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时事 >

美国高校招生欺诈案:富人用金钱换名校入场券 招生丑闻揭露

2019-03-15 01:32来源:凤凰网

(原标题:富人花650万美元“买进”名校,美国最大招生丑闻揭露了什么?)

好莱坞明星也中枪。

美国一起最大的高校招生欺诈案浮出水面,涉及8所美国顶尖学府、2500万美元行贿金额和50多名涉事人员。

该案件的幕后主使是来自加州的威廉·里克·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辛格通过作弊和行贿,帮助富人的孩子进入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南加州大学等美国名校。

这起丑闻不仅蔓延到华尔街,好莱坞也牵涉其中。

据《纽约时报》报道,行贿的家长除了好莱坞女演员费莉希蒂·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和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还包括华尔街知名商界领袖、一名时装设计师和一名顶级律师。

哈佛大学知名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说,这将是“21世纪重大丑闻”之一,现在被披露的还只是“冰山一角”。

这起招生欺诈案,使得富人特权、名校招生制度、社会公平等话题又在美国重新掀起讨论。

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Andrew Lelling)指出,每一名舞弊入学的孩子身后,都有一名诚实、真正出众的孩子被拒之门外。

用金钱换名校入场券

据美媒报道,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出庭时,辛格身穿一件深色西装,一动不动地坐着,描述了自己如何将学生送进名校。在证词中,他将自己的贿赂和洗钱体系称为“一道侧门”。

“有一道正门是学生自己的努力,有一道后门是学校的募捐系统,但这些都不能保证他们进得去大学。然后我设计了一道侧门,向那些家庭提供保证。”辛格说。

起诉书称,从2011年至2019年2月,涉案家长总共向辛格支付了约2500万美元的贿款。这起庞大的财物犯罪和诈骗案,背后依靠的是两个组织。

一个是大学升学机构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一个是位于加州纽波特海滩的非盈利机构Key Worldwide Foundation(KWF)。

在外界看来,KWF只不过是一家普通的慈善机构,辛格却利用其作为掩饰,让家长们将钱汇入一个无需缴纳联邦税的账户,并通过行贿的方式使“客户”的子女进入知名高校。

辛格的作案手段主要有两种,一是帮助考生在SAT/ACT等考试中作弊,二是贿赂大学体育教练,让学生以运动员的身份进入高校,即使没有相关的资格和能力。

据《地球日报》报道,家长们愿意向入学考试管理人员贿赂1.5万至7.5万美元,受贿的管理人员会给考生提供答案,修正他们的答案,或让第三方冒充考生参加考试。

此外,辛格也会直接贿赂教练。通过伪造学生申请文件,将他们塑造成教练希望招募的“顶级运动员”。有时甚至会用“换头术”,将申请者的头像PS到从网上搜来的运动员的照片上。

美媒称,有的家长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进入精英大学,甚至支付高达650万美元的费用。

耶鲁大学校长彼得·萨洛维感叹道, “司法部指控的腐败行为是对我们大学深深信仰的包容和公平价值的侮辱”。

目前,耶鲁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和南加州大学等均已发表声明,称自己是贿赂计划的“受害者”。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湾区调查组审查了KWF提交的税务表格,发现这家非盈利机构在2013年至2016年间收到了706.5675万美元的捐款,支出近495.3630美元。

税务表格显示,接受KWF资助和捐赠的学校包括南加州大学、耶鲁大学、查普曼大学和德克萨斯大学等名校。联邦检察官说,这些列出的慈善捐款中,有许多是为了掩盖向这些学校的体育官员、教练和其他人行贿。

安德鲁·莱林表示,该案件仍在调查中,可能会有更多的家长和教练参与其中。不过,大多数学生并不知道自己的入学是因为行贿,在某些情况下,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参与了这个计划。

美国大学理事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今天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那些在SAT考试中为作弊提供便利的人,无论他们的收入或地位如何,都将被追究责任。”

