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澎湃人物简介:澎湃的子女今何在(彭士禄)

2019-05-15 18:46来源:环球网

被誉为“农民运动大王”的彭湃:后代子女今何在?

我们大家知道在清朝以后有很多的一段时间的动乱,那个时候也出现了我们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并不是所有城市里面的人,最多的人就是农村的人,大家知道一个被称为“农民运动大王”的人吗?他就是彭湃,很多人是不是都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名字,刚刚也提到了他是农民运动大王这个名称还是主席赞誉他的,今天我们不谈彭湃,我们来看看他的后代子女如今何在,有什么样的成就?

澎湃人物简介,澎湃的子女今何在

彭湃遇害死亡了之后,他的儿子才年仅四岁,成为了一名孤儿名字叫做彭士禄,这个时候人们应该会想怎么会呢?父亲死亡以后还有母亲的,他的母亲去哪里了?现在告诉大家,他的母亲在父亲死亡的前一年也遇害身亡,所以这个世界独独留下了他一人,而且那个时候才四岁,当时还有一个可怕的事情就是国民党对他进行抓捕,对一个四岁的孩子都不放过,还要继续抓捕他。

澎湃人物简介,澎湃的子女今何在

这个时候出来了一些人,这些人都是彭湃生前帮助过的农户,这些农户总共有20多户儿,彭士禄也在这些人家里四处吃饭,然后长大,应该算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人,这些人就算是他的父母了,在彭士禄长大以后,他说过一句话,就是关于这些农户们对他是有多么的好,当时的一条鱼,他吃的是肉这些父母吃的是鱼头和鱼尾,这样的好日子没有过多久,只持续了四年,八岁的彭士禄就不知道在谁走露了风声的情况下被国民党抓走了,国民党的人趁着这股兴奋居然还大肆宣扬说自己抓了彭士禄,这样的事情可真是让人愤怒,引起了社会的公愤,他们是如何能拿一个孩子当做一个战利品来讲,也正是因为这次群众的愤怒,让他有了去感化院的机会。

澎湃人物简介,澎湃的子女今何在

为什么说去感化院是机会,因为他在感化院呆了一年以后就被无罪释放了,彭士禄从这里出来以后,刚开始是生活不下去的,每天记一顿饱一顿,也没有固定的餐食,直到那些农民又听到了彭士禄的消息,让他赶紧回来,彭士禄这才又回到了原先吃百家饭长大的地方,直到后来彭士禄财在奶奶的带领下,到香港求学,组织上告诉他一定要好好学习,有一定的本领,他对科学领域上面的事情非常的上心,他非常的感兴趣,而且对于核潜艇的制作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他被称为中国核潜艇之父,这就是他在科学领域上的贡献,为我们中国不知道做出了多大的努力,才让我们中国在核潜艇方面的发展有了巨大的迈步。

彭湃三儿媳陈平忆述亲人革命历程

1996年1月28日杨尚昆和黄华华等亲切接见陈平等彭湃后人。

彭湃原配夫人蔡素屏烈士

彭湃爱人许冰烈士

1962年彭洪、陈平及一对儿女与祖母周凤合影。

2009年8月彭湃牺牲80周年,陈平与孙辈在龙华革命烈士墓前。

(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小引】

 

  十年前的6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著名民俗学家钟敬文先生的《怀念彭湃烈士(七一之歌)》组诗,真挚、热烈地讴歌了彭湃一生的丰功伟绩“民瘁邦危百可伤,书生去国为图强。蓬莱不枉三年客,采得回天救世方。”表达了作者对其同乡、中国共产党早期的著名领导人彭湃烈士的敬仰。其中还有“我亦当年承教者,‘到民间去’永盘胸。”一句,真情流露,非同一般感怀英雄的诗作。

 

  出身于富裕家庭的彭湃,是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人,昔年留学日本早稻田大学。1921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初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早期农民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海陆丰农民运动和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被毛泽东称之为“中国农民运动大王”。1929年,彭湃壮烈牺牲。

 

  在彭湃的感召下,彭湃的家人也前仆后继参加革命。在革命时代,彭家一共有七位亲人为革命壮烈牺牲,其中六位被认定为革命烈士。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南方日报记者拜访了彭湃的三儿媳陈平。在回忆起为中国革命作出重大贡献和牺牲的彭湃一家人时,陈平老人感慨今天的生活多么的来之不易。

 

