美军实施“摊牌行动”

朝鲜战场进入1952年秋季的时候,中朝方面已利用战线上的相对安定,集中力量构筑起以坑道为骨干的坚固防御体系,并相应地加强了东、西海岸的防御。同时,志愿军采取了轮换部队作战方针,改善了装备,储存了大量作战物资,部队士气更加高涨。

在完成迎击“联合国军”可能进攻的一切准备后,为了锻炼部队,大量杀伤敌人,加速朝鲜战争的胜利进程,根据中央军委提出的稳扎稳打,打小歼灭战,“零敲牛皮糖”的作战原则,各部队从1952年9月18日开始,在各自的正面上,有选择地对敌营以下要点实施了战术性的反击作战。经过近月的战斗,攻克了敌人前沿战术要点58处,消灭了大量敌人,改善了我军的防御态势。

我防线中部的五圣山地区,态势对我极为有利。五圣山是朝鲜中部的制高点,其南面山脚下的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以下简称537.7北山)为前沿要点,阵地自然向敌方突出,瞰制敌金化以北地区及交通要道,对敌威胁甚大。五圣山以西之西方山、平康川为我中线之要冲,地形开阔,有铁路、公路贯我纵深,是敌北犯必争之地,但斗流峰、西方山、王在峰一线高地地形险要,为平康的天然屏障。该处由志愿军第3兵团15军防守,西邻第38军,东邻第12军。

15军前身是1947年8月成立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9纵队,是一支年轻富有朝气的部队。该军1951年3月在第3兵团内编成入朝参战,先后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平(康)金(化)淮(阳)地区防御作战,战斗力在现代化战争的考验下提升很快。当时该军下辖第29师、44师和45师,军长秦基伟,政委谷景生。在1952年4月,15军接替26军在五圣山、斗流峰、西方山一线的防御。

15军根据当时情况判断,敌人向西方山、平康方向进攻的可能性最大,因此,部署重点放在西方山方向,由军主力第44师及29师87团及配属的7个炮兵营、2个战车连防守。第45师和2个炮兵营部属在五圣山、中贤山一线,另以第29师85团配置于芝村、灵台一线阵地,86团为军预备队。45师主力当时拟于10月18日进攻注字洞南山之南朝鲜军第2师31团1个加强营阵地,以配合全线战术进攻行动,五圣山及其以南597.9高地和537.7北山仅以135团防守。

“联合国军”方面,此时也无力举行大规模的全线进攻,在胜利无望而又长期消耗的战争中,美国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日趋尖锐,为缓和国内矛盾,摆脱被动局面,配合国内大选,决定以军事压力,增强其谈判的地位,准备从正面向我发动有限目的的进攻。

1952年10月时,美第8集团军下辖的第9军部队防守从铁原到金化一带,由西向东依次是南朝鲜军第9师、美军第7师、南朝鲜军第2师,与志愿军第38军和第15军对峙。10月初,美第8集团军向远东指挥部提出由第9军实施“摊牌行动”计划得到批准,意在展开主动反击,避免落入被动,减轻同时期我38军对铁原以北南朝鲜军第9师白马山阵地(即394.8高地)的攻击压力。在目标选择上,考虑到我38军主力已被吸入白马山攻防,15军主力亦集中在西侧,五圣山597.9高地(美方称三角形山)显然空虚。而且,我15军在537.7北山(美方称狙击兵岭)利用冷枪冷炮给予美军以有力杀伤,欲除之而后快并拉平战线。“摊牌行动”原本动用美第7师和南朝鲜军第2师各一个营,以5天时间,伤亡200人的代价乘虚攻取597.9高地和537.7北山。但在实际执行中,投入的兵力远远超出了最先的设想。

在这两个高地后面的山洼里有个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叫上甘岭。在残酷战争摧残下,上甘岭早已成为一片废墟,只是作为一个地名出现在地图上。美军发起攻击20多天后,战斗发展到了战役规模,才以这个村名将此战命名为上甘岭战役。交战双方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村庄附近,竟打出了一场震惊世界空前惨烈的大战。

争抢拉锯几回合

1952年10月12日、13日,美军和南朝鲜军对我15军正面,重点对五圣山地区进行了猛烈地预先火力准备。14日3时又进行了直接火力准备,597.9高地和537.7北山火力密度高达每秒落弹6发。如此猛烈的炮火,使得在坑道中避弹的我45师135团9连和1连指战员如同乘坐着小船在波浪滔天的大海上颠簸,强烈的冲击波激荡着坑道,不少人牙齿都磕破了舌头、嘴唇,甚至还有战士被活活震死!