如今,辛格被诉敲诈勒索、洗钱、欺骗联邦政府及妨碍司法等罪名,检方称他已同意认罪。法官将判决日期定在6月19日,辛格以50万美元的保释金获释。美媒称,现年58岁的辛格可能面临最高65年的监禁。

“不可能有针对富人的单独的大学录取系统,也不可能有一个单独的刑事司法系统,”安德鲁·莱林说,“我们说的不是捐赠一栋建筑,让学校更有可能接收你的儿子或女儿,我们说的是欺骗或欺诈。”

这起欺诈案曝光后,身穿深蓝色休闲外套的辛格在街头被数十家媒体围住。他们将话筒和摄像机对着辛格,抛出一连串问题,但辛格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双手插在口袋,向前走去。

越来越难进的名校

美国富人欺骗教育体系,用金钱换名校入场券,背后反映出越来越难进的美国名校。据统计,近年来,美国顶尖大学的招生录取率一直在下降。

就拿斯坦福大学来说,该校已经连续五年成为全美录取率最低的大学。2018年,斯坦福大学宣布,在47450名申请者中,只录取了2040名秋季入学本科生,录取率只有4.29%,创历史新低。

此外,哈佛大学、耶鲁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新生录取率也均创新低。尤其是2018年哈佛大学录取率首度跌破5%降至4.59%。

有高校入学顾问认为,名校录取率下降的原因,除了有学生普遍申请更多所学校的趋势,也与名校想招收多元化学生而广泛在各地做招生宣传工作有关。因为招生积极,所以申请多,录取率就相对降低。

越来越低的录取率,令申请美国名校的学生压力越来越大。很多家庭把重点放在大学的“准备工作”上,他们相信名校会让自己的孩子快乐,或者在生活中拥有优势。

辛格从中看到了商机。

虽然美国知名高校录取率降低,但这些大学均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对于体育特长生的喜爱。《纽约时报》称,知名大学对他们采用不同的录取标准,这些学生的成绩和标准化考试分数要求往往低于其他学生。

彭博社指出,世界上最伟大的大学,将谁能入学的权力交给了体育教练。如果一个学生的成绩在某个最低分以上,一旦体育教练认为该学生有资格被录取,申请人的入学就得到了保证。

这也是为什么有钱的父母没有直接向大学捐钱,而是向大学教练行贿。因为捐钱并不能保证入学,还是得看招生办公室审核和招生官员的评估。

福克斯新闻称,辛格曾向当时耶鲁大学的女足教练鲁迪·梅雷迪思行贿40万美元,后者则为该学生伪造了运动员档案,以女足队新人的名义将其录取,尽管该学生从未参与过竞技足球比赛。

一名乔治城大学的网球教练在2012至2018年间共收受辛格贿赂270万美元。

“作为贿赂的交换,乔治城大学的教练指定了大约12名申请人为乔治城大学网球队的新成员,其中包括一些没有参加过网球比赛的人”。文件中写道。

彭博社指出,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是,大学不再让教练全权负责招生,甚至要求对优秀运动员也实行更全面的招生流程。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家长们为孩子上名校操碎了心,但他们自己也许并不开心。

畅销书《优等生》的作者亚力山大·罗宾斯(Alexandra Robbins)指出,去年,加州一名16岁少年自杀,因为他所在的公立高中竞争激烈,该校强调要上名牌大学。他在遗书中写到:“为了做得更好,学生们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我无法再继续下去。”

2018年,新泽西州大学辅导员Scott White发表了一篇文章,他在文中表示,大学入学过程“是对我们的孩子最残酷、也是真正不必要的虐待之一的根源”。

自1981年以来,作为一名大学辅导员,Scott White看到越来越多的孩子正在崩溃、离开学校、自我伤害和治疗。所有迹象都表明,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一比例将继续上升,不会减弱。

亚力山大·罗宾斯指出,无论是贿赂官员,为精英大学捐款,还是为青少年提供虎妈式的教育方式,受害的都是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