  陈平老人告诉我们,彭家的男儿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在1928年到1933年间,彭湃二哥彭达伍、三哥彭汉垣、七弟彭述、侄子彭陆壮烈牺牲。而彭家女将亦是巾帼不让须眉。除了在革命中不幸被杀害、人所熟知的彭湃的两位夫人蔡素屏、许冰烈士之外,彭湃的母亲周凤,这位在解放后被毛泽东称为“革命母亲”的老人,不仅默默支持彭湃,还把她的儿孙们一个个送进革命队伍。此外,还有周凤老人的儿媳妇杨华等女将。而她本人,也是在解放前参加了革命工作。最近,家乡海丰妇联还约她谈谈彭家女性的革命事迹。于是,我们就从彭家的革命大家长周凤老人谈起。

 

  [革命母亲周凤]

 

  她为了革命的火种而乞讨度日

 

  彭湃的亲生母亲周凤老人出生在一个贫农家庭,自幼被卖到大地主家当婢女,后被彭湃的父亲彭辛纳为妾。本来是地位低下的侍妾,周凤却凭着勤劳和聪慧,赢得了妯娌、亲戚和邻居的喜爱和尊重。1921年,彭湃从日本回到家乡,发动农民运动,周凤对儿子的这一举动不仅没有表示反对,还把自己微薄的积蓄和首饰全部拿出来,捐给刚刚成立的农会作经费。

 

  更为可贵的是,在残酷的革命年代,周凤老人把她的亲人一个个送上战场。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失败后,反动派进行了疯狂的反扑,彭家遭到了残酷的镇压和屠戮。在1928年到1933年短短的几年间,周凤老人先后失去了二儿子彭达伍、三儿子彭汉垣、四儿子彭湃、七儿子彭述和四儿媳蔡素屏、许冰以及长孙彭陆7位骨肉至亲。周凤老人如万箭穿心,忍受着这惨绝人寰的痛苦。

 

  为了让革命的薪火传递下去,周凤忍住伤心和痛苦竭尽全力保护革命种子。1928年7月,蔡素屏刚生下三子彭洪,就遭到敌人的围追堵截,周凤抱着新生孙儿扶着儿媳,躲进山中一片茂密的荆棘丛中,敌人搜山的脚步一步步向他们逼近,他们听到一个声音说:“会不会躲在树丛里?”紧接着,脚步声在他们跟前停了下来,外面传来棒打树丛的声音。猛地,一支步枪枪托朝他们躲避的荆棘丛中砸了下来。咚!周凤只觉得额头一阵剧痛,两眼直冒金星。她咬紧牙关,忍住痛未敢哼一声,心中暗自庆幸,这一枪未砸到新生儿身上。脚步声渐渐远去,新生儿还在沉睡,周凤和儿媳舒了一口气。

 

  1930年9月,周凤老人在掩护革命同志时被敌人发现,被捕入狱。在狱中,她坚贞不屈,保持着崇高的革命气节。后在党组织和进步人士的努力营救下,才获释出狱。1938年,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身居香港的周凤老人毅然把在香港的五个孙儿彭科、彭潮、彭仕禄、彭洪、彭锡明和一个在中国内地的孙女送进东江纵队,跟随曾生司令参加抗日战争。

 

  新中国成立后,周凤老人出席了全国烈军属代表大会,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她并一起合影留念!此时的周凤依然想多为老百姓做些事。她的家靠近通往海丰县城的大路,过往行人很多。不管是炎夏还是寒冬,周凤都嘱托陪伴她的马婶,每天煮两桶茶水放在大门口,让过往群众解渴驱寒。

 

  然而,令周凤想不到的是那几张照片、那几碗茶水日后竟成了别人攻击她的证据。1966年一群别有用心的人污蔑周凤是“地主婆”,组织海丰全县“大声讨、大消毒”,强迫群众揭露周凤“用小恩小惠收买人心的阴谋”。1967年11月一个深夜,周凤被突然闯进的人劫走,关进海丰县公安局一个阴暗封闭的地牢里,后经家人和周恩来总理的营救才出狱,又经历种种坎坷才被送到广州医治,得以颐养天年,享年102岁。

 

  [彭湃第一夫人蔡素屏]

 

  从缠足到妇女解放的带头人

 

  彭湃的第一夫人蔡素屏出身于富商家庭,自幼聪明贤惠,喜欢跟哥哥一起学习古书。与彭湃结婚后,两人相敬如宾,彭湃经常教她识字,给她讲解妇女要争取解放,还鼓励她主动冲破封建的枷锁。

 

  在彭湃的影响下,蔡素屏改变了自己原来高髻的发型,扔掉了缠足的绷布和小鞋,提着书包上私塾读书,还邀上吕玉、王香、杨华等几位妯娌,穿街过巷到潮州会馆上课。对于家人的责骂、路人的讥笑,她们都置之不理。后来,因家务繁重,蔡素屏无法按时上学,便请一位在小学读书的邻居辅导自己。在彭湃留学日本期间,蔡素屏经常把自己的作业和学习心得寄给彭湃,彭湃逐一批改之后,再寄还给他。