14日4时30分,美7师31团、南朝鲜军2师32团及17团1个营共7个营的兵力在空、炮火力和坦克的支援下,分六路向我597.9高地和537.7北山发起猛烈进攻。同时以4个营又4个连的兵力分别向我44师和29师85团正面四个地段上实施牵制性进攻。当日,敌对我上甘岭两高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炸弹500余枚,我表面阵地工事几乎全部被毁。

坚守两高地的我135团9连和1连,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主要以步兵火器,依托坑道,坚决扼守,顽强战斗,先后打退敌从排到营的30余次冲击,大量杀伤了敌人。其中597.9高地上我9连一挺重机枪,终日发弹万余发,毙伤敌近300名。美7师31团用尽全力也没完全攻占我597.9高地。在537.7北山,南朝鲜军第2师32团与我1连激战7个多小时,至午时才攻上主阵地,又经过20多分钟白刃搏斗才占领阵地。我1连仅剩20余人退守坑道。9连和1连在激烈的战斗中,将战前储备的弹药消耗殆尽,共发射了近40万发子弹,投掷手榴弹、手雷近万枚。14日白天的战斗,由于15军军、师炮兵火力拟原执行反击注字洞南山之敌的任务,不能适时交换阵地进行支援,597.9高地之2、7、8、11号阵地和537.7北山除9号阵地外,表面阵地均被敌占领,我即退守坑道。

敌人进攻开始后,位于上甘岭以北20多公里的道德洞15军军部获知,本军多处阵地都遭到了攻击,但尚不能判断出哪个是主攻方向,要求各师前沿接敌部队继续上报战况,以利甄别。

14日黄昏,45师师长崔建功得知在白天战斗中失去了一半的表面阵地,立即变更部署,连夜组织反击,夺回阵地,同时调134团1营和133团1营分别增援597.9高地和537.7北山。当晚,45师组织了135团第2、3、7连及134团5连共4个连的兵力,乘敌立足未稳,分四路向敌实施反击,全部恢复了阵地。在反击597.9高地战斗中,135团7连排长孙占元率领突击排进至该高地山腰时受阻。他两腿被炸成重伤,仍顽强指挥战斗并用缴获的两挺机枪轮流射击,毙伤美军80余人。当子弹打完后,他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涌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战后,志愿军总部为孙占元追记特等功,授予“一级英雄”称号。

15日至18日,双方拉锯式的争夺更为激烈,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一天之中几度易手,每次易手就伴随着天翻地覆的炮击和天昏地暗的拼杀,阵地上尸横遍野,鲜血染红了高地。由于战场地域狭窄,最多只能展开两个营的部队,双方均采取逐次增兵的战术,一个营一个连,甚至一个排一个班地投入作战。在17日,南朝鲜军第2师经侦察才了解,志愿军在利用坑道对付炮火轰击,引起了美军的重视。

全景上甘岭:一场“打尿”美军的立威之战

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第15军45师坚守阵地。

此时,15军也已判明敌之企图是集中力量夺取上甘岭地区,推断敌人在攻占上甘岭后,会乘势攻占五圣山,从我中线突破,进而改变整个朝鲜战局。秦基伟当即决定,停止反击注字洞南山之敌的计划,45师指挥所前移至德山岘;军、师组织火炮向上甘岭机动,并组成炮兵指挥所统一指挥;建立后方供应机构,加强后勤保障,除原先储备的弹药外,另为一线部队每连增配8000枚手榴弹,3个月的补给品储备量,并积极组织向坑道补充弹药、食物和饮水。

18日晚,为了缩短接敌距离,减少伤亡,45师利用夜暗分别将4个连的兵力秘密投入坑道或待机位置。19日夜,在我炮火支援下,45师分别以4个连和3个连的兵力,再次向占领我597.9高地和537.7北山表面阵地之敌实施反击。在135团6连冲到半山腰时,突然遭到美军一个机枪火力点的猛烈射击,伤亡很大。在此危急关头,通信员黄继光英勇地冲了上去,用自己的胸膛奋力堵住敌地堡的机枪发射孔,为反击部队开辟了前进道路。在黄继光壮烈献身精神的激励下,反击部队迅速冲上597.9高地,全歼美7师5个连,夺回了阵地。战后,志愿军总部为黄继光追记特等功,授予“特级英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