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和康网-了解世界新动态
你的位置:主页 > 历史 >

14000名志愿军战俘被运到台湾真相(图)

2019-03-07 03:26来源:凤凰网

台方档案显示,坚决欲前往台湾的志愿军战俘约3000人

众所周知,整个朝战期间,志愿军共被俘2万余人。其中6000余人被遣返回大陆,14000余人被运往台湾,另有极少数人去了中立国。

对大多数志愿军战俘为何去台湾一事,坊间争论一直未休。大陆学界及官方,多持“强迫说”,民间舆论场,则“自愿说”泛滥。前者多以回大陆之志愿军战俘口述回忆为材料依据;后者则往往强调战俘中有大量国军老兵,且对大陆方面留存之材料持质疑立场。因是之故,台湾方面关于志愿军战俘去台的相关档案,就成了解决上述意见分歧的关键。

确如民间“自愿说”所言,志愿军战俘中有大量的前国军老兵。但考虑到国军士兵多系强征拉夫而来,且绝大多数在大陆有父母妻儿,故其对台湾当局的向心力,是比较可疑的。唯巨济岛战俘营中,“中共战俘编为第七二及八六两联队,内第七十二联队几全属前国军官兵,第八十六联队则有一部‘共匪’官兵,份子较为复杂。其管理(干部)……几全由前国军之官担任”①,此种布置,对战俘的心态不能不有所影响,也为台湾特工后来控制战俘营,提供了极大便利。

关于自愿去台的志愿军战俘数目,台方“外交部”档案提供了三分统计数据。第一份,是台“驻韩大使馆”1952年1月3日致电“外交部”,报告称:“月前有数千俘虏刺臂书‘反共到底’字样,以示坚决不回铁幕。……统计中国战俘中,如上述坚决欲回台湾者约三千人,一般不愿回铁幕者十之七八,其余则无表示。”②

第二份,是1952年1月30日,台“驻韩大使馆”致电“外交部”, 报告称:“检得巨济岛俘虏营第七十二联队,全体爱国同志七0七七人,呈联合国总司令部书暨宣言口号一份。”呈书和宣言口号的大意,是要求被送往台湾。③

第三份数据,是1952年4月28日,台“驻韩大使馆”致电“外交部”,引用“巨济岛译员某君报告”称:

“自换俘改用秘密谈判以来,美方已重新调查俘虏志愿……惟多数俘虏不为所动,结果第八十六联队八千六百余名中,愿回者仅一一二八名;第七十二联队七千名中,愿回者仅四00余名;第七十联队(系由七十二联队分出)一千五百名,多系‘匪党’分子,愿回者居十之八九,且对少数爱国分子大肆威胁,殴毙四人。总计全体俘虏一万九千余人中,愿回者不过四千人左右,其余约一万五千人仍坚决不回铁幕。”④

上述三份数据中,以最早期“坚决欲回台湾者约三千人”之说,最为接近实际,因当时台湾方面尚未能对战俘营施以严密控制;但所谓“一般不愿回铁幕者十之七八”,恐怕只是乐观之语。其后的“七0七七人”、“约一万五千人仍坚决不回铁幕”等数据,均系台湾方面对志愿军战俘营渗透控制后的统计,“自愿”二字,已大打折扣。

志愿军战俘抵达台湾
志愿军战俘抵达台湾

中立国调查报告披露,志愿军战俘受恐怖威胁,不能自由选择

台湾方面一直竭力宣传志愿军战俘去台纯系个人自愿,并无外力控制与压迫。但1952年4月28日台“驻韩大使馆”致“外交部”的电报,仍部分披露了其渗透控制战俘营的事实。电报称:

“此次多数匪俘能坚定不移,……实际应归功于我方译员工作适当,所获的成就。因此批译员之工作,使俘虏与我政府间之距离缩短,精神完全贯通,反之北韩俘虏营中亦有韩国译员工作,惟分子未经精选,工作不起作用,愿回铁幕者反占多数,乃极明显之对照。”⑤

所谓“我方译员”,实际上多系台湾特工。“译员”进入战俘营后,具体如何开展工作,尚需待台方披露更多档案。但据当日由瑞士、瑞典、印度、波兰、捷克五国组成的第三方“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的调查,已可大致了解,“译员”们迫使志愿军战俘去台的主要方式,乃是恐怖手段。该委员会主席曾致函联军统帅克拉克,明确质疑此前甄别出来的“坚决不回铁幕”的15000余名志愿军战俘,是否真的出于自愿。函称:

“有许多战俘可能将不希望遣返。然迄今为止,已约有一百一十名战俘要求予以遣返,此足证明,战俘中至少有若干人的确希望遣返。较此更有意义的一项事实是,战俘中没有一人敢公开的在他们营区内要求遣返,他们必须暗中做此要求,否则便要冒被同营其他战俘处死或伤害的危险,或是冒被围篱边武装卫兵枪击的危险。要求遣返战俘表达其希望所用的不正常方式,自然使人怀疑,所有战俘并均非自由之身。……(战俘)领袖们如不是不信任中立国遣返委员会,就是深恐一旦一个战俘获准单独在一处时,他就可能改变主意,并决定要求遣返。”⑥

总括而言,中立国遣返委员会认为:“仍在围场中之战俘无人享有觅求遣返之自由,并皆出于武力或武力的威胁下。”但是,“本会难于估计为恐罹后果而未能行使其遣返权利的战俘们的数目。”⑦

此外,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中的瑞典、瑞士两国,另有一份单独报告。该报告称:

“自监管开始之初,本委员会即已察觉来自双方的战俘均经过良好组织之事实,那显然是为了政治上的目的。……本委员会亦察及此等组织,对于那些渴望遣返的战俘,施有一种有力的控制。后者因此常需暗中申请予以遣返,并深恐其生命遭受危险。实际上,若干谋杀案已在南营发生。”⑧

上述关于“中立国调查委员会”之报告,系由台方于1954年组织翻译存档,自无可能在翻译中存在刻意的虚构与夸张。

台湾民众被组织上街欢迎志愿军战俘抵台
台湾民众被组织上街欢迎志愿军战俘抵台

注释:

①②(台)“外交部情报司”档案,“驻韩大使馆”代电 第1号。③(台)“外交部情报司”档案,“中华民国驻韩大使馆”致“外交部”代电 第31号。④⑤(台)“外交部情报司”档案,“中华民国驻韩大使馆”代电 第86号⑥⑦(台)“外交部情报司”档案,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临时报告(即多数报告),1954年1月8日译。⑧(台)“外交部情报司”档案,中立国遣返委员会瑞典及瑞士委员之另提临时报告(即少数报告),1954年1月8日译。