 

  彭湃开展农民运动、组织农会,经常工作到深夜,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家里的人常故意刁难,不给他留饭菜。蔡素屏深明大义,知道自己的丈夫早出晚归,绝对不是去干坏事的,因此,她每天都把饭菜做好,等待丈夫回来吃。为了方便彭湃开展农民运动,在蔡素屏的支持下,夫妻俩迁出高门大院的住宅,到原堆放杂物的小屋去住。在那里,赤山和县内外的农友常来和彭湃商量研究工作,蔡素屏热情地接待他们,还招待他们吃饭。农友们都称赞说:“四嫂真是我们农会的亲人。”

 

  蔡素屏支持彭湃和农友们闹革命的同时,自己也逐渐参加革命活动,她主动地跟着彭湃深入到农村开展宣传工作。有一次,彭湃在海城墟场,站在凳子上向农民作宣传,蔡素屏勇敢地站在旁边作陪。当时海城的地主、劣绅们骂她:“辱衰祖宗,不识廉耻。”蔡素屏认为妇女要冲破封建牢笼,自己这样做并没有错。

 

  1923年1月,海丰总农会成立,派蔡素屏到赤山开展妇女工作。为了方便经常下乡接触农会,她把大儿子彭干仁交托给弟媳照料;为了解决农会活动经费的困难,她变卖了自己随嫁的金银首饰,交给农会作活动经费。蔡素屏已经从一个家庭妇女成为一名参加农民运动的女战士。彭湃将分家时分得的田地分给佃户,并当场烧毁田契,得到了蔡素屏的欣然支持:“这样做,农民就会更加拥护农会了。”

 

  蔡素屏的父母听说女儿女婿发动农民组织农会,认为他们是有福不享、自讨苦吃,劝说女儿女婿“改邪归正”。蔡素屏知道双亲的来意,先把彭湃开展农民运动、解放农民的道理讲给他们听,并称赞彭湃为抗战农民运动而废寝忘食的精神。双亲无言以对,只得无可奈何地回家去。

 

  1928年7月,全国正处在大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时期,已近分娩期的蔡素屏不肯随家属前往澳门避难,她对婆婆周凤说:“我有任务在身,就是牺牲,也不能离开海丰。”在一个漆黑的午夜产下第三个儿子彭洪,孩子刚生下就得知敌人围村的消息,蔡素屏和婆婆抱着新生儿躲在一片茂密的荆棘丛中躲过一劫。三人回到村子后,发现敌人正在到处搜捕蔡素屏,她必须赶紧离开村子。蔡素屏知道自己随时都有被捕的危险,在走之前给儿子最后一次哺乳,然后交到婆婆手中:“就叫他赤红吧,让他记住海陆丰赤色革命。”不久蔡素屏被捕,英勇就义,此时,彭洪只有2个月大。

 

  [彭湃第二夫人许冰]

 

  参加五四运动的女知识分子

 

  彭湃的第二夫人许冰,在榕城读书时,就积极投身五四运动。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许冰与彭湃建立深厚的感情,后结为终身伴侣。1928年国民党反动派调动大批军队围攻海陆丰革命根据地,许冰随彭湃转战大南山,开展妇女工作。为了行动上的方便,许冰剪去长发,改穿男装,出入小山村,发动妇女参加政治活动,支援革命,反击敌人围攻。

 

  在艰苦的环境下,许冰生下女儿,取名彭美美,以示要克服目前的困难,寄希望于美好的未来。由于敌人常来扫荡,革命队伍常要转移,她和彭湃商量后,把彭美美寄放在老百姓家里养育。1928年,许冰生下一子,取名彭小湃,以示要其学习父亲彭湃的革命战斗精神。

 

  彭湃被捕后,自知逃不过敌人的魔掌,执笔给许冰写了封绝命书,“冰妹:从此永别,望妹努力前进,兄谢你的爱!万望保重,余言不尽。你的湃。”彭湃壮烈牺牲,许冰无比悲痛,写下《纪念我亲爱的彭湃同志》,她说,“我彭湃同志虽然死了,但他光荣的历史,伟大的战绩,英勇的精神不能磨灭。”“我要继承彭湃的精神,遵从他的遗嘱,踏着他的血迹坚决地到群众中去,磨利我的刺刀,杀死不共戴天的敌人。”她把短发从新留长,梳成发髻,扮成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准备离沪,继续战斗。

 

  这时,党内准备安排许冰到莫斯科学习深造,但是她要求重返与彭湃一起战斗过的大南山进行革命斗争,为彭湃报仇。为了轻装前进,她把女儿彭美美送给上海亲友抚育;为了便于到农村工作,她又把儿子彭小湃交给战友抚养。许冰只身并向山区,领导20多个县的妇女团体进行革命斗争。许冰的枪法极准,屡发屡中,打起仗来也十分勇敢,常使敌人闻风丧胆。

 

  1933年秋,国民党反动派组织大批军队围攻大南山,由于叛徒的出卖和敌众我寡,许冰在战斗中被捕。敌人得知她是彭湃的爱人,就千方百计劝她自首,被她严词拒绝。反动分子劝降不成就对她严刑逼供,许冰坚贞不屈,后被押至汕头杀害,时年仅26岁。

 

  [彭湃的三儿媳陈平]

 

  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女学生

 

  现住在华农家属区的陈平,每天读书看报、弹钢琴、打太极,生活充实且多彩。头发乌黑、眼不花、耳不聋,笑声爽朗,走起路来仍然步态轻盈的陈平奶奶,看起来就像一位刚刚退休的邻家阿姨,很难让人想象,她已年近八旬。老人得知我们的来意后,拿出一本装订简陋的小册子,告诉我们最近很多机构在约她讲本人的历史,她干脆把它写成文字,装订成这本暂定名为《人生旅程》的小册子。

 

  陈平是彭湃的三儿媳,在一个温馨的家庭里长大,父母兄长都对她宠爱有加。陈平自幼受到她三哥陈一平的影响,听他和一些进步青年谈论抗日救亡的革命道理。1945年10月,日本投降后,时任大队指导员的陈一平带领一个大队的兵力进入海丰大安洞,遭到国民党收编的土匪部队袭击,因敌强我弱,陈一平在激战中壮烈牺牲。陈一平博学多才,经常教陈平学文化、学音乐,是陈平崇拜的偶像。他的牺牲,使陈平又悲又恨,立志要像三哥那样知识渊博,长大后为人民的解放而奋斗。

 

  不久,另一位陈平敬爱的老师也牺牲了,这时陈平下决心放下学业,奔赴战场。1946年夏,陈平眼看尊敬的老师柯克州被国民党反动派押赴刑场,不但不能相救,就连眼泪也不能恣意流淌,只能偷偷哭泣。陈平弄不明白,教学生爱祖国、爱人民的老师究竟有何罪,为什么国民党当局要对他痛下杀手。后陈平由中共地下党交通员引路,参加了中共海丰人民自卫队,从一个青年学生变成了游击队员。

 

  1948年秋,陈平在游击区遇见一位青年,对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游击队里的同志告诉她,他就是彭湃的三儿子,彭洪。后来,陈平参加训练班学习,彭洪任集训队队长,陈平做他的副手。他们朝夕相处,经常交换意见。这时陈平才知道彭洪是她三哥陈一平的同学,曾经常到她家去,早已认识她。陈平把彭洪当哥哥那样敬重,彭洪也像爱护小妹妹那样关心陈平,给陈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由于各种原因,两人有过些许误会,但最终还是走到一起。1952年冬,他们经组织批准,在老祖母周凤的操持下完婚。后来在彭洪被打成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文化大革命时期遭到迫害期间,陈平对他不离不弃,始终同情他、关心他。不幸的是彭洪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死,陈平在十年文革结束后,才得到确切的通告,丈夫已经不在人世。

 

  1967年秋,身在广州的陈平夫妇,不断听到在海丰的老祖母周凤被迫害、被劫持到黑牢里的消息。为救出老祖母,带她来广州治病,陈平到北京中南地区接待站反映情况。不久,总理办公厅和中央文革接待室写信给广州军区,要其设法把彭湃母亲接到广州治病。海丰个别极左分子知道信的内容后,上京勒令总理办公室收回此信。接待室李明为和解两派矛盾,在故宫的一个大殿,主持了由两派代表进行的辩论,主要辩论周凤是革命母亲还是地主婆。在辩论会上,让海丰上京一派说出周凤是地主婆的根据时,他们哑口无言。后轮到陈平质问他们了:“根据你们的调查,彭老太解放前三年有出租土地多少亩,每年可收多少租?她的佃户是谁,叫什么名字……”接着陈平平心静气地讲了祖母从1940年返回香港后的生活状况,这些都表明,周凤不是地主婆,而是一位革命母亲。后经多方不断的努力,周凤最后得以被送到广州医治。(记者陈小庚实习生熊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